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刺杀
    宁安街上,此时赫然一片混乱。这条在上京城中原本颇为出名的商业街,两边那些鳞次栉比的商铺里,此时此刻伙计们正在手忙脚乱下门板,有几个胆小的都快被外头的厮杀给吓坏急哭了,可为了小命着想,还是只能颤抖着加快动作。

    原本摆在路上的,那些从卖饮食到卖杂货等等的特色小摊,已经是被四处冲杀的刺客和应战的侍卫踩踏得一塌糊涂。

    那些摊主们却顾不得心疼自己的损失,更没人敢去抢救那些财产,有的躲在墙根蜷缩一团,有的直接抱头躲在某些障碍物底下,还有的屁滚尿流地逃进那些商铺中躲藏。

    而最中央的一辆马车则是成了争夺的重心。从一开始到现在,居高临下的利箭也不知道有多少朝着车厢倾泻了下去,拉车的骏马早已经倒毙在地,身上如同刺猬一般扎满了箭矢。可往前倾斜的木制车厢却依旧毫无破损的痕迹。

    “那绝对不是木头的,车厢里肯定衬了钢板,弩箭也射不穿!”

    “还等什么,上火箭,烧死这个妖王!”

    “放屁,引火的火油都没带,哪里来的火箭……啊!”

    一个厉声喝骂同伴的弓弩手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呼,紧跟着就一头从屋顶上栽倒了下来。而他的落地仿佛是一个信号,紧跟着两侧屋顶上一个个弓弩手纷纷如同下饺子一般掉落,这些人往往在摔下来又或者中箭的一刹那,方才看见了两个让他们不敢置信的身影。

    本该在车厢中的萧敬先,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大街上,手中赫然是一把小巧的劲弩。装箭射箭一气呵成,动作虽算不上最快,但在识货的人看来却非比寻常。毕竟,旁人无法像他那样拉开紧绷的弩弦。此时就只见他一箭一个,准头却是极准。

    而在他身旁不远处,同样是一个正在拿着弩弓射人玩的少年,不是越千秋还有谁?

    然而,既然发现了目标,剩下的人立时彼此呼哨响应。残余的几个弓弩手将目标从车厢换成了这两人,而正在和晋王府侍卫们殊死拼杀的刺客,则是竭力分出了人手往两人杀去。

    面对这种局面,越千秋随手一扔手中那具才射了四五个人,造价不菲的弩弓,一把抄起了那把靠在墙根处的陌刀。

    可在迎敌之前,他犹有余裕对身后的萧敬先嗤笑道:“你有多招人恨啊,想杀你的人居然这么多!”

    “少贫嘴,你比我也好不到哪去!你问问这里头多少人想顺手宰了你?”

    听到萧敬先如此反唇相讥,越千秋耸了耸肩,深深吸了一口气。尽管他知道这是萧敬先特意引来的刺客,严诩和二戒和尚也隐伏在旁边,关键时刻会出手支援,可要是真的让那两位动了手,别人必定会认定萧敬先和大吴使团勾结,那接下来的戏就不好唱了。

    话说到了北燕,不算竞陵那一回,这已经是他第二次以寡敌众了!

    可是和那次韩王阴差阳错找茬找到了皇帝头上的围杀相比,这一次明显凶险得多!

    武艺真是没白学啊……

    越千秋瞬间把脑海中的杂念全都排空,暴喝一声,整个人如同利箭一般猛地窜了出去,速度快得竟是让两个弓弩手依稀觉得眼前出现了残影,两支箭竟慢了不止一拍,最终徒劳地和疾冲的越千秋擦肩而过,扎入了他空空如也的地上。

    第一次杀人便是在上京街头,如今人随刀至,一刀劈了一个刺客,越千秋只觉得胸口压了多日的那种憋屈不爽竟是随着这一击发散出去不少。

    他娴熟地转动手腕,挥舞着那比他个头还要高的陌刀,头脑如同冰雪一般冷静计算着各种出力角度,并没有放纵那股杀戮的本能。

    他巧妙地控制着同一时间接敌的数量,同时防备着可能有的突袭,当发现身边的敌人发出了一阵不小的骚动,随即一个侧面攻来的敌人突然毫无征兆地倒地,他终于忍不住在百忙之中往后看了一眼,却只见萧敬先竟随手一丢那造型精巧的弩弓,仗剑往这边行来。

    显然,刚刚是萧敬先一箭帮他解决了敌人。而萧敬先竟然丢了弩弓提剑过来帮忙,分明是屋顶上的弓弩手已经被扫清了!

