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四十九章 金蝉脱壳,循循善诱
    在皇帝出城于竞陵祭拜皇后的时候,上京城突然传来了那对被废的母子被杀的消息,禁军上上下下自然是人人都紧张得神经绷紧,生怕接下来就会面对不知道从哪来的叛乱。

    所以,好容易捱到皇帝出了献殿,可等到皇帝进了一旁供祭陵休息时的一间偏殿,让赫金童亲自守在了外面,把几个重要随臣召了进去,一开口就说还要在这竞陵再住一晚上的时候,汪枫和徐厚聪全都大吃一惊。

    然而,晋王萧敬先默然不语,兰陵郡王萧长珙捋着小胡子装哑巴,两人虽说苦苦劝谏,皇帝却始终漠然以对,不得已之下,两人知道不能指望那两个性格太过独特的后族权贵,紧急磋商了一下之后,徐厚聪的眼睛就瞟向了一角。

    当看到越千秋无精打采地盘膝坐着发呆,他就低声说道:“我去看看那小子是否有主意。”

    汪枫从来就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也能出典禁军,父亲那犹如儿戏似的推荐能成,他至今都觉得不那么现实。可不管如何,他终究还是想做出一点成就来,再加上汪靖南对越千秋一次两次都跟着皇帝四处乱晃分外警惕,他当然也对这个身份不明的少年万分看不惯。

    此时此刻,他就立时反对道:“我们劝都没用,那小子不过是一个南蛮子,怎么劝得动皇上?再说,他巴不得皇上出点什么事!”

    徐厚聪知道汪枫年轻气盛,可他和秋狩司虽有些因缘,却也没必要处处跟着秋狩司的脚步行事毕竟,这次推荐他的是光杆一个没人马的兰陵郡王萧长珙,而不是一向笼络他的秋狩司正使汪靖南,他心里哪会掂量不出自己在汪靖南这等北燕高官心目中的真正地位?

    他当下就不动声色地说:“死马当成活马医,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倒是觉得小汪大人不用太忌惮这位越九公子,毕竟,他如今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纵使嚣张跋扈一时,难道还能影响到大燕的征伐和国策?”

    汪枫见徐厚聪说完这话就自顾自朝越千秋走了过去,顿时眉头大皱,非常不满。然而,徐厚聪不再是从前只有个神箭将军虚名的南朝叛贼了,而是至少在名义上和他平起平坐,他也只能把这不高兴压在心底。

    眼看徐厚聪和越千秋交谈两句,越千秋就一骨碌起身,他更是暗地里冷哼了一声。

    那个刁滑小子绝对没安好心!

    越千秋出了献殿就跑到一边发自己的呆,皇帝执意要在这过一晚上,他之前确实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徐厚聪过来一说,他甚至都不用人巧舌如簧,又或者许诺什么好处,爬起身后拍拍屁股就跟着徐厚聪来到了皇帝面前。

    “皇帝陛下要在这竞陵过夜?”越千秋问出了第一句后,见皇帝不回答,他就不管不顾地说道,“这竞陵虽说是皇帝陛下和先皇后的皇陵,但陵墓这种地方,且不说只给死人住,不给活人住,不吉利,就说这里看上去那么多殿阁,皇帝陛下也许能挑个可以凑合一晚上的地方,其他人呢?露宿外头,席地而卧,轮番防戍,提心吊胆地等着天明?”

    他高高昂着头,眼神显得坦然无惧:“并不是说上京城里死了人,而且是曾经的贵妃和太子,皇帝陛下就一定要回去,但动荡的时候一国之君却孤悬在外,人心惶惶的时候,自然就少不了人心思变,自然就少不了居心叵测。皇帝陛下要钓鱼也好,要考验人也好,大可换个地方呆着,何必非得窝在这竞陵这易攻难守的地方,等着可能出现的染血?”

    “再说……”他顿了一顿,非常干脆利落地说,“我从前在南边也听说过,北燕皇帝陛下一贯强硬,难道如今做什么事却反而需要借口了吗?”

    正走过来的晋王萧敬先登时目露异彩,只觉得这句话说到了自己的心坎里。原本并不打算开口建议皇帝是留还是走的他轻轻咳嗽一声,随即悄无声息地到了皇帝身前。

    “只要皇上一句话,回上京之后要杀人也好,要抄家也好,臣都能代劳。至于杀多少,会激起多大的怨气,皇上知道的,臣一向无所谓。至于今夜皇上宿在竞陵,实在大可不必。别说姐姐其实并不曾安葬在这里,就算她在,想来也不希望皇上在这儿涉险。姐姐为人,一向是不喜欢防守,只喜欢进攻。”

    萧敬先来了,越千秋就立刻功成身退,闭嘴不作声。而徐厚聪眼见刚刚还三缄其口的萧敬先再次出面力挺越千秋,忍不住再一次在心里琢磨这两人之间的关系。而紧跟着,他就发现自己需要琢磨的人还要更多一个。

    “皇上想要引蛇出洞,可难免有人打算调虎离山。”越小四是跟在萧敬先之后过来的,见越千秋恶狠狠地朝自己瞪了过来,他顿时回了一个示威的眼神,随即才笑道,“这还是那小子之前用错成语,臣这才想到的。要是皇上打算在此诱敌深入,臣愿意李代桃僵代劳。”

    他仿佛在炫耀自己成语水平似的,说着就笑眯眯地说:“只要把那个引人注目的小子留下,臣相信一定能瞒天过海。”

    臭小子,刚刚说得那么冠冕堂皇,我看你只不过想赶紧回城和严诩他们团聚,懒得在这里多费力气,我偏不如你的愿!留下来和我做个伴,对付也许会有的阴谋吧!

