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零六章 汇合
    相比越千秋和萧敬先在离开上京城时,有惊无险地遇到了城门戒严,只许三品以上官眷出城,严诩因为要等庆丰年汇合,出城时几乎卡在了城门关闭的那个点上,自然而然更是迎头碰上了需得三品以上官给予出城凭证这道门槛。

    然而,萧敬先把包括陈绍刘宽在内的其他人送去和他汇合的时候,还给打包送去了两个向导。就是靠着这么两个神奇的向导,能说一口流利北燕语,分成两拨出城的他们竟是挂在了两位名声不大响亮的官员门下,没有遇到半点留难,顺顺当当离开了上京。

    深夜时分,悄然进入一处山边僻静的别庄,一路上神经绷紧的一行人全都舒了一口气。严诩则更心急,直截了当地对前来迎接的一个侍者问道:“萧公子他们那两位到了吗?”

    “九公子正在萧公子那儿。”那侍者客客气气地躬身行礼道,“小人领您过去。”

    严诩对其他人略嘱咐了一声,随即大步跟了上去。他这一走,之前武陵王别院那一场混战时躲在一旁看热闹外加打黑拳的小猴子,立时忍不住小声对庆丰年问道:“之前来汇合的人里就没有甄容,现在严掌门问的也是两位,难不成甄师兄还在上京?”

    庆丰年当时在武陵王别院和甄容碰过头,然而却没来得及说几句话,再加上他身份立场尴尬,甄容和徐雯都担心徐厚聪又或者别人对他不利,救出徐光之后就催促快走。

    想到自己和严诩汇合之后,还勉强赶上了城门关闭之前那最后一点时间,甄容若是走得晚,还确实是来不及出城,他不禁生出了一丝不安。

    环目四顾,他就来到陈绍和刘宽等人面前。他们是分两拨出城的,因为严诩在,他也没来得及问他们是怎么离开晋王府的,是否知道甄容的下落。然而,此时他把问题问出来,就只见几个人面面相觑,最终无不苦笑。

    “庆兄弟,也不瞒你说,咱们这些人这趟到北燕,纯粹就没干什么!之前九公子早就吩咐大家做好准备离开,所以该烧的文书烧了,该准备的行李早就准备好了,尤其是九公子上次从长乐郡王府库顺……咳,拿来,这次交给我们带着的药材和黄金。今天午后突然有人找我们,说是九公子那儿已经得手,让我们马上走,结果我们糊里糊涂就进了密道……”

    之前汇合的时候,人人都还沉浸在猝不及防的懵懵懂懂中,此时陈绍提起之前离开晋王府的情景,只觉得这稀里糊涂四个字最完美地诠释了那会儿自己的心情。不只是他,其他几个人也心有戚戚然地点头,以至于庆丰年和小猴子也听得呆住了。

    敢情他们比人家还要幸运些,他们至少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不像这些人完全是被萧敬先和越千秋耍得团团转!

    “至于说甄公子……”这次插嘴的却是刘宽,他微微踌躇了片刻,最终低声说,“我觉得甄公子最近一直心事重重的,常常会莫名其妙走神,说不定是他有别的安排,又或者九公子和晋王殿下对他说了什么。”

    既然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众人也只能随着侍者的安排,各自先回住处息。虽说人人都是归心似箭,恨不得日夜兼程插翅飞回金陵去,可今天一根弦绷得太紧,若再不松弛一下,接下来一路万一熬不住,那就容易出大问题,因此回房后,听说还有大浴室,所有人就都去了。

    好好泡一泡解解乏,轻松一下!

    而严诩却来不及换下那风尘仆仆的行头,直接一路进了别庄深处的一座寝堂。

    当跨过门槛进了屋子,穿过两道帷帐,最终见到萧敬先和越千秋时,他却第一时间被托腮坐在榻前椅子上的越千秋给镇住了。要不是他和徒弟实在是朝夕相处太熟悉,而且也见过越千秋当年黄发垂髫的样子,此时看到那发式以及憨憨的眉眼五官,简直不敢认人!

    知道越千秋最讨厌别人将其当成小孩子那般看待,他不用想也知道那必定是萧敬先的鬼主意,因此立时朝躺在软榻上的那家伙瞪了过去。然而,往日常常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萧敬先,此时却对他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而且双目紧闭,面色苍白。

    而直到这时候,严诩方才发现,萧敬先的形貌也和他曾经见过的有很大差别。

    从前的萧敬先只能说是俊美,但现在的萧敬先看上去却明显五官阴柔了许多,尤其是那比从前妩媚的眉眼,再加上此时卧床养伤,让人不由自主感受到的那种纤弱气质,更是连他都看得不禁一呆。若不是颈部喉结非常明显,他都险些要认为萧敬先多了个孪生姐妹。

    严诩一进来,越千秋就已经知道了,之所以没出声,只不过是因为他那一点点恶趣味发作,想让师父看看萧敬先这一面。为了这个,之前一到这里,他没有给萧敬先时间化妆,直接用了点小手段,让这位透支过大的晋王殿下昏睡了过去。

    而他的理由那也是振振有词的,萧敬先太累了,需要更多的休息!所以,他不但当着别庄管事的面,亲自给萧敬先喂了一碗参汤,还亲自给萧敬先换了一身衣服,又换了药。

    “千秋,他这是……”

    越千秋笑着站起身来,对严诩耸了耸肩,一本正经地说:“师父看到了吧,这应该就是萧家一脉相传,无比强大,能把男人几乎变成女人的化妆术。今天出城的时候,萧敬先还被不明就里的哪家千金大小姐叫过姐姐呢!”

