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真面目?
    越小四正在那教导将来接班人的时候,越千秋和萧敬先两人带着小猴子以及剩下的侍卫,已经离开了燕子城整整有四百里。而这一次,越千秋终于如释重负地摆脱了小侍女的命运,虽说脸上还是被萧敬先捯饬了不少玩意,可此时此刻总算是个眉清目秀的童儿。

    哪怕用小猴子私底下的取笑说,那怎么看都是个女扮男装的雏儿……为了这个,作为玄刀堂掌门弟子,除却陌刀使得好,一手学自越影的小擒拿手同样绝妙的越千秋,就和当年周霁月教训刘方圆似的,让小猴子摔了十几个跟斗,充分令其领悟到一个道理。

    自己长得糙,就别嫉妒人家长得好!

    而萧敬先也恢复了最初离开上京城时的那副打扮,瞧着像是女扮男装的假公子。因为他们在燕子城多呆了两天,在萧敬先的故意纵容下,燕子城中那场动乱的种种细节已经飞速散开。以至于他们这一行人拿着霍山郡主的路引,又进入一个城池时,立刻享受到了最高礼遇。

    面对诚惶诚恐的地方官,萧敬先只说了一句话,就让热忱的欢迎场面中,那些僵硬的迎接官员们一下子全都松弛了下来。

    “吴荣那是自作孽,不可活,至于其他人,我也没那兴趣找麻烦。我明日就走,没事别来烦我。”

    说到这里,萧敬先就侧头看了一眼越千秋,漫不经心地吩咐道:“把该采买的东西都备办好,接下来我们尽量不进城了,省得到处都是这样夹道欢迎的场面!”

    哪怕是越千秋,眼见一大群官员明明喜出望外还要装得若无其事,彼此拼命在那互相打眼色,直到这时候方才真正完全明白萧敬先之前那般兴师动众的深意。

    萧敬先的目的不但在于造成灯下黑,让谁都不会怀疑霍山郡主萧卿卿和萧敬先有什么关系,更是要让他们接下来南下的路上,尽量不入城不住店这一点完全合理化!

    可知道归知道,当最终离开又一座小城之后,中途在一条山溪边歇脚时,见侍卫都散了开来,越千秋忍不住问道:“你就不怕在燕子城那样违禁杀人,北燕皇帝派人逮你回去?那时候不是全都露馅了?”

    “我只不过是在赌,七成的几率是皇上在得到最初的奏疏之后立刻派人过来,但会提醒一下萧卿卿是什么人,让下来的钦差向着她一点。毕竟,真正的萧卿卿是什么性格的人,除却我姐姐,皇上最熟悉,而他却认为我不熟悉。至于三成则是皇上已经不在乎当年的忌讳了,此时只觉得权威受到侵犯,会抛开叛军,抛开上京大乱亲自来,那时候自然万事皆休。”

    小猴子在旁边听着这拗口犹如绕口令似的话,不由得也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真正的萧卿卿是什么样的人,皇上也要忌讳她?”

    越千秋也同样有这样的疑问,此时不禁冷眼瞅着萧敬先。之前那会儿,萧敬先显然没对他们说实话!

    “她呀……”萧敬先微微眯起眼睛,脸上浮现出了几分笑意,“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一手不亚于神弓门高手的箭术,可实际上却很喜欢捉弄人。我那时候还不过是斗鸡遛狗的纨绔,所以她和我交往很少。她可以算得上姐姐的谋士,只可惜寿夭不永。”

    在北燕呆了这么久,小猴子已经算是勉强明白,北燕先皇后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听到真正的霍山郡主萧卿卿竟然曾经给那个母老虎似的女人当过谋士,他不禁吐了吐舌头。然而,越千秋却忍不住问道:“那北燕皇帝因为皇后之死愤怒疯狂的时候,就没追查过萧卿卿?”

    尽管越千秋没把关键这一条点出来,但萧敬先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皇帝只要一查,说不定就知道萧卿卿已经死了!

