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八十一章 狗急跳墙
    原本因为在墙根处蹲的时间有点长,此时已经脚麻了的十二公主不由得呆若木鸡。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和越千秋潜伏的位置还算不错,并没有被这从天而降的火光给照出身形,良久方才使劲吞了一口唾沫,有些僵硬地侧头看了越千秋一眼。

    她不是被这家伙给骗了吧?

    然而,十二公主看到的却不是一张得意洋洋的脸,而是一张极其凝重的脸。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越千秋和兰陵郡王萧长珙有些重合。一样是平常嬉皮笑脸没个正形,动不动还喜欢气人,可真到做事的时候,却都会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否则,她昨天怎么会答应越千秋的这个要求?她那时候原本很不情愿的!就因为越千秋补充说,会和她一块过来偷窥,她一想到越千秋主动约她来看热闹,这才空前兴奋了起来,竟是没怎么多想就帮了那个忙,随后还在大晚上偷偷摸摸地和他跑来了这里!

    “你千万别动,小心有人狗急跳墙!”

    因为此时这动静有点太大,哪怕越千秋对十二公主没有任何超越陌生人的情分,可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他还是轻声多嘱咐了她一句。

    他仰着头,看到一条条人影翻越围墙朝萧敬先那两人围逼了过去,他就凝神静气,默默审视着那一个个身形,最终,当一个身材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影正好从头顶一跃而过时,他陡然一个上窜,右拳击中对方小腹的时候,左手上拉人的脖子,猛地将其拽了下来扣死在地上。

    一旁的十二公主将越千秋这一整套动作全都看在眼里,只觉得干净利落,对方竟是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她不由得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等眼看着越千秋把人平翻过来,立刻就开始熟练地动手扒这个昏死家伙的衣裤,她更是有一种对方常常做这种事的错觉。

    居然当着她这个公主的面直接打昏秋狩司的人,还打算冒充人家……果然是胆大包天!

    但着实有男子气概!

    越千秋可没时间去寻思十二公主从前痛恨自己的时候怎么看他怎么可恶,现在却怎么看他怎么觉得好。他用最快的速度把那衣服剥下来,随即就立时往自己身上套。当他穿戴打扮好之后,立时想都不想窜了出去,刚刚好好混在了最后一批翻墙而过的人当中。

    虽说有那几支火箭,也有人举着火把,可他混在最后头,又是特意选取了身形和自己相似的人下手,此时根本没有引起任何怀疑。然而,处在最后也有最后的坏处,因为他现在还没发育完全,个头实在是不高,前头什么情况,他什么都看不见,还不敢随便开口乱问。

    他只能竖起耳朵听。终于,有人给他做了解答,那赫然是汪靖南的声音。

    “晋王殿下,这深更半夜,你在兰若寺塔林和人私会,这似乎不太好吧?”

    而应对汪靖南的质疑声的,只是长久的沉默。

    仿佛是难得看见萧敬先吃瘪的样子,汪靖南只觉得从昨夜开始的设计和布置全都没有白费。被人簇拥在当中的他吩咐左右让开一条路,大步走到了最前头,厉声质问道:“你是堂堂晋王,手握重权,却和敌国高官暗通款曲,你就不觉得亏心吗?”

    “我亏什么心?”这一次,萧敬先的脸色终于渐渐缓和了下来。正对着众人的他哂然一笑道,“相比深更半夜带着秋狩司大队人马跑到这里来的秋狩司汪大人,我倒觉得我更光明正大一点!你不就是因为天丰号那边捅了天大的篓子,想要从我这儿打开突破口吗,好证实你在秋狩司有点用吗?”

    汪靖南哪敢让萧敬先继续说下去,立时提高声音道:“晋王殿下,你不要东拉西扯!你若想说自己光明正大,就让你面前这人把那一身黑皮给扒了!”

    萧敬先这才皱了皱眉,旋即眉眼变得极冷:“此事和他没关系!他也不过是被人骗来的……”

    他这话还没说完,汪靖南就嗤笑道:“晋王殿下不觉得这辩解是笑话吗?骗来的?堂堂南朝使团副使,南吴东阳长公主之子严诩,竟然是被你骗来的吗?”

    “谁是严诩!”

    随着这一声怒喝,汪靖南也好,那些位于前排的秋狩司校尉也好,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个背对着他们的人突然扯下了那连帽斗篷,直接转过身来。看到那张脸的一刹那,别说汪靖南如遭雷击,想方设法潜入这里的秋狩司众人全都惊呆了。

    这好像……仿佛……竟然是女的……

    汪靖南整个人都仿佛苍老了十岁。他万万没想到,昨日他干脆亲自见了甄容,亲自许以重诺,察言观色,只觉得甄容透露的消息应该确实无差,而且,他启用了萧敬先身边的心腹打探,明明确保万无一失。

    今天这个和萧敬先见面的人行踪诡异,他沿途设下的哨探竟然都没弄清楚人是怎么来的,在他看来,不是严诩还能有谁?

