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零三章 金蝉脱壳
    尽管不知道萧敬先为什么要装成那样子,把自己急得把两个大夫叫进来,随即又在人家做出那样的诊断之后突然做出一副完全无事的样子,分明暗示他出马把人撵走,可越千秋一直都有一个非常出众的优点,那就是……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直接照着那家伙的思路去做就够了!

    从前被爷爷耍得团团转是如此,现在被萧敬先弄得晕头转向的时候也是如此。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这世上最聪明的人。

    可这并不代表着他在大门口目送几个侍卫“押解”那两个大夫送上了马车,随后往回走时,心里就没气。他在心里整整演示了十八般酷刑,使劲想着回头该怎么炮制那个伤得七死八活却还耍幺蛾子的家伙。然而,他还没走到畅游阁,就被后头匆匆追来的人给截住了。

    “九公子!”

    知道越千秋身世成谜,可萧敬先都把人当成嫡亲外甥似的看待,还在养伤期间让越千秋代管王府事务,所以如今王府里的人都把越千秋当成了正经主人,连越九公子前头的那个越字都给省了。

    在他们看来,这位原本姓越的九公子,改姓姬也不远了……就算不姓姬,也能改姓萧!

    当这个王府门房匆匆跑到越千秋面前时,他支撑膝盖先喘了两口气,随即就毕恭毕敬行了个礼:“九公子,外头刚送来消息,说是徐厚聪的儿子找到了,就在武陵王金屋藏娇的别院。秋狩司和庆丰年几乎同时找到的人,恰逢十二公主打上门去,后来徐家的人也到了……”

    越千秋有些意外,徐厚聪的儿子根本就是萧敬先派人去绑了栽赃给武陵王的,除了他这个知情者之外,就只有心知肚明的越小四了,连严诩和二戒,恐怕都被蒙在鼓里。而十二公主也是他按照萧敬先那些话敷衍走的,可现如今一大群人竟然都聚在了一块?

    天底下的事,真能如此无巧不成书?

    听到那门房说,秋狩司已经派人赶去,徐厚聪留下禁军护卫轻伤的左相,自己也请示了赫金童,带人过去救爱子,盛怒之下的武陵王更是把神武营调了一队人马过去,如今那边赫然是乱成一锅粥,他不禁哂然一笑。

    “得了,打听一下消息就行了,别太惹眼。毕竟人家都已经亲眼见证过了,咱们府里那位殿下还在养伤。为了避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从现在开始,王府内外防卫要加倍小心!不论是探病还是其他的人,全都拒之门外,只一句话,晋王殿下不见客!如果有人打上门来,那就打回去!”

    “是,小的这就去传命!”

    越千秋转身继续往里走,心里却忍不住寻思着那座武陵王府门前精彩的一幕。如果换成他,当然不会像萧敬先这样去算计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可他不得不承认,这着实卑劣无耻的一招就犹如捅了马蜂窝似的,在萧敬先和左相先后遇刺时,把事情直接闹到了最高潮。

    当他再一次回到畅游阁,推开门到了东边的寝室,他才一打起门帘就僵住了。之前那两个大夫说重伤昏迷,情况非常糟糕的萧敬先,此时此刻不但已经下了地,而且还不用任何人帮助就换了一套中衣,如果不是脸上殊无血色,看上去竟然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你……你这是想干嘛?”

    听到越千秋声音都有些变了,萧敬先转过身,似笑非笑地说道:“一切都已经就绪,这时候不走,什么时候走?”

    尽管早知道萧敬先连遇刺受伤都一并算计进去了,还折腾出这么大事情,就是为了金蝉脱壳,可此时此刻听到这么一句话,越千秋还是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

    他怔怔站了片刻,随即硬着头皮说:“甄师兄还没回来……”

    “就是要他没回来,我们就撇下他走,如此他日后才显得悲情悲壮,留在北燕才更容易引人同情,才更能让金陵那边的朝廷说不出话来!”说到这里,萧敬先就指了指床头道,“废话少说,来换衣服,一会儿就该走了!”

    尽管已经是早就决定的事,越千秋对上京城也说不上有任何程度的留恋,可突然说走就要走,越千秋总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微妙感觉。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最终上前更换了萧敬先给他准备的衣物,等到他刚穿戴好,他就只觉得突然有人拔掉了自己的发簪。

    “头发要另外梳,你现在这幅神气活现公子哥的样子走出去,一下子就被人认出来了!”

    越千秋顿时恼火:“我平常不是随便绑绑,就是梳这么个发髻,不会梳别的!”

    “所以我给你梳,去坐下!”

    越千秋无可奈何地被萧敬先强行按在了那一架梳妆台面前,等到从镜子里看见萧敬先真的手指灵活地给自己整理起了长长的头发,他一面嘀咕人比严诩还熟练,一面却又有些小小的狐疑。

    给别人梳头发和给自己梳自然不同,而且萧敬先那轻巧不拽动头皮的手法,显然是比严诩还要训练有素。这个单身的家伙居然擅长做这种事,会不会和当年那位皇后脱不开联系?

    看着镜子里萧敬先那微微眯起眼睛,和平日的嬉笑怒骂截然不同的柔和面庞,越千秋情不自禁地胡思乱想,什么弱势弟弟强势姐姐,于是一个弟控一个姐控,种种少儿不宜的八卦在他脑海中浮想联翩,当最后头顶被人一拍,他一下子惊醒过来时,他看着镜中人直接呆了。

    “你你你……你这是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发型!”

