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师徒再聚
    越小四去了秋狩司,萧敬先带着他硬塞过去的两个人,也已然离开,十二公主没有过来堵门,越千秋只觉得整个人都舒畅了起来。

    他请甄容把使团剩下的六个人都召集在了一块,这才笑吟吟地说:“万事开头难,只要那两位兄弟抽空把师父约见的消息告知萧敬先,那我们就开了个好头。而接下来就是第二步,混淆视线。说来咱们好歹在这兰陵郡王府住了这么多天,各位应该认识了不少人吧?”

    在场众人无一不精通北燕语,之前虽说被软禁得有些颓废,可既然身在王府,大多都认识了几个人,此时自是点头。

    越千秋就笑眯眯地说:“大家如同笼中雀那样被关了这么久,也该放风出去走走了。当然,为免人怀疑你们借机跑路,大家不妨去约一约王府中那些和你们相熟的人。”

    能够出门,这对于众人来说自然喜出望外。自从到了上京之后,从南苑猎宫再到皇宫中的长缨宫,而后又挪到这座兰陵郡王府,越千秋倒是能成天往外跑,可他们却着实憋坏了。

    可就算再想出门,还是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九公子,王府里的人会允许我们出去?”

    “放心,我和兰陵郡王都说好了。”越千秋拍着胸脯打包票道,“大家不妨多叫上一些人做伴,想去哪去哪,只要不出城就行,晚点回来也没事。只记住,不要离开你们叫的那些兰陵郡王府同伴的视线,不要单独行动,否则万一被秋狩司或是别的居心叵测之人打了闷棍,我可不负责!”

    越千秋这话说得轻松,见众人不禁再次哄堂大笑,他看着这些渐渐恢复了活力的同伴们,随即就大大方方地从一旁的高几上拿起了一个钱袋子。

    “大家今天拿出去尽管花,我可有言在先,要是回头花不完,回来之后可得受罚的!”

    此话一出,顿时有人嚷嚷道:“九公子豪气,居然还怕我们用不完钱?”

    可当他上前把那看上去小小的钱袋子接过来之后,顿时为之咂舌。而其他围上来的人看清楚这沉甸甸钱袋中的东西,更是面面相觑。他们怎么就忘了,越千秋和严诩之前才赢了秋狩司一大笔赌金?想当初汪靖南派人送来时,那黄金可是装了两匹驮马!

    拿着钱袋的那人很不确定地问道:“真的要花完?”

    “当然,这是从前打秋狩司那儿讹来的,今天你们就出去好好体会一下,一掷千金的豪客是什么滋味。”说到这里,越千秋又笑嘻嘻地说,“让越多的人时时刻刻盯着你们越好。这些天都是我给人当诱饵钓鱼,今天换成你们体会一下,我这些天痛并快乐着的滋味!”

    越千秋这有趣的说法引得众人再次开怀大笑。等到散去时,这些昨天才被撩拨起了意气,却还心存疑虑的人们,已经彻彻底底从多日软禁积压的负面情绪中解脱了出来。而自始至终没怎么说过话的甄容直到目送着这些人出去呼朋唤友,他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你真厉害。”

    “那是。”虽说甄容说得没头没脑,但越千秋毫不客气地照单全收,满脸无所谓地说,“青城虽说有不少嫉妒你的师兄,可生存环境相对单纯,不像我,从小就是在那些敌视的眼神中长大的,自然难免就在这方面特别敏锐一些。可太聪明的人也有一个缺点……”

    越千秋拖了一个长音,见甄容显然有些奇怪,他就哈哈笑道,“太聪明的人容易老!”

    甄容差点被越千秋这冷笑话呛得咳嗽。眼见人舒舒服服坐了下来,他就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打算干什么?不会是真的就窝在王府里头吧?”

    “为什么不?”越千秋反瞪了甄容一眼,“这些天劳心劳力还不够吗?”

    “可你前几天不是才跟着兰陵郡王出去散过心?那两天就连王府里头的人都在传,说你能把素来跋扈的兰陵郡王逼成那焦头烂额的模样,还对外说怕你拆了王府,实在是本事。”

    越千秋没想到越小四还真敢对外这么宣称,不禁下意识地骂道:“呸!那家伙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难怪教不出……”他刚想说教不出好女儿,可话到嘴边总算是硬生生截住。

    “难怪他生不出儿子来,太缺德了!”

