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零八章 灯下黑
    我真想把这世界上所有的脏话都一口气骂出来……

    越千秋这会儿简直觉得自己如果一张口,能飞出一大堆不重复的脏话直接喷萧敬先脸上。然而,在他的怒视之下,萧敬先却笑吟吟地往床上一坐,完全一副女子的做派,让他看着既觉得毛骨悚然,又觉得这人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皇上现在正好在距离燕子城顶多三百里的新乐,当然,这消息只有寥寥几人知道。在这节骨眼上,附近出现霍山郡主这样的人物,十有八九名字会传到皇上那儿。名字在皇上耳边一过,皇上也许召见,那时候我就请辞不见,皇上和萧卿卿有旧,应该不会硬来。当然,不召见就更好。如此剩下的一大半路就不会有人质疑我们的身份。这就是,灯下黑。”

    萧敬先说到这里,见越千秋神色一松,他就知道,自己这说辞被采信了。只不过,更深层次的缘由,他却不愿意现在说出来。

    尽管高悬的心这一刻方才稍稍放了下来,可越千秋还是觉得,和这么个妖孽的家伙混在一块,还真是每时每刻都要担心得心脏病。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要暴跳如雷。

    “你确定能混得过去?”

    “那是自然,难道我还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

    越千秋看了萧敬先一会,最后大步走到门前,一把拉开门。他这动作实在是太突兀,刚刚正靠着门的小猴子一下子没稳住身子,整个人往后头一倒,直接靠在了越千秋身上。

    手忙脚乱的小猴子好容易站稳,可刚刚在外头瑟瑟寒风中站了这么一会,他只觉得鼻子痒痒,冷不丁打了个喷嚏。这一个之后,他就打了个没完没了,一时眼泪鼻涕齐流,最终被越千秋拖进了屋子,递了一沓细纸过来。

    好容易他收拾干净了自己,想起刚刚在门外听了萧敬先的话,先是吓得瞠目结舌随即又如释重负的经历,不由得偷眼去看萧敬先,只觉得这人可怕极了。

    叛逃这么大的事,平常人不都是小心翼翼潜踪匿迹,哪像萧敬先这样招摇过市?

    小猴子正在那心有余悸地想着萧敬先的惊人计划,脑袋就冷不防被越千秋轻轻拍了一下:“我去让人送姜汤和热水来,都是某人神神鬼鬼惹的祸,看你,果然是被凉风一吹就打喷嚏了吧?喝完姜汤你好好洗个澡,赶紧去睡!”

    萧敬先见越千秋说完就气冲冲往外走,不禁莞尔,心想这小家伙最恨穿这一身和外人打交道,此时却不管不顾出去了,显见是被自己气的,等到外头一吹风,说不定心里会更恼火。可他就是很喜欢把越千秋气得面红耳赤,此时见人走了,便冲着小猴子勾了勾手指。

    与越千秋和甄容不同,小猴子是这段日子和萧敬先打交道才多起来的,此时见这手势不禁头皮发麻,却还不得不一步步挪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晋……郡主您有什么吩咐?”

    “你和小千……”萧敬先顿了一顿,最后还是把后半截问题咽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在小猴子脑门上弹了一指头,“亏他那么替你知冷知热,你也是的,吹那么一点风就喷嚏,这身体出门怎么行?下次再也不带你了!”

    小猴子没料想竟然会遭到如此戏谑,顿时呆若木鸡。可他更知道和萧敬先说理是自讨没趣,当下立时一声不吭。可偏偏这会儿鼻子痒痒,他竟是不由自主又打了个喷嚏。

    这下子,就连萧敬先也受不了这么个口水鼻涕乱喷的家伙杵在眼前了,用手把人肩膀一扳之后,就在人背上拍了拍。

    “明天不用急着赶路,一会儿早点去睡!”

    正如萧敬先所料,越千秋直到出去见到人,这才想起自己如今是什么装扮,却又不好半途而废,只能硬着头皮去把热水和姜汤都给要来了。然而,在今天已经到了火气的他往回快走到上房门口时,却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叫声,这下登时又怒发冲冠。

    “小千姑娘……”

    姑娘你个头……萧敬先你这个给我乱起名字的,回头你不要落在我手里!

    越千秋好容易方才按捺火气转过身,可那脸色却和冰霜打过似的。

    掌柜好容易经过侍卫们的重重盘查才来到这里。他本来就觉得这小侍女凶,此时虽说对着这幅欠了千八百两银子的臭脸心里发怵,可外头那个送信的人他却不敢违逆,只能陪着笑脸说:“城里的吴将军派了人来,说是求见郡主……”

    “求什么见,不见!”越千秋想都不想就直接打了回去,“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也不看看我家郡主是什么身份,也是他小小一个校尉想见就见的?”

