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八十章 深夜的相会和偷窥
    越千秋不承认自己是北燕人,不肯再进宫,十二公主最初还有些措手不及,可去追人的时候,她就想明白了,只觉得一阵阵窃喜。

    毕竟,好容易有个看得顺眼,性格强硬,年纪又比兰陵郡王萧长珙更加和自己相配的人,可那如果真的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那她就真是要哭了。因此,她也顾不得暂时没法完成对萧敬先的承诺,不管不顾地跟在人身后。

    眼看宫门在即,一直都不怎么搭理十二公主的越千秋终于侧过了头:“你不是要进宫吗?还跟着我干嘛?”

    “我……还不是怕路上又遇到汪枫那样对你有敌意的人吗?”十二公主灵机一动,振振有词地说,“你现在身份尴尬,这上京城里恨不得杀了你的人多了!有我带着这么多侍卫跟着,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就会躲得远远的,这样父皇和晋王舅舅才能放心!”

    “呵,那可真是谢谢了!”

    越千秋觉得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反复无常,如果要长时间相处,他不累死也要气死,也不知道越小四从前是怎么受得了一个十二公主,再加一个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大公主。他正寻思着应该怎么把越小四交待的那茬给说出来,却没想到十二公主竟然自说自话抢在了前头。

    “你要谢我那还不简单,我这几天在家里憋坏了,想出去走走!这上京城你上次才跟着父皇转过一天,还有好多地方没去过吧?趁这个机会,和我一块四处逛逛呗?我知道很多那些普通人不知道的好地方,保管比你上次跟着父皇更好玩!”

    我就说了一声谢谢,你就打蛇随棍上提要求,这简直是牛皮糖啊!

    越千秋简直觉得日后能够娶这丫头的男人得多粗的神经,可转念一想,这是个着实不错的机会,他便心生一计。他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等出了皇城大门,他打了一个手势让侍卫们都离远点,随即方才对小丫头勾了勾手,示意人靠近一些。

    等到十二公主喜滋滋地凑了过来,他就压低了声音道:“你要这么说,我确实想到一个想去的地方。”

    十二公主没想到刚刚自己连主动邀约的话都说出来了,越千秋竟然没反应,可此时此刻却又突然改口。可再想想之前是在宫里,越千秋应该是觉得说话不方便,所以到现在方才回复自己的邀约,她便又惊又喜地眨了眨眼睛,竭力让自己的语调显得活泼一些:“你想去哪?”

    “不是我,是晋王要约个人。我想请你帮忙。”

    这下子,十二公主顿时大失所望,当下非常不高兴地嘀咕道:“晋王舅舅的事情要你多管什么闲事!”

    面对十二公主的一口拒绝,甚至有些媚眼抛给瞎子看的羞怒,越千秋无可奈何,只能拿出杀手锏,一把拽住她那坐骑的缰绳,非常诚恳地说:“当然不是闲事,你耐心点听我说。”

    而在后头那些兰陵郡王府和越国公主府侍卫看来,两个骑在马上的少男少女就杵在宫门前不远处,先是嘀嘀咕咕说话,随即就拉拉扯扯,看这架势何止是芥蒂全消,根本就是打情骂俏!一时间,也不知道多少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嫉妒越千秋的好运。

    就算人不是当年皇后那位生下来据说就死了的小皇子,恐怕也是将来的越国公主驸马!

    越千秋和十二公主这一次巧之又巧的碰头,自然而然引起了不少有心人关注。然而,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有太多的消息分去了那些有心人的注意力,因此十二公主疑似移情别恋这种纯粹还没个影的消息,自然而然就放在了关注度低的这一档中。

    就连汪靖南,在汪枫晚上回家抱怨越千秋进宫却被他挡下,为此他还挨了十二公主一顿排瑄时,他也只能无奈地摆了摆手。

    “别说了,那小子今天把南朝使团里的其他人都派了出去,六个人再加上一群兰陵郡王府的侍卫,好几拨人在上京城兜兜逛逛一整天,一掷千金,豪阔得让无数人瞠目结舌。秋狩司的人被调动得东奔西跑一整天。看这架势,他自己也绝对是在做同样的事,十有八九是故意引开我的注意力。你别管了,先把禁军看好,我自有分寸!”

    越千秋“借”给萧敬先的那两个人,果然是私底下对其传递了见面的消息!

    不枉他想方设法启用了从来没用过的暗线,这才打听到时间和地点!但其中多半有诈,可结合之前越千秋让人出来对萧敬先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地点也就差不多可以确定了。

    而皇帝听了康乐禀报这件事之后,也不过是置之一笑:“小十二这丫头任性惯了,居然看上了千秋。别说千秋的身份还没个准数,那脾气也是她能驾驭得了的?她要是一不留神,很可能碰得头破血流。随他们去,小事而已!”

