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决然不顾
    竞陵东北角的那座二层小阁在偌大的陵园中,显得很不起眼。

    然而,晋王萧敬先对于竞陵其他的建筑没有半点兴趣,之前和徐厚聪汪枫被皇帝召见之后,他就主动提出要来这里。皇帝对于他素来有几分纵容,自然不会拒绝,而他就一个人悄然过来,再没有半个随从。

    踏入此间,他就仿佛恍惚中又回到了小时候。这里的一几一案,每一件家具摆设,全都是和从前老宅之中姐姐的闺阁一模一样,没有半点脂粉气,反而因为四壁悬挂的兵器,那几幅泼墨雄浑,描绘杀伐战争的画卷,写着古今雄诗的字,显出了一副男儿阳刚之气。

    尽管来过很多次竞陵,可他却还是不久之前才第一次知道这里的存在,这也是第一次来,因而他默立了好一会儿,这才来到了这屋子里唯一一具稍有女性气息的梳妆台前。

    尽管往日他拿刀杀再多的人,双手也异常稳当,可此时此刻一双手竟是有些微微颤抖。当他拉开第一个抽屉,看到那个熟悉的盒子时,他再无疑虑,知道这确实是昔日姐姐的妆台。

    打开那个别人是看来盛放胭脂水粉的小盒子,发现赫然是已经有些变质的某些熟悉粉末,他不禁苦笑了一声。

    果然是她用来女扮男装的材料。那些粉不是为了让脸显得白,而是为了让脸显得更黑。

    可那也只是姐姐最初的时候用的。当后来父母逝去,她得到了更大的自由之后,干脆就直截了当搬去了城外,日日跑马射猎,硬生生把白皙的肌肤完全晒成了小麦色,那之后除却太过炎热的夏天不好遮掩,只要春秋冬日穿高领戴围脖时,她女扮男装就很少再有破绽了。

    合上第一个抽屉,萧敬先不禁伸手按在中间第二层的抽屉上,拉了一下却发现竟是锁上的,他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恼色。

    看着妆台上那面只能映出自己的铜镜,他突然怒声叫道:“就因为当初你让人带给我的一句话,我苦苦忍了十四年,只为了你每年都会托人送给我一封信,可我竟然怎么追查都不知道那信是哪来的!姐姐,你就这样把我耍得团团转,可什么真相非得要我等这么久?”

    尽管不愿意破坏姐姐留下的任何东西,他之前得到的那封信上说,这小阁是姐姐生前亲自布置的,所有东西并不是复原,而是搬的老宅旧物,可如今逼不得已,萧敬先却不是拘泥的人,当即深深吸了一口气,眯着眼睛拔剑朝那抽屉面板砍去。

    这一砍看似用了大力,其实却是用了巧劲,明明要砍到第一层那平板的时候,他却又改成直刺,眼看第二个抽屉的面板被那锋利的宝剑刺破,他少不得伸手去掰,不消一会儿,就将那个锁得死死的抽屉彻底破坏。

    等到伸手进去,他依稀觉得入手的竟是一个小小的油纸包,他不禁面色异常凝重。

    是和从前一样只写着只言片语的字条,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萧敬先沉着地把东西取了出来,窸窸窣窣地打开油纸包,就只见里头竟然是一封吾弟亲启的信。他强自按捺心头的焦躁和复杂,先反复确定封口完整,随即又验看笔迹是否真是姐姐的,这才撕开封口拿出了里头那薄薄两张信笺。

    可等到一目十行把信看完,他就完全僵在了那儿。

    如同泥雕木塑的他死死捏着那信笺,几乎觉得心跳都骤然停止了,脸上的表情从镜子里透出来,可他看在眼中,却不知道那到底是哭还是笑,是喜还是怒。足足好一会儿,他才发狠似的嚎叫了一声,想要伸手去撕掉这封信,可最终却还是狠狠一拳捶在了梳妆台上。

    那实木所制最结实不过的妆台,竟是在他此时的奋力一捶之下断裂了开来。然而,换成往日萧敬先一定会异常痛惜姐姐留下的东西被自己破坏了,可如今他却完全没办法去顾及这些死物。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要把这满屋子的陈设家具全都破坏得干干净净!

    她真的死了……她竟然真的死了!

    “姐夫纵使并不是专情的人,可他对你总是不一样的,你不肯多信他一点也就罢了,可你为什么信不过我,为什么!你就觉着我这个弟弟那么没用吗?”

