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想要儿子自己去生!
    这一夜的风波,相比之前上京城中的风波连场毫不逊色。毕竟,这不止是秋狩司和晋王萧敬先的碰撞,还牵涉到炙手可热的兰陵郡王萧长珙,以及近期犹如彗星一般突然崛起的禁军左将军徐厚聪。

    因此,萧敬先和越千秋只不过是轻描淡写的闭门禁足处分,而汪靖南重伤之后还被罢官,秋狩司竟然落在了萧长珙手中,也不知道多少人瞠目结舌。

    “如果秋狩司副使楼英长还在,萧长珙恐怕没这么好运气,摘不到秋狩司这个桃子了!”

    此时此刻说话的是萧敬先,而越千秋却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趴在铺着熊皮毯子的坐榻上,正享受晋王府侍女揉捏肩膀的待遇。直到后脑勺被人按住,他才没好气地反手拍了一下。

    “别烦我!我最倒霉了,本来只是想看热闹,所以来个这么简单的恶作剧,谁知道会惹上你们这群疯子,差点没害死我。至于萧长珙怎么样,关我什么事?反正凭那家伙乱七八糟的德行,他未必坐得稳位子!”

    昨天晚上回去之后,今日一大早越千秋就麻溜地打包了行李和所有使团的人,如同逃难似的搬进了晋王府。而相比越小四当初拨给他们的那几个院子,萧敬先大手一挥,慷慨大方地说了极其豪气的话除了他自己占据的畅游阁,其他的地方你们看上哪儿随便住!

    而越千秋自己,却被萧敬先强行留在了这座轩敞到极点的畅游阁。

    这是萧敬先自己的住处,对一大把年纪还是黄金单身汉的他来说,越千秋是第一个住客。

    此时此刻,听到他这评述,萧敬先摆摆手示意那个侍女退下,却是突然骈指连点越千秋背部几处大穴,当越千秋发出哎哟一声时,他就淡淡地说:“我要是真的用劲,你就死了!这些花俏的揉捏有什么用,让这几处大穴熟悉各种力道,收放自如,你才勉强能跻身一流。”

    “谢谢指点。不过我才十四岁,不是四十岁。就算小爷我资质好,练武也挺勤快,我还没自负到十四岁就成一流高手!”

    越千秋龇牙咧嘴地回复道,见萧敬先仍是绝口不提自己刚刚引出的话茬,他也不好继续探问人对越小四到底是怎么个评判,因此只能改口问道:“话说我都忘了,你之前说卖了麻将给我分成的,结果一到上京就事情不断,这事儿你做成了吗?”

    萧敬先哪曾想越千秋竟然还惦记着这个,简直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你小子的财迷心窍已经到这程度了!”

    “我家里人口多,再说我又只是个养子,不攒钱以后怎么办?再说了,我这也是为你着想,你难道想两手空空地白手起家?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越千秋没提金陵二字,而他想得很简单。萧敬先很有点败家子的嫌疑,他得好好提醒这家伙,否则人到金陵喝西北风,他岂不是很对不起这位哪怕别有用心,可对他好歹还不错的晋王?

    萧敬先不由得被越千秋的说教给逗笑了,刚刚戳在越千秋背心大穴的手,突然点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却根本不讳言自己将来的打算:“你怎么知道,你之前捣腾出来的麻将我没卖出去?你怎么知道,我在南边没有自己的产业?你怎么知道我离开这边的根基就会受穷?”

    见越千秋用一个高难度动作骤然回头,赫然满脸讶色,他这才淡淡地说:“我那姐姐和外甥的事,北燕没有线索,我早就想往南边一行,自然早些年就在那边布了局。这些年我杀了那么多人,巧取豪夺的财富数以千万计,你以为我就会把这些东西都留在晋王府里?”

    “你那博戏的用具和创意,我卖给北燕几家大赌场了。趁着我萧敬先的名字还值点钱,我拿到了两万银子的预付,至于分成,今后也不用想了。虽说这笔钱不算多,但聊胜于无,加上秋狩司赔你的,你这次北燕之行总不算亏。”

    越千秋简直又惊又喜。他这个懒人本来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充其量也就是有些鬼点子。所以之前才会和不着调的越三太太那两个非常靠谱的哥哥合作。如今发现身边就有个非常有理财头脑的人,转眼间又赚了一笔,他只觉得心花怒放:“我真是找对人了,你真是财神爷!”

