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千古艰难惟一死
    “霍山郡主萧卿卿……”

    念着这个似陌生似熟悉的名字,北燕皇帝眉头紧蹙,随手把手中的奏疏丢在了桌子上。而就在这份来自燕子城,弹劾武威校尉吴荣的联名奏疏送到前一刻,他刚刚得到了上京城中那场骚乱的消息。

    右相以及受伤实际极其轻微的左相联手,再加上赫金童和徐厚聪动用禁军,康乐和萧长珙联手清洗了一遍秋狩司,最终把武陵王之乱压了下去,放出了两位被假意软禁的神武大将军,恢复了上京城的秩序。

    可事后那几个人去一度攻防最激烈的晋王府时,却发现萧敬先不见了!

    而数日以来坚守晋王府,和王府侍卫一同奋战到最后,力保晋王府不失的甄容,则在几人的质问下,直接把萧敬先的亲笔信拿了出来。眼下,这封信就摆在了他的案头。

    皇帝半点都不信萧敬先说的什么被越千秋挟持了之类的鬼话。他很清楚,只要萧敬先不愿意,越千秋就是多一千个心眼,也不可能把人带出上京城一步!

    可就在他颇为犹豫,是否要立时秘密回转上京城的时候,和新乐城不过相隔二百里的燕子城,竟然送来了这么一道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奏疏。

    一个区区管着八百人的校尉而已,竟敢作威作福长达十年,无论是兵部还是秋狩司的档案上却始终是考评优等,甚至于还因为他素来对人才破格任用,成全婚姻,把注意打到了一个郡主身上!

    “萧卿卿……这么多年她都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想到这时候居然在燕子城……”皇帝喃喃自语了一句,最终沉声吩咐道,“把兰陵郡王和甄容一块叫进来!”

    和上京城信使同时被送来新乐城见皇帝的,还有甄容。

    事实上,当上京城那足足持续了四天的大乱最终平定时,发现萧敬先竟然和越千秋齐齐失踪,左相和右相在震惊之余,一度打算把晋王府上下全部立时处死,结果却招致两位神武大将军的极力反对。而单单关押甄容这件事,也因为越小四的强硬态度变得没法执行。

    最终,赫金童和康乐商量过后,就同意了这位兰陵郡王的提议由其押送甄容一同去见皇帝,是死是活让皇帝做主!

    将近两日一夜换马不换人,甄容此时此刻不但风尘仆仆,疲累欲死,更重要的是他之前本来就是数日苦战,整个人已经快到了极限。因此,被撂在外头等候召见,如果不是旁边还有个兰陵郡王萧长珙唠唠叨叨地和他说话,他简直不知道摇摇欲坠的自己会不会一头栽倒。

    可也正因为之前的力保和此时的态度,尽管二戒没来,他却打心眼里相信了之前二戒和越千秋对他的暗示。这位兰陵郡王,真的和南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否则为何维护他?

    “兰陵郡王,甄容,皇上召见。”

    这突兀的一声把甄容从浑浑噩噩之中拉了回来。他勉强打起了精神,可才往前走了没两步,整个人就不由得一踉跄。如果不是旁边那只手适时稳稳拽住了他,他只怕就会直接摔在地上。还不等他说什么感激的话,耳边就传来了一声笑。

    “我还以为你是铁打的!之前把武陵王的心腹亲卫和他收买的神武营的人杀了个血流成河,然后又不眠不休地和我赶到了这里,居然就和没事人似的,原来你也是死撑!不过死撑好,我就喜欢死撑的倔强小子……来来,别矫情,我扶你进去,好歹我那几天可没你那么拼!”

    甄容感觉到手臂上传来了一股坚实的扶持力量,忍不住微微失神,紧跟着就不由自主地说随着对方上前。尽管旁边那声音不过是赞赏他武艺不凡,在被人丢下之后还肯仗义率领王府侍卫保住晋王府不失,可他却仿佛从那话语中听出了深切的关心和隐隐的提醒。

    生也好,死也好,一切都要看一会儿见到北燕皇帝是什么态度!

    当北燕皇帝看到那两个进来的人时,他忍不住微微一愣。就只见兰陵郡王萧长珙大剌剌地扶着甄容,而那个他曾经见过,在赤手搏熊时尚且屹立不倒的少年,此时此刻却步子虚浮,形容憔悴,衣衫上除却尘灰,仿佛还染着大片大片的污渍。

    而对于杀人盈野的他来说,那种东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的那是杀人之后的血迹。

    他微微怔了怔,见萧长珙已经是放开人,上前先行了礼,随即仿佛很懂他的意思似的,直接移步往旁边一站,他就沉下脸问道:“你躲什么躲,朕还没问你呢!”

