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七十九章 美男计
    十二公主今年不过刚刚十四岁,仗着惠妃这个生母这些年一直都是宫里最受宠的嫔妃,除了大公主她自忖斗不过,就连废太子从前还稳坐东宫时,常常都让她这个没有嫡亲兄弟的几分,更不要说别人。所以,在男女关系素来相对随便的北燕,她随心所欲惯了。

    从前看上兰陵郡王萧长珙,她虽说不敢和大公主那样明目张胆一路追到边境上去,可也并没有太遮掩自己的情绪。

    而现如今昨天才刚刚被越千秋狠狠教训了一顿,她却想做就做,决定改追越千秋,于是,今天她在打听到萧敬先行踪之后就立时主动找了过去汇合,谁知道却被打了当头一棒。

    “什么,他竟然说要在家休息?”见萧敬先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十二公主顿时恶狠狠地瞪向了他左右的两个大汉,“他居然随便派了两个人来,就算是应付了晋王舅舅你?”

    萧敬先已经从越千秋送来的那两人口中得到了他们要传达的消息,此时便淡淡地说道,“千秋又不住在我家,他说累了乏了没劲头出来,我有什么办法?”

    十二公主眼睛一亮,随即眯起眼睛,得意地瞪了那两个越千秋送来的“替死鬼”,神气活现地说:“兰陵郡王府那儿地方小,哪里比得上晋王舅舅家里宽敞。父皇不是很想留下千秋哥哥吗?我去和父皇说,让千秋哥哥和南朝使团的人都搬到晋王舅舅家里去!”

    虽说已经习惯了被人一句话就要搬家的生活,而且到晋王府可以进一步接触萧敬先,可面对十二公主的颐指气使,今日顶替越千秋和甄容的陈绍和刘宽还是觉得异常不痛快。不过他们能接下这个任务,就是因为沉得住气,当下竟是谁都没吭声。

    而萧敬先刚刚故意那么说,就是为了要十二公主这句话,当下就笑道:“那好,要是你能办到,那回头你若来晋王府找千秋,我保管他找不了借口!”

    “这可是晋王舅舅你说的!”

    虽说萧敬先喜怒无常,脾气怪异,可十二公主至少能确定一点,那就是他言出必践。因此她想都不想拨马就走,可怜那些个跟出来的侍卫就算再措手不及,也只能慌忙追了上去。

    她这一走,萧敬先便若有所思地说:“还是之前跟着她的那个黑金刚更像样,只可惜那丫头上次因为被蛇咬了一口就迁怒于人……惠妃为了这个女儿也真是操碎了心……呵!”

    想到越千秋那油盐不进的滑胥性子,萧敬先对十二公主这一片芳心根本就不看好。然而,若是这个丫头真的能把南朝使团弄到他这里来,那确实方便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那时候如果越千秋再要传什么话给他,也不用像今天这般曲折。

    当下他就对陈绍和刘宽说:“你们两个回头告诉千秋,他捎的话我知道了,定会准时赴约!”

    越千秋竟会为严诩邀约他?他倒要看看那小子到底捣什么鬼!

    虽说对萧敬先放了豪言壮语,可十二公主却没有真的马上就入宫。之前她愤怒于上当受骗,自闭于公主府中,外头那些消息虽说如同火上浇油,让她异常惊怒,可她没时间去好好分析。而皇帝从竞陵回宫之后,她就没见过,因此总得好好想清楚见面时应该怎么相处。

    所以,捱到午后申时,计算好皇帝就算午休也应该起来了,十二公主方才匆匆入宫。

    重新踏足宫城,她就算再迟钝,从来往官员和内侍那步履匆匆,形容凝重之中,也看出了之前那一连串事件的影响。想到从前萧敬先对他提到怀孕的敬妃,如今又带着越千秋招摇过市,再想到这位晋王舅舅的杀人如麻,她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和为人变化无常的晋王舅舅厮混在一起,对越千秋来说真不是件好事……等到所谓小皇子的真面目拆穿,他该怎么办?嗯,到时候如果有驸马这重身份做倚靠,那就好多了!

    “咳咳!”

    这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打断了十二公主的思绪。她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紧跟着就看到了一张让她难以置信的脸。当看到人策马过来时,她甚至觉得双颊有些发热,好一会儿才若无其事地压下了这一分惊喜。

    等人到近前,她立时笑意盈盈地说:“越九公子,真巧啊!”

    巧个屁,老子被越小四那家伙逼着在这儿和你偶遇!

    不止如此,为了打探你的行踪,兰陵郡王府也不知道撒出去多少人!而且为了避免有人对他不利,越小四虽说不能亲自出马,可直接给他派了后头那大队侍卫跟着!

    人家都用美人计,越小四倒好,直接用美男计!他又不是韦小宝,消受不起建宁公主!

