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好大的饼,好大的胃口
    到了北燕这么多天,上京城对于甄容来说,已经不再是一座陌生的城市。

    然而,他还是不喜欢这里,哪怕他很早就能说一口流利的北燕语。

    他一路行来兜了几个圈子,又将马寄放在一处车马行,如今一路缓慢步行,哪怕置身繁华街市,四周围有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各种各样拉家常又或者争执等等喧哗,可他只觉得这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有的只有寂寞和烦躁。

    然而,甄容却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心中却知道,他答应越千秋单独走这一程,不但是为了引蛇出洞,还是想试一试,师父又或者师门的其他长辈,教导过他武艺的那些长辈会不会留下些什么讯息,又或者亲自出面和他联络。

    哪怕这很危险,可他就是没法放下那种期待和侥幸。

    当他漫无目的一般在好几条大街晃了一圈后,结果却又一次让他失望了。

    就和上次出来时一样,仿佛他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似的,没有人理会他,甚至连那些盯梢尾随的探子,也似乎被他完全甩掉了似的,他几次运用高超的身手突然急速变向绕到后头,却没有发现半个可疑人。足足半个时辰之后,他终于彻底丢下了那点奢望。

    如果今天换成他继续守在天丰号门前,越千秋出来,保准行走间就会钓出无数人来!

    师父亲自去找严诩,应该答应了不少条件,付出了不少代价,最终把他送进了使团,可这有什么用?他什么忙都帮不上,什么事都做不了,而肩头这一个他曾经感到恐慌的纹身,北燕皇帝亲眼看到却根本无所谓,后来又遇到一个故弄玄虚的家伙,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如今看来,他从前因为这个印记而生出的惊惧不安完全只是笑话!

    想到这里,甄容环顾左右,突然挑了一家看上去生意不好的二层酒楼,直接闯了进去。

    尽管他那身衣衫因为在屋檐上躺过,后背显得皱巴巴脏兮兮的,但看到他那气度和容貌,上来迎客的伙计却也不敢怠慢,等听说人是来喝酒的,立刻更是满脸堆笑把人送上了二楼。

    四下里一看,挑了一处周围几桌并没有其他酒客的临窗位子上坐下,甄容就直截了当地说:“上最好最烈的酒。”

    “那客官要什么下酒菜?咱们这儿有……”

    “不要下酒菜!”

    那伙计闻言一愣,瞅了瞅甄容的神态立时恍然大悟,连忙赔笑道:“好好,公子请稍等。”

    当一个小酒瓮连着一个小碗一块送来,那伙计还没来得及给酒瓮开封,就只见甄容一把将酒瓮抢了过去,三两下捏碎泥封打开盖子,竟是也不用酒碗,直接咕嘟咕嘟往喉咙里倒去。饶是伙计见多了酒鬼,这样急吼吼的喝法却还是少见,当下不由得在心里暗叹一声。

    果然就和刚刚他猜到的一样,是个借酒消愁的傻小子……

    这种人一般是不缺钱的,可伙计本着做生意的原则,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打算小心翼翼试探一下酒钱的问题。谁曾想,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只见甄容放下了酒瓮,随手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径直拍在了桌子上。

    瞧见那是一枚银灿灿的银钱,他登时一喜,可等伸手去拿时却变了脸色。

    那竖着的银钱竟一半深深嵌入了桌子!这个看似借酒消愁未经世事的小子原来是个高手!

    伙计有些不安地吞了一口唾沫,终究没敢再说什么,等他蹑手蹑脚退下,再上来时,却是又抱了个小酒瓮。果然,等他把酒瓮小心翼翼放在桌子上,就只见甄容突然伸手一拍,酒瓮纹丝不动,可刚刚深深嵌入桌子的那枚银钱却是跳了起来,向他飞了过去。

    “不用找了。”

    听到这句异常豪阔的话,伙计慌忙一把接了那银钱在手,却是再也不肯留在这桌子旁边多呆,点头哈腰地说了一声谢公子赏,一溜烟跑了下去。

    直到这时候,甄容方才深深舒了一口气,刚刚那喝酒如喝水的狂态暂敛,可还是一碗一碗往肚子里灌酒,不消一会儿,之前那第一个小酒瓮里的酒就被他喝得干干净净。他也不忙着开第二瓮酒,只是坐在那儿直发呆,直到一个人突然坐在他的面前。

    当那人抬起头时,他就冷冷问道:“我好像没有邀请人来和我同座吧?滚!”

    尽管面对如此冷硬的态度,那人却连屁股都没挪动一下,而是笑吟吟地说:“公子听我说完话,再赶我走也不迟。”

    “不用了,我不想听鬼话。”甄容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一拍桌子道,“我数到十,你再不走,别怪我把你直接扔下楼去!一……”

    “公子既然在这儿借酒消愁,为什么不肯听我把话说完?你在南朝不过是一介身世不明的武人,在使团也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随员,何必跟着别人一条道走到黑?我知道,公子对之前那什么萧王孙的说法恐怕并不认同,可你要知道,北燕这边绝后的皇族多了!”

