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九十七章 牵制,死撑
    “出大事了,晋王殿下遇刺了!”

    “听说还动用了弩枪!宁安街上那石板路上,被扎了这么深的几个坑,墙也快塌了!”

    “晋王府直接用重金把两个大夫请回了府里,如今紧闭大门一派严防死守的架势!”

    “皇上才走了没几天,这上京城竟然又要乱了?”

    “不过晋王殿下倒出了一大笔钱,令人抚恤了宁安街上那些店铺和被牵连的小贩路人。”

    “晋王殿下从前就是如此,从没听说过他欺压寻常百姓,反而一直都挺好说话的……”

    晋王萧敬先遇刺重伤这个消息,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传遍了上京城中大街小巷,也不知道多少人议论纷纷。他昔日名声太盛,不久之前又在上京城中杀了个人头滚滚而落,因此这件事就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波澜巨大。

    而与此同时,禁军左将军徐厚聪的独子被人掳走,疑似是有人故意栽赃南朝使团,这个消息也不胫而走。被皇帝指派留下来的赫金童在徐厚聪回来禀报后,亲自发话上京道法司,要求十日之内给出一个交待。

    在这种情势之下,留守的左右相商量之后,右相就去见了兰陵郡王萧长珙,两人联袂前往探望萧敬先。当着大夫的面检视了萧敬先的伤势,两人在回程之后,一个立时去见武陵王和两位大将军,一个立时去了秋狩司,一见康乐就细细说了探视经过,随即直接拍了桌子。

    “与其把大多数力量全都投在追查刺客上,不如亡羊补牢,立刻在两位相爷,还有武陵王和两位大将军身上投入最大的力量,以防有人声东击西,趁虚而入。我怀疑,行刺萧敬先,不过是某些乱党想要转移注意力的手段!康尚宫,你跟着皇上和先皇后这么多年,你觉得我这轻重缓急的判断如何?”

    越小四一动不动地和康乐对视,直到对方攒眉沉思,他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心想萧敬先虽说托他争取个三天时间,可今天这场行刺实在是太吓人了,想来越千秋和严诩等人,也算不到人家会出动弩枪吧?幸好越千秋那小子福大命大没事,幸好萧敬先逃过一劫。

    可就算没死,以萧敬先的伤势来看,区区三天,人恐怕根本动不了!

    只要他能争取到康乐的支持,多了一个人背责任,那么说不定能拖延十天半个月!而且,行刺萧敬先这件事,据他这边得到的线索,恐怕并不仅仅是乱党所为……

    “你说得有些道理。”康乐想到萧敬先之前揭破大公主身世,和自己做交易时的诡异,她本能地认为,此次遇刺恐怕也是萧敬先用于钓鱼的手段之一。可能够在上京城中动用弩枪这种绝世凶器的人,确实一定要深挖出来,否则日后同样的手段兴许会用在皇帝身上!

    微微顿了顿,她就问道:“你可对右相大人提及了这一猜测?”

    “当然说了,可说实话萧敬先的名声太不好,我不敢担保右相大人听进去了我的话。”越小四一副心烦意乱的样子,“还有徐厚聪竟然儿子丢了,这也一样是不可轻忽的事……”

    康乐对徐厚聪一个降臣远没有像皇帝对徐厚聪那样重视,因此不假思索地打断道:“徐家的事暂且先放在稍后,横竖他那儿有赫金童盯着,出不了大事。晋王府既是守备森严,做好了被人围攻的准备,那么接下来,秋狩司就把重心都放在两位相爷和武陵王他们身上。”

    “话虽如此,可康尚宫想过一件事没有?”越小四逼上前一步,一字一句地说道,“这秋狩司可是汪靖南和楼英长经营了多年的,我们未必就能如臂使指。而且,汪靖南此番重伤,萧敬先可是‘居功至伟’,焉知此次萧敬先遇刺的背后,衔恨报复的没有他一个?”

    他仿佛语不惊人死不休,又问出了更露骨的问题:“那么,我们完全动用秋狩司的人去保护那几位,会不会反而落入算计?”

    康乐顿时柳眉倒竖:“你怀疑汪靖南?”

    “没错。不止我怀疑,如果皇上真的相信他,当初为什么罢免他这个秋狩司正使?”

    康乐终究没办法忽视对方所言的这个可能性。哪怕知道这位兰陵郡王野心勃勃,这番话无疑是往汪靖南身上扣了一盆脏水,她最终还是有所保留地问道:“那你打算如何?”

    “让徐厚聪秘密从神弓门调人,追查他儿子被绑和晋王遇刺的案子,还有当初皇上吩咐调到秋狩司做事的那几个神弓门弟子,全都暂时调还给他听用。当然,这是明里。至于暗中,请赫五爷从整饬过的禁军调人,去保护我刚刚说的那几位!这就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至于我,我和康尚宫你趁这个机会,把秋狩司好好过一遍筛子!”

    面对这样的分派,康乐沉吟再三,最终微微点了点头:“好,就如此办!”

    眼见自己的巧舌如簧终于收到了良好的效果,越小四顿时毫不掩饰地喜笑颜开。

    萧敬先你这祸害可千万别死啊!

