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洒脱
    “看,兰陵妖王来了!”

    “什么兰陵妖王,那现在已经是晋王了!”

    “小声点,知道这几天人家已经杀了多少人吗?听说长乐郡王府的那条街,所有人全都被他杀干净了,王府里的血直到晚上还在往外流!”

    “可今天晋王殿下为什么跑这里来?这条街上没有什么达官显贵吧?”

    尽管宵禁令尚未解除,但之前不许官民百姓出行的禁令却已经解除了,此时此刻,因为看到那招摇的开路人马而匆匆忙忙避到大路两旁的人们议论纷纷,很快,就有人认出了萧敬先身后策马徐行的那两个少年,议论的中心人物顿时变了。

    “那就是南朝的越九公子?没想到啊,这么多龙子凤孙争了半天,最后便宜了他。”

    “那不还是传闻吗?皇上又没真的下旨承认那就是当年皇后生的小皇子!”

    “什么传闻,他都叫过皇上阿爹了,难不成你以为皇上堂堂大燕天子,随便认儿子的?”

    “另一边那个少年听说肩头有一个青狼纹身,据说也是咱们大燕皇族之后!”

    “你们说说,这都叫什么事。明明是咱们大燕皇族,怎么会一个个都跑到南朝去了?”

    身为练武之人,越千秋从前非常自豪自己的武艺身手,耳聪目明,可此时此刻,他却恨不得拿什么东西把耳朵堵住。他实在觉得很费解,就凭晋王萧敬先昔日那兰陵妖王的名声,如今又在上京城里再次杀了个血流成河,如此凶名在外,还有人敢在道旁看热闹外加议论?

    至于说他和甄容的……也同样很烦人,这就如同蚊子在耳边嗡嗡嗡,拍还拍不到似的!

    他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北燕人,再加上我行我素惯了,干脆策马又上前了两步,直截了当地对萧敬先问道:“抄家杀人这种事,在北燕百姓眼里却是看热闹的好机会?”

    “嗯?”萧敬先挑了挑眉,往左右看了一眼,凤目中便流露出了几分笑意,却是不紧不慢地说,“别人比如秋狩司抄家杀人我不知道,但我出来抄家杀人,从来是不禁寻常百姓窥视,而且也不会因为苍蝇蚊子在耳边嗡嗡叫就大开杀戒。杀人的刀要用在该用的地方。”

    越千秋一时难以确定萧敬先的意思,是凡夫俗子不值得动刀?还是要爱惜寻常百姓?可萧敬先都没工夫和那些窃窃私语的路人计较,他再不耐烦也是白搭。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只能努力去想昨天越小四说,已经把徐厚聪推荐给皇帝用来制衡萧敬先的事。

    如果皇帝答应了,徐厚聪人呢?怎么到现在还不见踪影?

    话说如果徐厚聪都能在此番大事中掺一脚,秋狩司却靠边站了,汪靖南和秋狩司的其他头目心里又会是什么滋味?越小四虽说到现在还没正儿八经地跑去秋狩司履行职责,可人今天说是奉旨安抚上京城中权贵,总会去秋狩司的。头顶压一座大山,汪靖南受得了?

    还有那位追随某位杯具的三皇子前往金陵的秋狩司副使楼英长,不知道这会儿怎样了。如果爷爷不在金陵,某些思想僵化的官员会不会让这家伙有可趁之机?

    越千秋正在那浮想联翩,耳朵突然捕捉到了一个声音:“千秋,到了。”

    他立时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发现自己赫然已经停在了天丰号门前。而掌柜带着两个小伙计匆匆迎出来,满脸的惶恐和战栗,他不禁若有所思打量了三人几眼。

    昨天时间紧迫,外加担心外人窥出端倪,谢筱筱没来得及对他传递太多消息,他还不知道天丰号老早就已经出手转卖,真正属于南吴的人手撤得一个不剩。

    可是,在越影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上京城的情况下,他并不担心那条隐秘战线出问题。要是连这点料敌机先都做不到,那还是影叔吗?

    所以,眼下他就仿佛完全不知道这儿有什么猫腻似的,一派气定神闲的架势。

    “晋……晋王殿下……”迎上来的大掌柜仿佛连牙齿都在打颤,话语中竟是带出了几分哭腔,“您光临小号,可是……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吩咐。”萧敬先眼皮子都没眨一下,淡淡地说,“我是来查抄天丰号的。”

    尽管猜到过这个最坏的可能性,可那大掌柜还是抱着万分之一的侥幸,但此时听到这话,他终于再也站不住,跌跌撞撞后退了两步,随即就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地说:“晋王殿下,小的只是这天丰号雇佣的掌柜,咸宁郡王做了些什么,小的一概不知啊!”

    “谁说我今天来查抄天丰行,是为了咸宁郡王来的?”萧敬先的眼睛再次微微眯起,说出来的话却如同刀子一般,“秋狩司查到,天丰行乃是南吴在我大燕上京的一处据点,不但传递情报,而且盈利的钱财又会流入南边,这等资敌的行为,形同叛国!”

