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指点迷津
    昨日萧敬先带着越千秋,没用越千秋搀扶,在晋王府里兜了一圈,足足转悠了小半个时辰,一时间,晋王府中原本有些浮躁的人心,渐渐就安定了下来。

    不但如此,萧敬先还在回房之前吩咐,晋王府大小事务,尽可通报越千秋和甄容,不要妨碍他养伤。这等同于把偌大的王府交给越千秋和甄容两个来自南朝的外人,可上下竟没人敢违逆。

    毕竟,越千秋和甄容叫过萧敬先舅舅的传闻喧嚣尘上,萧敬先没否定,谁都不敢当是假的。而且,萧敬先既然伤势并不严重,那么这位晋王殿下就依旧是晋王府唯一的主人!

    所以,徐厚聪之女叩门求见的消息,第一时间就通过使团的人送到了越千秋面前。这会儿换了甄容在畅游阁陪着萧敬先,他却站在甄容的居处风波楼二楼凭栏看风景,因此闻听消息,他从二楼一翻栏杆直接纵身跳了下来,继而拍了拍双手。

    “你去说一声,把人带到偏厅见我。”

    陈绍忍不住提醒道:“此事要不要知会一声晋王?”

    “不用!”越千秋呵呵一笑,满不在乎地说,“他既然把内外事务都交给我,自己当撒手掌柜,那就让他好好养伤呗!再说了,徐厚聪的女儿十有八九就是来见我的!”

    当他走到陈绍身边时,他就低声说道:“今早左相险些遇刺,这上京城就要乱了,你去让大家做好准备,我们也该行动了。把我的那些人参鹿茸之类的药材,还有金子都收拾好。”

    你说要行动的事,哪次不会闹得天翻地覆?

    陈绍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却还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然后思量如何回去对其他人说。他算是发现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因为越千秋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如今使团中众人那种凡事都跃跃欲试的劲头空前高涨,就不怕凡事掺一脚,回头闹出不可收拾的局面来!

    越千秋自然不知道,别人已经把他当成了惹是生非的龙头当然就算知道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当他踏进偏厅时,第一眼就只见一个约摸二十五六,形容憔悴,样貌平平,身穿一件葱绿色绸衫的年轻少妇呆立在那儿,他不禁轻轻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咳嗽顿时把对方惊醒了过来,只见她整个人为之一颤,目光随即往他看了过来。

    只是四目相对了片刻,徐雯就把心一横,直接上前两步,竟是屈膝跪了下来。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越千秋动作极其敏捷,竟是一个跨步就躲开了她这一拜,直接闪到了她背后。

    “徐大小姐,有话好好说,我这人最讨厌被人跪来跪去的,你不怕我折寿啊!”

    徐雯没想到越千秋竟是连自己这一礼都不肯受,顿时异常心灰。她挣扎着挪动双腿站起身,却没有转身或回头,而是低声说道:“我知道爹带着神弓门叛逃北燕,大吴已经将我们当成叛贼,可当初背井离乡来到上京安家,连我在内的神弓门很多人都是不情愿的。”

    她轻轻咬了咬牙,随即沉声说道:“九公子,我愿意说服神弓门那些并不情愿留在北燕的人回归大吴!”

    这年头,南边的人如越千秋,称呼自己的国家大吴,称呼北边为北燕又或者北朝;而北边的人称呼南边,大多数时候用南朝又或者南吴,而称呼自己的国家则是大燕。

    所以,单单从称呼的微妙差别,越千秋就知道,徐厚聪的这个女儿对于北燕并没有多少归属感,这话很可能发自真心,当然更可能是因为受到了弟弟被人掳劫的刺激。

    然而,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也不可能因为妇人一言就信以为真。

    想当初刘静玄和戴静兰如果不是带着那些越小四麾下纵横北燕数州,打得北燕皇帝都大发雷霆的兵马,不是将北燕的南侵计划搅乱得一团糟,不是还配合了北燕四个有些影响的家族南下,不是有越大老爷和东阳长公主力保,不是有首相赵青崖和兵部尚书这个心急如焚想当然的女人了。

    “徐大小姐,从前朝廷巡武使钳制武人,各大门派动辄得咎,神弓门也饱受其苦。可神弓门趁着重修武品录之际叛逃北燕,这差点让我爷爷他们几年的努力毁于一旦,让本来可以挺直胸膛做人的武人重新变成丧家之犬,所以神弓门如今在南边可以说是人人喊打,庆师兄他们几个都是好不容易才保全下来的。故而哪怕你真有此心,如今却也已经覆水难收了。”

    徐雯没想到,自己甚至没有提出任何条件,越千秋就回绝了她的这个提议,她不禁生出了深深的绝望。她并不留恋北燕的富贵,更怀念那贫瘠却安稳的家乡,只希望能够带着小弟回去,可现在,这竟是她自以为是的奢望!

