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七十章 离间
    尽管跑得快,避免了和越小四打照面,但当早一步出门,此时已经上马的越千秋看到萧敬先步履悠闲地出来,脸上还挂着某种让他不那么舒服的笑容时,他还是觉得心里发毛。然而,刚刚萧敬先答应十二公主就明显没安好心,他索性就当成没看见那不怀好意的笑。

    然而,他不想提十二公主的事,却禁不住甄容那个没经历的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晋王殿下,十二公主她……”

    “萧长珙人都来了,她却没倒贴上去,反而过来和我敲定这几天的日程,这么反常的行为,自然而然只有一个缘由。”没等甄容把话说完,萧敬先就接了上去。等到翻身上马之后,他就看着越千秋,直截了当地说,“千秋,她看上你了。”

    “我就发现了,北燕这些公主好似都没见过男人似的。大公主成天和人抢驸马,十二公主更是见一个爱一个,说得好听点叫年纪小不懂事,说得不好听那就是犯花痴!”越千秋毫不客气地当着萧敬先的面吐槽。见人半点不生气,他不禁斜睨了甄容一眼。

    “甄师兄,要说你还是十二公主的救命恩人,我把她让给你了!”

    甄容一惊之下,骑术很精的他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他几乎想都不想就气急败坏地喝道:“什么让不让的,你别想祸水东引!”

    “你既然不愿意,那就还是送给兰陵郡王萧长珙好了。反正他现在是香饽饽,多一个公主不多,少一个公主不少。”越千秋一面说一面示威似的瞪着萧敬先,“再说都已经认过舅舅了,再和十二公主缠夹不清,那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惹麻烦?”

    萧敬先眉头一扬,似笑非笑地反问道:“你们两个没听说过吗?北燕这百多年来,姐弟也好,兄妹也好,彼此之间有染的例子很不少。”

    越千秋简直想骂娘。尽管看出萧敬先只不过是想把已经很浑的水进一步搅成鸡蛋糊,可他还是气不打一处来。潜意识中,他甚至在恶狠狠地想,萧敬先对其姐,那位死去的皇后,是不是也有一种超越禁忌的爱慕!

    甄容已经连打了好几个哆嗦。哪怕从前学武的时候,那些教导过他的前辈确实提起过北燕权贵那些荤素不忌的往事,可他大多听过了就算,也没放在心上,哪知这次亲身经历了一趟,一个个人,一桩桩事,全都轮番教导了他,什么叫做“北燕风情”!

    十二公主的事就像是一段不和谐的小插曲,越千秋过了就忘,当三个人大大咧咧地回到天丰号时,眼尖的越千秋远远就看到了仿佛有两拨人正在对峙。

    他想都不想就策马靠近旁边的屋宅,随即双脚踩在马镫上微微一借力,等跃起的他伸手够着一旁的屋檐时,他手上一使劲,双脚一蹬一翻,轻轻巧巧上了屋顶。

    而目睹了他这一系列动作的萧敬先则是嘿然笑道:“果然是熟能生巧!”

    甄容简直不知道萧敬先这话到底是赞赏还是揶揄,他到底没学越千秋的肆无忌惮,而是相对规矩地随侍在萧敬先身边。

    眼看着屋檐上的越千秋上窜下跳,比他们更快地接近现场。他又瞥了一眼一旁的白雪公主,见越千秋这匹傲娇的坐骑悠然自得地前行,对主人的离开仿佛司空见惯,当发现他在看它时了,这匹马儿那眼神中仿佛还有些不屑。

    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该说有其人必有其马吗?

    越千秋却不知道甄容已经连他的马都腹诽上了。一路疾掠的他来到了天丰号的屋顶上,居高临下看着此时此刻对峙的双方。就和他预想中的一样,一边是徐厚聪以及众多禁军,另一边则是汪靖南和一群身穿黑色披风的秋狩司密谍。

    因为他这一路过来,并没有任何掩藏身形的举动,此时此刻两边全都看到了他。相较于抬头瞅了他一眼后,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的徐厚聪,汪靖南在瞥见他的第一眼就沉下了脸,嘴角亦是微微下垂。

    他恶意地猜度,如果不是秋狩司前三号boss被皇帝亲手斩杀的先例在,只怕汪靖南这时候看到他这个成天惹是生非给人添堵的小子,就会忍不住下令让下属围杀上来。

    话说回来,北燕皇帝真的不是因为他上次一口咬定在金陵更好,北燕给不了他在上京横行无忌的优厚条件,所以这才放纵萧敬先带他掺和这种杀人抄家的事,让他体会肆无忌惮恣意妄为的快感?如果是这样,北燕皇帝确实真够大方的。

    这种有天字第一号大boss撑腰,于是可以胡作非为的感觉真是不错!

