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四百章 大闹一场
    秋狩司中,当越小四笑容可掬地满口答应了帮徐雯寻找被掳走的弟弟,又对陪同前来的甄容那“急公好义”赞口不绝,随即亲自把两人送到大门口,目送了他们离开之后,他转身往里走时,就头也不回地对身后充作护卫的二戒低声问了一句。

    “你确定之前没跟错人?”

    “动脑子我玩不过你,动手的话你什么时候赢过我?”二戒硬梆梆地顶了一句,随即却在心里轻哼了一声,幸好他还带了那个小猴子,那小子真是属狗的,耳目灵通不说,鼻子也灵,竟是识破了掳人那家伙在退走的半途上竟是虚晃一枪,否则他差点跟错地方!

    当然,要不是想揪出幕后黑手,他老早就把人救下来了……只不过,越小四怎么未卜先知,早料定有人要对徐厚聪儿子下手的?

    二戒一边说一边寻死,却被越小四直接堵了回来:“哟,你动手就很厉害吗?想当初是谁被打得抱头鼠窜的?”

    “你还敢说?当初你和严诩两个饱汉不知饿汉饥的欺负我一个快饿死的穷和尚,你们也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谁让你吹嘘是高手?”

    越小四一句话把二戒和尚气得几乎内伤,随即方才收敛了一点,一本正经干咳了一声。

    “既然确定了有人掳走徐厚聪的儿子,而现在人藏在武陵王金屋藏娇的那座别院,那就好办了。你去见就在那附近守着的庆丰年和小猴子,他先你后,出马闯一下那座别院,按照你们之前打探到的情况,再摸一下那里的防备,确定徐厚聪的儿子是否还在。然后让他们俩留在那儿望风,你去徐府送信,正好送个人情出去。”

    二戒正要答应,可下一刻却福至心灵地问道:“那你呢?”

    “除了萧敬先,你见过哪个地位尊贵的没事就冲杀在最前面的?”越小四再次一句话把二戒噎得作声不得,这才笑吟吟地说,“我当然是去好好哄哄那位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康尚宫。”

    二戒简直是被越小四的惫懒气得没话说。把人支使得团团转,自己却去哄女人?如果不是知道越小四所谓的哄,并没有情色那方面的意图,他简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忍无可忍之下偷偷把这家伙狠狠揍一顿!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谁都知道他是越小四新收的勇士,是颇得信赖的心腹侍卫,手底下又有一身硬功夫,因此他走出秋狩司时,自然有不少人投来了窥探的目光。

    而他在出门之后不多久,就发现身后多了不止一条尾巴,不禁暗自冷笑,在大街上四下乱晃了一圈之后,他就换了一身装束,所有的尾巴全都被他甩得干干净净。

    可正当他打算和庆丰年小猴子去汇合的时候,他却突然想到了一个之前完全忽视的问题。

    他从前和徐厚聪见过,这徐府他怎么去送信?再说了,就算他能不露破绽地假装是秋狩司的,回头徐厚聪会不会怀疑这场戏是越小四自导自演?人家刚求上门,这儿就找着人了?

    他就不信越小四这么聪明的人,把这事推给他之前就没想到过这个可能!

    要么他不去报信,让庆丰年去?可到时候万一徐厚聪恩将仇报怎么办?

    然而,满心纠结的二戒才刚走到半路,就只听耳畔陡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轰鸣。饶是他功力精深,体魄强健,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得耳朵嗡嗡作响,浑身气血急速流动了起来。等这一声巨响过去之后,他方才陡然反应,这恐怕是火药库之类的东西爆炸!

    意识到上京城很快就要乱了,他不假思索地立刻加快了速度。等到了约定的地点,看到庆丰年和小猴子正等在那,小猴子倒是依旧那样精神奕奕,庆丰年却明显神情焦急,他也顾不得说之前的顾虑,立时匆忙说道:“快,立刻去武陵王别院,迟恐生变!”

    自己竟是险些成了掳劫小师弟的小人,庆丰年最初得到这消息的时候,险些怒发冲冠,可等到独自想了这一天一夜,小猴子又告诉了自己,探听到小师弟如今身在何处,他渐渐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一系列事件中微不足道的一环,心气便渐渐平了。

    而且,听到刚刚那巨大的动静,他意识到此时不容多想,当即答应道:“好,我们走!”

    小猴子却有些迟疑地说:“前辈你不是混进了秋狩司吗?怎么和我们一道走?”

    “笨,殊途同归懂不懂?你们先,我后,回头大家就说都是各自得到消息摸过去的,还可以或真或假打一场!回头小猴子你不许乱跑进去,在外头望风都交给你了!”

    “哦,我懂了!”小猴子这才使劲点了点头,“趁着那火药库炸了,肯定很多浑水摸鱼的,得防止和别人撞在一起,所以我得给你们通风报信,还是老暗号行吗?”

    二戒和尚知道小猴子自说自话,啰啰嗦嗦,当下翻了个白眼扭头就走。庆丰年和小猴子却没和他一路,两人直接从另一个方向走。一边走,小猴子忍不住一边嘀咕道:“二戒长老怎么就那么大本事?竟然能混进秋狩司去?朝廷那些谍探都没他厉害!”

    庆丰年心里也有疑惑,可他还是立时警告道:“噤声……这隐秘既然我们知道,就一定得管住自己的嘴!”

