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八十八章 肃清,安抚,反诗
    正午时分,大门紧闭的晋王府突然两扇大门洞开,紧跟着又有一群侍卫一涌而出。

    这条街道本来就少有人经过,左右都是荒宅野地,因此这分明极大的动静,却也不像在别的地方那样,会引起巨大的骚动。可是,当这些侍卫从晋王府门前一直排到了街口,赫然一副大阵仗时,与这条横街相交的大路上,路人们在四散避开时,却少不得议论。

    可仅仅是一会儿,这些侍卫就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匆匆退走。

    若是朝廷官员,自然不敢轻易看那位晋王殿下的热闹,可民间传闻中把萧敬先形容得如同恶鬼,可却知道晋王对寻常百姓多有宽容,因此在街口张望了一阵子之后,到底有胆大的人偷偷溜了过去想看个端倪。

    可很快,没敢过去的人们就听到了一声惨叫。不多时,就只见刚刚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屁滚尿流地跑了回来,仿佛后头有鬼在追似的,脸色煞白,等到了街口时,他更是双膝一软瘫跪在地。见他这么一副死样子,看热闹的人不禁面面相觑。

    “刘三儿,你这是看到什么事了,吓成这样子?”

    “死……死人……”

    这结结巴巴的三个字虽说没头没脑,可结合刘三儿那面色惨白惊魂未定的样子,众人还是自行想象出了晋王府门前丢着死尸的场面。虽说想想也觉得恐怖,可总有大胆不怕死的人,因此,哪怕有刘三儿的教训在前,还是有几个人小心翼翼地过去看动静。

    而等到这几个有伴的人匆匆回来,面色一个比一个白,更详尽的消息便传了开来。

    也难怪刘三儿吓成这个样子,晋王府门口不是一具尸体,而是至少七八具尸体堆成小山!

    这算是尸山血海吗?

    去看动静的人里头,一个被人戏称为傻大胆的高个子使劲吞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晋王府门口那些尸体上还丢着一张字条,我正好认字,大着胆子凑上去看了看,上头竟是写着,晋王府清理奸细,请往他府里安插人的各家自己去领。如果不领,别怪他挫骨扬灰!”

    挫骨扬灰这四个字一出口,其他人无不打了个寒噤。很快,就有人蹑手蹑脚地溜之大吉,但这个消息却不胫而走。当最终长乐宫中的皇帝听到此事,得知自己安插进去的人竟也死了一个,饶是他知道萧敬先杀鸡儆猴,挑衅的是上京城中所有对其心怀敌意之人,他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声。

    “这个混账!他怎么就不想想,朕在他那儿留人,不是为了监视他,是为了他闯祸的时候给他收场!要不是他只知道打打杀杀,朕怎么会只让他当一个空头亲王?”

    想到萧敬先神不知鬼不觉托人送到她家中的侄儿,康乐欲言又止,可长久以来的习惯终究还是让她没有多言。果然,下一刻,她就只听皇帝自言自语地说:“他是因为朕亲征平叛,既没有带他,也没有交付他文武权柄,所以在使小性子?”

    皇帝显然不是在等待康乐回答,只片刻功夫就叹了一口气道:“他如果只是因为贪图权柄而杀人,那就不是从前的兰陵妖王了……罢了,让上京道法司去把尸体都给收殓了,堂堂晋王府大门口,尸首堆成小山像什么样子!让萧长珙去看看他,他们两个至少还说得上话。”

    对于这样的安排,康乐嘴上应喏,心里却不以为然。兰陵郡王萧长珙那是真正的大滑头,和萧敬先的所谓交情恐怕也只是做给别人看的,没见其早早就在皇帝面前与其划清界限?指望这样一个人去安抚萧敬先,岂不是笑话?

    而下一刻,她就明白了皇帝这吩咐中真正的意思:“你到秋狩司时顺便看一看,萧长珙新官上任第一天,到底怎么样?今天他第一日上任,你却没过去,也不知道他干了点什么。”

    秋狩司那座四季不见阳光,显得阴森恐怖的正堂幽水堂中,当越小四见到康乐,听到自己的最新任务之后,他就呵呵了一声,随即伸了个懒腰道:“正好我也不耐烦呆在这阴冷的地方,我这就去,康尚宫还请在这儿坐镇一会儿。”

    “郡王说笑了,你既去晋王府,我自然要回去向皇上复命。”

    “复什么命?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用得着你来回走一趟?皇上肯定是怕我新官上任,镇不住那些牛鬼蛇神。”

    越小四直接打了个呵欠,慵懒的脸上似笑非笑:“就算我坐不了几天这位子,下头人都等着皇上也曾经赞口不绝的副使楼英长回来,都盼着我滚蛋,可我好歹是兰陵郡王。康尚宫一会儿不妨去瞅瞅一大早撞在我枪头上的两个家伙,那四十棍子应该挨得不轻,他们肯定得求着你做主。我唱黑脸你唱白脸,这人心当然就向着你,回头我走了,你当然是人心所向。”

    见人撂下这话拔腿就走,康乐不禁有些踌躇,不知道他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尽管皇帝让她从暗地里走到明面上,可她若是真的名正言顺执掌秋狩司,岂不是对上京乃至于北燕的所有人诏告先皇后的光辉依旧笼罩朝野?

