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零二章 破釜沉舟
    武陵王别院门前,十二公主在黑塔的随侍下堵在门口,却是越来越心烦意乱。她不像大公主那样得天独厚,因此骄纵跋扈固然不假,待人接物也全凭个人好恶,可今天她跑到这里来寻衅,却只是以萧敬先和越千秋遇刺为借口,想要狠狠往武陵王头上扣一个屎盆子。

    否则,若是让这个素来和母亲惠妃的家族不和的家伙手揽大权,而对她还算是不错的萧敬先却死了,那她和母亲以后怎么办?

    总算武陵王太心黑手狠了,竟然还绑了徐厚聪的儿子想要栽赃南朝使团!

    “长珙哥哥怎么还不来……还有徐家人,难道徐厚聪不想要这个儿子了吗!”

    听到十二公主这喃喃自语,一贯被她认为是只会动手的野蛮人的黑塔却沉声说道:“萧长珙本来就不是等闲人物,否则哪里会最初默默无闻十几年,突然一飞冲天时却这么精明厉害,就连萧敬先也被他算计了进去?至于徐厚聪,枭雄又怎会在意区区一个儿子?”

    十二公主顿时恼羞成怒地朝黑塔瞪了过去:“你给我闭嘴,我没问你!”

    就在十二公主话音刚落之际,就只见黑塔陡然面色大变,竟是突然朝她扑了过来。面对这样的情景,她顿时有些懵了,虽说她一条鞭子也不知道打过多少人,包括这个黑大个,可她却还至少知道,自己那点武艺欺负欺负普通人还可以,要与这家伙抗衡却力有未逮。

    难不成母亲口中这个忠心耿耿的家伙,却因为她一句话就气得脑生反骨要对她不利?

    可这些念头不过是在她脑海中迅速闪过,当她被黑塔扑倒之后,又在地上滚出去老远,她才听到了尖锐的厉响,紧跟着就看到她刚刚站立的位置就钉了至少四五支箭。那一瞬间,自己在鬼门关上打了个转的体悟倏忽间弥漫全身,以至于她这么大胆的人,牙齿也打起了颤。

    “他们竟敢……他们竟敢……”

    黑塔却不像十二公主那样,还有功夫嘴上逞能。此时此刻,背靠围墙的他悄悄挪动了几步,离开了最初的位置,只觉浑身汗毛仿佛全都竖立了起来,那种极端危险的预感让他下意识地绷紧了浑身肌肉,却不敢轻易移动又或者腾挪,以免反而遭致最严重的后果。

    他此时躲藏的位置就是武陵王别院的围墙,如若那些弓弩手想要对付他们,至少要跃到这围墙上,甚至翻出围墙才行,如此就能找到一线生机。可话虽如此,那些公主府的侍卫呢?那是惠妃以及惠妃背后的家族精心挑选的人,整整近百人总不至于就这样被连锅端了吧?

    “黑塔,杀了这些混蛋……只要你杀了这些混蛋,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听到怀里这最初还极其微弱,紧跟着便声嘶力竭的叫嚷,黑塔不由得苦笑,一时头疼得无以复加。他确实认为自己是勇士,可就算真正的勇士在箭矢如雨之下,那也是要退避三舍的,现在十二公主竟然让他去杀人?而且,这个傻丫头的声音简直是告诉别人他们的位置!

    然而,作为侍卫的立场却让黑塔没办法开口呵斥而且就算呵斥也晚了他只能提起全部的警惕,整个人背靠着围墙坐起身,两只手却依旧死死抱着十二公主,脑海中飞快计算着下一轮箭雨落下时应该往何处奔逃。下一刻,他果然再次捕捉到移动过来的脚步声。

    可他才刚刚打算迅速移位,就强迫自己泄掉了那口气,再次落回了原地。因为他就只见对面屋宅上突然冒出了几个人,个个张弓搭箭朝武陵王别院中射去。只是顷刻之间,他就听到了几声惨叫,紧跟着,又有一人从对面围墙上跳下,快步朝他奔了过来。

    认出这张面孔的时候,黑塔忍不住长长出了一口气,连忙搀扶十二公主站起身来,满脸感激地说道:“甄公子,多谢你们及时赶到救了我们。”

    “我没帮什么忙,是神弓门的各位赶到得及时。”

    甄容说话间,神弓门众人已经攻入了武陵王别院。他看了一眼黑塔怀中还在瑟瑟发抖的十二公主,半点都不想和这个翻脸无情的金枝玉叶打交道,直截了当地说:“看来这里太不安全了,还请你立刻把公主带走,这里就交给……”

    他这话还没说完,十二公主顿时一下子炸了:“甄容,你神气什么!要不是我,你们怎么会知道徐厚聪的儿子被抓来这里,现在还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知道和这个不可理喻的丫头没法说话,甄容也懒得多费唇舌,当即对黑塔一拱手,立时就窜上了围墙。随着他的加入,黑塔侧耳倾听,战局明显偏向了甄容和神弓门那边。他这才彻底放心,连忙搀扶着十二公主就想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可谁曾想却被人狠狠踩了一脚。

    “为什么要走,我的侍卫们还都在里头!”十二公主恶狠狠地看向黑塔,哪怕他面沉如水,可她却依旧不肯退让,“刚刚最危险的时候都挺过去了,现在我要是这么灰溜溜逃走了,那些因为我一声令下冲进去的侍卫会怎么看我?就算死我也要死在这,否则不是被人笑话!”