    对于越千秋的抗议,萧敬先直接当成了耳旁风,反而笑吟吟地说:“这样一看,你这年纪是不是比实际小了个两三岁?垂髫童子,就应该是这么个样子,反正你个头不算高,说是十一二岁,马马虎虎蒙混得过去!”

    越千秋简直被萧敬先气得都快发疯了。他最恨的就是自己长得太慢,也还没到猛然直窜个头的发育期,如今喉结也还没有,更没有变声,可萧敬先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直接往他心上戳刀!此时再结合那一身衣服,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接下来要扮演一个什么角色了。

    这不就是个小书童吗?和萧敬先那一身儒生打扮正好相衬!

    反对无效,抗议无效,越千秋又被萧敬先给强压着坐在妆台前,眼看着各种粉在脸上涂涂抹抹,当最后萧敬先让开时,他就只见镜子里赫然是个连自己看着都觉得陌生的憨厚童子。

    被萧敬先这一化妆,他至少又小了两岁!

    “嗯,这下子更像年方十岁却长得又高又壮的憨憨小书童了。”

    “憨你个头!”

    越千秋只觉得今天自己会被萧敬先给气死,有心揍人又怕把萧敬先揍出问题来,自己到时候回不了金陵。等到见其亦是站在妆台前,往脸上糊弄起那些可疑的粉露之类的东西,他虎着脸抱手而立,只想看看萧敬先会把自己打扮成什么样子。

    饶是他心中各种期待,当萧敬先最终转过身时,他还是为之瞠目结舌。

    那带着几分妩媚的五官和姿容,说是女人别人都会深信不疑!

    “你你你……”越千秋简直快呆了,“你这是想男扮女装吗?”

    “没错,怎么,你从前没见过?”

    萧敬先侧过头,从表情到吐字,冰冷得犹如一块亘古冰山。见越千秋那瞠目结舌的样子,他方才化去刚刚那透着刺骨寒衣的表情,似笑非笑地看着越千秋。

    “极其有特色的人,虽说引人注目,但在真正大搜捕的时候,却更容易过关。更何况,我早就预备好了谁来查都查不出的底子,出城时让人觉得我是女扮男装的假公子最好。你要不要也试试?除了憨傻书童之外,只要我多下点功夫,让你扮成小丫鬟也不难。”

    “绝对不要!”

    越千秋只觉得一股恶寒油然而生。就差那么一丁点,他就要变成伪娘了!

    当萧敬先取下衣架上那一袭宽袍大袖的儒衫,一转身披在身上之后,他的气质就倏然一变,从刚刚的冰冷转变成了贵气凛然,紧跟着却又重新变成儒雅,仿佛千变万化尽在一念间。

    他慢条斯理地系好了带子,随即就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放进了妆台抽屉中,继而又在桌子上摆了一盏奇怪的灯,最后看向了越千秋。

    “走吧。除了阿容,我吩咐过不许其他人进屋子,所以这信别人看不到。”

    越千秋死死盯着那敞开的抽屉,死死盯着那封信写着阿容亲启的信,足足看了好一会儿,他这才把抽屉合上,随即抬起头瞪着萧敬先问道:“真的不通知这府里任何一个人?”

    “最最忠诚可靠的人,我已经都吩咐过,他们会拦着别人,只放甄容进这里来。只要甄容有足够的魄力,只要萧长珙之前的话不是哄骗,那么他在,这王府的人就在。”

    越千秋还是不死心:“那使团的其他人呢?他们已经被扔下了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扔他们第二次!”

    萧敬先转身走到床边,扳动了一个机关,随即头也不回地对越千秋笑了一声。

    “就在你之前出去送那两个大夫的时候,我已经安排好,把他们送进了另一条密道,他们会去和你师父汇合。就连你那匹马,昨天我就经过车马行送走了。对了,你不是说要挟持我吗?等到回头出城后,我们和你师父他们汇合的时候,你如果愿意,也大可拿把刀架在我脖子上给他们看看,也好挣点功劳。”

    “我还没那么无聊!”

    越千秋闷闷顶了一句,原本以为萧敬先扳动机关之后,床上会无声无息出现一条直通地底的密道,然而,当萧敬先没有理会那个机关,径直到妆台后,又按下了一个机关,紧跟着是第三处第四处第五处时,他就完全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了。

    居然在一间屋子里布设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机关?这是不是按动时还有先后顺序?

    等到和萧敬先一同进入了墙后一处滑开的门,一路沿着阶梯向下走,越千秋只觉得每走一步,背后就一堵墙突然封住,不由得有一种走慢就会被夹在墙里的不妙预感。当他最终看到眼前一片开阔,赫然是个暗厅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往那条完全被封死的通道看了一眼。

    “我说,你这条密道难不成是一次性的?”

    “你说对了。”萧敬先微微一笑,满不在乎地说,“只有用一次的密道,才会是真正的秘密。否则,你怎么能确定密道那一头不会有人在守株待兔?顺便告诉你,这密道总共十八个出口,只要从一个出口出去,其他十七个也就报废了。”

    越千秋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萧敬先这简直是把土豪败家子演绎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