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浑水摸鱼,霸道武断
    汪枫和晋王萧敬先带着精挑细选出来的三十精锐护送了皇帝回去,自己则是接手了将近九百禁军,附带兰陵郡王萧长珙和若干侍卫,再附赠一个越千秋——乍一看,这留下来充当诱饵似的任务简直是吃力不讨好,仿佛是皇帝信不过自己,但徐厚聪却觉得很满意。

    上次只带了寥寥一些人跟着皇帝和越千秋出去,结果遇到失心疯的韩王带人行刺——哪怕这次行刺最终证明只不过是笑话——徐厚聪已经觉得心理负担太重了。

    作为一个刚刚降附过来的南朝武人,他更愿意接受一些风险不太大,而不是动辄就要掉脑袋的任务。而今天这样皇帝走他留的情景,他无疑非常满意,尤其是在他私底下把自己神弓门的几个亲信弟子和师弟悄悄夹带进来的情况下,他更希望皇帝等重要人士不在。

    所以,当外间有人攻进来的时候,听到竞陵之外亦是喊杀震天,徐厚聪却显得非常淡定。他摩挲着身边那把御赐大弓,想着自己那百步穿杨只在最初远远觐见皇帝时淋漓尽致地发挥过一次,今天却可以尽情施展,他不禁对着隐伏在屋子里的几人微微颔首。

    皇帝不能看到又怎么样,禁军的那些将卒却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到时候尽可口耳相传!

    在这种夜里,正是神弓门的夜箭大展神威的舞台!

    “大胆,皇上正在里头休憩,还不快退下……啊!”

    听到这一声惨叫,徐厚聪再不迟疑,一个箭步抢到门前,脚尖轻轻一勾,开门之后抬手便是一箭。在这只有十余步的距离之内,他可以说是指哪射哪,那一箭直中一个持刀黑衣人的胸膛,直接把人钉在了地上。

    而随着他这带头一箭,他身后几个神弓门弟子瞬间抢出,人人抬弓射箭。一时间,临时皇帝寝殿之前的这块空地上,但只见弓矢不绝,但只听弦声破空声不断,而一个个从各个方向冲过来的黑衣人,几乎是成为了神弓门展现不凡夜箭射术的靶子。

    饶是越千秋早就从庆丰年那儿领教过神弓门的射术,此时隐伏在暗处,也不由得为之咂舌。而这时候,黑衣人们被这凌厉的一波弓箭攻势给杀得人仰马翻,留下一地至少二三十具尸体,几乎为之崩溃,但只听叫嚷声不断传来。

    “有伏兵!”

    “兰陵郡王萧长珙那边也没人,刚刚扑了个空!”

    “快撤出去,是陷阱!”

    而在这些嚷嚷之中,越千秋深深吸了一口气,用极大的声音暴喝道:“我们上当了,这根本就是徐厚聪为了立功,故意放出消息诱我们过来的!”

    没等徐厚聪以及那些黑衣人反应过来,他就继续大吼道:“赶紧分头突围……”

    还没叫完,他就已经一个翻滚了离开了原地,下一刻,他就只见一支箭从天而降,如果他还呆在原地,那一箭分分钟就能让他领会到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早就知道神弓门还有一手厉害抛射功夫,此刻他连出冷汗的功夫都没有,当下身形疾退,果不其然,哪怕他隐伏的地方有一些障碍物,刚刚站着的地方却已经唰唰又钉了两支箭。

    可他却也知道光是这么一声大吼还不够,当下把心一横,趁着黑衣人们一哄而散的机会,竟是立时一个翻滚上前隐在了其中,一同拔腿开溜不说,一面跑还一面叫道:“如果不是早有准备,徐厚聪怎么会把神弓门的人都拉出来,这禁军已经改姓徐了!”

    徐厚聪没想到自己秘而不宣的杀手锏竟然被人污蔑成了邀功心切,冒险设伏,一时气急,抬手就是两箭。奈何此时此刻那个身材又高又壮的汉子已经混入了其他人当中,他接连两箭都只是误中了那家伙身边的人。

    正当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指扣上了三支箭预备连珠攒射的时候,却只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叱喝。

    “快,把这些犯上作乱的家伙给我截下,别放走了一个!”

    眼见那边厢迎面就是十几个人穿插到了黑衣人当中,刹那之间便已经是混战一团,认出那似乎是兰陵郡王萧长珙的侍卫,之前自己还借过这些侍卫去弹压禁军当中对他不服的人,徐厚聪那一张脸顿时变得颇为僵硬。

    哪怕他的眼力再好,在这漆黑一片的敌我混战之中,渐渐也是找不到之前大呼小叫败坏自己名誉的那个粗壮大汉了。

    而当他看到萧长珙本人亦是突入人群,手起刀落劈死了两个黑衣人时,他纵使再暗骂这位兰陵郡王来得不是时候,却也不敢让身边那些神弓门弟子再乱射箭。毕竟,在这种敌我不分的时候,箭术再好也很可能误伤友军。不得已之下,他只能丢下大弓,提刀上前援手。

    眼见萧长珙那把单刀用得出神入化,那些黑衣人亦是奋不顾身朝他扑了上去,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伙的,徐厚聪眼神闪烁,抽冷子敲昏了一个人,示意跟上来的神弓门弟子把人拖走留一个活口,接下来就下手再不容情。

    当他最终和萧长珙并肩而立时,就只见一开始涌进这儿的上百名黑衣死士,此时顶多只剩下了负隅顽抗的七八个,再难以称得上是威胁。这时候,他终于有时间和萧长珙定定心心说说话。

    “郡王之前没在房里?”

