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信赖,突见
    眼看越千秋一言不发地走出内殿,康乐忍了又忍,终究还是走到皇帝身边,低声说道:“皇上,要核实他的身份很简单,为何……”

    “简单?扒了他的衣服,看他身上是否有当年的纹身,如果有,他就是朕的儿子,如果没有就不是?简直笑话!如果真是当年乐乐把孩子送去了南边,那么,她会在孩子身上留那么明显的印记?既然有些东西不是用什么外物能够证明的,那朕还不如放在身边好好看着!”

    皇帝见康乐哑口无言,他便淡淡地说:“朕自有主张,你无需多言。”

    走出长乐宫,明明这会儿已经是晌午,火辣辣的太阳高挂空中,让人觉得非常炎热,可越千秋却仿佛有些冷似的,打了个寒噤,随即失魂落魄地下了台阶。一旁的宫人内侍不少都已经得知了某些内情,悄悄偷瞥他时,有些人的眼神中带着殷羡和讨好,也有些人则是怜悯。

    至于越小四和徐厚聪,此时也并没有走。他们刚刚从底下人口中问清楚,上京城从昨天到今早究竟发生了什么,彼此全都大吃一惊,这会儿看着那个耷拉脑袋,拖着沉重脚步从里头出来的少年,心中感受却是绝不相同。

    徐厚聪惊叹于皇帝竟然放出了那样的风声,声称越千秋便是北燕先皇后的儿子,日后东宫的主人。尽管这其中也许有这样那样的关节他还参不透,可皇帝金口玉言,对越千秋又那般多方容忍,哪怕只是有五六分准,那也意义不同。

    可想到越千秋之前和自己的那般约定,显然人是更眷恋金陵越家,他思量再三,还是决定不要在这种时候贸贸然示好,省得马屁拍在马脚上,异日弄巧成拙。于是,他悄悄往后退了几步,竟是丝毫没有去和越千秋打招呼的意思,就这么直接溜之大吉了!

    越小四也恨不得徐厚聪这个碍事的家伙立刻就滚。如今人真的走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上前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突然就是一拳头砸向了越千秋的右肩。然而,眼看他这重重一下就要砸实,却只见对面的少年肩头一沉,随即竟是猛地左掌如刀戳向了他的手腕。

    不等招式用老,越小四就收回了拳头,这才冷笑道:“怎么,今后没了靠山,这下子是没气势了?”

    “放屁!”

    越千秋本来就是积压了满肚子火气,失魂落魄倒是做给别人看的,此时火冒三丈之下,他也顾不得这是长乐宫前,头槌拳打脚踢,就这么发疯似的和越小四厮打了起来。

    可拳击之间,眼见越小四毫不容情,他知道自己伤不了对方,干脆也同样开始肆无忌惮地用出各种杀招,尽情发泄着郁气。

    这一打便是足足好一会儿,当他气力终于渐渐用尽,拳脚也变得疲软下来时,他发现越小四眼神一闪,如今对这家伙越来越了解的他突然借力一个后跃,眼见越小四那只爪子落了个空,气得冲他直瞪眼,他得意地扬了扬下巴。紧跟着,他就一言不发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只是须臾,他就察觉到身后有人跟了进来。在这宫里,他知道不能像在两人私底下说话那么随便,可他仍然忍不住头也不回地说道:“别人我不知道,但师父是绝对不会丢下我的!”

    听到越千秋这话中满满当当尽是对严诩的信赖,越小四一面稍稍松了一口气,知道小家伙没那么脆弱,可另一面却不免有些不舒服,当即硬梆梆地说:“哼,你就死心吧!他就算敢潜回来,也过不了我这一关!他娘的,竟把我当成猴子耍,我要放过他我就不姓萧!”

    你本来就不姓萧……

    越千秋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可原本因为北燕皇帝那些话而乱七八糟的心情,却奇特地好转了许多。他露出懒得理会越小四的表情,也懒得去看一路上其他人是怎么打量他的,眼睛只看着地面,直到终于发现一颗石子,他才突然飞起一脚将其踢了出去。

    眼看那小小的石子以极快的速度飞入高空,他信步往前走去,不多时就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了石子落地,显然弹了好几下方才最终落地的那噼啪声。

    越小四见状没好气地撇撇嘴道:“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个。”

    “心情不好,没法拿人撒气,当然只能拿它撒气。”越千秋一边说一边扭头看了越小四一眼,眼神中流露出几许凶光,“所以你也小心点,反正接下来我就赖定在你那了,到时候我三天两头上房揭瓦,你等着吧!”

    虽说知道这是做给外人看的,可越小四听到这种宣言,第一反应就是想到自己小时候那天天闯祸的情景,竟是啼笑皆非,半真半假地喝道:“你小子有胆子就试试看,你再皮实,也比不上我手沉!”

