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六十章 梦醒之后见肃杀
    在那座没有成群婢仆,没有庭院深深的房子中住了两夜,品尝了各种田间地头刚刚收上来的瓜果蔬菜,现场宰杀的鸡鸭,河里捕捞上来的鲜鱼,甚至是泥鳅、黄鳝、田鸡……每一顿饭都吃得肚子滚滚圆的越千秋,却不得不再次踏上回上京的归途。

    一大清早上马车前,他见送行的平安公主面上虽笑着,可却明显有些依依不舍,他突然大步走上前去,竟是一把抱住了她,随即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我等着您以后跟他回金陵。”

    平安公主万万没想到越千秋竟是会来这一下,一下子整个人都僵住了。等到她反应过来时,他却已经松了手,随即头也不回走到马车前钻进了车厢。看到越小四先是瞠目结舌,随即就怒气冲冲的气恼样子,她终于笑出声来,轻轻把手招了招。

    越小四气不打一处来地上了马车,一甩缰绳出发之后,他就头也不回地抱怨道:“就不该带你小子来!只花了两天就把你娘给哄得昏头转向,你小子简直天生地会讨女人欢心!”

    车里的越千秋把脑袋伸到车窗外头,对着平安公主摇手告别,随即方才没好气地打了个呵欠:“什么女人缘,上次徐厚聪还教训我说,就我那对女人的生硬态度,才不会有女人看上我。我哪里比得上你,到哪都招蜂引蝶,有那样好的媳妇了,居然还惹得大公主和十二公主投怀送抱!”

    越小四一气之下,差点把车轮绊在石头上了:“你小子别污蔑我!什么投怀送抱,我明明是每次看到她们都避之惟恐不及!”

    “可你避成功了吗?没有!而且你现在是人人眼中的黄金单身汉,以后要脱身到这里和平安公主见面更是不容易,你难不成一直都把人放在这里?”

    越千秋连珠炮似的反问了一连串问题,发现外头的越小四哑口无言,他这才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说:“不管你回去还是不回去,有些事情都是得多想想的!”

    猝不及防之下被越千秋说得一愣一愣,越小四却须臾就反应了过来,气得反唇相讥道:“你小子能不能好好回去还说不准呢,居然拿我开涮?我敢把平安送回金陵去,你有本事护着她南下吗?没有就给我少啰嗦少逞能……”

    他骂着骂着,却觉得有些不对,等再竖起耳朵倾听时,却发现身后的车厢里竟然传来了阵阵呼噜声。愕然的他趁着前头都是直路,回转头撩起车帘探头一看,却发现越千秋赫然已经舒舒服服躺了下来,这会儿蜷缩成一团,还正在那打鼾。

    见这小子竟然撩拨完之后就假睡来敷衍自己,越小四气得肺都快要炸了,可当发现越千秋耳朵眼里好像塞了东西,再一看分明是堵了两边耳朵,意识到人是嫌弃自己聒噪,他更是恨得牙痒痒的。

    虽说他大可跳进车厢里,好好揪住这小子的耳朵给点厉害瞧瞧,可想到这两日平安公主那畅快的笑声,红润的面色,他还是最终僵硬地扭回了头,一把放下了车帘。

    “臭小子,看在你哄得你娘大笑开怀的份上,我不和你一般计较!”

    车里堵了耳朵装睡的越千秋听到这话,忍不住撇了撇嘴,可想到那个没有半点公主傲气,和善好相处,第一次相见就让人不自觉生出好感的平安公主,他最终没有再去刺越小四。

    躺在这颠簸的马车里,想到暂时下落不明的严诩和越大老爷,庆丰年和小猴子等人,他渐渐生出了几分困意,不知不觉真的进入了梦乡。

    “喂,你小子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快给我起来了,再不睁眼小心我把你拎下来!”

    当越千秋被这吵得不得了的声音给惊醒时,他揉揉眼睛支撑着坐起身,映入眼帘的赫然是越小四那张脸,他顿时打了个呵欠,不大高兴地问道:“天亮了?天亮了也不该劳烦你兰陵郡王来叫我起床啊……”

    越小四额头青筋爆出了一根,深深吸了一口气方才把脑袋凑了过来,一字一句地叫道:“天亮个屁!已经回城了,晋王殿下来收债,你再不醒醒,我可以让人舀一瓢井水来让你醒醒脑子!”

    回城了……

    越千秋这才从半梦半醒中彻底苏醒了过来。他左右看了看,意识到自己还坐在马车里,便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往前头钻下了车。

    发现车厢和之前的完全不同,他就知道越小四定然是在那座掩人耳目的别庄重新换了马车,至于他怎么会睡得那么死,说不定人家直接给他点了安神香之类的。既然他对越小四完全没有任何防备之心,没发现被人“暗算”了也不奇怪。

    此时此刻,已经看见萧敬先的他彻底活动了一下腿脚,又来了两次深呼吸,这才走到了萧敬先跟前,仰着头说道:“晋王殿下,现在就走吗?”

    “想通了?养精蓄锐了?”

    “那当然!”越千秋回了个灿烂的笑容,眼神中没有半点犹疑,“等回去拿上我的刀,随时就可以走。”

    “很好。”萧敬先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把人和刀带上,然后跟我走!”

