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人做事一人当
    深夜的长乐宫,当皇帝从睡梦中被几声轻呼叫醒时,他第一反应不是去摸枕下压着的那把当年和乐乐定情时,她送给自己的裙刀,而是非常自然地摸在了脖子上。仿佛是发现脑袋还好好地在脖子上,他竟是发出了一声轻笑。

    而在这寂静的夜里,这笑声显得极其诡异,以至于殿中侍立的两个宫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只不过对于康乐来说,皇帝这样的反应已经是司空见惯,因此,她没有上前搀扶,而是等着皇帝自己支撑着缓缓坐起身。

    “深更半夜,又是哪里出事?是谁又谋逆谋叛了?还是干脆南吴已经兵马打过来了?”

    皇帝用如此若无其事的口吻谈论做出这样可怕的猜测,两个宫人已经是颤抖得犹如筛糠一般。而康乐亦是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

    她上前一步,轻声说道:“都不是。今夜晋王萧敬先和大公主在兰若寺后塔林见面,没想到秋狩司正使汪靖南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带了大队人马过去堵人,结果……”

    听到竟然是这等闹剧,皇帝顿时皱了皱眉:“就算是萧敬先一怒之下,对汪靖南大打出手,又或者是直接调动不知道哪来的兵马封堵秋狩司,你也至于大晚上非得惊动朕。”

    “汪靖南挟持了大公主,逼萧敬先拿出所谓通敌的证据。”康乐顿了一顿,见皇帝再没有之前那沉着冷静的姿态,脸上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怒色,她终究还是继续说道,“可萧敬先非但不愿意妥协,竟说大公主不是先皇后亲生……”

    这句话她没有说完,也不愿意说完,皇帝更没有让她说完。几乎是顷刻之间,她就眼看着皇帝随手捞起床上一个瓷枕掷在了地上。耳听得那极其刺耳的炸裂声,她虽说一动不动,面色也没有太大变化,心里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萧敬先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在那种场合下说出那样的话?这等同于和大公主划清界限,等同于揭开仅次于先皇后消失之谜的最大秘密,等同于一刀狠狠戳在了皇帝的心窝上!哪怕是皇帝素来纵容几分的小舅子,可萧敬先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了让她在他捅出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禀报皇帝,他甚至不惜帮她找出了侄儿作为交换条件!

    “朕真是太纵容他了……真是太纵容他了!”

    狂怒之下的皇帝整整重复了两遍这句话,随即就从床上下来,没有等人上来给他穿鞋,他就趿拉着鞋大步往外走去。然而,因为地上碎片太多,他一脚踩下时才发现有异,立时吸气用劲,原本已经扎入鞋底的那块碎片顿时化为齑粉。

    尽管他知道纵使破皮伤肉也无碍,可那难得的刺痛却犹如此时心上的刺痛一般,让他处在狂怒的边缘。偏偏在这时候,从后头追上来的康乐又轻声说出了一番话。

    “萧敬先趁着汪靖南听到这话惊怒之际,悍然动手。他打昏了汪靖南仓促之间丢出来当盾牌的大公主,而后越千秋趁机在秋狩司的人当中引起混乱,后来兰陵郡王和神箭将军带了人来解围,萧敬先趁机刺伤了汪靖南……”

    “等等!”皇帝终于转过身来,盯着康乐问道,“越千秋为什么在?萧长珙和徐厚聪为什么在?”

    康乐一直都不明白,皇帝也好,萧敬先也好,为什么都因为那小小的相似就对越千秋另眼看待,索性直言不讳地说:“越千秋今日和十二公主一块招摇过市,后来去了公主府,却不知道为何与十二公主一块去了兰若寺。如果我没弄错,今天晚上这场闹剧,绝对和他有关。就连兰陵郡王和神箭将军,很有可能也是被他叫来的。”

    “就算是他设的陷阱,掉进去的人也是自己愚蠢!”

    皇帝没有理会脸色微妙的康乐,淡淡地吩咐道:“替朕更衣,然后把人全都召到长缨宫。”

    直到这时候,刚刚已经化身泥雕木塑多时的两个宫人方才慌忙上前,战战兢兢地替皇帝穿好了袍服。因为刚刚听到那些消息之后太过震惊,两人的手指和动作不知不觉有些僵硬,几次都出了不小的错处,在束腰带时更是差点勒住了皇帝,一来二去,她们吓得连魂都没了。

    然而,对于这样的错处,皇帝却仿佛没有察觉似的默然不语,以至于当她们给皇帝装束完毕,通身大汗地退到一旁,目送了皇帝带着康乐离开,几乎同时舒了一口大气。

    尽管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但每次面对这位至尊天子,她们还是一如最初那般恐惧!

