<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国士的价码
    即便众多箭矢对准自己,越影却仍旧从容自若。

    “晋王殿下可曾听说过,我跟了老太爷将近三十年,几乎和他做官的年数一样长?他曾经遇到过好几次并不能靠智慧和手段解决,而必须靠以力破巧的危局,最后全都轻轻松松如同跨越一条小水沟似的一跃而过。”

    “越老大人身边的暗月之影有多厉害,我自然听说过。据说南吴皇帝亦是给了你出入宫廷的特权,须知就连首相赵青崖的儿女,也没有这个待遇。”说到这里,萧敬先又瞥了一眼旁边浑身绷紧,仿佛随时随地会出手的越千秋,哂然一笑道,“除此之外,这个拜在东阳长公主之子严诩门下,出入宫廷如入自己家的小子也是越老大人一手带大的!”

    越千秋敏锐地意识到,萧敬先竟是在顾左右而言他,他不禁对刚刚觉得毫无虚假的杀意生出了几分说不出的狐疑。而且,这种夸耀自己的做法,平常也绝对不会出现在越影身上。

    可就在他平复呼吸,打算伺机出手试探一下的时候,他猛然只见一条人影如闪电一般朝萧敬先窜了过去,这下子,他不禁下意识地叫道:“小猴子住手!”

    可就在他出声阻止的时候,小猴子一把匕首已经架在了萧敬先的脖子侧面。而听到越千秋的话,拿着匕首原本该凶神恶煞的干瘦少年方才有些发懵,略有些迟疑地问道:“九公子,他都这样不管不顾和咱们翻脸了,你干嘛还帮他啊!”

    嘴里这么说,小猴子拿着匕首终究稍稍松了松,东张西望,半点不专心,哪有挟持人求生的紧迫感?

    相反,利刃加颈,可萧敬先的反应却比挟持者小猴子还要更淡定些。可不过瞬间,原本常常眯眼睛的他,此刻却眼睛陡然睁大,流露出让人忽略不得的湛然神光。如果光看这仿佛在巅峰状态的精气神,谁都不会相信他不久之前还是别人探视时断定动弹不得的重伤员!

    “本来还想多试探一下影先生,却没想到被这个突然杀出来,实在太仗义的小家伙败坏了。”萧敬先说话间突然屈指在小猴子的匕首上轻轻一弹,下一刻,那把匕首竟是刀尖崩断,吓得小猴子直接一哆嗦,瞅着只剩下一丁点的匕首,傻呆呆啥表情都没了。

    这是什么,弹指神通吗?

    越千秋同样目瞪口呆,还是越影哂然笑道:“这把匕首,晋王殿下早就做过手脚吧?只要早早在匕首的刀身上腐蚀出一条裂缝,配合你的指劲,要做到这样的效果太简单了!”

    “小伎俩,自然瞒不过影先生。”萧敬先没有否认,再次打手势让那些张弓搭箭的侍卫们退下。眼见小猴子怏怏想溜,他随手一卷袖子,竟是轻轻松松夺走了小猴子手上那半截匕首,见越千秋突然疾掠上前,扯起小猴子就快速后退,随即一把将人拉到身后,他不禁笑了。

    “有时候看到千秋,我真的忍不住想,越老大人明明日理万机,为什么还能有空带孩子?为什么能把这样一个分明并不是越家血脉的孩子教得这么灵活多智,待人接物无可挑剔?”

    “这个问题我能够代老太爷回答你。因为我大吴皇帝陛下也问过同样的问题。”

    越影一面说,一面看了一眼越千秋,见其满脸好奇,他就轻描淡写地说:“老太爷那时候说,不是他教的好,是九公子天生就好。有的孩子,天生就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全心呵护,因为他的本性就是这天下最好的孩子。”

    背后夸人这种事最讨厌了,爷爷你要是当面说,我一定会更高兴!

    越千秋脸皮多厚,此时完全不觉爷爷这溢美之词过了,反而嘴角一翘,一副得意的样子。

    让你们瞎掰,一会说我是南吴皇帝的儿子,和英小胖掉了包的;一会说我是北燕皇帝和皇后的儿子,被皇后送去了南边的!哼,还是爷爷穿透现象看本质,知道我重养不重生,谁生了我没有半毛钱关系,谁养了我才至关重要!

    而萧敬先好似从越千秋那眼神和表情中看到了他的想法,竟是对越影的话不置可否,沉默片刻就开口说道:“那影先生代表越老大人在这儿见我,想要传什么话?”

    “很简单,如今对于上京城的人还有北燕皇帝来说,晋王殿下只不过是失踪,而我大吴见过您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至于此次使团的这些人,早已被人说成是越家的私人。故而晋王殿下就这样过境去大吴,受到怠慢不说,只怕还会被人说是假冒。”

    萧敬先扬了扬眉:“哦,这么说来,你……或者说南吴次相越老大人,要我拿出证明我,又或者说证明我价值的东西,让全天下的人全都好好看一看?那么,是要我领一支叛军好好打一场,还是要我策反什么文武官员,又或者是要我杀什么人?”

