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严神功vs萧妖王
    虽说这也不是和萧敬先第一次见面,可严诩却从出门开始,就完完全全进入了一级警戒状态。萧敬先和大公主会面的那天晚上,事情到底闹得多大,他费了点功夫,再加上有二戒在旁边掠阵,终究是从越小四口中完完全全逼问了出来一应细节,为此他简直后怕极了。

    宝贝徒弟是多会惹是生非的人,他早有体会,因为他自己也同样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可他到底知道这次是出门在外,好歹还有点节制,但禁不住越千秋到了上京却变本加厉,再加上一个疯狂的萧敬先,一个火上浇油的越小四,于是事情动不动就翻天!

    还有那个比萧敬先更疯的北燕皇帝!

    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去见萧敬先实在是不放心,就怕人折腾出什么幺蛾子。可去见萧敬先,他也同样担心事先被人探知,于是会有什么不可测的后果!

    晋王府每日有什么人进出,进出时间有什么样的规律,严诩都通过越小四在事先打听得清清楚楚,再加上越小四带着二戒和尚进去过一次,越千秋和甄容的住处都打探了分明,他就更多了几分把握。

    所以此时此刻,当收起一身凛然贵气,把那浑身是刺的做派都抛到九霄云外,拿出昔日混迹市井的落魄潦倒一面,推着大车混在几个给晋王府送柴米菜蔬的人当中,严诩没费太大功夫就混进了晋王府。

    可越是顺利,他就越是觉得心里没底。

    因为进门这一趟实在是太简单,根本没有人检查每辆大车上是否真的只是那些米面菜蔬,是否夹带了东西,更不要说搜身!而当卸货的时候,院子里甚至没有晋王府的人监视!

    如果换成别人,面对这种诡异的局面,那么一定会认为是陷阱,于是哪里来的回哪去,立时撤销这样一次很可能已经泄密的行动,可严诩的性格中却素来充斥着一种名为冲动的冒险因子,尽管他从来不肯承认。

    此时此刻,哪怕已经觉察到不对劲,他仍是趁着卸货的空档,闪入了库房的角落,脱下了自己的外衣,随即窜上了房梁。不多时,他就等到了一个东张西望慢慢靠近的人。

    他随手丢了一枚钱币下地,那人闻听动静,立时往这个方向赶来。等看到那套放在角落中的衣服时,此人微微一愣后,就不假思索地脱下了自己的衣裳,换上了严诩这一套。

    当人出去之后,严诩方才立时跳下了地,三下五除二换上了这套王府低级杂役的衣衫。他没工夫去想在之前的晋王府中“大扫除”之际,越小四怎么让此人没暴露,这次暴露了此人又要冒着怎样的风险。当打扮好之后,他飞快地在脸上做了某些手脚,这才出了这个院子。

    改头换面,又是另一身行头的他没有引起任何多余的注意,成功进入了外院东北的一个杂役小院。直到足足呆了好一会儿,确信之前和自己来的那些送货人应该已经全部离开,他方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先是攀上墙角小心翼翼观察了一下四周围的各处制高点,紧跟着就再不迟疑,直接翻进了相邻的院子。

    而从这里开始,他知道之前那些预备就已经都用完了。剩下的一程纯粹需要靠武力、头脑、运气去闯过。果然,和外院的松懈相比,接下来这一路上,他翻墙穿院时,几次险之又险地撞上了巡行的侍卫。

    最惊险的一次,他刚刚察觉到动静窜上树,就有人从墙头跃下。他原本还以为是和自己一样冒险刺探晋王府的同行,可他随即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他很快就听到此人和别人打招呼的声音。

    “这是转完一圈回来了?”

    “可不是?殿下吩咐了,最近几天外松内紧,可咱们自己人在内院也飞檐走壁,这是不是有点诡异?”

    “谁知道殿下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想着如此一来能发现万一混进来的人?反正他怎么吩咐,咱们怎么做。说实话,我更怕的是殿下自行其是。之前皇上亲征启程的那天也是,他明明在禁足期,却还带着那位越九公子大摇大摆出府。”

    “总算这两天消停多了。殿下留着越九公子在畅游阁,甄公子这会儿是在风波楼吧?”

    随着说话声渐渐远去,严诩忍不住嘴角直抽抽。饶是他再认为自己这一路潜入已经够小心了,理应不至于这么快惊动内院守备,可他还是不觉得自己运气会有这么好,随便躲在树上也能听到非常重要的信息。他甚至不得不认真考虑,萧敬先有未卜先知能力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萧敬先故意放水,他怎么会一路顺风顺水到这个程度?

    可萧敬先就不怕把其他别有用心之辈放进来?

