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一十四章 你走我来
    燕子城西门,当一辆插着兰陵二字的马车风驰电掣驶了过来时,把守城门的将卒不禁好一阵鸡飞狗跳。原因很简单,兰陵两个字最近实在是人人谈之色变。在过去的那三天里,那位据说是已故兰陵郡王之女的霍山郡主,做的每一件事都让官民百姓目瞪口呆。

    迎上前的队正提心吊胆地看着那辆马车渐渐放慢了速度,就在自己的面前停了下来。想到前几日就是自己放了那位霍山郡主进城,此时他回头瞅了一眼城门高挂的几个脑袋,最终小心翼翼地上了前,躬身行礼后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听到车里传来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怎么停了?这是燕子城终于到了?”

    “是,郡王,已经到了。”

    郡王两个字入耳,队正差点没打哆嗦。可转瞬间意识到那位郡主的父亲是已故兰陵郡王,而车里这个说话的人听声音极其年轻,显然不是一个人,他稍稍松了一口气,可等到车帘打起,里头探出来一个胡子拉碴两眼密布血丝,看不出年纪的憔悴男子,他又有些摸不准了。

    “都是燕子城这个见鬼的武威校尉干的好事,害得我一刻不能停歇!霍山郡主萧卿卿和那个吴荣现在在哪,赶紧带路!”

    见这疑似郡王的男子如此口气天大,队正有些犹豫,驾车的车夫就开口说道:“我家郡王代领秋狩司,奉皇命日夜兼程从新乐赶过来,除了吴荣和霍山郡主的纷争,也是顺带来查秋狩司之前考察可有舞弊徇私收受贿赂的!”

    那队正这才明白,来的这位是兰陵郡王不假,但和那位霍山郡主半点关系都没有,人家是如今炙手可热的天子宠臣兼天子女婿萧长珙尽管那位公主已经死了,可萧长珙却更加飞黄腾达了!可还不等他诚惶诚恐表示敬意,就只见这胡子拉碴的兰陵郡王打了个呵欠。

    “我现在只想找张床睡上三天三夜,所以,你最好赶紧带路,我要见萧卿卿和吴荣。”

    越小四话音刚落,就只见队正的表情明显不太对。发现人竟是有些迟疑地回头看了一眼城门高处,他立刻也抬头望了一眼,发现那赫然是黑乎乎几个脑袋,他不禁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就立时问道:“吴荣死了?”

    那队正没想到自己一个动作就让人看出了端倪,这下子索性低下头来,老老实实地说:“回禀郡王,联名奏疏送走之后,霍山郡主直接将吴荣一剑斩首,还说一切责任由她承担,可后来……”他一下子顿住,仿佛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

    “后来她就跑了?”越小四眉头一皱,按照自己的思路反问了一句。

    “呃,也不能完全这么说……”那队正虽说知道风险很大,可还是情不自禁地给为那位霍山郡主说话道,“郡主只是嫌麻烦,所以把随行侍卫留了六个下来,帮着其余几位将军弹压骚乱,清点吴荣的家产,顺便应付朝廷钦差……”

    应付朝廷钦差竟然只是顺便……这话还没说完,越小四顿时眉头倒竖:“她还竟敢没有旨意就查抄吴荣的家产?”

    “不不不,那几个侍卫不过是押阵,当时有本城缙绅耆老不少人一同作见证。郡主走之前传话,把吴荣强占来的不少土地和财物都发还了原主,又把剩下一部分无主的散给了本城军民,还说是皇上旨意……”

    这种扯起虎皮做大旗的手段,越小四只觉得似曾相识。老爹年轻的时候干过,他在打遍南边武林年轻一代的时候干过,在北燕落草为寇的时候干过,当上天子女婿之后还是干过……这种越家人一脉相承的朴素智慧,让他几乎是直觉地想到了某个小子身上。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指着那队正说道:“你给我上车来,详细禀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尽管那队正绝不会把这当成是贵人对自己的青睐,心中暗自叫苦,可他哪敢抗拒这样的命令,只能苦着脸跟着越小四上车。小小的车厢里又多挤了一个人,顿时显得更加逼仄,之前在路上当过车夫,此时还在补眠的那个侍卫睡眼惺忪地想要下车,却挨了越小四一脚。

    “别给我逞强,你这会儿下去是能走还是能骑马?好好睡着,我就带了你们两个,回头你们俩要是出了问题,谁来保护我?”见那侍卫几乎本能地侧头去看甄容,而同样几天没收拾仪容的甄容则是有些不自然地刚想应声,越小四就哼了一声。

    “他和你们比也就是半斤对八两,一个疲兵能抵什么用?我又不是听什么不能给别人听的隐秘,你们全都给我好好呆着!”训斥了属下,越小四就看着那明显畏畏缩缩的队正说,“好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给我原原本本好好说说!”