    和太聪明的人打交道,确实是不容易,越影此时打心眼里这么想。

    他是护卫,不是智囊,所以并不擅长这一点,而越老太爷一大把年纪,更不可能亲自潜入敌境来见萧敬先,当然如果能,他也绝对不会同意。所以,临行前越老太爷几乎是穷尽一切可能,列举了也许会发生的情况,而后一一设计应对的方式。

    而萧敬先在他一露面之后的种种应对,并不是冲着最难应付的那种方案去,而是直截了当到不需要半点拐弯抹角。

    此时,他稳定了一下稍稍有些浮动的心神,沉声说道:“晋王殿下并不能归为叛臣,也不是叛将,所以率军也好,策反也罢,甚至杀人,未免全都看轻了殿下的价值。我家老太爷的意思是,晋王殿下何妨将丢弃北燕大好荣华富贵前往南吴的理由公诸于众?”

    直到这一刻,越千秋才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萧敬先固然对他说过此行南下是要找寻外甥,而这是北燕皇后的生前留信,可这种没根没据的事和他说说也就完了,如今爷爷竟然说让萧敬先将其大白于天下?这怎么大白于天下?

    萧敬先该怎么说?直说我去大吴找外甥?

    而越影很快就说出了后续:“我们放出消息,说你随同九公子到了固安,将要南下大吴。以北燕皇帝的性格,那些叛军不过是当成土鸡瓦狗,定然会抛下叛军亲临北燕南京府,乃至于亲下固安,届时,你二人无论是当面也好,传信也好,把话说清楚,岂不是最好的机会?”

    爷爷这是在逼萧敬先当众剖明态度,断绝其将来再叛的可能性吗?可萧敬先是什么人,这个反复无常,变幻不定的家伙,会因为和北燕皇帝的公开决裂,就自此归附南吴,忠心耿耿为南吴所用?更何况就算萧敬先赌咒发誓,他都觉得不可信,爷爷又怎么会相信?

    越千秋那张脸这会儿难看极了,饶是他一直觉得爷爷很厉害算无遗策,此时却不大看好。

    而萧敬先却依旧不动声色:“那我付出了这样的代价之后,南朝会如何待我?”

    “君以国士投我,我以国士报之。这是我朝皇上的原话,嘱我带给晋王殿下。”越影说着顿了一顿,随即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当然,这样的承诺很空洞。所以,皇上大略定了三条,请晋王殿下酌情增减。”

    “第一,晋王殿下归附之后,皇上仍将封你为晋王,一应礼遇悉数与你在北燕平齐。”

    光是这第一条,就连小猴子听了,也不禁为之咂舌,更不要说非常清楚此中含义的越千秋了。在王爵非常稀罕,尤其是异姓王百年只出过三个,而且从来不世袭的南边,这样一个王爵有多重的分量,是个人都能深刻体会到。

    “第二,晋王殿下归附之后,皇上会授以太子太傅之职,不是虚职,而是实授。也就是说,晋王殿下将是将来太子的老师。”

    这一回,越千秋却听得呆了一呆。让萧敬先这么个妖孽去教导太子……皇帝不怕教出个小妖孽来?如果英小胖成了太子,那小家伙扛得住吗?

    就连萧敬先,此时此刻也不由得为之动容,随即不禁莞尔笑道:“没想到我这个在北燕人厌狗憎的角色,在南吴皇帝的心目中,竟然有如此价值。人人都说南吴皇帝软弱可欺,先是太后,而后是大臣的提线木偶,实在是太小看他的魄力了。”

    越影微微颔首,仿佛是感谢萧敬先对本国君王如此高的评价,随即这才说出了最后一句。

    “第三,九公子曾经在金陵开了一家武英馆,汇聚天下少年英杰而教之。如若晋王殿下肯归附,皇上想请您接任武英馆第一任山长。”

    武英馆有山长这玩意吗?

    一手缔造了武英馆的越千秋不禁陷入了震惊和混乱。他好像是打算造一个学生自治的学校出来,所以极力弱化朝廷和教官的地位,现在皇帝竟然想把萧敬先塞进来挂名当山长?这学校回头铁定会成为金陵第一名校吧?

    是闯祸有名的那个名!

    然而,越千秋到底还是听明白了,这尊荣礼遇固然够了,可实权同样说不上。想来也是,谁能让一个出身敌国的亲王掌握兵权?正当他以为萧敬先要讨价还价的时候,他却只见萧敬先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丝毫不掩饰的笑意。

    “很好,成交!”

    竟然答应了!越千秋不禁目瞪口呆,而更让他瞠目结舌的是,萧敬先看着他又添了一句话:“当然,我不是因为这些条件答应的,是看在千秋这些天来对我的照顾份上答应的!听说武英馆是千秋捣腾出来的,最有希望入主东宫的英王和他相交甚笃,所以我很有兴趣。”

    越千秋顿时没好气地呵了一声。他和英小胖屁的相交甚笃,他躲那小胖子还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