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慈母之心
    既然越小四取得了皇帝的许可,说是带越千秋出来两天,越千秋就准备实打实地在外头呆足这两天,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顾。

    当初他从金陵出发之后到国境线那段路程还好,毕竟是在本国国土上,顶多是应付一下各地官衙的那点小事,自从进入北燕,几乎就是各种各样的事件层出不穷,就算是金刚钻一般强硬的心都吃不消,更何况他根本就没那么强大的心。

    虽说临走之前越老太爷曾经提醒过那件事,可谁知道从萧敬先到北燕皇帝,一个比一个神经病,从小皇子到准太子,硬生生往他头上扣了那么一顶帽子!

    所以,难得能够出来享受两天不受外界纷杂打搅的生活,越千秋自然非常珍惜。

    和平安公主闲扯家常之后,这位娇怯却不失阳光的金枝玉叶竟是站起身来,笑称要去厨房做点心,越千秋苦苦拦阻却拦不住,只能把人送到门口。眼见她真的进了东边那像是厨房的屋子,他方才看向依旧坐在台阶上不动的越小四,满脸疑惑地问:“她真的会做饭做点心?”

    越小四轻哼了一声:“从前当然是不会的,可和我在一起却学了点,做菜她还不大拿手,各种点心花样却很不少。怎么,你担心她做得不好吃?不好吃你也得给我说好吃!”

    面对这么个不讲理的家伙,越千秋越发怀疑一会儿端上来的是不是会毒死人的五彩点心。可话到嘴边,他最终还是改成了别的问题。

    “这房子怎么没有别人,难不成你就让平安公主一个人留在这里?”

    “看不出来了吧?嘿,要的就是你们看不出来!”越小四得意地扬了扬眉,这才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因为这一整座山村都是我从无到有建起来的,外人若是过来,从一进村开始,就会受到最严密的监视。至于平安,她在这里得到的是最大的保护,平日大家会轮番照顾她。”

    越千秋顿时不由得咂舌:“一整座村庄都是你的人?”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越小四更加神气活现了起来,“这村庄在上京远郊,原本是没有的。我前些年把一些愿意留在北燕的心腹和家眷逐步内迁到了这里,户籍等等全都做得天衣无缝,这次平安金蝉脱壳,这里就正好派上用场。”

    虽说越千秋不得不佩服越小四大手笔,可他一点都不想夸这家伙,免得人更加翘尾巴,当下又问道:“平安公主知道这村里的人原本是做什么?”

    “自然不知道。”越小四的脸这才稍微拉长了一些,看向越千秋的眼神就不那么高兴了,“你小子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哪能把什么事都说出来?那样她不得捶死我?”

    “就刚刚那两拳头,你挨上百八十也捶不死!”

    越千秋坏笑着损了一句,随即立时往旁边一闪,躲开了越小四那没好气的拳头。他想了一想,四下张望了一下,找了一条最方便的路线,三下五除二上了房顶。

    等到攀上最高处的屋脊,虽说并不能把这座小山村尽收眼底,可看到袅袅炊烟,听到阵阵鸟鸣,他只觉得心情须臾就轻松了下来。也不知道默立了多久,发现越小四也上来了,他就轻声说:“这地方真不错,安定祥和,如果天下到处都这样,那就好了!”

    “我也想,只可惜那是做梦。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不过,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此言倒是一点都不假。从前也好,这次也罢,大吴和北燕分据南北,就算打起来也是旗鼓相当,祸害的还只是边境的百姓,可如果是灭国大战,那就不一样了。”

    越小四自然而然地伸手揽住了越千秋,见小家伙这次没抗拒,他不由涎着脸说道:“千秋,和你打个商量,等到回头走的时候,你能不能叫平安一声娘?叫母亲也行。你看,诺诺不在她身边,我也不能常来,虽说她在这里有很多人陪着,可终究还是难免寂寞……”

    他顿了一顿,自己也知道这个要求有点强人所难。越千秋是老爷子收养的,不是他收养的,从小到大,他这个名义上的爹,平安公主这个名义上的娘,什么都没做过,越千秋这次出使北燕,愿意亲自来看看平安公主,哪怕声称是代老爷子看儿媳妇,那也已经很难得了。

    让这脾气和自己有得一拼的小子叫平安公主一声娘或者母亲,哪是那么容易的?他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捞到一声爹呢!