    “知道知道,庆师兄你放心,我嘴可紧了!”小猴子自己把自己的嘴捂住,心里却忍不住眨巴着眼睛暗自盘算起了另一件事。

    等庆丰年和二戒进了那座武陵王别院找人的时候,他如果只是如同桩子似的望风,未免有点没意思,要不要稍稍变通一下?要知道,他到了上京城之后,几乎什么都没干成,再不做点什么,这一趟不就是白来了?

    眼看着庆丰年和二戒一前一后潜入了那座别院,小猴子正猫在树上百无聊赖地望风。可没过多久,他突然就只见一队人马气势汹汹地朝这个方向过来,不禁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发出了一阵清脆的鸟叫示警,可眼见来人的速度极快,他还是不由得心中一紧。

    怎么办,要不要想办法把人给引走?

    小猴子正心急如焚时,突然发现头前两人有些眼熟,再细细一辨认,他不禁大吃一惊。

    这不正是十二公主和那个在南苑猎宫见过的大个子侍卫?他们跑这来干什么?

    原本已经打算窜出去的他连忙停下动作,继续猫在了树上,须臾就听到了十二公主那声音尖利的大喝。

    “父皇不在,武陵王真当这上京城里就是他说一不二了,竟然派人行刺晋王舅舅和千秋!给我冲进去,把他私自养在外头的那个贱人和那个小崽子给我拖出来!”

    萧敬先和越千秋一块遇刺的事,小猴子也已经听说了,只知道萧敬先似乎受伤不轻,越千秋却没啥事,因此并没有放在心上。如今十二公主竟然因为此事直接打到这武陵王金屋藏娇的别院来了,而对越千秋的称呼竟然隐隐流露出了几分亲密,他顿时眼神发亮。

    九公子真是厉害,真的这么轻轻巧巧就收服了那只小母老虎!

    十二公主却不知道树上还猫着一只盯着自己的小猴子,她一声令下让今天带出来的近百名侍卫冲进去,身边只留着那个侍卫黑塔。

    那是萧敬先和大公主汪靖南那场风波之后,母亲惠妃苦口婆心再次派给她的人,如今她对人也没多少排斥,心里只在想之前越千秋对她说的话。

    “十二公主,晋王殿下说,他这次遇刺,别人甚至动用了弩弓,难免接下来变本加厉。整个上京城能做到这种事的人凤毛麟角,奉旨留守的武陵王嫌疑最大,可人家现在实权在手,他却赋闲在家,现在命都去掉半条。他自顾不暇,没能力保护你和别人。现在局势非常,你最好不要随意出门,出门也请带足侍卫,也请通知惠妃小心一些。”

    虽说那天晚上被越千秋坑了一把,可事到临头,越千秋把责任全都揽了过去,十二公主却反而认为自己眼光好,选了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所以,越千秋提醒她呆在家里别出门,还让她提醒惠妃,她自忖今天出门带足了人,干脆反其道而行之,哪怕路上听到那一声分明是爆炸的巨响却依旧不肯罢休。

    当别院中传来了阵阵大喊大叫,她就冷笑道:“今天若不能替晋王舅舅和千秋报仇,我就不姓姬!”

    别院之中,庆丰年才刚在一个偏僻小院的库房找到人,二戒却不耐烦和徐厚聪的儿子打交道,因此亲自在院子角落里望风,留着庆丰年和人说话。当听到外头这巨大的动静,得知是十二公主替萧敬先和越千秋来找茬的,他不禁头疼地嘬了嘬牙。

    他来不及多想,鼓起双颊向庆丰年发了个暗号,让其小心,立时就匆匆来到了院门边。

    隔着门缝看到外间还没什么动静,二戒只是微微一踌躇,就如同大鸟似的腾空而起,随即顺着围墙一路往外冲。在下头一团乱的当口,没人顾得上他,可当他冲出别院时,却只见侍立在十二公主身侧的一个如同黑熊似的粗壮侍卫二话不说猛然扑了上来。

    他在仓促之下和人连对了三拳,好容易才抽空子嚷嚷道:“是兰陵郡王派我来的!”

    十二公主登时一愣,随即就大声叫道:“黑塔,住手,快住手!”

    这名字还真贴切!

    二戒听到这么个名字,忍不住暗自腹诽,可等到对方住手时,他还是忍不住打量了两眼这个简直是天生神力的黑大个,随即才对十二公主拱了拱手。

    “越国公主,兰陵郡王派秋狩司暗线查到,徐厚聪那个被掳走的儿子可能在这儿,所以特意派我过来查探查探。”

    此话一出,十二公主顿时眼睛大亮。原本只是来出出气的她又惊又喜,眉开眼笑道:“长珙哥哥果然厉害,这么快就抓住了武陵王的马脚!那你找到人了没有?”

    “找是找到了……”

    二戒话还没说完,里头就传来了一阵大呼小叫,紧跟着,就有一个侍卫一阵风似的冲了出来,到十二公主面前躬身一礼道:“公主,这别院里守卫太多了,下手也狠,弟兄们好些都受伤了……”

    十二公主登时狠狠一咬牙,随即对着二戒厉声说道:“你说找到了徐厚聪的儿子?”

    见二戒连忙点头,她就怒气冲冲地吩咐道:“那你立刻去秋狩司报信,去禁军报信,把这个消息给我宣扬出去!”

    她可不是单单给萧敬先和越千秋报仇,武陵王那家伙一直瞧不起她那没生过儿子的母亲惠妃,还有她这个没有嫡亲兄弟的公主,要是他掌权,她们母女哪有好日子过,今天她非得借机铲除了这老家伙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