    掌柜顿时面色大变。谁都知道可以说是燕子城土皇帝的吴将军据说是从上京城里左迁的,最讨厌被人称作是校尉,因此从不会犯人这个忌讳,可眼下这个霍山郡主面前的小侍女竟然如此狂妄大胆,不但叫了,还把对方贬得一文不值!

    想到那个来送信的亲兵已经进了客栈,说不定什么时候不耐烦等就会直接闯过来,万一被人听到这一席话,他更是整个人都有些瑟瑟发抖。

    那位吴将军的暴虐手段,燕子城上下实在是体味太深了……

    然而,让他更加意想不到的是,越千秋却又对着外头的侍卫吩咐道:“去个人对那什么吴校尉的人说,我家郡主只不过临时路过燕子城,明日就走,不见外客!”

    此话一出,外头传来了侍卫的应答声,掌柜阻拦不及,登时更是大大叫苦。

    而越千秋看到了他的满脸苦色,也意识到自己不自觉地把对萧敬先的恼火发到了无关人士身上。虽说他现在的角色就是个刁蛮任性小侍女,可想到日后霍山郡主这个身份万一曝光,说不定会祸及客栈掌柜这些不相干的人,他微微一皱眉就计上心头。

    “你不用担心我们连累你,若是那吴校尉不知好歹,我们离开燕子城之前,少不得要和他做过一场。”

    越千秋用吃饭喝水似的平淡口气说了一句,随即就从腰中锦囊里掏了一块东西扔了过去,见掌柜忙不迭地接住,他就似笑非笑地说:“回头咱们的人会闹出点事来,这是预先赔偿,你到时候不妨哭天抢地和我们这些恶客撇清关系!”

    那掌柜见越千秋头也不回地往里走,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手中竟然是一锭黄金!掂掂分量,确定至少有四五两重,不说别的,只要人家不是拆房子,干什么都够赔了,他不禁如释重负,心想这看似刁蛮不讲理的小侍女,原来倒还是挺周到的。

    “多谢小千姑娘,多谢小千姑娘!”

    快到上房门口的越千秋忍不住一个趔趄,心头登时大恼。

    你叫一次还不够吗?竟然还连着叫两次!

    他头也不回地直接推门进去,先去了东屋,看到小猴子正在一旁滋遛滋遛喝着姜汤,眼睛偷偷瞄了他一眼就赶紧缩了回去,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走到了萧敬先面前。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和皇帝直接撞上太危险了,与其冒那样的风险,不如另辟蹊径。我看那掌柜的样子,对燕子城吴校尉可以说是避如蛇蝎,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把人回绝了,只要这家伙真当自己是燕子城的土皇帝,肯定会找上门来,到时候直接拿人立威就好。”

    说到这里,他就补充道:“这样一来,只要北燕皇帝从这附近过,肯定会听到此事。只要他亲自来见你,我们留得快一点,这一关就过去了。”

    “好主意。”萧敬先从善如流地轻轻点头,半点不说自己早就探听到了镇守此地的那位吴校尉种种暴行劣迹,见越千秋好像有些意外这建议能够如此快得到通过,他就笑眯眯地说,“不过你这种故意挑事的做派,实在是太像我了。”

    越千秋直接黑了脸,继而懒得与其说话,径直走到小猴子面前:“你赶紧去洗澡,你洗完我洗,洗完睡觉去,不理这家伙!”

    见小猴子被越千秋推到了外间,两个人在外间说说笑笑,分明是越千秋故意的,萧敬先打了个呵欠,也不在乎他们在背后说什么,就这么袖着双手靠在床头打起盹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他才感觉到有人在推搡自己,一睁眼睛才发现是越千秋那张黑脸。

    “你到底要不要命?就这么不盖东西就睡,连伤口换药都忘了,当自己铁打的吗?”

    萧敬先微微一笑,终究是在越千秋催促下解开外袍,脱下中衣,露出了白绢层层包裹的伤口。当他将这些依旧可见血迹和药的白绢解开,越千秋一声不吭拿了金创药过来,小猴子又送了水,他面不改色地亲自清洗了伤口,见越千秋虎着脸敷药,从始至终,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等到这些都做完了,小猴子又忙不迭地送来了外头几个心腹侍卫早就熬好的伤药,他这才瞅了一眼抱手站在一旁的越千秋。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从来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少废话,赶紧擦洗干净换衣服,收拾好了,大家才能睡觉!”越千秋才不管萧敬先这戏谑,在心里对自己说。他要不是为了平安回到金陵,管这没事就喜欢玩幺蛾子的家伙去死!

    直到萧敬先终于安静地做完了这些,他和小猴子把水拿出去倒在水沟里,随即又泼了两盆清水下去,冲掉了回头有人来检查时可能露出破绽的血迹,他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等到这一关过去,相信很快就可以过边境,很快就可以回家了!倒是师父他们,还有留在上京城的甄容和越小四二戒他们,不知道可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