    尽管甄容一声一声已经数到了六,但不速之客却一点都不慌张,反而更加恳切地说:“公子今天叫过晋王殿下舅舅,就算你日后平安回到金陵,南朝那些文官群起攻谮,你还有立足之地吗?越九公子背后还有位高权重的越相爷,可你呢?区区青城掌门,扛得住那些高官?”

    发现已经念到九的甄容终于停了下来,那人偷瞥他那张变幻不定的脸,觉得火候已经足够了,少不得又加重了语气。

    “而且,此番南朝使团的正使和副使说走就走,把你丢下如同弃子,这就已经够明白了。不说别的,那位越九公子可有对你说过今后的安排?没有吧?他就信不过你!”

    确定甄容已经陷入了犹疑和动摇,不速之客就趁热打铁地说:“甄公子,是回归南朝仰人鼻息,一辈子受人节制,还是在这北朝开府封王,承继一家早就断绝的王号,这还用得着选吗?你不喜欢萧王孙这个名义,我家大人尽可以给你挑别的,毕竟,你肩头的青狼纹身是真的,民间绝对仿不出来!他有足够的诚意,可以拿出全套材料,证明你是大燕皇族……”

    “不要说了……”甄容声音粗哑地吐出了四个字,随即冷冷说道,“你看错人了,滚!”

    对面那人微微色变,显然没料到甄容到最后竟然还是一口拒绝。他脸上凶光毕露,可想到接受的死命令,脸上挣扎了片刻,最终拿出了最后的底线:“甄公子,我家大人并不需要你出卖南朝使团的其他人,更不需要你说出什么机密,他需要的只是你这个人。”

    “我这个人?”甄容仿若自言自语一般,随即哂然笑道,“呵,难道我还有别的用处吗?”

    “自然有,我家大人为了获得甄公子你这个人才,愿意拿出最优厚的条件!”那人干脆把话说明白了一些,随即方才沉声说道,“作为取信你的一个条件,我愿意告诉你秋狩司早已完全查证清楚的另一个南朝据点,西城银仙客栈。”

    见这一次甄容终于沉默了下来,不再一味撵他走,那人暗自如释重负,接下来便语重心长地说:“大人愿意放过银仙客栈中的那些人,而且愿意把这个莫大的人情送给你。你可以亲自去通知这些暴露的吴人离开大燕,大人也承诺绝不在半路拦截他们。你拯救了南朝这样一个据点,作为他们对你养育之恩的回报,这完全已经足够了!”

    甄容沉吟了片刻,最终拍开了另一个酒瓮的泥封,随即才如梦初醒地环顾四周,见空荡荡的二楼上,原本那零星几个酒客全都不见踪影,掌柜和伙计也不在,他不禁皱了皱眉,随即仰脖子又痛喝了一气。

    等他放下酒瓮,坐在他对面的那人立时解释道:“我用了点小手段,把闲杂人等屏退了,如此才好对公子说话。”

    “你倒是周到……”甄容意义不明地笑了一声,旋即问道,“那交换条件呢?你家大人拿出一样样那么优厚的条件,总不成只要我肯留在北燕,你家大人就满意了。”

    眼见谈到了最关键的戏肉问题,那人终于压低了声音:“我家大人拜托你做的,不是别的,是从银仙客栈里起出一份南朝次相越太昌给晋王的密约。两人相约窃国窃权,如此国蠹,只要能挖出来,那对于吴燕两国全都有利无害!事成之后,你不论是在南朝还是大燕,都是英雄!”

    甄容只觉得一颗心猛然巨跳,一下子想到了越千秋和萧敬先那诡异的默契。他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直到那人起身离去,他才拎起酒瓮,痛痛快快喝了一大口后,他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心想刚刚那人背后的家伙也够异想天开的。

    一口气想要栽赃南吴次相和北燕晋王,这胃口简直是大得没边了!

    没有理会酒瓮中还剩下一大半的酒,甄容摇摇晃晃下楼,一声不吭地上了马。然而,当他一路漫无目的地四处乱晃,最后仿佛酒醉似的策马拐进了一条小路,见一条黑影突然从一处门洞窜出来的时候,他却不但没有出声,甚至连抵抗的意思都没有,只看着对方急速接近。

    当黑影几乎近在咫尺的时候,他终于认清楚了那张脸。那扑上来的人抽出的不是利刃,而是右手捏紧了拳头。紧跟着,他脑袋上遭了一记沉重的暴栗。

    “你小子太没警惕性了!”

    甄容叹了一口气,苦笑着叫道:“严掌门,你和九公子打招呼的时候,也都这么暴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