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好男也要和女斗
    如果眼下是真醉,越千秋自然避不开这一抓,可他到底只是装醉,此时此刻他根本不用其他的闪避方式,只是直接从甄容背上滑落了下来,谢筱筱这含恨一抓,顿时抓错了人。

    看到甄容肩头衣衫崩裂,紧跟着还留下了五指爪痕,谢大小姐顿时完全呆住了。哪怕那个被她误伤的少年只是苦笑着用手捂着肩头,甚至硬气得连哼都没哼一声,她还是觉得双颊如同火烧,又羞又怒,眼圈都有些气红了。

    “你……你……你太过分了……”

    越千秋自己同样有些傻眼。谢筱筱会武艺,他是知道的,可甄容那是什么功夫,就算是他猝不及防之下从人背上滑落下来,甄容居然会没躲过这突如其来的一抓?

    见谢筱筱转身要走,他灵机一动,窜上前去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沉声喝道:“刚刚是我说话不好听,我道歉!可你伤了甄师兄,就想一走了之吗?”

    他一面说一面恶狠狠地瞪着四周围那些看热闹的门子和下人,随即才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既然是来拜访兰陵郡王的客人,人我领进去了,等兰陵郡王回来之后,让他到我那儿去要人!哼,想看我的笑话,全都给我记着!”

    见越千秋一手推着甄容,一手拽着谢筱筱,竟是气咻咻就横冲直撞闯进了王府,两个门子和闻讯赶过来的仆役面面相觑,最终谁都不敢拦。

    虽说南朝使团此次出使显然是别有用心,如今皇帝已经下旨通缉拦截,可越千秋的身份简直是个无与伦比的大坑,谁敢得罪这位身份莫测的南朝六品朝奉郎?

    一路长驱直入到了自己那个院子,越千秋就长长舒了一口气,见甄容正好回过头来,和个大秤砣似的沉甸甸推不动,他就没好气地叫道:“甄师兄,还杵在这儿干嘛?赶紧和我进屋去,我给你上点药包扎一下,小心感染!”

    原本就盯着越千秋那只爪子的谢筱筱顿时咬紧了嘴唇,简直气急了。什么叫感染……她一没下毒,二没用很大的力气,只不过没想到越千秋这么刁滑而已,这才伤着了别人!

    甄容顿时苦笑道:“九公子,只是一点皮外小伤而已,我自己会处置,你不用小题大做……”

    越千秋没想到甄容会说出小题大做四个字来,顿时有些尴尬。他挠了扭头,最终干笑道:“那你自己赶紧回屋子去上药包扎,这丫头交给我,一定给你讨回公道来!”

    甄容只觉得一阵头疼,可他和越千秋打交道,那真是次次占下风,此时不得不用歉意的眼神瞅了谢筱筱一眼,最终匆匆离去。确定脚步声渐渐远去,人真的已经走远了,越千秋这才如释重负。紧跟着,他就听到耳畔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声音。

    “你还要抓着我到什么时候?”

    越千秋这才醒悟过来。他不慌不忙松开手,随即就理直气壮地说:“之前是我醉得糊涂了,话说得不好听,但我那话也没有完全说错。兰陵郡王现如今是单身一个,你家里就没有长辈吗?要你一个来见他!万一羊入虎口岂不是糟糕透顶?”

    他的声音很不小,谢筱筱一气之下,却也忘了自己此行的正经目的,忿然叫道:“用不着你教训我,我不是第一天出来行走了!想当年我在林子里挖人参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往脸上贴金了吧?我怎么听说采参客从来都没有女人的?”

    听到越千秋这反唇相讥,谢筱筱终于再也按捺不住,直接一拳砸向了越千秋面门,却见其微微后仰避开要害,却是左肩往后一拉,随即直接向前一推,竟是用肩头接下了这一拳。眼见自己竟然打中了,她不禁遽然色变,刚刚那满心怒气有一多半变成了惊疑。

    这家伙上次在老参堂门外杀人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软脚虾的!

    “你……你怎么不躲……”

    “废话,不让你消消气,你能听我好好说话吗?”越千秋先是说话极轻,随即就大声嚷嚷道,“好啊,你打了甄师兄,竟然还打我……虽说好男不和女斗,可我今天要破例了……”

    越千秋一面嚷嚷一面冲着谢筱筱低声叫道:“赶紧的,上房顶打一打,然后趁机说话!”