    “想傍财神爷吗?”萧敬先似笑非笑地勾搭着越千秋,随即一字一句地说,“你若真是我外甥,我的就是你的。你若不是,那自然一切休提!”

    “小气!”嘴里这么说,重新扭过头的越千秋却把下巴搁在手背上,懒洋洋地开玩笑道,“我自己赚到零花钱就够了,才不稀罕你的!不过看在你昨天替我背黑锅的份上,真要是到了南边,你人生地不熟的,有钱未必派得上用场,万一遇到什么过不去的沟坎,记得找我!”

    “你在上京惹出这么多事情,又是认爹又是认舅舅的,你以为回到金陵还能和从前一样?到了那时候,说不定你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来的自信说这话?”

    “就算我惹出千般事情,只要我还有爷爷,还有师父,就总能好好过日子。”越千秋想都不想迸出了这一番话,听到背后没了动静,他不由得有些奇怪,等回头看见萧敬先眼神幽深地端详着自己,他不禁心里咯噔一下,暗想这个疯子别又打什么乱七八糟的歪主意。

    “我记得,南朝次相越太昌的幼子离家出走十几年了,你没见过这个名义上的父亲?”

    见越千秋面色一滞,没有说话,萧敬先就袖手说道:“大概你就是想着既然有那么个爹,等于没有,所以皇上让你叫阿爹的时候,你才那么容易就松口了?”

    “谁像你想得那么复杂!我只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当是认贼作父好了,叫一声我又不会少块肉!”越千秋一骨碌爬了起来,脸上全都是反讽,“我和甄容还不是叫了你舅舅,这不是一个道理吗?”

    “说的也是。”萧敬先仿佛没听出这话里话外的讽刺,此时微微一笑。往日他那笑容或冷峻,或讥诮,或别有深意,可此时此刻那笑容却灿烂明朗得让人移不开目光。哪怕是越千秋,也忍不住在心里直犯嘀咕。

    越小四那样的人都有大公主十二公主跟在后头猛追,还有平安公主一见倾心,没道理萧敬先却一直无人问津。就算杀人如麻的名声在外,可有那皇亲国戚的光环在,上赶着卖女儿甚至送女儿的人也绝对不应该少吧?

    “既然你已经叫过我舅舅了,要不要再进一步,认我当个义父?要知道,如果我没找到我那个外甥,那些钱财身外之物日后也不知道留给谁,你要不要赌一赌?”

    “老子从来不给人当备胎!”

    这一次,越千秋终于气坏了。他一挺身直接跳下了软榻,怒气冲冲地瞪着萧敬先说:“要想我认你当爹,你先去认了我爷爷当爹再说!”

    让越小四知道你竟然在这儿和他抢儿子,你还没出上京他就得找借口杀过来找你算账了!

    可当趿拉着鞋子走到门口时,越千秋却突然停下了步子,头也不回地说:“你又不是七老八十,长得也不是歪瓜裂枣,算是正当盛年的美男子一个,随便一勾手就有的是女人哭着喊着为你生猴子……不对,生孩子,搞那么多名堂干嘛?”

    微微一顿,他忍不住又加了一句:“皇后要是在,看到亲弟弟这样子,她非气死不可!想要儿子,自己去生!就算外甥似舅,也没自己生得好!”

    见越千秋撂下这话扬长而去,萧敬先不由得有些发怔,久久方才低低叹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了少有的怅然。

    自从那个他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子,在他第一次与她单独相处时,竟然试图给他下药,他就彻底对这样所谓门当户对的千金绝了指望。宁可在青楼楚馆偶尔留宿,也再不曾接受任何官宦人家的明示或暗示。

    至少,他不想再一次从曾经爱人的心窝中拔出那把带血的刀,然后灭了人满门!

    然而,那一丝软弱来得快,去得更快,他很快就把这陈年旧事再次封印在了心底深处,仔仔细细思量起了南下的路线,需要带的人手,一路的接应……

    在把这所有事情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他在第一时间召来了一个心腹从者,却是报出了一串名单。

    “找个借口,把这些人全都处理掉。然后放出风声,就说这是汪靖南安插在我身边的!”

    知道这其中是有汪靖南的人,但也有其他府邸甚至皇帝安插在晋王府的人,那从者不由得吓了一跳。可他是萧敬先精心培养出来的死士,心底的诧异一点都不影响他的服从,他很快就悄然退了下去。

    而气冲冲离开畅游阁的越千秋,用最快的速度把包括甄容在内的其他人召集在了一起,一开口就道出了一句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话:“大家都预备一下,我们很快就要回大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