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零四章 霍山郡主
    上京城西门,尽管分明是午后这种清闲的时候,这会儿却络绎不绝都是出城的人。

    把守城门的城防营最初还尽职尽责地筛查着每一个人,奈何其中多有城里达官显贵的家眷,多数都是看着城中情势不妙,到城外别庄去躲避风头的,因此军士们几番遭人呵斥,渐渐就有了几分松懈的情绪,而更多的却是不满,因此有人检查,也有人在窃窃私语。

    “话说上头至今还没发消息说封锁城门,也不怕放跑了刺客?”

    “你知道什么,晋王那德行,朝廷多少官员不是恨得想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就是,左相也是一样,一贯铁腕,得罪了多少人,就连右相大人也和他素来不和……说不定现在都不让人封锁城门,就是想把真正的刺客放走!”

    “都少说两句,这种话也是你们能说的?”

    随着队正没好气地斥责了几个嘀嘀咕咕的军士,他就把目光投向了那些出城的人。虽说这大部分都是车马整齐,扈从众多,显然非富即贵,可他还是生怕有刺客奸细之类的人混在其中趁机离开。突然,他的目光投向了人群中一处,微微一皱眉就大步走上前去。

    和前后的大队车马相比,那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牵着马的年幼书童,一个是骑着马,脖子里围着一条白狐裘的俊秀年轻人。

    那书童一眼看去就是个呆头呆脑的小家伙,队正只瞥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可那年轻人却不同。队正从前跟人学过相术,此时乍一看就觉得,这年轻人月角龙睛凤目,赫然主女子奇贵之相!再加上那冰雪一般的白皙脸色,五官妩媚秀美,他一眼就觉得,那是女扮男装。

    只是人此时神情冰冷,流露出一股让人敬而远之的凛然,一个查问的军士验过路引之后就有些畏畏缩缩,纵使旁边往常有调戏过路女子前科的人,在瞥了瞥那条雪白的狐裘围脖之后,也往往不敢造次。

    毕竟,即便是在北燕,这样的珍品也可遇不可求,更何况那路引上的内容非同小可!那是兰陵王的独女……不是现在这位兰陵郡王萧长珙,也不是曾经的兰陵郡王萧敬先,而是另外一人。曾经立下赫赫军功,却因为饮酒过度醉死在家,死后被追封兰陵王的那位老将。

    所以,当队正上前接过路引亲自再行查看时,其余人顿时散了开来,却都忍不住好奇地打量这位传说中的霍山郡主。

    据说那位小姐艳若桃李,却冷若冰霜,年近三十始终小姑独处,不肯嫁人,就连行踪亦是成谜,没想到会在这时候女扮男装只带着一个童儿就出城!

    队正亲自上前查验了路引,看到上头的字样后,同样神色登时一变,继而就挤出一丝笑容道:“公子出城,只带这么一个小童儿,是不是太少了?不如卑职派人护送您出城?”

    “我这小童儿年纪虽小,却力大无穷,有他一个就够了。”马背上的年轻公子眉头微微一挑,随即漫不经心地说,“童儿,还不让人看看你的厉害?”

    谁是童儿啊!

    越千秋听着萧敬先那迥异于平时的声音,只觉得心里憋屈极了。虽说此时要紧的是赶快出城,可是面对这那个满脸不信任的队正,他还是不想让萧敬先称心如意,当即故意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兵器……”

    “没兵器就问人家借,笨!”

    感觉脑袋上被什么东西轻轻一点,越千秋登时两眼圆瞪,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面前那队正的腰刀上。要不是这个该死的家伙问东问西,怎么会有现在的窘境?

    而在那队正看来,面前原本有几分畏畏缩缩的童子,却在瞪大眼睛盯着他之后,不知不觉和第一眼的感受不同了,那种逼人的气势甚至让他不知不觉往后退了几步。

    当他醒悟到在下属们面前丢了脸时,却已经来不及了。他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等突然发现马背上年轻人竟是佩戴了一把宝剑,他方才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是卑职忘记了公子也是剑术高手,失礼失礼,您请出城。”

    眼看队正都慌忙低头让了路,其余将士就更加不敢阻拦。而越千秋如释重负,刚刚因为被萧敬先几句话撩拨出来的火气,一时忍不住拿出来的气势不知不觉收了起来,低下头牵着马就往城门走去。

    尽管归心似箭,恨不得立时离开上京城这个鬼地方,可他还不得不放慢步伐,心里恨死了前头拖拖拉拉的车马。

    就当他已经进入券洞,眼看就要通过那道上京城西门的时候,突然就只听背后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吓了一跳的他本能地想要加速往前冲,可到底还是硬生生忍住了。可让他更没想到的是,身后那匹还在缓缓行走的马竟是不动了,扭头一看,他就被萧敬先的举动气坏了。

    在这种应该绷紧神经的时候,萧敬先竟然还拨马转头看热闹!这家伙心里在想什么!

    “右相和两位神武大将军有令……”

    越千秋听到这前半句话,一颗心就几乎凉了半截。后半句难不成是立时关闭城门?