    话虽如此,想到在平安公主那儿呆的两天悠闲自在,越千秋就更不想动弹了。他仿佛非常疲惫似的伸了个懒腰,有气无力地说:“反正我接下来哪都不想去,就想好好睡个三天三夜。你要是想出去就出去转转,不想出去就爱干啥干啥,总之别理我。”

    见越千秋一面说一面径直走向屋角的屏风,转过后头之后,不消一会儿就传来了砰的一声以及床榻仿佛不堪重负似的嘎吱声,不知是真是假的打鼾声,甄容几乎立刻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幅人直接脸朝下扑倒在床上的模样。

    他要是再不知道自己呆着也是不受欢迎的人,那就是猪脑子了。无可奈何的他摇了摇头,等离开屋子之后,随手就掩上了房门。

    越千秋一开始还真的是假睡,可外头很安静,没有人打扰,再加上回来这一天半,精神骤然从那小村庄中的疏懒调整为时时紧绷,他确实有点小疲惫他本来就是挺懒的人,往日上窜下跳活跃过后,就会犯一阵子懒,他自己美其名曰把这称作是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而此时此刻,他就安安静静趴在那儿,舒舒服服当着自己的睡美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沉睡的他陡然觉得似乎有人在盯着自己,本能地朝床里头一个翻滚。当他使劲克服睡意睁开眼睛时,他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视!他下意识地狠狠揉了揉眼睛,随即方才失声轻呼道:“师父!”

    严诩见越千秋一脸不可思议却又欢天喜地的样子,有心摆一摆师父那威严的姿态,可最终还是禁不住笑着把越千秋从床上拽了起来,随即用大手狠狠揉了揉徒弟的脑袋。

    “这虽说才几天,可你不在,我还真不习惯!要不是黑面影哥走了,我别说出来,就连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说得你好像被压榨的小媳妇似的!”越小四看到严诩那比自己还要像爹的样子就心里不痛快,可还不能表现出自己很计较这个,只能从别的地方冷嘲热讽,“要不是我跑去老参堂,借口瞧一瞧自己入股的产业,你恐怕连跑来看徒弟的机会都找不着吧?”

    见严诩顿时拉长了脸,他就神气活现地说:“还有那个死和尚,可怜巴巴窝在那儿当伙计,啧啧,要是让少林寺那些秃驴们看到他那老实的模样,恐怕一个个都会把眼珠子瞪出来。”

    “你小子要是继续指着和尚骂秃驴,回头我不介意和严掌门联手给你点厉害瞧瞧。”

    听了门外传来的这个声音,等见到人推门进来,越千秋顿时眼睛大亮,随即就笑嘻嘻地说:“二戒……大师也来了?你可是为了接应某人,这才抛下安稳日子不过,千里迢迢过来的,还要招人埋怨,真是没天理!”

    虽说二戒和尚从前就说过省掉大师两个字,可这种场合,越千秋还是改了口。

    而和尚虽说从前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喜欢客气,此时心里却很受用。这不讲理的爹,配上特别冲动的师父,也不知道怎么教出来越千秋这样慧黠多智,却总算还通情达理的小子。

    因此,面对越小四瞬间发黑的脸,他就顺势轻哼一声道:“就是,天下竟然有如此不领情的人!我如今真是想想就同情越老太爷,怎么生出了这么个不孝子。”

    越小四气得要死,可看到严诩也不怀好意地轻轻捏着拳头,他不禁恼火地叫道:“得,我不是请了两个护卫回来,是请了两个大爷回来!知道我这冒了多大的风险吗?哼,两个全都只会动拳脚的混蛋,还有一个恩将仇报的小混蛋!”

    越千秋才不理会越小四这骂声。他扶着严诩的手跳下床,用手指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后,觉得不大顺,他就习惯成自然地说:“师父,头发睡乱了,你赶紧帮我重新绑一绑!”

    眼见得严诩连个回票都不打,立时就帮越千秋解下发带,用手指通了通,继而就非常娴熟地重新绑起了头发,越小四很想吐槽你是梳头丫鬟吗?可眼见得这师徒俩一个是理所当然地提要求,一个是理所当然地出手去做,他竟是冷不丁想到了自己那相隔万水千山的女儿。

    因此,素来毒舌的他竟是等到越千秋头发梳理整齐,这才再次开腔。

    “好了,废话少说,现在开始开会!”

    “也不知道刚刚是谁先说废话来着……”

    越小四怎么会错过越千秋这嘀咕,只能狠狠白了这个老和自己做对的便宜儿子一眼。他按捺住和人斗嘴的冲动,定了定神就沉声说道:“今天,秋狩司的汪靖南已经去查抄了大哥在失踪前去拜访过的那几位官员。虽说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大开杀戒,但这些人都被罢官了。”

    这是之前越影和严诩分析时,就曾经预料到的结果,可严诩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场中人,闻言不禁有些不忍。毕竟,这些都是主和派,日后两国若要和平共处,不能缺少这样意识清醒的人。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了越小四接下来的一句话。

    “再有就是,皇上已经决定亲自出马平叛。”

    屋子里足足寂静了好一会儿,越千秋才率先迸出了一个字:“靠!”

    见其他三个都显得不太理解地看着他,他也懒得解释这个字的丰富含义,没好气地问道:“北燕文臣武将都死绝了吗?要他亲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