    看到越千秋,徐厚聪就知道萧敬先已经来了,顿时底气大足。

    “汪大人,今日我是奉了皇命,晋王殿下又全权交托给我查问,你想要调看天丰号中的那些账本和往来书信,我也说过了,不是不可以,但你先得去见皇上请旨。你用秋狩司素来有权调看所有和南朝有涉的卷宗为由,让我把东西移交给你,恕我不能从命!”

    汪靖南还没说话,他旁边的一个校尉却终于忍不住了,竟开口大声质问。

    “徐将军,刚刚我们来时,你就以种种理由不让我们入内,现在汪大人要调看卷宗,你又如此推搪。这天丰号和南朝有涉还是我秋狩司查到的消息,你如今却把秋狩司排挤在外,莫非是故意想要替南朝据点隐瞒内情?”

    下属竟是这般愚蠢到直接质疑徐厚聪的忠诚,汪靖南登时又惊又怒。然而还不等他想要把这一茬给扭转过来,就只听屋顶上传来了响亮的抚掌声。不用看他都知道,定然是越千秋幸灾乐祸地煽风点火。

    “徐将军可是秋狩司副使楼英长千辛万苦从南边挖来的人才,为此徐将军在大吴还背上了叛贼的名声。现如今汪大人的下属竟然还信不过他?啧啧,秋狩司第一号人物和第二号人物要闹内讧?还是说,汪大人不忿徐将军初来乍到就抢去了你和秋狩司的风头?”

    汪靖南终于咆哮道:“越千秋!”

    没等人说出接下来的话,越千秋就站直了身子,冷笑一声道:“北燕皇帝派了徐将军来,晋王殿下身为总揽此事的人,尚且退避三舍,让徐将军经手,汪大人你一没有奉旨,二没有专办之权,却跑来横加阻挠,硬是要插手进去,谁知道不是你秋狩司随便找个名义栽赃天丰号是我大吴在上京的据点,顺带构陷咸宁郡王这位皇子?”

    这帽子扣得太狠了……

    此时此刻,就连被越千秋顺手帮了一把的徐厚聪亦是心情微妙,就不要说刚刚好赶到的萧敬先和甄容了。至于汪靖南,此时此刻更是气得直发抖,深深后悔没有早点铲除这个祸害,以至于人竟是背靠大树成了气候。

    然而,就算他一向觉得和越千秋这么个小毛孩子斗嘴失了身份,可刚刚酒肆中他已经在萧敬先面前碰了个硬钉子,隐隐忌惮越千秋那莫测的身世,此时万万不敢沾染越千秋扣上来的这么个罪名。他张口就是一声暴喝:“黄口小儿,你想离间我北燕臣子,做梦!”

    “要是你们关系那么好,用得着我挑拨离间吗?”越千秋见萧敬先已经来了,就在屋顶上冲着人招了招手,这才含笑说道,“舅舅,既然秋狩司的汪大人非要查个清楚明白,你和徐将军就带他一块玩呗?也省得回头你们结案的时候,他又跳出来质疑!”

    汪靖南没想到越千秋在狠狠戳了自己两刀之后,突然又改换态度帮自己说话。面对这么一个千变万化的小子,他只觉得此次答应让楼英长跟着三皇子去出使南吴是最大的错误。

    如果有足智多谋,擅长布局的楼英长在,怎会让这小子上窜下跳,竟是莫名其妙蛊惑了皇帝!

    萧敬先却不忙着答应,而是笑容可掬地看着徐厚聪道:“徐将军怎么说?”

    面对刚刚汪靖南以及那些秋狩司校尉的言行举止,徐厚聪已经知道这些北燕人对自己的真实态度,早已彻底绝了交好对方的打算。更何况,从这些天的经历,他已经真真切切地认识到,没有秋狩司的支持,他这个孤臣照旧可以得到皇帝的信赖,照旧可以立足。

    他自然可以一口咬定皇帝的旨意,把秋狩司排除在外,可是,想到之前因为越千秋在皇帝面前一句撺掇而被塞到秋狩司去的那几个得意弟子,他最终还是决定按下这口气。

    虽说那时候皇帝那般分派的时候,他心里很不情愿,可如今看来,那几个弟子扔在禁军只能给他打打下手,可丢在秋狩司,不但像钉子一样让汪靖南难受,而且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传递消息。而如若秋狩司有人忍不住给他这些弟子小鞋穿,那他就更有话说了!

    所以,即便已经恨汪靖南入骨,他却把话说得极其漂亮:“我自然听晋王殿下的。”

    “听我的?呵呵。”

    萧敬先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随即沉下脸道:“汪靖南,我算是给千秋一个面子,给神箭将军一个面子,容你带两个人留下来翻检案卷。可你给我记住,秋狩司在大燕自然是不可或缺,可你却不是不可或缺!秋狩司没了你照样玩得转,你没了秋狩司正使这个头衔,我看你还拿什么去神气!秋狩司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别忘了萧长珙已经奉旨监秋狩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