    “大晚上看天气不错,我就硬拽着那小子到外头溜达了一圈,想套套话,谁知道回到房里就听到外头动静不对,再一看,连被子都被人掀开砍了一刀,他娘的!”越小四骂骂咧咧地迸出了一句粗话,随即恶狠狠地道,“刚刚我还听到这些家伙污蔑你?哼,乱臣贼子!”

    听萧长珙的口气分明不信那些鬼话,徐厚聪心中稍定,这才用手指了指那几个保护了一个活口退回屋子门口的神弓门弟子。

    “郡王能体谅我的苦心就好。我是实在被之前那一次韩王行刺的事给吓怕了,所以就吩咐几个神弓门弟子到竞陵周边会合,等皇上离开才让他们进来的。”

    即便这样解释,他还是担心引起误会,少不得又解释道:“他们用的都是禁军携带的弓矢,并没有带武器进来,这一点禁军之中有人能作证……”

    “徐将军,你是我推荐的,我会信不过你吗?”越小四一脸的推心置腹,可这次却不像对越千秋那样,随随便便去揽人肩膀,只是一脸特别真诚的笑容,“就为了有人嚷嚷那种鬼话,就疑忌你这有功之人,这像话吗?要是有人胡说八道,我绝对会站在你这一边!”

    别说徐厚聪原本就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就算他再狂妄,也不会自认为可以和皇帝的前女婿,现在还被几个公主抢来抢去的兰陵郡王萧长珙相提并论。所以,萧长珙当众表示力挺他,他用眼角余光清点着对方带来的那些侍卫,发现一个都不少,心里终于完全释疑。

    只要不是萧长珙算计他,那他就是多了一个靠山,而不是多了一个敌人!

    眼看自己挑选出来,特意留在这附近的一些心腹禁军和萧长珙的那些侍卫们迅速收拾着残局,徐厚聪少不得对萧长珙道谢连连,这才把这位兰陵郡王请去屋子里说话。可落后人一步进屋的时候,他又状若无心地问道:“对了,越九公子怎的没跟过来?”

    “别提那臭小子了,没好处的事情抵死不干,势利眼加小财迷!”越小四气急败坏地骂道,“那小子竟然把那张没被人砍过的床给霸占了,他居然能睡得着!我是发现不对直接就带人赶了过来,正好还打了一场,总算没白来!”

    想想越千秋那少年人的体格,再对比之前那一条大汉,徐厚聪渐渐打消了疑心。

    尽管他也听说过玄刀堂有法门能让瘦小的人挥舞沉重的陌刀,可体格相差实在太大,再者越千秋应当难以在萧长珙之后出发却比人先到,而萧长珙这样的北燕权贵也不至于维护本来就有仇隙的越千秋,因此他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

    而有萧长珙在旁边,接下来他少不得雷厉风行审了那个自己特意留下的活口,结果问出来的话却让他有些后悔操之过急。

    越小四轻轻屈指弹着那张自己亲自录下的供状,满脸啧啧称奇:“闹了半天,竟然是废太子……不对,是前废太子的余孽?呵,现在的废太子今天白天才刚死,前废太子都死多少年了,还好意思翻出来?我看是扯着虎皮做大旗,背后肯定另有名堂!”

    他一面说,一面看着徐厚聪,满脸的殷切希望:“徐将军,我看你今夜处置这些叛逆时,雷霆万钧,手腕十足,等回到上京我就奏请皇上,这件事你牵头来查!说实话,晋王殿下虽说看着和我走得近,可我真不喜欢他那性子,孤傲,独断,嗜杀,他就知道杀个血流成河!”

    徐厚聪听说过,之前大公主和十二公主擅闯兰陵郡王府,于是萧长珙大发雷霆处置了一批下人,而后大公主和十二公主气急败坏离去,还打破了王府大门和匾额,据说直接去找萧敬先告状。

    今天虽说他没见萧敬先和萧长珙因此疏远,可此时听人这话,他还是品出了滋味来。

    据说兰陵郡王虽为帝婿驸马,从前却在上京谈不上权势,所以从南边边境上回来之后方才踩死陈国公主驸马作为报复。所谓和萧敬先挺谈得来,大概也是因为两人都有些肆无忌惮。如今看来,和真正“独”到极点的萧敬先不同,萧长珙明显有心建立自己的势力!

    还没等他犹豫是否要接下这个可能烫手,也可能会建功的包袱,他就只见萧长珙一拍扶手站起身来,迸出了一句让他措手不及的话。

    “你不反对就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不反对就是答应?这萧长珙竟然如此霸道武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