    皇帝和汪靖南尚且置之不理,其他人就更没心思关注这个了。咸宁郡王刚买了天丰号,就爆出那是南朝据点,紧跟着萧敬先和徐长厚带人去查,从账目到人员却没什么可疑之处,这已经闹到了御前,秋狩司正焦头烂额,这才是更值得其他人关注的一件事。

    因此,哪怕次日十二公主一大清早就去兰陵郡王府堵门,而后喜滋滋地等到了越千秋出来,两个人竟是在大队侍卫随扈之下,堂而皇之地四处游览上京城中那些名胜,最终越千秋还跟着十二公主直接去了越国公主府,入夜也不见出来,大多数人也只是纯粹咂舌。

    因为,然后……其实就没有然后了。从跟随这两人出门的那些兰陵郡王府侍卫到越千秋,进了公主府之后都根本没出来!要么是十二公主出卖色相,骗了越千秋上门之后就对人喊打喊杀,要么就是真的看对眼成就好事,一般来说,没有第三种可能!

    深夜时分,别人眼中要么正水深火热,要么正大享无边艳福的越千秋,此时却愁眉苦脸地猫在一座佛塔的阴影之中,只觉得整个人烦躁透了。今天用了越小四这个馊主意,他身上又多了一层光环,这下子简直是如同电灯泡似的通体发亮,无比引人注目。

    如果今天晚上这边的事情不顺利,那他就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要是这主意不灵,又或者他放我鸽子,我回头非得拆了他房子不可!”

    听到越千秋这杀气腾腾的声音,挤在旁边的十二公主却心情很好。她误以为越千秋说的是萧敬先,当即轻声插嘴道:“我已经把话都传到了,人家要是真的不来,我也没办法。”

    如果不是这夜色太深,此地又没有什么光线,天上云层很厚,稀稀拉拉几颗星星根本就难以照亮,听了十二公主这话,越千秋那发黑的脸色简直能吓死人。

    正当他越来越不耐烦的时候,耳朵终于捕捉到了一个极其轻微的脚步声。因此,发现十二公主根本没有察觉这动静,仿佛要说话,他不假思索伸手捂住了她的嘴,随即用腾出来的另一只手打了个手势,告诉她自己听到有人过来了。

    这动作越千秋只是顺势而为,十二公主却觉得异常暧昧,一时一颗心急剧跳动了起来,而正在她旁边的越千秋当然不会错过这实在太响亮的心跳声,可他捂着人的嘴没问题,难道还能遏制人的心跳?他又不是神仙!

    因此,越千秋只能赶紧放下手,又捂住胸口对十二公主打了个手势,运足目力的同时又侧耳倾听,很快,隔着老远的距离,他就发现了萧敬先那完全没有半点掩饰和遮盖的身影。而且,在这幽静的夜色中,他那步子不慌不忙,竟是没有刻意压低减少存在感的意思。

    眼见人在这黑暗之中丝毫不担心脚下有任何障碍,闲庭信步,目不斜视,显示出了一贯的强大自信,越千秋不禁很想知道,人是否感觉到了他和十二公主正猫在一旁偷窥。

    所幸十二公主因为他刚刚那下动作,现在安分守己得很,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直到萧敬先已经离开了视线范围之内,刚刚屏气息声的他方才稍稍放松了一些。而十二公主更是非常夸张地捂着胸口直接跪坐在了地上。好在她随便惯了,这会儿也完全不在乎弄脏了衣裙。

    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却谁都没说话。毫无疑问,谁也不希望这好端端的偷窥最终演变成被萧敬先发现拎出去。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越千秋终于又听到了一个窸窸窣窣的声音。这一次来的,是一个从头到脚都笼罩在黑斗篷中的人,看不出肥瘦,身量却颇为颀长,竟毫不迟疑地朝萧敬先的方向走去。

    这一次,越千秋冲十二公主打了个手势,两人从那座佛塔离开,溜到墙根阴影,悄悄从侧面蹑在来人身后。

    然而,他们可没兴趣去检测萧敬先到底能察觉到多远距离之内潜伏有人,因此遮遮掩掩地前进到能看到萧敬先的地方就停下了。只可惜这儿没有佛塔,两人只能挤在墙根下蹲着。

    就在这时候,越千秋那极其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萧敬先的声音。

    “哟,总算是来了?”

    见来人默然不语,萧敬先就眯了眯眼睛,淡淡地说道:“我这个人做事不喜欢向人解释,所以千秋的事,你最好不要问我。毕竟,皇上已经用他的言行告诉了别人,这件事没有别人插嘴的份。”

    越千秋越听越觉得惊悚。萧敬先这话很有误导性,可他还是听出来了,萧敬先根本就没把来人当成严诩。可这家伙不是高度近视眼吗?两个人隔着至少十步的距离,难不成人有狗鼻子,能把两人不同的气味都闻出来?

    闻听此言,那个黑衣斗篷下头的人便发出了一声冷笑。可就在这时候,四周围突然传来了极大的喧哗,紧跟着,几支箭便从天而降,稳稳地扎在了泥地之中,箭尾竟是熊熊燃烧,将原本漆黑的塔林照得一片亮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