    越小四却是丝毫没被这冷脸吓倒,笑容可掬地说:“皇上什么时候问臣都行,但甄容却是撑不住了。再说晋王失踪的事更要紧,皇上还请先问他吧。”

    皇帝见甄容站在那儿,明明形容狼狈,可沉静到沉郁的脸上却依稀流露出极致的心灰意冷,眼神中黯淡无光,就仿佛当初那肩头纹身被人看到时那般惶惑无措。而且,和从前的礼数无差相比,仿佛是视死如归,甄容从进屋到现在,竟自始至终默然站立,不曾行礼。

    他突然一推扶手站起身,径直走到了少年面前。他眼神犀利地盯着那双眼睛,见丝毫没有任何波澜,他就冷冷问道:“他们走了,留下你顶缸,这是必死之局,你就不怕吗?”

    “我从武陵王别院回来之后,这才发现他们都走了。”甄容知道在北燕皇帝这种心如坚铁的人面前说假话,那一定会立时被拆穿,更会让一切泡汤,因此竭尽全力告诫自己,只说那些真话,并尽力使自己沉浸在那种被抛弃的绝望之中。

    说出这第一句话,他就痛苦地垂下了头,眼睛已经是有些模糊。

    “那时候上京城已经戒严,没有三品以上官作保,我就是插翅也难飞,而且那些王府侍卫之前和我相处得不错,如果他们发现萧敬先和越千秋突然就这么神秘消失了,那时候乱成一团,整座晋王府一定会被痛恨萧敬先的人夷为平地,死的人只会更多!”

    “不管皇上信不信,无论有没有萧敬先那封信,我都会这么做。”惨笑一声,甄容再次抬起头来,不闪不避地直视着皇帝的眼睛,“既然左右不过是一个死,那我还不如带着他们拼一拼,也算是最后做一点事,救几个人!”

    “你就没想过,就算你当时救了他们,朕还是会将萧敬先府中侍卫全数斩杀,以儆效尤?”

    甄容顿时面色苍白。足足许久,他才声音沙哑地说:“我没时间去想,也不想去想。自从我左臂上的那个纹身被人看到,我就知道,不论南北,都没有我的安身之处!他们也是一样,被丢下的弃子生死不由自主,既然如此,拼一拼又何妨?”

    “这么说,你是一心求死?”

    眼见皇帝目光一凝,那眼神犹如实质一般朝甄容的双目刺去,越小四只觉得一颗心猛地一跳。

    他当然看得出来,皇帝的这一个个问题全都重重敲打在甄容的心防上,此时再将多年为君,戎马杀敌积累起来的强大气魄和精神集中在双眼上,只要意志力稍稍薄弱一些的人,只怕会倒豆子似的把所有心里话全都倒出来!

    甄容可千万不要倒在这一关……否则就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尽管看不到越小四的表情,但甄容的反应却显得清冷而镇定:“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我?但我已经没地方可以去了,所以自然没什么奢求。我做到了自己所有能做的,自问对得起大吴,对得起师门,对得起大吴使团的任何一个人,也对得起晋王府那些侍卫。既然能做的都做了,现在,我但凭皇上发落就是。”

    这时候,越小四方才如释重负。瞅见皇帝的眼神微微一变,周身仿佛寒意更甚,可他却反而松了一口气,连忙闪了过来。

    “皇上,萧敬先和越千秋,还有南朝使团剩下的那些人失踪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甄容至少在之前上京之乱中是有些功绩的。毕竟,他带着神弓门弟子揪住了武陵王的狐狸尾巴,又在晋王府拖住了神武营一队早就被武陵王收买的精锐,为左相和右相他们铲除武陵王争取了时间……”

    倏然转头朝越小四看过去的皇帝哂然笑道:“你想说什么,直接点,不要拐弯抹角!”

    “那臣就说了。”越小四可不是知难而退的人,一把按住甄容的肩膀,他就眼睛亮闪闪地说,“皇上连徐厚聪和神弓门都肯收,那么甄容这样心地赤诚,却又武艺非凡的少年勇士,为何却摒弃在外?再说了,他很可能真的是我大燕子民……不对,是大燕皇族!”

    见皇帝没吱声,他就继续循循善诱地说:“而且,留下他,就相当于把南朝使团的背信弃义公诸于众!竟然靠抛弃同伴来求生,这简直是卑劣无耻!”

    皇帝见甄容面色越发苍白得一丁点血色都没有,他缓缓走回中央的正座,等坐下之后便不紧不慢地问道:“你这算是在举荐甄容?你应该知道,如果他日他出了任何问题,你这个举主可是要连坐的!”

    “臣这点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越小四眼见有戏,心头大喜,嘴上却满不在乎地说,“皇上素来爱惜人才,臣就是因此才有今天,所以才想学一学。皇上要是担心没地方安置他,臣倒是有个大胆的主意!臣妻女皆亡,想收个义子,皇上可愿意成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