    “如果都像你小子这般想得通透,也就没现在那么多麻烦了!”萧敬先随手摘下芦苇散心,自然不会怀疑她,更不会去找她,就连三个月后一个替身冒着她的名义去拜祭姐姐,皇上也没在意。”

    越千秋听着这仿佛天衣无缝一般的故事,却忍不住觉得,这其中仿佛隐藏着什么非同小可的隐情。突然,回味这几段话的他发现了其中的一个名字,顿时心中一跳。

    “等等,康乐自然就是长乐宫的那位康尚宫,丁安是谁?”

    “丁安和康乐是姐姐的左膀右臂,一个是当时的中宫尚宫,另一个是尚仪,实则掌管中宫内卫,和秋狩司往来的事,都是她们负责。康乐还在,丁安却失踪多年。怎么,是想到你的身世了?若不是你那爷爷说,你母亲姓丁,秋狩司查证到的也是如此,你以为他会无缘无故让你叫他一声阿爹?”

    见小猴子一张嘴已经是张得老大,越千秋却神色淡定,嗤之以鼻道:“天底下姓丁的女人又不是只有丁安一个,这简直是牵强附会!”

    “我也很想知道是不是牵强附会,所以,我折腾出那样一场闹剧,又把因为我杀了吴荣而盯梢我的追兵派人杀了两拨,就是想在这里不受打扰地见一见关键人士。”说到这里,萧敬先没有看目瞪口呆,惊讶于之前还有追兵的小猴子,只多瞅了一眼越千秋。

    这一次,这个一贯反应出人意料的少年没有再让他意外,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之际,越千秋就霍然站起身来,眼睛往四周围连连瞟动,赫然是在找人。

    萧敬先没有再卖关子,而是沉声说道:“阁下既然约了我在此地,又何必藏头露尾?难不成真的要我挟持千秋做个样子,你才肯现身?”

    尽管四面寂静无声,仿佛真的没有旁人,而萧敬先带着的那些侍卫也全都一动不动,仿佛并不觉得有外人隐伏在侧,又或者是丝毫不担心,可越千秋却并没有因此放松。他凝神倾听着风吹树叶声,偶尔响起的虫声,鸟儿扑棱翅膀的声音,最后终于看向了一个方向。

    然而,下一刻,腾空而起的他扑向的却是截然相反的另一个方向。就当他踩断两根树枝,窜上树梢的时候,却依旧没能抓住那个轻轻一跃跳下树去的身影。一愣之下,他双脚双手在树上用力一蹬一推,朝那人影追了上去,最终堪堪在人落地时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

    见人徐徐转过身来,越千秋不禁气急败坏地叫道:“影叔!”

    “九公子的功夫真的是越来越好了。”越影见越千秋一副你别和我来这套的表情,一贯对人冷淡的他不禁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也没理会自己的袖子再被人这么拽下去要变了形。

    他径直看向了萧敬先,见其一个手势,剩下那些侍卫立时四散开来,就连小猴子也蹑手蹑脚闪了,他这才开口说道:“晋王殿下果然是能忍人所不能忍,竟然想出如此逃生之计。”

    “这不是你背后那位老大人想要看到的吗?如若此事曝光,我萧敬先在北燕再无立锥之地,就算到了金陵,只怕天下英雄也会耻笑我这个竟敢扮妇人逃生的懦弱叛贼。”

    “此等无关大局的小事,何必声张出去?”越影见越千秋神色一僵,他便想都不想地说,“老太爷想要的是在北燕被人称作妖王,看似杀人无数,实则却没有真正权柄的晋王殿下易帜,至于殿下做过什么出格的事,那却无关紧要。”

    “可越老大人就算能做南吴皇帝的主,他能做政事堂的主,能做南吴朝廷的主?如果不能,影先生不要怪我出尔反尔,在这里直接反戈一击了!”

    那一刻,越千秋只见萧敬先眼神明亮,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而原本散开在周围的侍卫手中,仿佛都亮出了箭矢的寒光。哪怕他这些天来和萧敬先相处得很不少,仿佛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萧敬先内心深处温和甚至和善的一面,此时却仍是不由自主心生寒意。

    这样一个人,爷爷能驾驭得了吗?为什么一定要试图去驾驭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