    越小四眼见之前被自己抱着两辆车之间转移时,都睡得和死猪似的一动不动,还呢喃叫过一声爹的越千秋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出去,他忍不住轻轻用指甲掐了掐掌心,第一次觉得这年纪不大的小家伙着实很坚强。

    换成他是越千秋,会那么坚定不移地相信老爷子吗?

    约摸一刻钟之后,甄容身背宝剑,跟着换了一身衣服的越千秋一块出来。两人一个清逸出尘,一个气势凛然,往萧敬先面前一站,萧敬先竟是难分主从,不由得哂然一笑。他却并没有任何评述,只是淡淡一点头道:“走吧,我拖了两天,现在正好去抄家杀人!”

    越小四眼睁睁看着那一大两小离去,有心想要厚脸皮跟上去,可想想越千秋在那山居两日间说的那些话,想想自己听说萧敬先竟然声称打算叛了北燕去大吴的惊悚,他最终使劲按捺了这一重心思。

    他不但不能跟去,而且还要想办法和萧敬先划清界限,免得异日被其连累。而要做到这一点,他现在就不能如同木头人似的呆在这里,而是需要进宫去陈情,顺便卖一个人情。

    抄家杀人这种事,越千秋没吃过猪肉,可至少看过猪跑虽说只是看影视剧然而此时自己亲自经历,而且竟然是他曾经大闹过的长乐郡王府,那种千般滋味在心头的感觉别提多微妙了。眼见团团围住王府的乃是禁军,他忍不住开口问道:“这次秋狩司真的靠边站?”

    “之前那么多人围攻竞陵,禁卫在宫门前拦阻皇上,趁夜叛乱……发生了一桩桩一件件这么多天大的事情,秋狩司却事先未曾发觉,而且宫中禁军竟然也有不少作乱,不管是为了还没洗脱的嫌疑,还是为了别的,汪靖南都只能暂时靠边站。”

    嘴里说着这若无其事的话,萧敬先却往左右做了个手势。随着两个手持大斧的健壮军士上前,三两下就将紧闭的王府大门劈开,他才沉声喝道:“素服跪者免死,如有反抗者,杀无赦!”

    甄容勒马跟在越千秋身侧,此时闻言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能够清清楚楚地察觉到,四周围有不少眼神悄悄关注着自己,想来绝不是因为别的,只会是因为他肩头的那个纹身,只会是因为他是跟着越千秋和萧敬先一同来的。

    就在他听见内中惨叫不断,刀剑交击声不绝于耳,于是微微色变,心中分神的时候,他却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千秋,甄容,下马,随我一块进去。在门外等着没什么趣味,还是进去看看的好!”

    看到越千秋毫不犹豫地跃下马背,紧随萧敬先身侧大步进入长乐郡王府,甄容哪敢犹豫,慌忙一跃追了上去。等到踏入王府大门,他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里尽是横七竖八的王府护卫。

    尽管上一次他和庆丰年小猴子跟着越千秋,还有徐厚聪等禁军一同来这里“讨债”,也曾经在这里打得一大群王府护卫人仰马翻,可那时候他们下手都相当有节制,敌人伤而不死,可眼下那大片大片的血泊却无疑表明,这地上除却死者就是重伤垂死者,就连能辗转呻吟的轻伤者都少!

    相形之下,越千秋上次在老参堂门前那条大街上大开杀戒,初阵就砍人如切瓜砍菜似的杀了十六个人,此时此刻又不是自己亲自下手,因此心理还算稳定。然而,越过尸横遍野的前院,一路往里走,发现一路竟是死伤不断,他的脸色就渐渐变了。

    终于,在踏进第三道门时,他忍不住问道:“晋王殿下既然是奉皇命来这儿的,长乐郡王府的护卫为什么还要负隅顽抗?这不是找死吗?”

    “因为我从前名声不好,这两天的名声就更不好。”

    萧敬先挑了挑眉,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毫无温度的笑容:“我从前就有杀掉束手就擒俘虏的先例,而且之前两天,已经有一座公主府被我杀了个尸横遍野,就连驸马也是一剑穿心,所以小元子想不开,他这些狗腿子当然就更加想不开。”

    你这个疯子!

    越千秋在心里大骂了一句,紧跟着便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些禁军呢?本来不用杀进去的,现在却要一路杀进去,总会有伤亡,晋王殿下不怕他们有怨言?”

    “你错了,他们求之不得。”萧敬先步伐缓慢,竟是仿佛闲庭信步一般,“因为我早已有言在先,只要平定了待查抄的府邸,许他们随意抄检一刻钟,我才会清点家产,造册登记。至于他们杀掉的人,回头都算他们的功绩,你说他们会不会卖力拼杀?”

    直到这时候,甄容方才终于忍不住质问道:“那难道不会误伤无辜?”

    “我已经说了,素服跪者免死。如果有素服者被杀,那事后我查问起来,自然绝不容情。可如果不想服软,想和我硬顶,那么我也只能大开杀戒。”说这话的时候,萧敬先竟是还轻轻拍了拍甄容的肩膀,发现少年整个人都僵硬了,他这才含笑说道,“有些事,习惯了就好。”

    越千秋看到甄容那分明流露出惊悸的眼神,他只能爱莫能助地耸了耸肩。

    事到如今,有那功夫同情别人,他还不如好好去琢磨一下萧敬先准备如何离开北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