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一十章 对付人渣的小手段
    她怎么敢……

    满脸横肉的亲卫头子陆霸直到两柄单刀从他的身上抽出,整个人抽搐着倒地的时候,他依旧不敢相信这个只不过路过燕子城,从前也没听说过的郡主竟敢如此大胆!

    等到耳听得一声不咸不淡的统统拿下,负隅顽抗者杀的命令,他更是竭尽全力地蠕动嘴唇,想要大声质问这个女人。

    燕子城中整整有八百驻军,你有本事就直接把那些人也杀了!

    然而,让他惊骇欲绝的是,自己带来的那些还算精锐的卫士竟然在那些侍卫的冲杀之下,不到数息功夫就全都败退了下来,一时间伤的伤,死的死,被擒的被擒。而紧跟着,已经只能侧躺在地上气息奄奄的他,就看见那个霍山郡主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

    陆霸尽力抬头,看见的却只是一双极端冰冷的凤眼,那眼神看他就仿佛在看死物。纵使他也曾经杀过人,可此时却仿佛对方的目光之中看到了尸山血海,再加上身上的伤口已经失血过多,他只觉得身上越来越冷,一时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竟是蜷缩成了一团。

    “杀人多了,也要有被人杀的觉悟。”萧敬先说到这里,嘴角就露出了一丝冷笑,“这是先皇后教我的,只可惜已经有太多人不懂得这个道理了!”

    说到这里,萧敬先就再也不管咽下最后一口气的陆霸,对左右喝道:“上马,去看看那个胆大包天的吴校尉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管人是何方神圣,在你南下的路上挡着,真算是倒了血霉了!

    越千秋心里这么想,跟上去的动作却不慢。他现如今算是明白了,就算没有自己昨天晚上的借题发挥乱发脾气,萧敬先也已经准备在这燕子城大闹一场,他只不过是正中人家下怀而已!想到这里,他实在是不由得叹气,人人都说他爱惹是生非,惹是生非的祖宗在这呢!

    想当初在他跟着使团北上遇到这位晋王殿下的时候,人不是把太守都给直接拿掉了?

    如今区区一个镇守小城的校尉又算什么?

    可是,当时萧敬先是如日中天的晋王,如今却是理该小心翼翼南下的叛贼,霍山郡主这个身份就算萧敬先说没问题,可真的经得起细查吗?

    “想得太多容易老……”

    当越千秋听到前方飘来了这么一句话时,为之气结的他终于撇下了那些患得患失。

    而随着一行人风驰电掣地在这燕子城中滚滚而过,越千秋从这非同一般的速度上又意识到,萧敬先昨晚上对那家百年客栈的解说并不是偶然,而是很可能因为人确实来过这地方!

    燕子城城北的军营中,在这一大早的时候,武威校尉吴荣根本就还没有起来。

    宽大的床上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不着寸缕的女人,此时锦被半掩半盖之间,还能看出她们身上某些青紫的淤痕,早已经醒了却不敢吱声,只是蜷缩在那儿一动不敢动。而一夜贪欢的吴荣虽说也醒了,却四仰八叉地躺在那儿,满脸都是满足。

    “来人……”他懒洋洋地叫了一声,等外头一个俊秀的童儿一溜烟跑进来跪在了床前,他才淡淡地问道,“那个霍山郡主还在那家百年客栈里?”

    “回禀将军,之前送消息过来的人没说有什么异样。”童儿瞅了一眼主人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既是有陆侍卫长带了那么多人在那儿守着,想来她插翅也难飞。”

    嘴里这么说,这童儿心里却是为主人的大胆而异常咂舌。就算主人昨夜说,那位霍山郡主的父亲不过是去世之后方才追封兰陵郡王,这个郡主也没多少分量,可那到底是金枝玉叶,主人一个小小的燕子城守将,就敢打郡主的主意?

    “呵!”吴荣冷笑一声,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胳膊肘毫不在意地撞在了身边横陈的玉体上,引来了两声痛呼。可他却仿佛没察觉似的,就直接把其中一人当成了扶手,斜倚在了她的身上,这才满不在乎地眯起了眼睛。

    “皇上的性子你们哪里知道。女人比不过勇士!想当初十年前,就有个将军得胜回朝,在酒醉之后向皇上说宫里一位新进的贵人是他的青梅竹马。结果,皇上大手一挥,直接把那位贵人赐给了那个幸运的家伙……后宫佳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区区一个徒有虚名的郡主?”

    他津津乐道地详细说了一段当初某个幸运儿的传奇,提到那位将军后来战死沙场,那个来自宫中的夫人所生子女都得到了优抚,他更是嗤之以鼻。可中间停顿了许久,他仿佛把自己代入了那位将军,到最后提到那位霍山郡主时,自然而然也就充满了势在必得的信心。

    那童儿被吴荣那天大的口气给震住了。而让他更震惊的是,吴荣竟是丝毫不在意还有两个女人在身边,不管不顾地继续说道:“本将军只是时运不济,方才屈居在燕子城这么一个小地方,那个女人既然主动送到我的手心里来,我怎会让她跑了?”