    尽管心里觉得希望渺茫,可越小四还是用期冀的目光死死盯着越千秋。

    听到越小四声音越来越轻,其中分明带着恳求的意味,又见人盯着自己,越千秋最初沉默不语,最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当看到东面那厨房门口的门帘打起,紧跟着,那个纤弱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视线中时,他突然一言不发地从屋脊跑下,到了屋檐边上时方才纵身一跃。

    三两步来到平安公主的面前,见她手中捧着一个黄杨木条盘,条盘上是五个攒珠似的四寸许白瓷碟子,里头赫然是五色点心,他连忙伸手帮忙接了过来。

    尽管每个白瓷碟子中都只有三块点心,分量并不重,但平安公主刚刚端出来时,确实觉得有点沉。见越千秋直接从自己手里接过了那沉甸甸的木条盘,她不禁笑道:“千秋,这一路过来那么远,你一定是饿了吧?一会儿村里的邻舍会过来帮忙做饭,你先吃点心垫垫饥。”

    越千秋瞅着那几个白瓷碟子,端详好一会儿方才问道:“这么快就拿出这么多点心,您难不成早就知道我们来,所以特意做好的?”

    此时听到越千秋问点心的事,平安公主不禁笑道:“每天闲来无事,就做些东西分送给大家,我哪里能未卜先知猜到四郎会带你来!其实就连面粉也都是别人帮我和的,我就是最后做一些事情,说是我做的,其实我也就只有最后几道工序自己动手,也真没用。”

    说到这里,她轻轻把耳畔一丝乱发捋到了耳后,随即低声说道:“诺诺从前最爱吃这些,我却三天两头生病,从来都没有给她做过。如今会做了,别人吃了都说好吃,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我高兴,可她终究是吃不着了。没想到四郎带了你来,我总算没白学,你先尝尝……”

    她还没把话说完,就只见越千秋那空着的左手随手捞起一块点心,直接塞进了嘴里。见其鼓着腮帮子,三两下就吞了下肚,她不由得有些期待地问道:“好吃吗?”

    越小四这会儿也已经追了过来,正在旁边虎视眈眈,越千秋原本打算不论再难吃也违心地说好吃,可此时此刻真的品尝了那块松子酥,他只觉得从舌尖到唇齿再到喉咙到心底,每一处都是甜的。

    看着平安公主那期盼回答的眼睛,他就笑着点头道:“娘,很好吃。”

    平安公主不由得怔住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称呼,面对那张笑吟吟的脸,她忍不住想到了一直在面前养大,如今却隔了万水千山的女儿。她颤抖着伸出双手摸了摸越千秋的脸,等意识到那不是小不点似的女儿,而是刚刚才第一次见面的养子,她方才自知失态地放下了手。

    可她脸上绽放的笑容却没有黯淡下去。她笑着拽着越千秋的胳膊,犹如儿子回归时炫耀手艺的母亲似的,眨了眨眼睛说:“你觉得好吃就好。我做的是松子酥,杏仁饼,松糕,仙桃糕,还有鲜花饼,你一会儿都尝尝。就怕你吃了,一会儿晚饭都吃不下。”

    “娘放心,我是大胃王,来多少吃多少,保准一口都不给别人剩下。”

    越小四瞠目结舌地看着越千秋左一声娘,右一声娘,叫得平安公主心花怒放,神采飞扬,连自己都根本顾不得理会,只笑吟吟地拽着越千秋进了屋。等到门帘落下,他忍不住在自己额头使劲拍了一巴掌,心中悔之不迭。

    他怎么就忘了这小子最最狡猾,要是让人真的把平安公主给哄得团团转,以后他怎么混?

    这小子……实在太出人意料了!

    塞了满肚子点心,等到晚上吃饭时,越千秋一看到满桌子山野时鲜就觉得饱了。眼见想要坐在自己和平安公主当中的越小四被撵去另一边坐,而那位初次见面的金枝玉叶一次次挟菜恨不得挟得把他面前那碗堆出尖来,他在觉得压力山大的同时,心情却说不出的好。

    原来,诺诺那小魔女性格是遗传自越小四……

    如果平安公主再生几个性格和她这么舒心惬意的孩子就好了!

    想到这里,被越小四强灌了好几杯的他忍不住对平安公主说道:“娘,等你把身体养好,不如努力给诺诺添个弟弟妹妹,诺诺现在是家里平辈中最小的,她很想当一回真正的姐姐。不过可得记得一定要自己教,千万别让人越俎代庖,我可不想再碰到一个开口就说是我童养媳的妹妹。”

    平安公主没想到竟然会被越千秋调侃,先是为之一愣,随即双颊绯红,等看到越小四气得拍案而起,不管不顾追打越千秋时,她才扑哧笑出声来。没等那父子俩有个较量的结果,她就笑吟吟地说:“四郎从前自然是戏言,可千秋你如果愿意,我觉得这也很好。”

    眼见越千秋瞠目结舌,结果被越小四一把抓了个正着,她竟是饮了一大口热酒,面上越发艳若桃李,那笑容更是明媚而灿烂:“千秋,谢谢你开口叫我一声娘。等你日后回去见着诺诺,记得告诉她,娘吩咐她以后一定要听千秋哥哥的话,不许再听她爹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