    刚刚满腹的委屈和不忿,可面对越千秋这番言行,谢筱筱终于觉得,和这家伙怄气实在是不值得。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喝一声就朝越千秋攻了过去,却是招式半真半假,只想着万一这家伙还是不把她放在眼里,那就好好教训一下他。

    顷刻之间,两个人在院子里交换了几招,继而就跃上了墙头,而后又窜上了房顶,又从房顶打到了后头一棵茂密的大树上。有了这枝干遮蔽,越千秋就轻松多了,一面对谢筱筱打了个暂时停战的收拾,他就一面随手当起绿化破坏者,不时打断根根枝条。

    “我师父和大伯父他们是不是躲在老参堂?”

    谢筱筱没想到越千秋一张口就问到了最关键的点子上,不由得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谢天谢地!

    越千秋只觉得连日来压在心底的那块巨石倏然搬开,整个人都一下子轻松了下来。他没有回答谢筱筱的反问,而是笑着问道:“师父让你带什么话给我?”

    想到当时严诩见自己时,那心急如焚,顾虑重重的样子,话里话外全都是担忧越千秋认为被抛下后会有什么怨愤,就连越影也是不无嘱咐,让自己一定要把话说透,安抚好越千秋,可此时此刻见越千秋蹲在树干上,那张脸上满是欣喜,她突然觉得这家伙没那么可恶了。

    难怪那两位都这么宠这小子!

    “越大人已经不在上京了,只有严大人带着两个小的在我那儿,他让你别担心,他绝不会抛下你的,另外还有……”谢筱筱突然很想看看越千秋吃惊的样子,故意拖了一个长音,有心想卖个关子。可下一刻,越千秋再次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刚刚还在她对面那根树干上的越千秋突然窜了过来,敏捷地落在了她的身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是不是影叔也来了?”

    “你怎么知道?”

    谢筱筱几乎是下意识地迸出了和之前一模一样的那句话,见越千秋咧嘴一笑,小白牙仿佛还会反光,她须臾觉察到了自己的失态,当下按捺了好奇和惊疑,低声说道:“没错,就是影爷把严大人他们送到老参堂的。”

    “我就说嘛!”越千秋长舒一口气,轻轻抓了抓下巴。严诩的秉性他是最清楚的,这么大的事情万万瞒不住他这么久,也只有越影拿着老爷子和东阳长公主的“金牌令箭”突然出现,强势镇压,再加上绝对镇得住场子的武力,严诩方才会不得不无奈听命。

    “你刚刚说是来找兰陵郡王的,难不成除却捎话让我放宽心之外,还有要事见他?”

    尽管严诩一提到越千秋就眉飞色舞,满脸我徒弟天下第一的骄傲,谢筱筱也知道越千秋确实是武艺高强,胆大包天,可此时此刻发现一直都被他带着节奏,她难免还是难免有些沮丧。可她也知道这样的说话机会很难得,因此在越千秋一个眼神过后,少不得又假打了两招。

    “影爷说,如今乃是上京多事之秋,老参堂区区一家商户,很难做到不偏不倚,所以建议我们投靠兰陵郡王。”尽管老参堂并不仅仅是自己的,可谢筱筱还是满脸不情愿,“这些权贵大多都是一丘之貉,贪得无厌,只怕这样一来,没两年老参堂就要改姓萧了!”

    放心,老参堂一直都会姓越……嗯,虽说一直都有杜白楼和谢十一爷的股份……

    越千秋知道越影并没有透露那最深层次的隐情,当下安慰道:“放心,萧长珙虽说不是什么好鸟,但至少不是巧取豪夺的人,占便宜也不会占到底。至少,他是如今炙手可热的新贵,这次上京城风波再大也牵涉不到他……”

    摆事实讲道理之后,他眼看两人在这棵树上纠缠的时间已经太长了,微微沉吟片刻,就开口说道:“还请谢姑娘回头带个口信给影叔和师父,就说……”

    因为事涉萧敬先,而且太过重大,他本待含糊一点,可想到越影尚且毫不顾忌地住进了老参堂,他就直截了当地说:“就说晋王萧敬先已经表露了意愿,说是他想去南吴。”

    谢筱筱本待替越影带话给越千秋,让其设法争取萧敬先,可听到这话,她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这就好比睡觉时却有人给你递枕头,哪有这样的好事?

    “不过,这也有可能是萧敬先想要引蛇出洞,把影叔和师父他们钓出来,所以留一两个人接应我就行了,萧敬先这儿就全都交给我。我这些天会日日跟着他,盯死了他的一举一动,所以你回去转告影叔和师父,不要再随便和我联络,以防露出马脚。”

    谢筱筱终于姑且消化了这个极其不可思议的消息。可还不等她询问萧敬先叛逃南吴的理由,就只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大吼。

    “越千秋,谁给你的权力随意带走来拜访本王的客人?快把谢姑娘给我交出来!”

    面对越小四这中气十足的声音,越千秋不由得生出了一种错觉。

    被越小四这么一叫嚷,他怎么就好像变成了欺男霸女的纨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