    此话一出,甄容首先吓了一跳。他本能地去看越千秋,却见今天又换了那匹白雪公主作为坐骑的越九公子满脸的若无其事,没骨头似的靠在小母马的脊背上,一脸看热闹的戏谑。

    面对镇定的越千秋,他立时觉得刚刚乍然生出的担忧烟消云散,就连四周围的目光都不那么刺人了。

    和甄容与越千秋相比,那个大掌柜就没办法镇定了。如果说咸宁郡王谋逆,他这个给人做事的还能够用完全不知情来搪塞,那么,天丰行一旦被证明是南吴的据点,他这个大掌柜还怎么脱罪?他扶着此时此刻颤抖不已的膝盖,恨不得立时晕过去,却又不敢晕过去。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该为了图谋天丰号大掌柜的位子,听人撺掇走通了咸宁郡王府的路子,把这家这些年蒸蒸日上的商号给吞了下来,现在看来,他也许是上了那位洒脱交权的前任大掌柜的大当了!

    彷徨无计的大掌柜徒劳地勉力抬起头来,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反驳萧敬先的救星,奈何人人都闭口不言。就在这时候,他终于看到了萧敬先身侧的越千秋和甄容,登时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把心一横就开了口。

    “晋王殿下如果说我天丰号和吴朝有涉,那为何不问问您身边那两位公子?他们难道不是南朝使团的人吗?”

    眼见又被人赖上了,越千秋不禁很想叹气。可听到这句话,他此时已经完全确定了,下头这个遇事就想要攀咬他人,谋求自己减罪甚至于脱罪的家伙,绝对不曾经手和吴朝那边的联系。既然没有这样的顾虑,他就直起腰来,居高临下地端详着这家伙。

    萧敬先仿佛没有发现四周围无数目光都集中在越千秋和甄容身上,侧头问道:“千秋,阿容,人家让我问你们,你们怎么说?”

    越千秋伸手示意甄容先不要说话,自己策马缓缓上前,最终竟是越过了萧敬先,直接到了那大掌柜面前。见他虽说仍旧跪在地上,身子却竭力挺得笔直,仿佛要显出胆量和骨气,他就再次身子往前倾了倾,笑吟吟地问道:“你说你不知道天丰行是什么背景?”

    大掌柜自知自己已经骑虎难下,咬咬牙说道:“没错!”

    “那真巧,我也不知道。”

    越千秋见对方完全懵了,他就头也不回地说:“晋王殿下,一来是不知者不罪,二来是没必要浪费时间在小喽啰身上。既然要查抄天丰号,找到它和大吴有涉的证据,那就赶紧派人进去封存账本吧。我也很好奇,秋狩司一口咬定是吴朝据点的天丰号到底有什么秘密。”

    “那就如你所愿。”萧敬先大手一挥,立时就有两列禁军飞快地冲进了店铺之中。这时候,他才轻描淡写地说,“除却这总号之外,上京城内的两处分号,还有大燕其他各州府的分支,我已经传下令去一并查抄了。当然,天丰号中要紧掌柜和管事的家里,也都派了人去。”

    话音刚落,一个突兀的声音就接了上来:“晋王殿下如此周密,实在是让人佩服!”

    随着这话语,就只见禁军分开一条道来,不多时有人带着两个随从纵马小跑过来的,竟然是徐厚聪。当快行到萧敬先跟前时,他一跃下马,快步到萧敬先马前躬身行礼,这才沉声说道:“皇上说,晋王殿下近来辛苦,随行禁军也始终没曾歇过,让我带人前来襄助一二。”

    “哦?徐将军这个帮手倒是不错。只不过,你出来了,那宫里呢?就只剩汪枫一个人坐镇?”

    见萧敬先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徐厚聪却不敢有丝毫小觑,却是谨慎地答道:“赫五爷正在奉旨整饬禁军。”

    “那倒差不多!”萧敬先哂然一笑,随即看也不看地上那再次瘫坐了下来的大掌柜,直接一指天丰行的招牌,一字一句地说,“徐将军既来了,那就交给你了。把这处地方从内到外好好搜一遍,不管这天丰行到底是不是和南朝有涉,好歹给提供消息的秋狩司一个交待。”

    说到这里,他就对不声不响策马回到身边的越千秋说:“既然有徐将军这么一个精细人来了,我正好偷个懒。千秋,阿容,找个幽静的地方,咱们爷仨喝茶去!”

    徐厚聪还以为自己这疑似夺权分权的人一到,萧敬先指不定怎么暴怒发疯,却没想到人轻轻巧巧就把事儿往他怀里一推,他不禁陷入了尴尬的两难境地。他为了避免刺激到萧敬先,所以总共才挑了两名禁军当随从,甚至没有从神弓门中挑私人。

    可现在,萧敬先这一撂挑子,他怎么节制对方麾下那些兵马?就萧敬先刚刚那话一出口,四周围那些将卒看他的眼神就已经流露出赤裸裸的敌意了!

    据说之前萧敬先纵容这些家伙一个个中饱私囊,如今他这一来,到底是继续纵容还是制止这种行为?

    而就在徐厚聪犹疑不决的时候,他听到了越千秋的声音:“舅舅,这上京城我不熟,你带路,你说去哪,我和甄师兄就跟你去哪!”

    继那一天听到越千秋叫皇帝阿爹之后,此时听到这一声舅舅,原本只信那传言六分的徐厚聪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别说君无戏言,晋王萧敬先这种人,怎么会随便认外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