    越千秋心里这么想,可眼下这些话万万是不能对十二公主说的。当然,根据越小四的说法,他就是因为之前那霸道的教训,在十二公主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会儿要是对人客客气气,那贱骨头似的小丫头反而会觉得没劲。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不耐烦地说道:“巧什么?既然都是进宫,那当然都是为了去见皇上。”

    十二公主没想到越千秋也是来见皇帝的,顿时下意识地以为萧敬先提早把她的目的告诉了越千秋,不由得气恼了起来:“晋王舅舅怎么能这样大嘴巴,他明明答应过我,只要我能求了父皇让你搬去他那儿,他就……”

    “他就什么?”越千秋本能地觉着萧敬先一定也和越小四一样打自己的主意,听到萧敬先竟然想让他搬去晋王府,他顿时心里咯噔一下,见十二公主戛然而止,眼神闪烁,分明心虚,他不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可如今需要人帮忙,他只能冷笑道:“这事儿我自己就能办下来,用不着你!”

    若是从前,越千秋如此态度,十二公主早就气得想要挥鞭打人了。可现在她却觉得他理所当然应该是这个态度。她没有气馁,哪怕越千秋拨马就走,她还是对其他人做了个远远滚开的手势,自己立刻跟了过去。

    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见越千秋始终没搭理自己,她不禁有些气苦。

    “千秋哥哥……”

    “停!”哪怕硬着头皮施展美男计,可越千秋一听到这四个字还是鸡皮疙瘩掉一地。他想都不想就伸手示意十二公主打住,郑重其事地说,“十二公主,随你叫名字叫什么都行,能不能别叫千秋哥哥?我家里有个小魔女似的妹妹,你这一叫,我就想起了她来。”

    “那好,我就直接叫你千秋!”十二公主终于喜上眉梢,想都不想就做出了决定。

    “随你的便!”

    越千秋又恢复了那酷酷的不理人的表情。一路往前走,他不由得暗自犯嘀咕,心想秋狩司的人不来,汪靖南的儿子汪枫那也应该来。这一个拦路虎也没有,难道真的等他和十二公主就这么成双成对跑到皇帝面前去晃悠一圈?

    好歹来个人给他解解围啊,他完全不想就这么和十二公主呆着!

    就在他已经把马速放到最慢,心里已经第无数次骂秋狩司反应太慢的时候,他终于看到宫门处突然涌出来一堆人。可是,还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就只见十二公主骤然前冲挡在了他的面前,竟是厉声叱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躲在最后面的汪枫着实没想到,想当初还在南苑猎宫吃过越千秋大苦头,而后一直对人恨之入骨的十二公主,居然会在这种场合维护越千秋。他知道其他人扛不住这位刁蛮公主,不得不改变之前不露面的打算,示意众人让开路之后,这才上了前去。

    “越国公主,您怎么来了?”汪枫一如既往地沿袭了父亲无视越千秋的作风,却相当有礼地对十二公主拱了拱手,“我只是奉命护持宫门,既然有可疑人过来,当然要把人拦下。”

    十二公主顿时炸了:“什么可疑人?父皇之前都常常把千秋带在身边,他哪里可疑了?你不过是看到晋王舅舅不在,故意为难他!”

    这位吃错药了?之前不是恨不得把人剥皮拆骨吗?现在怎么又口口声声为这小子说话!

    汪枫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刚想要继续和十二公主好好周旋,可却没想到越千秋突然插话道:“不是要拦下我这个可疑人吗?那好,我就不进宫了,以后谁请我我也不来!”

    瞧见越千秋说着扭头就走,汪枫顿时生出了一种蓄力一拳打空的无力感。完全不知道越千秋这是耍什么招数的他呆呆站在那里,直到发现十二公主立时急了,竟是立刻追了上去,他这才恍然大悟。

    这明明是最最老套的欲擒故纵……这小子什么时候把虽然刺多却在上京城很受不少权贵公子欢迎的十二公主给骗到手的!幸好他在彻底识穿十二公主本性之后就放弃了!

    如果越千秋听得到汪枫的心声,他一定会气急败坏。昨天他根本就只是教训一下人,换一个萧敬先的人情。如果早知道人会突然态度大改倒贴上来,他会理这丫头才怪!

    因此,当十二公主上来拦他,他想都不想就立时冷冷说道:“让开,别挡路!”

    “千秋,别听他的!父皇肯定不会不见你,他只不过是趁着晋王舅舅还有徐厚聪不在,所以乱摆谱……”见越千秋不为所动,十二公主突然想到之前探听得来的消息,灵机一动地说,“这样,我们干脆去见赫五爷!他对我一向最好……”

    还没等十二公主把话说完,汪枫已经暗自叫苦。赫金童如今奉旨整顿禁军,他之前笼络到的不少人都被调离,他现在已经不比初上任时的踌躇满志。

    在这种情况下,他哪敢再放十二公主去告状?

    然而,没等他想好怎么弥补刚刚的疏失,却只听越千秋老大不高兴地轻哼一声道:“反正我又不是北燕人,没打算讨好谁!要不是打赌输给兰陵郡王,你以为我高兴入宫?你要去你去,我走了!”

    眼见越千秋策马绕开他就疾驰了起来,十二公主把之前那点准备全都丢到了九霄云外,重重一挥马鞭打在马股上就追了上去。而眼见一大群侍卫面面相觑,汪枫不禁觉得这天下真是无奇不有。仇人都能变成现在这光景,还有别的不可能吗?

    昨天父亲回来便长吁短叹,后来召了不少心腹去书房,难不成越千秋真是当年小皇子?

    可要是这样,十二公主现在死缠烂打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