    “皇上平叛已经到了这附近,只要我把生米煮成熟饭,然后整顿兵马在关键时刻立下大功,请皇上成全我们,她纵使是郡主又如何?”

    昨夜多喝了酒,又胡天胡地纵欲不休,此时吴荣说到兴起,竟是眉飞色舞:“如今上京城中那些皇亲国戚被收拾了一茬又一茬,萧敬先不过凭着是皇上的小舅子飞扬跋扈,萧长珙也只是因为女人裙带而得任用,我有哪点比他们差?”

    “你这种人渣中的人渣,废物中的废物,也想和他们比?”

    屋子外头突然传来了一个讥诮的声音。这下子,床边的童儿顿时懵了,而吴荣更是勃然大怒,劈手从枕边抄起一枚梅花镖就往窗外扔去。然而,破窗而出的那飞镖却仿佛石沉大海,没有换来他预想中的痛呼或惨叫,反而是引来了更进一步的讥刺。

    “这么差的准头,果然是力气都用在鱼肉百姓和女人肚皮上了!就你这种货色,也敢和晋王殿下还有兰陵郡王比?”

    依稀分辨出那声音的来处就在门外,吴荣一时再也克制不住,猛然跳下床,随手抓了一件衣服扎在腰间围住了关键部位,随即就取下壁上宝剑冲了出去。

    “来人,给我擒杀这大胆刺客!”

    然而,当吴荣怒吼着冲出内室时,就只见那本以为会逃走的不明人士,此时此刻却大摇大摆地直接进了外间,就当着他的面施施然坐在了正中央的太师椅上,见他出来不但不慌不忙,竟是还哂然笑了一声。

    发现那竟然是个年纪顶多十一二的小丫头,怒发冲冠的吴荣陡然之间心中一凛。

    为何外间竟是没有丝毫动静,人呢?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军营!”

    越千秋一点都不想穿这一身和人打交道,尤其还是和这么一个名声坏透顶,刚刚还在屋子里大放厥词,说了一堆足以让人把隔夜饭都呕吐出来的家伙。可是,萧敬先去收兵权去了,硬是把这件事情推给了他,他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过来。

    此时此刻,他极度不耐烦地轻哼道:“我是谁凭什么要告诉你?你只要知道死期到了就行了!”

    行了两个字说出口的刹那,他劈手抓起旁边的一个花瓶朝吴荣猛掷了过去。趁着对方偏头一躲这个机会,他飞起一脚用上巧劲,又把高几和椅子全都踹飞了过去,眼见吴荣举剑将这些迎面飞来的家具或劈或砍一一磕开,他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前。

    吴荣狞笑一声,刚刚捉襟见肘的招式陡然一变,寒光如同匹练一般将一张高几一劈两半,哪里还有半点乏力和勉强?

    然而,他就只见对面这小丫头冲着自己微微一笑,随即右手一扬,一包粉末直接朝他飞了过去,自己则飞速退后。而他还有点宿醉,剑招使老,眼睁睁看着这难以收回的剑锋划过纸包,无数粉末随着裂口飞散了出来。他虽说下意识地闭气闭眼,可仍是不可避免地中招了!

    “啊!”

    才刚蹑手蹑脚到门口听动静的那个童儿听到这声惨叫,本待瞅个究竟的他登时缩了回去,随即就闻到了一股气味。他正有些纳闷这有些熟悉的气味是什么,就只听外头主人喷嚏不断,咳嗽不断,惨叫不绝,明知道不是好奇的时候,他却偏偏纳罕极了。

    惨叫应该是被外头那人打的,可喷嚏是怎么回事?

    好奇的欲望最终压过了谨慎,他便把门帘拉开了一条缝隙,好奇地张望了一眼。可这下子,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作死了!就这么一会儿,飘过来的那浓烈滋味就让他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一时眼泪鼻涕直流,完全明白了瘫软在门口地上如同烂泥似的主人是怎么回事。

    那个退开老远,捂着鼻子笑嘻嘻的小丫头竟然丢了一包胡椒粉!

    越千秋确实挺得意。自从当年到清平馆去见越小四时,他袖子里左一包面粉,右一包胡椒粉,作为尚无武力的他最大的保障之后,随着他武力值日涨,就真的再也没干过这样下三滥的事了。

    可现如今对付这么一个口口声声把卑鄙算计当成升官捷径的家伙,他却觉得这一招比拳拳到肉地教训人更畅快。

    因此,他没理会里屋那一阵喷嚏和咳嗽,四下里一看,随手就抄起各式各样的陈设,朝着地上的吴荣砸了过去。这一次,对方就再无还手之力了,挨了好几下之后,终于吐出了一句囫囵话:“卑鄙……”

    然而,吴荣迎来的却只是一声嗤笑:“对付卑鄙的人,卑鄙的手段最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