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千秋哥哥……
    “虽说没开锋,但如果我没收住手劈上来,你就已经死了!”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越千秋手腕轻轻一振,那把沉重狭长的刀微微颤抖,竟是灵巧地拨动了十二公主额前的一缕头发。

    十二公主甚至能够感觉到那冰冷的刀锋似触及却又没有触及到肌肤的感觉。哪怕越千秋说过,这把刀并未开锋,她仍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而在刚刚被打得落花流水,现在又被随手放过之后,她的心里却生出了一种非常奇特的战栗感,仿佛在大海里浑浑噩噩漂泊许久的溺水者突然抓到了一根新鲜的救命稻草。尽管那根救命稻草只是别人漫不经心抛下来的,可对于她来说却已经弥足珍贵。

    “人生和练刀一样,有放有收,一味招摇过市肆无忌惮,那就是找死。而且,下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要都像你这样动辄凌虐,哪天在睡梦当中怎么死都不知道!十二公主,看看这次上京城里那些死了的人你就该明白了,哪怕皇亲国戚,死了也就是一堆黄土而已!”

    越千秋嘴里说着恐吓的话,心里想到的却是那位险些被宫女们给勒死的嘉靖皇帝。

    可那念头一闪即逝,更多的是品味刚刚那完全是欺负小孩子的一战,心里倒没有什么得胜的快感,只想着完成任务之后可以赶紧撤。此时此刻,他一寸一寸地往回收着陌刀,最终拄刀而立,头也不回地问道:“我说舅舅,这算任务完成了?”

    萧敬先刚刚好整以暇地看着越千秋把十二公主玩弄于手心,对于小家伙打完之后还要再占嘴上便宜,他更是觉得有趣,此时就轻轻点头说:“算你完成任务了。教训过这丫头就行了,走吧,回天丰号看看,那边可有什么结果!”

    越千秋如释重负,双手一翻,再次将那陌刀拆成三节塞进革囊,可他刚系好带子,还没来得及背在身上,眼角余光突然就发现十二公主窜了过来。他眉头大皱,一手提起革囊往后一窜,旋即出声喝道:“怎么,还没打够?真的要我把你打到躺三天爬不起来?”

    在他看来已经极其不耐烦,极其不客气的喝问,迎来的却是让他瞠目结舌的回答。

    “千秋哥哥……谢谢你!”

    这什么鬼?

    越千秋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尾椎骨油然而生,这会儿后背汗毛根都已经竖了起来。诺诺那样的四五岁孩子来上这么一声娇软的千秋哥哥,那是挺可爱,再加上那身世,确实能够让人生出几分怜惜和容忍之心,可即便如此,当小丫头嚷嚷童养媳时,他还是想打她的屁股。

    可这会儿十二公主这一声千秋哥哥,却叫得他头皮发麻,恨不得把人的嘴封住!

    他比她大吗?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他绷着脸,地说:“十二公主可别这么叫,我当不起。至于谢谢也不必了,只要你能收敛点儿别闯祸,那就阿弥陀佛了,告辞!”

    见越千秋把革囊往身上一背,头也不回走得飞快,甄容不禁愣了一愣。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十二公主没来得及截下越千秋,竟是干脆拦下了他!

    “甄哥哥……”

    这一次,听到如此称呼,甄容也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毛骨悚然。他身手比越千秋还要再出色些许,此时不假思索就往后连退了两步,继而往右边虚晃一枪,可紧跟着就折往左边,速度飞快地摆脱了十二公主的阻拦,甚至都顾不上和人说话就立时落荒而逃。

    越千秋跑了,甄容竟然也跑了,十二公主登时恼羞成怒,见萧敬先站在围墙上一脸看热闹的架势,她忍不住一跺脚大发娇嗔道:“晋王舅舅,你就这么看着,也不帮我?”

    尽管十二公主并不是自己的嫡亲外甥女,但萧敬先对人的脾气却能摸到分,此时便哂然一笑道:“怎么,移情别恋了?你可别忘了,不管是千秋还是阿容,全都叫我一声舅舅。你说我该帮你们哪边?”

    “他们肯定只是假的叫叫而已,那是父皇和你联手一块演戏,对不对?”

    十二公主满脸期待地看着萧敬先,见其一脸讳莫如深的笑容,她就咬咬牙道:“晋王舅舅,我成天憋在家都快憋出毛病了,无处发泄,这才把火气都发在东西和下人身上。既然晋王舅舅你疼我才让千秋哥哥来教训我,那接下来几日你去办事,能不能也带上我?”

    “带你?”