    严诩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即为之释然,少不得揉了揉越千秋的脑袋:“怪不得,我刚刚看到你这样子简直吓了一跳!”

    越千秋这才呆了一呆,随即想到自己只顾着让萧敬先出丑了,自己的头发也好,脸上也好,都没顾得上收拾!幸好只有严诩看到,否则他不是丢脸丢大了?

    严诩一看到越千秋那先是呆滞,继而郁结,然后抓狂的表情,就知道徒弟刚刚才意识到犯了什么样的错误,顿时为之莞尔。

    见床上的萧敬先还没醒,他就招呼越千秋到外间,眼看越千秋一把拆了头发,随即令人打水来,三两下洗干净了脸,照旧是一个清清爽爽的俊俏少年,他就更笑了起来。

    “师父别笑了,我已经被人耍得团团转了!”越千秋老大不高兴地抱怨了一句,见自己披散着一头长发,他只觉得异常麻烦。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他依旧不喜欢这年头男子也得留长发的习惯。当严诩上来帮他绑头发的时候,他少不得抱怨了一番萧敬先的雷厉风行。

    “我原本以为还有机会和甄容告别的,结果倒好,萧敬先好歹还写了一封事先准备好的信,我却根本没想到这么快就走,连一句话都来不及留……我就怕甄容万一扛不住,恨透了我们,那时候就不是留帮手,而是留仇人了!幸好我之前给他多留了一些人参放在他房里,还有二百两黄金,不知道他会不会去看,可别便宜了别人!”

    “甄容应该不是那样的人,而且我让人留了一封信给他。”

    因为隔墙有耳,严诩没有具体指谁会给甄容送信,给越千秋束发之后,这才若有所思地说,“看萧敬先的安排,恐怕是想在上京城彻底乱起来之后,甄容据守晋王府,建立一定的威望,到时候谁都知道他是被我们丢在上京城顶缸的,甄容再留下就不会多一个叛逆的名声……可这件事风险也很不小。”

    “是啊,谁也不知道北燕皇帝知道小舅子跑了,到时候是个什么态度!”

    越千秋苦恼地吐槽,随即溜过去拉开帐子看了一眼那边厢软榻上的萧敬先,见其还在昏睡之中,他这才退了回来,压低声音对严诩说了之前萧敬先遇刺时的情形。

    说到萧敬先明明伤势极其严重却还死撑时,他眉头直接打成了一个结,可下一刻,他就只见严诩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他的眉心。

    “师父?”

    “以后别皱眉。”严诩也不管越千秋是何等莫名其妙的表情,自顾自地斥道,“年纪轻轻学那些老家伙没事皱什么眉头,小心未老先衰!”

    他想到萧敬先之前硬是把越千秋和北燕那位先皇后联系在一起时的强词夺理,只觉得自己这亡羊补牢的提醒犹未为晚。紧跟着,他就干咳道:“走,再去看看萧敬先伤势如何。我好歹也被你师娘耳提面命熏陶了这么久,手头正好有几个非常不错的外敷内服伤药方子。”

    严诩一面说,一面拽了越千秋再次进入里间。可这次一掀开那薄薄的帷帐,他就不由得一愣。因为刚刚越千秋确认时,分明还没醒的萧敬先,此时却分明醒得炯炯的,见他们师徒进来,还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

    越千秋也同样吃了一惊,随即就沉下脸道:“好啊,原来你又骗我!”

    “刚醒而已。”萧敬先微微一笑,稍稍动了动脑袋,目光下移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和左右肩膀,随即开口说道,“你下手的力道太克制,我又是受过特别训练的,自然不可能睡那么久。倒是你,居然给我换了衣服上了药?真是亲外甥也没你这么贴心。”

    “呸呸!”越千秋只觉得萧敬先真是自己的克星,“我只是看你受伤可怜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习惯性逗了越千秋两句,萧敬先才收起笑容看着严诩:“接下来的一路再不会有眼下的悠闲了。我们不能这么多人一块走,兵分两路。我带着千秋通过我的渠道走,你带着剩下的人通过南朝的渠道走,如何?”

    严诩一点都不想把越千秋留给严诩,当即皱了皱眉。萧敬先看出了他的不情愿,慢条斯理地说:“难道你放心让我一个人走?又或是把你们南朝的秘密渠道暴露给我?”

    见越千秋叹了口气后冲自己点点头,严诩只能当机立断地说:“好吧!”

    眼见严诩答应,萧敬先这才似笑非笑地看着越千秋,直到把人看得发毛,他这才似笑非笑地说:“小千秋,我都尚且不得不忍气吞声被人叫姐姐,接下来一路你也委屈一下吧!”

    闻听此言,越千秋简直后悔自己刚刚暗示严诩答应萧敬先分头走的建议,他已经想反悔了!见严诩先是脸色一僵,随即便忍俊不禁,他顿时更气坏了,眼珠子一转便没好气地说:“就我一个治不住你,我要加人!”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要丢脸的话大家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