    越千秋知道自己这番话必定会让徐雯陷入绝望,可话不说清楚,给人不必要的希望,到时候这位神弓门很有些威望的大师姐要是真的说服了不想呆在北燕的弟子南归,却被大吴边将捉拿之后论罪处刑,那就真的是死得毫无价值。

    然而,他只是顿了一顿就迸出了两个字:“但是……”

    尽管这放在其他时候会被人骂成卖关子,可徐雯听到但是两个字,却犹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下意识地转过身来对着越千秋:“九公子你若有办法救我弟弟,我什么都愿意做!如果做不到,我来世……”

    眼见她满面哀求之色,却碍于自己刚刚有言在先没有再跪下,越千秋就笑着打断说道:“没那么严重,你不用说什么来世做牛做马结草衔环之类的话。我琢磨着,既然你爹和我没有爆发别人希望看到的大冲突,那么,之前没提出条件的掳人者总不会干等着,一定会要挟。”

    徐雯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立刻变得更没有血色,可紧跟着,她便福至心灵地叫道:“你说得是!只要有人肯提出条件,那会露出痕迹,就是机会!”

    “没错,你说对了。”

    越千秋顿时咧嘴一笑:“毕竟,别人认为你爹没背景没人脉,现在皇上又不在,就算赫公公之类的人能给他撑腰,那又怎么样?就算揭破了之前是栽赃庆丰年,他们也无所谓。能掳走禁军左将军的儿子,差不多就是造反谋逆了。连这都不怕,他们还怕什么?”

    “但是……”

    看到徐雯犹如重新活过来似的又惊又喜,他突然又是一个但是,给人兜头泼了一盆凉水:“但是,我能想到的,你爹一定能想到,所以你不该跑来见我,因为这在你爹看来,就是最大的背叛。你爹是枭雄,一旦他觉得女生外相,那时候对你会是什么态度?你相公呢?”

    徐雯之前只是一腔义愤想着弟弟,此时终于渐渐脸色变了。她挣扎了片刻,终究咬着嘴唇问道:“我之前顾不上那么多……九公子既然肯点醒我,可能教我?”

    “唔,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放心,我不会乱插手,免得你爹回头更恨你。这样,你跟着甄容甄师兄,去秋狩司求见一下兰陵郡王。然后你就说想要求晋王殿下帮忙,结果被我横加阻拦没见着人,幸好甄师兄急公好义,带你去见兰陵郡王求助……剩下的你自己编。”

    听到这里,徐雯忍不住感激涕零,只觉得自己这个几乎溺水的人终于活过来了!

    她想要千恩万谢,可又觉得这些浅薄的话实在是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情,只能深深屈膝行了个万福礼:“九公子指点之恩,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越千秋直接打了个哈哈:“没事没事,你等着,我去叫甄师兄!”

    直到嘱咐了甄容,目送人带了徐雯,做出一脸愤愤的样子离开偏厅,越千秋悠闲自得地回到萧敬先养伤的畅游阁寝室,一进门就拉长了脸。

    萧敬先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他是怎么回事,顿时嘿然笑道:“怎么,又心软了?徐厚聪可是南朝榜上有名的大叛贼,我不过是让人掳走了他的儿子栽赃出去,又没杀人,你就因为徐厚聪的女儿上门求你,就这么软了心肠?”

    “既然有那样的父亲,徐家人付出代价也是应该的。我不高兴的是庆师兄背黑锅!”

    越千秋一面说,一面一屁股在萧敬先床头坐了下来,恶狠狠地瞪着这个诡计百出,心狠手辣的晋王:“你引蛇出洞把自己伤成这样,现在左相又遇刺,徐厚聪一面找儿子,一面还想巴结权贵,整个上京眼看就要乱成一团,你就不怕北燕皇帝突然杀回来?”

    “他不会回来的。”说出这几个字时,萧敬先脸色轻松,语气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冷酷,“现在最重要的是叛乱,他分得清楚轻重缓急。而且,如果能在平叛乱时,把上京城再顺带清一清,那么他一定会觉得很值得。为此,现在城里乱一点算什么?死点人又算什么?”

    他一面说,一面伸出了三根手指头:“只要回头城中因为左相遇刺兵马一动,到时候,那就开始乱了。这一乱,至少得持续三天!你这时候把甄容派出去,最好祈祷他能在大变之前及时赶回来,否则他如果陷在外面,他在这晋王府的戏就没得唱了。”

    越千秋顿时面色一僵:“师父会悄悄跟着甄师兄,你少乌鸦嘴!”

    不让甄容走这一趟,在人前和越小四徐厚聪搭上线,甄容回头怎么名正言顺留下来!而且,徐雯这条线对他来说没什么用,可甄容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就在他和萧敬先斗嘴正烈时,外间突然传来了一个嚷嚷:“殿下,十二公主来了!”

    闻听此言,越千秋顿时想起之前被人死缠烂打的事,随即怒气冲冲地对萧敬先吼道:“都是你招惹的!”

    “那丫头好应付得很。”萧敬先不以为意地把被子拉了上来,随即眯起眼睛装睡,嘴里却还说着话,“你只要对她说,就说是我说的,派人行刺我的,还有行刺左相的,十有八九是武陵王,然后嘱咐她小心点。甭管她来得如何气势汹汹,立刻就会走,她和武陵王有仇!”

    那个老家伙,好容易掌权就想对他下手?那就尝尝他的反击吧!

    越千秋眼睛瞪得老大,正想说你这分明是信口开河,门外就传来了十二公主那尖利的声音。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原本防备森严的王府侍卫竟是任由她闯进来了!

    要说萧敬先不是故意的,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