    越千秋仿佛从越小四那眼神中看出了这坏心眼,登时气得够呛。他没想到自己那点不足为人道的小心思竟然会被越小四窥探得一清二楚,唯有在心里把那家伙骂了个半死。而更让他郁闷的是,皇帝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竟然轻轻点了点头。

    “也罢,长珙带着千秋留下,禁军精选三十人随朕回上京,晋王和汪卿随行,神箭将军留在竞陵总揽全局,莫要让人看出了破绽。”

    对于自己被留下,徐厚聪并不意外,尽管在这种情况下留在竞陵很可能会面对不可测的危险,可也是建功立业的良机。然而,他斜睨了越千秋一眼,却是有些惶恐地说道:“臣自当尽心竭力,只不过唯恐上下不肯应命……”

    “想来你自己挑的那三百人总是靠得住的,至于其他的人,朕会给你手诏。”

    有这样的后盾,徐厚聪当然不会再推三阻四。然而,当他慨然答应之后,皇帝就看向了越小四:“朕虽然给了徐厚聪手诏,但关键时刻,你的身份却比他更压得住,真若是有事,你就拿出你诛杀叛将的手段来。”

    “皇上可别吓我,我只是打算舒舒服服在这过一个晚上而已!”越小四笑眯眯地袖着双手,见越千秋站在旁边直打呵欠,一脸惫懒的样子,他那接下来的千言万语也就化作了一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也好,这小子也好,徐厚聪也好,轻易死不了的!”

    在一旁无精打采的越千秋已经懒得吐槽越小四的损人不利己了。因此对于皇帝换上便装之后临走时看来的一眼,他也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反而目光朝赫金童和康乐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却没注意到萧敬先那有些微妙的视线。至于汪枫,他根本就完全把人忘记了。

    等到这些大人物们直接从竞陵后头一条山道小路悄然离开,徐厚聪去布置禁军防戍,越小四把随行护卫都撒了出去警戒,随便挑了一座不那么起眼的偏殿进去,越千秋跟着入内之后,立时恶狠狠地瞪过去道:“你干什么非得拖上我?”

    “在这快天黑的时候赶回上京,就算路上没危险,却也不那么好走,还不如在竞陵安安生生住一晚上做个好梦。贵人们都走了,现在我最大,有我罩着你,你怕什么?”

    越千秋没想懂啊越小四这么笃定,不由得眉头一扬:“听你这口气,我简直怀疑上京城那母子俩死了的事儿是不是你干的!”

    “呸呸呸,少往我头上扣帽子!”越小四伸手就往越千秋脑袋上拍,见他敏捷地躲开,他这才重新揣着手说,“我到底在上京城住了这么多年,比你这初来乍到的更清楚局势。皇上这些年是故意放纵废太子和诸皇子,想要看看有谁适合日后接管江山,没想到最终失望了。所以,路上劫杀会有,潜入竞陵图谋刺杀的也会有,可一动不如一静,我觉得你留在这好。”

    越千秋不禁失声轻呼道:“你是说上京城要有大乱子?那你还不让我回去!”

    越小四转过身来直视着越千秋的眼睛,眼神显得非常亮。

    “晋王有卫队,我有,你之前揍过的长乐郡王也有,之前死了的韩王更是有。但所有王爵公侯,在上京城都不掌兵权,萧敬先的禁军中将军一职更是个特例。今天你以为为什么新任三将军都出来了?就是给刚换过帅,如今无主的禁军有一个异动的机会。”

    他一面说一面笑嘻嘻地说:“我出发之前就对阿诩提过醒了,他们有数,我那王府易守难攻,再说我不在,谁会为了几个南朝使臣去我那兰陵郡王府大动干戈?上京城需要弹压的地方多了!怎么样,今天晚上我们要不要来比一回狩猎?”

    “没兴趣!”越千秋满心气鼓鼓的,却还不得不咬牙切齿地说,“我只管睡觉,没好处我才不杀人!上次是被赶鸭子上架没办法,这次北燕皇帝都不在,我干嘛还拼死拼活的?”

    “啧啧,你真是被阿诩给惯坏了!”越小四有些头疼地揪了揪袖子,最终犹如诱骗孩子似的,笑眯眯地说道,“好处当然有,万一有不止一个人潜入刺杀,不用你对付他们,只要你出马给徐厚聪背个黑锅,你看怎么样?”

    见越千秋没吭声,他就循循善诱地说:“他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他把神弓门中最最忠心于他的几个弟子,秘密调进今天随行的禁军之中了。他想要建功立业,成全他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