    就在他心乱如麻之际,他终于听到了最重要的后半截:“若非上京道盖印的特别路引,若非三品以上官员家眷,不得出城!即日起进城人等需严密筛查……”

    后头的话越千秋已经没心思听了。他心里简直纳罕极了,这种放在金陵绝对要关闭城门禁止进出,然后满城大索的事,放在上京竟然如此宽松?就在这时候,他发现缰绳一松,发现萧敬先已经重新策马开始前行,他赶紧牵马向前,紧跟着就听到了萧敬先的声音。

    “上京城这种地方,达官显贵占了绝大多数,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除了晋王萧敬先那个疯子,其他人总不至于把这些贵人都得罪死了。再说,就算检查再粗疏,马车里有没有多藏一两个人,看车辙印大略也能看出来。”

    萧敬先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话,却引来了后头一辆马车中一个悦耳声音的附和:“那是自然,咱们大燕和那些南蛮子不同,一年到头,这种狗急跳墙行刺大臣的事从来就不少,就是成功的很少而已。若是回回都大张旗鼓封锁城门劳民伤财,岂不是笑话?姐姐果然有见识。”

    姐姐……

    越千秋突然觉得自己眼下这滑稽的装扮一点都不滑稽了。他简直有一种爆笑的冲动,甚至直截了当地回头去看萧敬先的表情。当发现那张经过化妆犹如女子一般妩媚秀美的脸上,并没有暴怒之类的情绪,反而更多的是无奈时,他简直很想为这家伙的演技点一百个赞。

    “随口说说罢了,谈不上有见识。”

    “姐姐谦虚了,不论怎么说,现在都是满城风雨的时候,你只带着一个童儿就敢出城,这番胆色实在是让人钦佩。你这是去哪?若是愿意,不妨上车同行说话如何?”

    越千秋只觉得自己因为忍笑,肚子已经快受不了了。如果是平时,萧敬先被人这么连叫两次姐姐,他完全可以想象这喜怒无常的家伙会是什么反应,可现在,故意这么装扮的萧敬先却不得不忍受。更何况,谁让萧敬先刚刚为了在他面前装什么百事通,说那些话?

    “多谢姑娘好意。我不是去狩猎,也不是去别庄,要去南边的新乐,走得有点远。”

    “那还真是遗憾。我还想着难得能一睹霍山郡主芳容,也许能亲近亲近……”

    当终于离开城门区域,和后头的马车和随行的人拉开了距离,继而渐渐上了大路,越千秋开始加快步子,权当健步热身,而萧敬先骑着的那匹马也开始渐渐小跑,因此假装主仆俩的二人不多时就甩开了那些拐往各处别庄,速度很慢的名门车马。

    当发现路上前后左右已经没有别人,越千秋才忍不住笑了起来。奈何刚刚这一口气就疾走了十里,稍稍有点小喘,因此他没笑几声就笑岔气咳嗽了起来。

    “再笑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离开了上京城,越千秋才不怕萧敬先,此时便嘿嘿笑道:“霍山郡主你可别吓我,我又不是吓大的!话说回来,我还以为你会在出城之后气得拆了人家马车的!你也不怕回头正好碰到真人,被人家拆穿了。”

    “我现在重伤之下连个花架子都使不出来,怎么去拆人家马车?”萧敬先刚刚话说得挺凶狠,此时表情却是不气不恼,“再说了,这世上没有人能拆穿霍山郡主,因为已经没这个人了。”

    越千秋那笑容这才顿时僵在了脸上。他回头看了一眼萧敬先那怅然的表情,脑补出了无数相爱相杀,因爱成恨,又或者其他狗血的戏码。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下一刻,萧敬先就策马来到了他的身边,非常顺手地摸了一下他的脑袋。

    这下子越千秋顿时不乐意了:“别没事摸我的头,我又不是小猫小狗!”

    他那气恼的抗议没有任何的效果,因为萧敬先不但没收敛,反而又顺着捋了两下。

    “少想这么多,霍山郡主早就亡故了,那是当初连姐姐都几乎要认了当妹妹的小丫头。她年纪轻轻却很有才华,给姐姐出了不少主意,染病去世之后,姐姐不希望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故去,所以常常在微服出宫之后就顶着霍山郡主的名义行走。除了我,就连皇上都不知道,大概也就是秋狩司那三个死了的人有点数。”

    看到越千秋若有所思地皱着眉头,又看到了额头那熟悉的天柱纹,萧敬先不禁哑然失笑。

    要引开这小家伙的注意力,还真是异常简单。

    严诩等人出城应该不会遇到太大麻烦,因为他给他们调去了相当好用的帮手。反倒是接下来甄容能否在晋王府打好最后一仗,那才是个未知数!

    他倒无所谓甄容真正能拖住多少时间,只希望这个性格和越千秋迥异的小家伙能在那大乱之中真正立足,也好保全那些跟他多年的侍卫。但更重要的是,萧长珙能履行承诺!

    至于皇帝的反应……他另有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