    那队正这才知道车上另两个大约是侍卫,可也来不及多想,少不得把自己知道的那点事全都详详细细说了出来。当听他提到那个霍山郡主萧卿卿以及身边那个大约十一二岁,凶巴巴的小侍女,越小四那张脸就变得非同一般的古怪。

    原本这还仅仅是怀疑,可当他听到那位郡主身边还带着个瘦小的小宦官,常常被那小侍女支使得团团转,他那点怀疑顿时变成了确信,有一种爆笑冲动的同时,却也明白了萧敬先的用意。

    只要皇帝不是亲自过来,一般人是绝对不会产生那种离谱联想的。可他却不同,他和越千秋是实际上的父子哪怕父子两人相处沟通的机会少之又少;而他和萧敬先也曾经是名义上的盟友,对彼此的了解远比一般人以为的要多。

    更何况,大胆猜想,小心求证,这才是他一贯的作风。

    当朝新贵,如今权领秋狩司的兰陵郡王驾到,已经鸡飞狗跳过一回的燕子城自然是再一次陷入了不小的骚动之中。

    萧长珙造访了百年客栈,看过被砸的大堂,探视了受宠若惊以至于笑脸比苦脸还难看的那位受伤掌柜;巡视过当时被霍山郡主萧卿卿三两下就夺权了的军营;重走了霍山郡主的那位小侍女拖着吴荣从最深处出来的那条路线……

    而他最终站在吴荣被一剑斩首,至今血渍还未淡去的地方,沉默了许久。

    甄容自始至终陪侍在侧,虽说一路颠簸,但他实在是太累,在宁神香的作用下,倒也在马车里迷迷糊糊睡了许久,所以这会儿还能陪着越小四。

    而两个真正的王府侍卫,反倒是被越小四打发了去好好补眠休息。

    此时此刻,他正在心惊北燕权贵的草菅人命,却突然只听越小四头也不回地撂了一句话。

    “来,这东西你看看。”

    甄容有些迟疑地接过那一本厚厚的东西,这才发现,这是之前燕子城向皇帝奏事的奏本。他展开来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弄明白这就是弹劾之前燕子城那位武威校尉吴荣,立时收起了一开始的随便,仔仔细细又通读了一遍。这一次,他终于轻轻吸了一口气。

    “这也实在是……”

    “胆大包天,罪大恶极,怙恶不悛……这些指摘吴荣的词你都不用说,我知道他肯定死有余辜,否则这会儿不会城里四处还能听到放爆竹的声音。”越小四扭头看着甄容,似笑非笑地问道,“我只问你,看出点别的名堂没有?”

    这会儿只有他们两人,燕子城的县令也好,其他文武官员也好,谁都不敢贸贸然往近来大名鼎鼎的兰陵郡王萧长珙面前凑,所以,越小四不担心有任何人听去他们之间的谈话。此时,他看到甄容先是疑惑,随即再一次埋头去看那份奏疏,包括笔迹,署名,他不禁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如果越千秋能留下来帮他,那其实是最理想的。那个老爷子亲自教导出来的小子,从思路到行事手法全都和他合拍,奈何北燕皇帝非得来那一招,生生断绝了越千秋留下的可能。

    都已经被人猜测是北燕小皇子了,还怎么给他当儿子?

    而且,辛辛苦苦教导出来的孙子却便宜了北燕,还在金陵的老爷子恐怕要被无数唾沫星子淹死,往日再厉害的手段,再强大的声望,也压不住众口铄金,就连皇帝也没法偏袒。

    相反,甄容这个选择实在是很理想。更何况,甄容之前的所作所为,包括在北燕皇帝面前不卑不亢的态度,那执拗却不失赤诚的性格,都比刁滑的越千秋更容易令北燕人接受。

    当看到甄容终于重新抬起头来,他便似笑非笑地问道:“看出什么了?”

    甄容犹豫了一下,最终轻声说:“这位霍山郡主,感觉是故意找茬,又或者说,她早就知道燕子城这边的情况,知道这位武威校尉吴荣劣迹斑斑,她根本就是冲着此人来的。”

    越小四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随即长叹了一口气:“这还要你说?你啊你啊……太没有心计了!”

    不过也是,有心计当初还能被人哄骗进那个群英会?有心计还能被越千秋耍得团团转?

    然而,事到如今,哪怕有所风险,越小四也不得不继续下去。他微微踌躇片刻,上前从甄容手中拿回那份奏疏,随手在上头弹了弹,淡淡地说道:“你就不觉得,萧卿卿和她那个小侍女的风格,很像是某两个人吗?”

    甄容先是皱眉沉思,随即面色一僵,再紧跟着,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最后,那张脸方才一点一点苍白了起来。

    而面对甄容这急剧的面色变化,越小四却慢条斯理地说:“你不用担心,我也只是猜测,没有证据,更不打算去找证据。我和萧敬先是有约定的,我帮他拖延时间,他趁机把越千秋送走,交换条件是他会帮我铲除楼英长。可我没想到他自己也跑了。但这也不错,有他在,我毕竟很多事都不能做,不便做。所以现在,我会替他把首尾收拾干净,你明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