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六十六章 舅舅,交锋
    “舅舅,想不到这家烧鸡做得确实还挺地道。”

    “唔,那个拌菜好吃,爽口,伙计,再来一份!”

    “再来一壶春茶!什么,喝酒不宜喝茶?我不管,我觉得春茶和烈酒挺配的,只要别过量就行!”

    如果说刚刚萧敬先带着越千秋和甄容踏进酒肆,竟是被人认出来之后,整个酒肆赫然一片寂静,那么在此刻越千秋那旁若无人的声音里,四周围就渐渐回复了一点点活络的气息。

    对于甄容来说,上次越千秋叫皇帝阿爹那仅仅是传闻,可此次亲耳听到越千秋对萧敬先的称呼,亲眼看到人如何与萧敬先相处,他觉得自己和越千秋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越千秋怎么就这么能放得开?阿爹舅舅随口就来,他就算才被越千秋好好开导过,可还是做不到……

    然而,心里这么想,当又一壶春茶送上来,萧敬先竟是执壶给他倒了一杯,还笑吟吟地给他介绍,这是出自南朝杭州某个他从来没听说过小山头的茶叶,通过茶马贸易,贩到北燕后非常受欢迎,又把一碟佐茶小菜推到他面前,甄容忙不迭道谢的同时,竟是鬼使神差一般说道:“谢谢舅舅。”

    这一声舅舅出口,甄容自己都是呆若木鸡。尤其是当听到咣当一声,扭头看见送凉菜过来的伙计失手砸了盘子,随即就脸色煞白地跪下磕头,他几乎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越千秋一下子拂落了筷子,借口钻到桌子底下去捡,可人却蹲在桌子底下,发出了阵阵分明是极力克制的笑声。当发现甄容两条腿狠狠地朝自己蹬了过来时,他敏捷地往后一个兔子跳避开了去,这才若无其事地起身坐了回去。

    “丁点大的事,磕什么头,赶紧收拾了,重新上!”说这话时的萧敬先,哪里有半分杀人如麻的妖王风范,平易近人得仿佛常常做好事的大善人。

    那小伙计当然分不清楚萧敬先这话是真情还是假意,可看到越千秋笑吟吟地对他点了点头,他赶紧低下头去,手忙脚乱收拾着满地狼藉。等转身匆匆离开时,他那脚步还有些跌跌撞撞,仿佛随时都会摔一跤。

    甄容脸色如同火烧,见越千秋戏谑地冲他挑了挑眉,旋即复又一本正经,他不由得狠狠瞪过去一眼。

    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口口声声叫舅舅,否则我怎么会被绕进去!

    越千秋挤了挤眼睛。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逼你开口!叫就叫了,又不会少块肉!

    见越千秋和甄容“眉来眼去”进行着无声的交流,萧敬先倒是笑了起来:“你们两个乌鸡眼似的互瞪,很有趣吗?有什么话不能说出来?”

    “说出来就没意思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样彼此瞪来瞪去,互相猜对方究竟想说啥,当然有趣。”越千秋笑着随手捞了几粒酱黄豆扔进嘴里,随即懒洋洋地说,“舅舅,你说徐将军带人能在天丰号里查抄出什么违禁的东西吗?”

    “怎么,你还不信天丰号是南朝在上京的据点?”

    越千秋没好气地冷哼道,“真要是这么轻轻巧巧就被秋狩司给抓到小辫子,引来堵门查抄,大吴谍探在上京主事的还不如抹脖子上吊得了!秋狩司要这么能干,干嘛不早点把人一网打尽,还拖到现在?莫非是想在我们和人联络的时候抓个现行?那可真是对不住了,反正我是没听大伯父和师父说过,那是吴朝的据点。如果查到最后是笑话,那可有趣了!”

    此时此刻,在酒肆门口下马的汪靖南恰恰好好听到这番话,哪怕越千秋背对着自己,他仍旧认为对方是故意出言讥讽。就算他素来喜怒不形于色,此时额头上还是出现了深深的三根竖纹。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情绪,这才大步走进店去。

    因为萧敬先的到来,以及越千秋那连声舅舅,再加上甄容的一声舅舅,小小的酒肆里这会儿虽说还有十来个客人,此时却是鸦雀无声,所以,汪靖南那沉重的脚步声异常刺耳。

    可越千秋却像根本没有察觉似的,等到仰头喝下一杯茶后,他才嘟囔道:“累死了,我睡会儿!”