    这一路上都没有不相干的人打搅两人,因此两人顺顺当当出宫上马,在侍卫们的簇拥下出了皇城,而后又在大街上风驰电掣。当最终快到兰陵郡王府门前时,眼尖的父子俩几乎同时看见了那个抱手而立守株待兔的人。

    越千秋勒马缓缓停下,随即拍拍马脖子,然后突然乖张地翻墙直接进了兰陵郡王府,一副懒得搭理人的架势。

    越小四就不能这么干了。尽管他对昨日到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有些摸不透,此时仍是策马过去,继而和越千秋从前那常做的姿态一样,趴在马头上意兴阑珊地叹了一口气。

    “我说晋王殿下,南朝使团那些人在干什么,我还有点底,可你也好,皇上也好,这到底是在图什么?”

    “别人我不管,至于我自己,很简单,我只想把碍事的人杀干净。”萧敬先微微眯着眼睛。唯有亲近的人才知道他的眼神先天就不大好,可正因为如此,他对人的气息却辨认非常准,因此眼神差几乎不能算是他的弱点。

    顿了一顿之后,他就淡淡地问道:“怎么,不欢迎我进去?”

    越小四只希望和越千秋好好坐下来分析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可此时此刻萧敬先竟是非得要硬掺和一脚进来,他就算再不情愿,也不可能把人往外推,只能没好气地跃下马背。

    “你不是来见我的,是来见那小子的。”

    “没错。”萧敬先的回答利落而又干脆,“你这郡王府好手不少,守卫也还行,但现在你这里守卫的人太少了。我借给你侍卫一百,全都放在外院,应该差不多能顶几天。”

    越小四顿时面色一僵。别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他和越千秋的秘密太多,几乎都是完全不能让人知道的,怎么能容忍萧敬先派人过来协助王府防戍?

    当下他想都不想就回绝道:“这倒是不用。皇上刚刚许了我再添卫队百人,说实话,我有人,之前只是不能明目张胆放进王府而已。现在有了皇上这句话,我今日就能把人手调过来!话说回来,你不会也真的相信了外间那传言吧?”

    “皇上几乎相当于公然宣称越千秋就是我姐姐那个儿子,我怎么能不信?”萧敬先仿佛没注意对方那瞬间僵硬的表情,撂下这话就大步进了王府。

    越小四简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皇帝疯就已经够让人头疼了,可如果发疯的人再加上一个萧敬先,那么,他怎么挡得住?想到那场金蝉脱壳很可能是他家里那位老爷子策划出来的,可眼下这般局面,他实在是不相信老爷子也能未卜先知,心情自然绝对谈不上美妙。

    要是让他知道严诩也是同谋,那下回见到人时,他一定把那小子打得连他老娘也不认识!

    翻墙这种事,越千秋做得驾轻就熟,然而,一路上看到兰陵郡王府众人发愣的发愣,惊讶的惊讶,还有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却没一个上前阻拦的,他不禁心情越发大坏,直到冲进划归自己和严诩越大老爷的那个院子,他方才停下了脚步。

    之前因为要防止消息走漏,这里距离使团中其他人的住处有一点距离,从前他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可现在他却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寞和冷清。

    当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正房门口时,本以为绝对没人的屋子里却传来了吱呀一声,可当他用期望的眼神抬头看去时,却发现出来的并不是他期待中的那个人。

    那是甄容。

    甄容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巧遇到越千秋回来。四目对视之间,他突然一阵风似的上了前来,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不足两步。见越千秋只是最初身体微微一僵,随即就立时松弛了下来,分明无心防着他,他心中一松,顺势再上前一步,旋即压低了声音。

    “你放心,大家都不信你是北燕小皇子。”

    “那不是应该的吗?因为我自己都不信。”越千秋干涩地笑着耸了耸肩,随即盯着甄容问道,“你刚刚跑我大伯父的房间里,是想找寻什么线索,结果怎么样?”

    “越大人房间里的东西就是那几样,没什么出奇,严大人房间里倒是有好几张药方,似乎是之前给咱们喝的那补汤的方子,但我看着不像是早有准备清理过的。”

    甄容微微一顿,脸上满是苦涩:“而且我昨天出门,自始至终风平浪静,谁都没找过我,也没发现有人在后头盯梢,直到我回来之后,等到天黑,却没等到越大人和严大人,还有庆师兄和袁师弟回来,这才知道出事了。”

    “其他人呢?他们被丢下是什么反应?”

    “大家都挺平静的,至少看上去是如此。我想,应该是因为你还留在这里,是因为你上次借着人头功送了十六个人回去,是因为你之前把收获的药材慷慨分了大家那么多。大家都愿意相信你。”

    越千秋顿时呆了一呆,随即耳朵微微动了动,当即扯动嘴角笑道:“敢情我人缘还挺好的……那好,我这就去见大家!苏武都能在北海牧羊十九年呢,大不了咱们在北燕呆个几年十几年几十年,谁怕谁!”

    话音刚落,他就听到隔墙传来了呵呵一声:“北燕庙小,容不下你这尊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