    越小四才不理会康乐是什么心思。一大早公报私仇,把汪靖南当年亲自策反,两个出身南朝边官,结果却禁不住高官厚禄的引诱,出卖袍泽叛逃北燕,一路扶摇直上当到秋狩司司官的家伙一顿棍子打得死去活来,他出了心头一口恶气,当然心情极好。

    此时此刻,哼着小曲带着几个心腹侍卫出了秋狩司,他就状似漫不经心地说:“既然是去探望晋王,先回趟家,带点东西,空着手像什么话!”

    等再次出了兰陵郡王府时,他的侍卫队伍之中,却换了好几张面孔。二戒和尚混在其间招摇过市,就只见一路所过之处人人让道,处处都是殷羡的眼神。想到越小四在金陵也是身份不凡的贵公子,可对比一下现在,他还是不得不承认,北燕这边权力的滋味更妙。

    越老太爷虽说在金陵那也算是权臣一个,可越小四这个衙内要想这么嚣张,那是不可能的。就连堂堂大吴皇帝,也有必须要遵守的破规矩!

    等到了晋王府,越小四让人敲了好一阵子门,却是始终无人应答,更不要提开门了。骑在马上的他望着那高高的墙壁,又瞅了一眼门前那些残留下来的血迹,随即没好气地说:“来两个人跟着我,其余人等在门外!”

    这所谓的两个人指的是谁,那些心腹侍卫绝对不会弄错,二戒就更不会弄错,反正总得有他一个。只不过,当他跟着越小四和另外一个侍卫翻墙而入时,心里忍不住生出了一个念头。萧敬先这么肆无忌惮的人,越小四就不怕硬闯时遭遇突袭?

    比方说来一轮齐射之类……萧敬先应该做得出来!

    然而,他从墙头落下跟着越小四踏入前院,迎来的却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啧,我还备齐了弓箭手,打算有人按捺不住杀进来的时候,给他一轮攒射好看,结果第一个来的竟是你。”

    越小四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没好气地说:“我是奉旨来安抚你,你以为我想来?”

    他一面说一面头也不回地吩咐道:“去个人见见那个臭小子,把他留在我那王府里的东西丢给他……给我警告他,别仗着有人撑腰就胆大包天!他娘的,竟然在我那儿留反诗,他以为我大燕是南吴吗?写一首反诗就要流配甚至人头落地?”

    二戒这才知道,之前在王府临走时,越千秋塞给他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却也不知道这是越小四胡诌还是真的。可就在这时候,萧敬先竟是发了话。

    “哦,千秋还会栽赃人写反诗?拿来我看看!”

    “我还会诬赖他?”越小四恶狠狠地瞪着萧敬先,一摆手道,“得,先拿给晋王过目!”

    二戒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和萧敬先打交道了,虽说身份经过精心假造,绝对不成问题,可他上前的时候还是免不了存着十分小心。然而,让他如释重负却又有些不得劲的是,萧敬先根本没看他一眼,接过那张纸之后就自顾自地念了起来。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上都,满城尽带黄金甲。”

    念完之后,萧敬先忍不住哑然失笑:“气魄雄奇,隐约还能看出点仿照你的笔迹,可这上都两个字好像不大押韵?再说,这是咏菊花的吧,未必能说是反诗!”

    “反正有那么点意思!那小子自吹自擂在他爷爷书斋里看了多少年书,肯定是哪个犄角旮旯翻来的诗,然后改了两个字,就这么大剌剌栽到了我头上!”

    越小四一面说,一面气冲冲上前从萧敬先手中抢了过来,回来随手塞到二戒手中,这才恼火地吩咐道:“记着,直接扔到那小子脸上!你给我用全力,好好教训他一顿!”

    二戒恨不得在萧敬先面前少呆一会儿,此时立刻答应一声就要走。可才出去两步,他就听到萧敬先一声站住,差点没打个哆嗦,等听清楚对方的话,他才暗叹自己没有潜伏敌营的天赋。论演戏,越小四和越千秋这对父子甩了他何止两条街!

    “你知道千秋住哪?总不成我这王府你一个个院子找过去!他就在我那畅游阁, bsp;   “鬼才赔你!”

    听到越小四已经是直接堵了回去,二戒赶紧压着嗓子道谢一声赶紧走。等到离开萧敬先的视线,他才深深舒了一口气,立时抬手擦了擦额头上那油腻腻的汗珠。

    这身在敌营真是折寿,他就怕自己暴露,连累越小四这家伙也一下子见了光!

    然而,当他一路询问晋王府中的人,最终来到畅游阁见到越千秋时,对方的反应却让他措手不及因为那小子明明认出了他来,可随即竟是二话不说转身拔腿就跑。

    他一愣之后顿时气坏了,心想你爹不好惹,你这小子竟然也玩这套,把心一横就直接追了上去:“别跑,敢做不敢当的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当翻上一堵墙时,他终于堪堪追上越千秋,干脆恶狠狠地抓住了小家伙的领子。

    “臭小子,给我站住!你有胆子做,却没胆子承认不成?兰陵郡王吩咐,不把那首见鬼的反诗糊你一脸,他就不姓萧!”

    当甄容看到越千秋在墙头现身时,就听到了这样一个依稀熟悉的声音,紧跟着,他就看到了一个万万难以置信的人。两厢一打照面,他就只见状似凶神恶煞的某人先是一愣,随即那张脸就抽搐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