    她这话刚刚说完,就只听到了一阵响亮的抚掌声。

    “不错不错,总算是有点公主的样子了,不再是从前一味胡闹的小丫头!”

    听到这个声音,十二公主猛地瞪大了眼睛一抬头,当看清楚那个施施然坐在对面围墙高处的人时,她忍不住失声叫道:“长珙哥哥!”

    越小四就这么没个正形地翘着一条腿坐在墙头,此时听到这一声,他顿时夸张地叫道:“你之前连越千秋那小子都叫哥哥来着,如今还这样叫我,我岂不是平白无故和那小子变成了平辈?”

    “可从七姐姐那儿算,我叫你哥哥也不算错嘛!再说了,千秋我已经改叫他名字了!”

    “哟呵,那小子倒是好福气!”

    越小四只觉得肚子都快笑破了,可眼下正事要紧,他也不能无休止地和十二公主斗嘴扯皮。他站起身来张望了一下武陵王别院中的战局,这才低头看着十二公主。

    “小十二,现如今不是你堵门讨公道报仇那点小事了,既然你都这么狼狈,显然武陵王已经打算撕破脸。只怕不一会儿,武陵王就会派兵马过来。”

    见十二公主面色一僵,他就收起笑容说:“听话,接下来是要波及上京城的大事,就算你大姐还完好无损的时候,她都没资格参与,更不要说你。就算你不在,揭破武陵王狐狸尾巴的第一个人是你,这一点都不会变,这份功劳也一定是你的!”

    如果说听了前半截话,十二公主很不服气,那么听了后半截话,她就立时眉开眼笑。刚刚才经历了生死考验,要说她真的不怕,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犟嘴死倔而已。可现如今有人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还是她素来心悦诚服的人,她的态度顿时改变了。

    “那好,我听长珙哥哥你的。只不过……”她故意拖了个长音,随即一本正经地说,“你要让人尽量保全我的侍卫,阿娘好容易才给我挑选的这些人!”

    “知道知道,你就放心吧!”越小四险些想抹冷汗,同时对黑塔使了个隐晦的眼色。见对方冲着自己微微颔首,显然是表示感谢,随即半拖半拽地把十二公主给拉了走,他立时头也不回地向后头吩咐道,“去两个人,保护十二公主去安全地方!”

    当身后传来了应答声和衣袂飘飞声,越小四知道康乐派给自己的那些人已经走了两个,顿时心头一松。

    在他反反复复灌输秋狩司的人不可靠的情况下,康乐最终做出了决定,带着皇帝留给她的一批心腹侍卫坐镇秋狩司,以防秋狩司哗变,同时非常爽快地应他之请借了几个侍卫给他,而他则带人大摇大摆地跑了来看热闹。就在这时候,他听到背后传来了二戒的声音。

    “徐厚聪来了,带了不少人,应该是禁军。”

    “知道了。”越小四打了个手势,“你回我那王府去通知一声,加强戒备,以防万一。”

    把和徐厚聪见过的二戒给支了回去,越小四就喀嚓喀嚓地捏了捏拳头,随即狞笑道:“既然有禁军掠阵,我们进去好好瞧瞧,这武陵王别院除了徐厚聪的儿子之外,究竟还藏着什么秘密,能让他们胆大包天到竟敢行刺越国公主!”

    北燕素来崇尚勇士,因此,眼看贵为兰陵郡王的萧长珙竟然率先冲入了武陵王别院,他身后那几个康乐从宫中秘密调来的侍卫彼此对视了一眼,立时毫不迟疑地跟了上去。

    于是,当徐厚聪带着数百禁军匆匆赶到了大门口时,就只听内中喊杀阵阵,门前还留有刚刚十二公主遇袭时的几支箭。哪怕一度决心牺牲这个儿子,可如今既然有希望把人救出来,他却也不至于真的那么冷血,当下就大手一挥预备强攻进去。

    就在这时候,后队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紧跟着,就有一骑人飞也似的策马飞驰到了他的面前,在马背上微微一躬身道:“将军,神武营的人来了,至少有三五百人!”

    如果是从前自己有名无实的时候,也许徐厚聪还会退缩,可此时他闻听此言,却竟是呵呵笑了起来,心头赫然豪情万丈。

    想当初他在南边时,区区县令都能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现如今的对手却是一个实权郡王!如果此番真的倾尽全力也救不了儿子,那么他至少要把武陵王那老家伙扳倒,让上京城这些权贵知道,他徐厚聪不是好惹的!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厉声说道:“给我调头迎上去,我倒要看看铁证如山,神武营的人还能怎么狡辩!若想打,大燕还能有比禁军更能打的强军不成!”

    此来的那些禁军本来就是被他软硬兼施收服的一些人,此时听到主将如此推崇禁军勇士,一时轰然应诺。

    来之前赫金童就已经亲自见过他们,给徐厚聪撑了腰,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