    眼见越千秋说完这话就直接仆倒在桌子上,一时鼾声大起,甄容忍不住想到昨晚上越千秋也用过类似的装醉招数,不禁叹为观止。然而,正对着门口的他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汪靖南正朝这边走来,所以像越千秋这样肆无忌惮地装醉就毫无意义,因此他干脆站起身来。

    “舅舅,对不住,内急,我去一下后头。”

    一次舅舅叫出口,如今再叫那就是毫无滞涩,甄容自己也觉得这适应能力果然是练出来的。抢在汪靖南来到之前,他快步往店内走去,丝毫没理会四周围那些偷窥自己的目光。

    越千秋装睡,甄容借故闪人,汪靖南大步上前时,便索性往左右看了一眼,眼神阴鹜。尽管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他是谁,可从他这做派就能体悟到那是非同小可的权贵。然而,刚刚萧敬先进酒肆,尚且开口让酒客自便,没有赶人,此时起身结账走路的终究只有少数几个。

    汪靖南没想到自己一个能让秋狩司下属人人敬畏的眼神,用在这些寻常人身上竟然毫无效用,不由得沉下了脸。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秋狩司办事,闲杂人等悉数退避!”

    秋狩司在北燕就如同当年南吴的刑部总捕司一样,几乎可以止住小儿夜啼。

    顷刻之间,刚刚还在观望的酒客们全都变了脸色,有的慌忙掏钱,有的急忙起身,仓促之下,甚至还有人踢翻了凳子,碰翻了碗碟,可谁曾想就在动作最快的人快要一只脚跨出门槛时,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这是酒肆,不是官衙,更不是朝堂,大家都是客人,讲的是客随主便。我刚刚带千秋和阿容过来都没撵人,汪大人你这个秋狩司正使一过来却这么大官威,这算不算喧宾夺主?”

    萧敬先一面说一面抬起头来,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诸位继续坐,今日这顿酒我请!”

    朝堂上无数官员谈之色变的晋王居然请一群微不足道的酒客喝酒,这简直是开天辟地以来的稀罕事。一时间,刚刚被秋狩司名头吓倒的酒客们立时纷纷回座。

    然而,谁也不会打算趁着这难得的机会狠狠宰上萧敬先一顿,反而更怕的是此时不听话,回头被萧敬先给宰了。

    至于惹秋狩司那位大头头生气,这样的顾虑反而要往后靠。

    汪靖南没想到萧敬先竟然会这样和自己针锋相对,一时心头大怒。然而,他深知如今秋狩司的地位相当尴尬,皇帝竟是宁可用萧敬先这把锋利的刀,用徐厚聪这个刚刚投附的外人,却把秋狩司扔在了一边,这无疑是一种危险的预兆。

    当年那三位曾经权倾一时,序位都在他之上的头头是怎么死的?被皇帝亲手杀的!

    他只能姑且无视了那些不知好歹的酒客,直接在萧敬先对面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沉声说道:“天丰号是南朝在上京城中最重要的一个据点,晋王殿下明明领着皇命,却不亲自去查,而是突然交给徐厚聪,这是不是有些太轻忽了?”

    “徐厚聪不是你们秋狩司千辛万苦,这才从南边挖过来的吗?为此楼英长还得了皇上好一番赞赏,怎么现在汪大人却好像不相信他?”

    萧敬先随口接了一句,继而眉梢一挑,不等汪靖南辩解,他就意味深长地说:“再说了,徐厚聪也是奉皇命来的,既然他能干,我减轻一点担子,这不是理所当然的?”

    意识到自己刚刚被萧敬先的挑衅激得有些心绪失常,汪靖南不得不使劲压了压那炽烈的心火,一字一句地说:“徐厚聪就算再可信,这毕竟是涉及到南朝谍报的大事……”

    “正因为事涉南朝,初来乍到正有心建功立业的他,才会全力以赴,才会是一条比谁都更称职的猎犬!这点浅显的道理,汪大人身为秋狩司之首,不会不知道吧?”

    接二连三被萧敬先挤兑,汪靖南终于再也压不住心头那不断勃发的怒火。一贯城府深沉的他竟是按捺不住情绪,斜睨了一眼越千秋道:“晋王莫非是真的相信了外间流传的那鬼话?”

    此话一出,刚刚就已然一片寂静的小酒肆中,此时更是静悄悄到连人的呼吸声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面对汪靖南那冷冽的视线,萧敬先把玩着手中那小酒杯,突然开口说道:“千秋,别装了。刚刚你怎么叫我的,眼下再叫一声让汪大人好好听听!”

    原本趴在桌子上的越千秋慢吞吞地爬起身来。

    然而,刚刚他能把舅舅叫得毫无滞涩,此时却完全没有在汪靖南面前做戏的性子,侧过头来端详了汪靖南一会,他就嘿然冷笑道:“我知道你们秋狩司千辛万苦把徐将军把南边弄过来,千金买马骨,更多过招揽人才,所以现在看着徐将军飞黄腾达,不乐意了是不是?”

    没等勃然大怒的汪靖南反驳,他就重重冷笑了一声。

    “汪大人,上次有人冒充什么前前任废太子的人来接触甄容,打着萧王孙的名义招摇撞骗,说什么会在上京城中闹事,恐吓甄容如果不从就会寸步难行,你以为那个家伙最后进了秋狩司,我们不知道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很可惜,我在竞陵的时候,就把这事对皇上说了。所以,你别觉得秋狩司这次被踢到了一边很委屈,那都是你自找的!”

    “有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