    听出萧敬先这反问中隐有讥诮之意,十二公主顿时挺起了胸膛:“就算父皇对外那样宣称,晋王舅舅你也带着他们招摇过市,可难免有人心存怀疑,可如果我也跟着,别人就会对千秋哥哥的身份深信不疑……”

    当十二公主笑颜如花地跟着萧敬先出来,越千秋顿时生出了一种极其不妙的预感。果然,下一刻,他就听到萧敬先开口说道:“小十二这性子,闲着发慌就要生事,这两天就跟着我当个跟班,跑跑腿传传话。”

    越千秋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尤其是面对十二公主那隐隐流露出热切的目光,他联想到当初大公主在南苑猎宫闹事时挨的萧敬先那一巴掌,以及不顾越小四的冷眼拼命倒贴,突然有一种诡异的错觉。

    姬家除了出疯子,流着姬家血脉的女人当中,好像还有受虐狂和偏执狂的体质啊!

    他极其哀怨地瞅了萧敬先一眼,见人反而对他露出了鼓励的笑容,他不禁气不打一处来。偏偏就在这时候,一个侍女匆匆过来,甚至来不及行礼就气急败坏地说道:“公主,兰陵郡王来了,说是……说是奉旨来安抚公主。”

    怎么都挤在一块了!

    别说越千秋呆若木鸡,就连十二公主也有些措手不及。她才刚刚在越千秋身上体会到了从前在兰陵郡王萧长珙那儿才感受过的霸道,可现在那个正牌的家伙却突然来了,她到底该如何?放弃和长姊争男人,直接改弦易辙,还是看看萧长珙的态度再做决定?

    越千秋却不想在这儿和越小四上演一场狗血电视剧,他想都不想就立刻对萧敬先道:“我就住在那家伙的家里,成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不想在这儿再见他那张臭脸。舅舅你要是不走,我就直接走了!阿容,快走,翻墙!”

    能把翻墙两个字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甄容想不到还能有第二个人,当他看到越千秋背着二三十斤重的陌刀革囊仿佛轻若无物一般窜上墙头,连忙追上去的同时,心里却不由生出了一个无法抑制的念头。

    成天跟着越千秋,他也似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学坏了。否则,他的翻墙也不会这么熟练,今天那声舅舅也不会叫得出来!

    当越小四随着一个公主府的管事一路入内的时候,他突然仿佛感应到什么似的抬起头来,结果下一刻就看到墙头如同一道轻烟似的窜过去的越千秋,以及后头紧跟着的甄容。

    他不禁为之愕然,心想人不是跟着萧敬先去查抄天丰号了吗?怎么跑到越国公主府来了?话说回来,刚刚门上人可没和他说萧敬先也来了!

    他无心在这种场合截下越千秋问话要问回去之后可以好好问个够然而,当瞧见那领路的管事满脸惶恐,仿佛生怕他跳上去大打出手,他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当即沉下脸道:“怎么,原来越国公主已经有客了?”

    “是晋王殿下带着他们来的,那是不请自来的恶客。”

    管事慌忙连声解释,生怕惹恼了这位炙手可热,如今又是奉旨来安抚十二公主的上京新贵。生怕人家不相信,他一面斜着身子在前头带路,一面:“刚刚那位越九公子还匆匆出来拿了陌刀进去。要不是晋王殿下在,咱们都快吓死了。”

    越千秋拿着陌刀进去?他想干嘛?咦,莫非是要和十二公主打一场?要真是那样他就来迟了,错过一场好戏!话说回来,十二公主那种恶劣的性格,一旦用完全压倒性的优势盖过她,那小丫头的态度恐怕会立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当越小四最终见到十二公主时,就只见人侍立在萧敬先身边,浑然一副心虚小媳妇似的架势。他只觉得心中原本那猜测验证了一半,脸上虽说端着一副严肃面孔,实则却笑得几乎肚子疼。可当萧敬先开口说话时,他那点戏谑越千秋的心思立刻丢到了一边去。

    “长珙,我忙得累死累活,你倒是清闲。不过多亏你举荐了徐厚聪,我这才能带着千秋和阿容偷得浮生半日闲。”萧敬先说着就走上前来,到越小四身边时方才不动声色地说,“上京城武虽多,但我能看得入眼的却少。我以为已经看透了你,没想到还是小看了你。”

    这最后两句话很有些拗口,可越小四却绝不会听差了。他打了个哈哈道:“我就是个富贵闲王,你实在是高看我了。”

    “闲王吗?你应该闲不了太久的。”萧敬先撂下这句话后,立时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而看着他的背影,十二公主脸色挣扎了好一阵子,最终跑上前来对越:“长珙哥哥,你稍等一会儿,我和晋王舅舅再说几句话就回来!”

    越小四扭头看着十二公主追上萧敬先,拉着人的袖子低声说了几句话,自以为隐秘,可在他那非常不错的耳力之下,她这点遮掩功夫根本就等于白搭。当他听到十二公主死乞白赖地说接下来几天跟着萧敬先,隐隐约约还听到一声千秋哥哥,他终于嘴角翘了起来。

    那个臭小子敢笑他招蜂引蝶?嘿,这下被他抓到把柄了不是!

    你不但招蜂引蝶,还是一场兄妹不伦之恋的主角!

    话说回来,越千秋生日哪天来着?真的比十二公主大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