    “大公主……”

    大公主恶狠狠地瞪着汪靖南,整个人就如同一头发怒的母老虎一般气势凌厉。

    “汪靖南,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那个严诩?你这是说我和南朝使团的人有关联吗?你秋狩司想泼谁的脏水就泼谁的脏水,是谁给你的这个权力?你是觉得我这个大公主过了气,还是觉得舅舅这个晋王碍了你的事,所以要闹出这么大阵仗?”

    她气急败坏地往前连跨几步,几乎就杵在了汪靖南面前。

    “别人怕你秋狩司,我可不怕!”

    这一声声质问,墙根边上守着个昏死家伙的十二公主听得清清楚楚。

    之前越千秋说想要她帮忙约大公主在兰若寺和晋王萧敬先见面,还说要隐秘一些,她自然是百般不情愿。

    她和大公主从前还争过萧长珙呢,虽说关系并没有那么糟糕,可也没有好到这程度!更何况,天知道越千秋会不会挂羊头卖狗肉,实则是自己要见大公主!最重要的是,大公主那抢男人的前科实在是太坏了,万一她也移情别恋,看上越千秋了呢?

    可越千秋说他和她也一块去,而且还是看萧敬先和大公主这舅甥俩的热闹,她就答应了。

    她还只以为是普普通通的偷窥萧敬先和大公主会面,再加上是和越千秋相处的莫大机会,没想到最终是越千秋利用他坑了一把汪靖南,也不知道晋王舅舅是真不知道,一并被骗了,还是和越千秋演双簧。

    只可怜她奔前走后,结果很可能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越千秋……你可恶!”

    十二公主低低骂了一声,突然发狠似的一脚踹在了地上的人身上。然而,也不知道是越千秋之前下手不够重,还是此时她的这一脚实在是不轻,地上的人竟呻吟了一声。正好火将上来的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拳重重砸在了那人脑门,再次把人打晕了过去。

    而混在秋狩司众人当中的越千秋哪有功夫关注十二公主在干什么,他非常敏锐地察觉到,在大公主突然现身后,身边这些秋狩司的人是何等混乱和无措。

    显然,抓现行抓到了萧敬先和大公主的头上,这大错不但足以让在场每一个人倒霉,而且萧敬先接下来的报复也必定会毫不留情。然而,明明已经坑人成功,他却没有放松警惕。

    如果秋狩司这些人突然出现,是因为把萧敬先可能留在外头的侍卫全部解决掉了,那么此时汪靖南连底裤都赔了进去的情况下,会不会选择将错就错,发狠把萧敬先干掉?

    正当他这么想时,就只听萧敬先不慌不忙地说:“汪大人,听你刚刚的口气,是认为我和南朝使团的副使严诩暗中会面?现在你看到是大公主在这,显然,你错得很离谱,既如此,你是不是打算将错就错,干脆在这儿把我们杀了,然后在我们头上栽一个图谋不轨的罪名?”

    这家伙是在激汪靖南下手吗?

    越千秋不禁心里直抽抽,心想疯子就是疯子,要不要玩得这么大!就算暗中也许另有布置,可这儿是两个人对至少三四十,只要汪靖南破釜沉舟,说不定还能拼个鱼死网破!

    难不成他这个看热闹的演变到最后还要动手?萧敬先猜到暗中设计的他偷偷跑来了?

    汪靖南脸上一阵挣扎,随即便发狠似的喝道:“来人,给我散开来搜!萧敬先,若是让我在这塔林中搜到有南朝使团的人在,我看你如何辩解……”

    正当越千秋心想搜出个十二公主之后,自己也肯定暴露,但这随随便便就能找个接口搪塞过去,没什么好担心的,他就只听到一声大喝,下一刻又是一声女人的惊声尖叫。尽管看不到发生了什么情形,但他又不是笨蛋,片刻的错愕之后就完全反应了过来。

    汪靖南竟是挟持了大公主!

    大公主万万没想到汪靖南竟会对自己动手,刚刚还张牙舞爪气势十足的她只是惊叫了一声,喉咙就被完全卡住,却是一个字都叫不出来。

    她又惊又怒地挣扎了两下,继而就听到汪靖南一字一句地说:“晋王殿下,如果你还要大公主活命,那么,麻烦就拿出你里通南朝的证据来。否则,先皇后娘娘留下的唯一一点骨血,就葬送在你手里!”

    仿佛是生怕说服力不够,他又冷笑道:“我就不信,你这种聪明人竟会相信皇后那个小皇子还在人世的蠢话,不顾大公主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