    而重新换了一双靴子的皇帝走出寝殿之后,却是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康乐说:“那两个胆子太小了,调去做一些轻省的事情,换人吧。”

    康乐自然知道皇帝的长乐宫很少固定用人,但裁换下去的人也都会做好安排,只要不是给外界通风报信,又或者犯原则性的错误,真正动辄得咎的人却也寥寥无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朝中高官勋戚冷血无情的皇帝,对于普通人却相对宽容。

    她开口答应了一声,随后少不得叫来人传了皇帝召见众人的话。至于调换宫女这点小事,却也用不着此刻吩咐。

    可当随着皇帝继续往长缨宫去时,她却只听得前方的皇帝用几乎只有她能勉强听到的声音呢喃道:“当初乐乐就常说,对于没犯大错的下人不妨宽容一些,但对于那些落地就享受荣华富贵,却还要贪心犯错,高高在上的官员,却不妨心狠手辣一些。因为越是处在高位的人,越是会把你的宽容当成纵容!”

    康乐不知道皇帝是否暗指萧敬先,一时不知道是否该插话,索性保持了沉默。尽管这一路可以用步辇,然则皇帝显然有步行走去的意思,她自也不多言,跟在后头的每一步都仿佛用尺子丈量过的那样精准。

    直到跟着皇帝到了长缨宫,皇帝却在正殿之前停了下来,随即径直转过身,一字一句地说:“朕就在这儿等他们过来。”

    在这深沉的夜色中,皇帝只着一身蓝色便袍,那身影仿佛和黑夜完全融为了一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康乐捕捉到了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和低低的交谈声。在这等寂静的夜里,每一点声音都仿佛放大了好几倍,因此她轻而易举就分辨出了其中两个最明显的声音。

    “你小子真是能耐了!算计了晋王,算计了我,算计了十二公主,算计了大公主,算计了汪靖南……你知不知道算起来你该死多少次?你居然还敢大摇大摆出现在兰若寺!”

    “如果我不去,晋王殿下也不说,你知道是我干的吗?不知道。所以你看我做事多厚道,我最后至少还告诉你了!没错,这就是给你们设陷阱,这就是调戏你们!就许你们一天到晚拎着我招摇过市,不许我给你们一点厉害看看?啧,这是你们自找的!”

    “你小子有胆子再说一遍……不对,你有胆子回头到皇上面前也这么说!”

    “我到哪都敢这么说!要怪就怪那个竟敢异想天开,用承继王号为诱饵去游说甄师兄的汪靖南!要不是他狗急跳墙,哪有我将计就计?呵,至于到最后事情发展成什么样,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神仙!又不是我逼汪靖南去挟持大公主的!”

    “你还有理了!”

    “好了,长珙哥哥,你就别骂千秋了,要怪就怪我图好玩,去约的大姐……我怎么知道汪靖南会突然这么大胆子嘛!”

    越千秋眼见越小四听到十二公主为他说话,意味不明地扫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可疑的笑容,他脸上不动声色。可却趁着十二公主被萧敬先招手叫过去的时候,他猛地一出手,在越小四的左肋上来了一记沉重的肘击。

    这一下又重又狠,饶是越小四反应极快一伸手卸掉了越千秋大半劲道,还是痛得吸了一口气。更让他气不打一处来的是,越千秋竟下完黑手就溜之大吉,人也躲到萧敬先那边去了。

    肚子里暗骂了一遍又一遍臭小子,他只能恼火地揉着左肋,还不能因为这次吃亏找他算账。想着之前商量定计的时候,越千秋非要把一切放在明面上,他起初和严诩全都以为这小子发疯了,可如今看看这几乎失控的局面,他方才发现,要想天衣无缝只会是笑话。

    萧敬先未必会配合得装作只是单纯和大公主见面。

    大公主是被十二公主骗来的,如今受了那样巨大的刺激,恐怕会对所有相关人士恨之入骨,十二公主只要扛不住,越千秋就算抵死不认也会卷进去。

    他调动侍卫,通知徐厚聪,这消息渠道回头皇帝问起来,总得有个交待。

    与其如此,还不如爽爽快快承认,一切都是阴谋设计……可这样一来,越千秋这小家伙在皇帝心目中就算是乌漆抹黑到底了。汪靖南会不会反而阴差阳错逃过这一劫?

    越千秋却没有越小四那么多纠结。本来嘛,临时起意的计划,而且还放出去那么多风声,牵涉进去那么多人,想要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把自己干干净净摘出去,这不是做梦吗?既然不能,那么就爽爽快快把自己亮出去!

    只不过萧敬先竟然说大公主不是皇帝亲生,这真心话爆得实在是太大了!

    就在他权衡得失,考虑皇帝可能会做出的反应时,他突然只觉得胳膊被人抓住。当发觉是十二公主,他立刻不假思索地想把胳膊挣脱回来,谁想那小丫头却直勾勾地瞪着他。

    “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一会儿我拼了也会给你说话!”

    “谢了,不过不用!”越千秋轻哼一声,随即一字一句地说,“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放心,我只会说你是幼稚无知被我骗了。”

    趁着十二公主微微愕然,他一把抽出手,随即屈指在小丫头眉心一指:“没那金刚钻,别揽那瓷器活,你想替我担责,还太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