    想归这么想,严诩还是横下一条心继续深入。

    据越小四那张晋王府地形图,他知道畅游阁是萧敬先的居处,而甄容此时所在的风波楼,似乎在相对非中心位置,他少不得调整行进路线,一路往那边摸了过去。好在他是非常有方向感的人,一路顺风顺水,沿途躲开了三四拨人,只花了一刻钟就最终找到了地方。

    可当他故技重施,算好时间翻墙时,才一登上墙头,他就感觉有异,当下立时一抬头,却是和居高临下的一道视线撞了个正着。发现那赫然是满脸惊异的甄容,他就随手一抹脸,直接以本来面目朝着那座小楼快步赶了过去。

    就当他快到楼下时,便只见甄容一按栏杆从上头跳落了下来。这是他们时隔六天的再一次见面,此时四目对视之间,严诩便叹了口气道:“甄容,说实话那见鬼的主意我是不大赞同的,可我耳根子太软,禁不住人游说,没有坚持住,是我对不起你。”

    从之前那么长日子的相处中,甄容早就大略了解严诩是怎样的人,此时当然知道对方不是在虚言矫饰,而是说的心里话。他竭力想要避免流露出那些软弱的情绪,可终究还是忍不住垂下了头,因此,当严诩双手使劲压了压他的肩膀时,他不由自主地低声呢喃了两个字。

    “师父……”

    “你放心,有朝一日,我和你师父一定风风光光接你回去!”

    听到这话,甄容须臾就从那片刻的惘然中回过神。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沉重到可以称得上艰难的承诺,挤出一丝笑容道:“严掌门是来见晋王殿下的?”

    “嗯,这一路太轻松简单,虽说我怀疑有诈,可还是不得不来。”严诩耸了耸肩,随即咧嘴露出了一个他自以为狞恶的笑容,“为此我特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要是萧敬先是故意布下天罗地网诱我前来,那么,他也别想活!”

    嗯,有一个出身回春观的媳妇真好,他可以随便吹嘘身上揣着玉石俱焚的毒药……

    想到这里,他就没好气地低喝道:“萧敬先,我知道你在,不用躲了,给我出来!”

    甄容听到严诩这话,不由得大吃一惊。他刚刚居高望远都尚且没看到萧敬先的踪迹,下楼之后一面和严诩说话,一面凝神静气留意四周围的动静,也同样没有任何发现。现在听严诩的口气,萧敬先竟然隐伏在侧,那位深浅难测的北燕晋王真的有这么厉害?

    严诩的耳力和洞察力就比他强那么多?

    可就在他整个人都绷紧的时候,却听到严诩长长舒了一口气。他微微一愣,正想严诩难不成只是随口一说诈一诈,哪知下一刻,他就听到了一声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轻笑。

    “不愧是严大人,如此神功简直让我叹为观止,难不成这是传闻中道门的天听地视,还是佛门中的他心通?”

    随着那这笑声,一个人竟是出现在了甄容刚刚跳下楼前的位置。

    严诩脸色纹丝不动,可看到甄容那货真价实的瞠目结舌表情,他心里却是骂开了。屁的天听地视,屁的他心通……我就是随口诈一句而已,你要不要脸,真的就一直躲在旁边偷窥?

    他就不信萧敬先能未卜先知,这绝对有问题!

    果然,轻轻一跃,比刚刚甄容下楼时动作更潇洒,飘然落地的萧敬先,一开口就说出了一句严诩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话。

    “萧长珙初掌秋狩司,却竟然比汪靖南厉害。他告诉我,已经有了严大人藏身之处的线索,而且笃定你这两天肯定会来见我,而且肯定会先来见甄容。”

    他娘的果然是越小四!老子回去非打他个满脸花不可,竟然出卖我!

    这要是萧敬先心怀叵测,大吴使团除了越大老爷,连我带千秋他们不是被一锅端了?

    严诩简直气得七窍生烟,随即怒气冲冲地冷笑道:“原来是阴魂不散的秋狩司!晋王殿下既然守株待兔,等我自投罗网,那么有什么招就划下道来,我都接着!”

    萧敬先却仿佛对严诩那犹如吃了爆炭似的口气毫不在意,反而笑吟吟地说:“严大人误会了,我和萧长珙正好做了几笔交易。故而他探知你的行踪就告诉了我,而不是选择调动秋狩司的人对你喊打喊杀。所以,你大可不用担心。否则,在这等你的就不是我,而是伏兵。”

    甄容有些担心严诩会认为是自己和萧敬先串通一气,刚刚呆在风波楼上就是为了等其现身,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多虑了。因为严诩没理会萧敬先的解释,一把将他拉到了身后,那种和师父如出一辙护犊子的架势,不由得让他心中一暖。

    “晋王殿下你说什么都好,我只想问你一句,既然你有心见我好好谈一谈,为什么不带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