    和越千秋刚刚的高速相比,萧敬先的速度却仿佛老牛拉破车,一步一步走得极慢。

    然而,那些拼尽全力想要先解决越千秋,再去杀萧敬先的刺客却只不过是一眨眼睛,便发现人顷刻之间已经到了面前,那闪着寒光的剑尖正从其中一名同伴的背后缓缓拔出,上头还沾了一滴血。

    面对这似缓实疾,着实违背了规则的诡异一幕,刺客们终于不禁为之失神。

    随着有人用很难听懂的,不知道出自北燕哪儿的方言嚷嚷着什么,越千秋清清楚楚地感觉到面前的敌人气势大为减退,兵器交击时,一开始还能抵挡自己几招的人一触即溃,渐渐更是出现了一个逃跑者。

    尽管这个逃跑的人第一时间被截下杀了,而后又有人大声嚷嚷着鼓劲督战,可刚刚这些刺客不依不饶勇猛截击的气势终究已经不再。直到这时候,一直都打得颇为小心谨慎的越千秋这才终于完全放开了来,一时间手腕一翻,用出了玄刀堂的压箱底秘技。

    名字很一般,威力却让人咂舌的回旋二十四式!

    眼见越千秋开始肆无忌惮地挥舞着陌刀,那锋利的刀刃割裂人体,带来杀戮的阴风和惨呼,萧敬先微微一笑,再次一剑解决了一个敌人,随即便忍不住笑吟吟地站在那儿看起了热闹。就在他渐渐松弛下来的一刹那,腰后却是一点寒光犹如毒蛇一般窜了过来。

    就在这极其危险的一刹那,萧敬先陡然反手一刺,就犹如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剑尖正正好好地挡住了那一柄细长到犹如尖锐钉子似的剑。

    可那个刚刚假死躲在死人堆中,此时暴起出手的刺客,却趁机脱手丢下那柄细剑,双手犹如变戏法似的多出了两件兵器,竟是手持一对短匕扑了上来。

    “咦,居然有这种打法,我好像在哪见过……呵,原来是废太子的余孽!”

    萧敬先轻咦了一声,眼神却是比刚刚犀利了许多,竟是抛下越千秋那边的战团不顾,专心致志地应付起了此人的攻势。和刚刚用细剑时的阴毒相比,此时这身材矮小的刺客将一对双匕使得出神入化,毫不吝惜两败俱伤的招式,竟是一时间和萧敬先堪堪拼了个平手。

    “有点意思!”

    越千秋酣畅淋漓地把这最耗费体力的二十四式一口气耍到底,眼见萧敬先的那几个侍卫终于抽身赶了过来支援,刺客们也已经溃不成军,自己身边只剩下了带伤支撑的小狗小猫两三只,而萧敬先已经是闲到在那逗弄着那个使双匕的家伙,他在轻轻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禁有些小小的纠结。

    虽说刚刚他和萧敬先回程时没有坐马车,而是混在侍卫当中,由此反而杀了刺客们一个措手不及,可如此一来,今天这特意出来招摇过市,竟是最终还是没找到那什么合适机会……好歹让萧敬先弄点破皮伤口的小伤也好啊!

    总不成完全把北燕皇帝的禁足令不当一回事,下一次他和萧敬先还找借口出来晃让人行刺吧?

    今天大公主对萧敬先和他的态度与其说深恶痛绝,还不如说是心灰若死,他可不想再去看她第二次了!

    正当越千秋微微为之分神之际,他猛地直觉尾椎骨一股寒意油然而生,整个人便如同察觉危险时炸毛的小猫似的,下意识地想要逃离此刻站立的地方。关键时刻,他选择了相信本能。他猛地提气轻身,紧跟着却没有高高跃起,而是直接就地一个非常不好看的懒驴打滚。

    可骨碌碌直接滚出去的同时,他嘴里却大声叫道:“萧敬先!”

    萧敬先何等样人,几乎是在越千秋察觉到危险来临之前,他就有了毛骨悚然的预感。然而,他却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似的,脸上反而露出了疯狂的笑容。

    刚刚还在和那双匕刺客消磨时间的他陡然之间长剑连点,几朵灿烂的剑花顿时在对方身上绽放了开来,带来了一阵抑制不住的痛呼。

    “说,今日是谁派你来的……”

    几乎就在这句话和越千秋那叫声同时响起的一瞬间,那双匕刺客陡然凌厉反扑,竟是招招拼死,又只听空中陡然传来了几声极其响亮的尖啸。

    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地上越千秋就只见凌空数道黑影飞速而来,其中一道直接贯穿了他刚刚站立的位置,直接深深扎入了地里,而另外三道黑影则是直扑萧敬先。

    千钧一发之际,萧敬先以一个几乎是折断似的下腰动作避开了那三支几乎封死了自己上三路的弩枪,然而,那刺客的双匕却趁机深深扎入了他的肩膀。

    可就在那刺客得手之后暴退的一刻,人却发出了一身撕心裂肺的惨呼。正赶过来的越千秋清清楚楚地看到,萧敬先竟在受伤之后,毫不容情地出了一记撩阴腿。

    这下子,他刚刚眼见人受伤后的担心和紧张竟是被冲淡了一多半。可那些个侍卫就不像他这样没心没肺了,甚至来不及查看萧敬先的情况,就有人怒吼一声道:“光天化日之下,在上京城中动用弩枪行刺晋王,这是谋逆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