    老子好容易殚精竭虑替你牵扯住各方力量,你要是不能把千秋好好送回金陵,把楼英长给干掉,老子岂不是白做工了?

    “你遇刺这么大的事,总共就两个人跑过来看你,你看看你的人缘多差!”

    畅游阁一层寝室中,越千秋腾出那只原本在削梨的手,伸到萧敬先面前比划出两根手指,随即利索地一削到底,将那整整一条连续不断的果皮啪的一下扔出老远,继而三下五除二将梨切成了好几块。正当他拿着牙签戳了一块准备给萧敬先送过去时,他就看到人对他笑了笑。

    “笑什么笑?我这辈子还没伺候过人呢!有的吃不错了!”

    见越千秋一面说,一面自顾自地捞了一块先塞进自己嘴里,随即才把那牙签扎着的梨凑到他嘴边,萧敬先那笑意就更深了,却是轻声说:“你爷爷没教过你,梨不能分着吃吗?分梨通分离,眼下这节骨眼上,不是好兆头。”

    越千秋顿时一愣,随即有些尴尬:“你也有这迷信的时候……得,这个我吃过了,我自己吃,你这有气无力的样子也不适合吃这么硬的,一会儿我拿出去让人榨汁!”

    可他还没走,手腕就被人抓住了:“没伺候过人就不要勉强。”

    扭头看见拽着自己手腕的竟然是萧敬先,劲儿甚至还挺大,想到之前自己看过的那两处伤势,越千秋不禁头皮发麻:“你属小强的吗?大夫才让你别乱动别使劲,你快松手!”

    可他话音刚落,就只见萧敬先竟是闪电一般伸出手,从他左手那盘子里拿了一块削好的梨扔进嘴里,那津津有味怡然自得的样子,哪有刚刚说什么分梨等于分离的伤感,甚至连重伤垂死的感觉都不见了。一愣之下,他顿时气歪了鼻子。

    “好啊,你居然连我都骗!”

    萧敬先苦笑一声,艰难避开了越千秋的那一扑:“你可别乱扑!不是骗你,只是用了点虎狼之药,让自己能动而已。我不能在床上躺着,要尽快在外头晃一圈,把该做的事情布置下去,迟恐不及。”

    越千秋刚刚气急败坏之下,原本准备使出终极秘技,可如今听萧敬先一说,自己要真的用那招,萧敬先恐怕真的要一抱就死了,他就立时沉默了下来。见人竟是挣扎着要下床,他就皱眉阻拦道:“真要这么拼吗?让人都知道你重伤在床,不是更方便我们暗中行事?”

    “这话只说对了一半。”萧敬先扶着越千秋的手,竟是强自支撑站了起来,脸上闪过了一丝极其不正常的嫣红,“如果别人全都觉得我伤得快死了,那么晋王府里这点人手绝对拦不住那些恨我入骨的人。而这王府里隐藏更深的暗线,肯定会兴风作浪。”

    “所以你才非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去见人?”越千秋忍不住反问了一句,见萧敬先嘴角一勾,算是默认了,他不禁生出了一种莫名的烦躁,“可你当时在宁安街伤成什么样子,那么多人都看见了,你要混淆视线,别人能相信吗?”

    “既然我是不死妖王,多少次必死的境地都好好活回来了,所以只要我出现在人前,那么从这晋王府到外头,别有用心的人就不得不对晋王府谨慎一点,就得思量思量我这伤是真是假。”

    萧敬先微微眯起眼睛,随即用若无其事的语气说:“再说,你总不至于觉得,我能把那么多侍卫全都带走吧?”

    此话一出,越千秋顿时遽然色变。他自己曾经被扔下过一次,尽管知道那是局势变幻迫不得已,可毕竟不是好受的滋味。如今,萧敬先要将跟随多年的侍卫全都抛在这上京城晋王府顶缸,哪怕他知道是枭雄就应该如此当断则断,心里仍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他眉头大皱道:“真的要丢下大部分人?”

    “要丢下的何止是他们……”萧敬先凑在越千秋耳边低低言语了几句,见人僵立片刻,随即深深叹了一口气,算是无奈认可了,他才微微笑道,“你小子杀起人来倒是不手软,没想到这时候却会心软。”

    “废话,我一不想当皇帝,二不想当权臣,要那么硬的心肠干嘛?我要是硬心肠这会儿就不管你了!”

    越千秋没好气地顶了一句,见萧敬先扶着自己的肩膀,一步一步挪到衣架边上,他连忙一把扯了衣服下来,没好气地说道:“好好站着,别逞强,我帮你穿!我可警告你,我没给别人穿过衣服,你要是乱动系错了带子可不怪我!”

    知道越千秋不过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萧敬先不禁莞尔,便勉力抬着胳膊,任由越千秋给自己套上了一件件衣服,将那原本的伤口层层遮掩了起来。

    当他发现越千秋盯着自己那苍白的脸色直打量时,他便微微笑道:“不要紧,用不着傅粉,否则遮掩太过,反而容易招人怀疑。走吧,就这样出去转一圈,不用特意见人!”

    眼看萧敬先甩开自己,大步往外走去,光从背影看半点没有重伤的痕迹,越千秋忍不住深深叹了一口气,随即快步追上。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先听这家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