    “竟然宁可用那样骇人听闻的险计,也不肯把人托付给我!不过也是,这就是你的风格。这么多年了,我和姐夫大概都忘了你是什么样的人,大燕更是忘了你是什么样的人,至于天下……有多少人知道曾经的大燕皇后是什么样的人?”

    他喃喃自语地说着话,随即却突然将两张信笺团成一团,竟是毅然决然地直接吞了下肚。

    “你拖到现在才告诉我,是想着等他长大,想着我会不惜一切把你的遗志完成,是不是?很好,我还年轻,十年不成,二十年也许也不成,但三十年四十年,未必就做不到!我们确实是姐弟,我正想在上京杀一个血流成河,竟然就看到了你留下的这封信!”

    “晋王殿下,晋王殿下?”

    听到外间传来的嚷嚷声,萧敬先心中一跳,紧跟着眯眼竖耳倾听了片刻,确定出声的人距离这儿还有点远,他才舒了一口气。

    尽管刚刚心情激荡,可他一直都分心留意外头的动静,毕竟,除非发疯的时候,他一贯是面上吊儿郎当,实则极其缜密细致的性子,所以他并不觉得有人能够趁此机会靠近偷听。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大步开到门口,一把拉开房门,就只见兰陵郡王萧长珙正步子飞快地朝这边而来,当即开口问道:“你不是和越千秋在一块吗?怎么跑这来了?叫什么晋王殿下,你什么时候这么有礼数了?”

    “别提了,我一时冲动做错事情,结果被那小子抓到把柄,差点没被皇上捶死!当然得找你这条粗大腿抱一下,省得皇上回头再找我算账!”

    越小四满脸的晦气,大略把之前在献殿里那档子事说了说,随即就唉声叹气。

    “我是发现那臭小子鬼灵精到让人难以置信,偏偏皇上竟然还对他多方容忍。以前还能眼不见心不烦,现在倒好,一大帮人都窝在我的兰陵郡王府,实在是棘手得很!我这才让那两个丫头演了一场戏,让她们到你那里闹了闹,否则她们再过来,我可真要疯了!”

    萧敬先没有在意提到的大公主和十二公主,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找我抱怨,是想让我接收南朝使团的人?”

    “算了,反正不是我出钱养人,就是我这心里没底。”越小四用拳头捶着手,自顾自地来来回回走了几步,满脸烦躁地说,“皇上拿着越千秋钓鱼,可除了韩王这个蠢货,其他的一条杂鱼都没跳出来,倒是今天传来消息,前贵妃和废太子一块死了,这事你不觉得不正常?”

    “你又不是秋狩司的人,也不会有人怀疑你,因为你根本就没人手能做得了这种事,就算查也和你无关,担心什么?倒是我之前查访皇上遇刺的事,大权还没交回去,又拾掇过小元子他们兄弟俩,接下来大不了再多杀几个人以儆效尤而已。”

    越小四一副你就知道杀杀杀的鄙视表情,却突然瞥了一眼那屋子,有些疑惑地问道:“我都忘了问你,你到这偏僻地方做什么?”

    “这地方是仿照当年皇后的闺阁设计的。”

    听到这简简单单一句话,越小四立时打住了所有疑问,讪讪地说道:“对不住,是我不该冒冒失失找来,扰了你追思亲人。”

    “她死了都这么多年了,我也没那么多想不开。”萧敬先声音平淡,随即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他没有去看那个快步追上来的家伙,沉声说道,“之前我和那两个丫头商量的事,她们应该告诉你了。原本我还有些犹豫,但那对母子俩一死,我就打定主意了。”

    他顿了一顿,脸上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厉色:“既然那些个想争皇位的家伙一个个都是无能庸碌却狠毒之辈,那么就不用顾忌什么了。那所谓留字一报还一报,只是为了混淆视听,勾人去追查前事,而且还禁不起推敲。”

    越小四就等着萧敬先说这话,立时附和道:“就是啊,而且这么大的事秋狩司事先没觉察,这是大大的失职!”

    “所以,秋狩司的汪靖南既然把儿子塞到禁军来分权,那么就一报还一报,我回头就提请你去监秋狩司!”

    越小四这一次方才终于是目瞪口呆。

    和萧敬先这个疯起来异常狂乱的家伙相比,他那肆无忌惮也好,我行我素也好,全都是一层面具,实则他非常能够把握那条红线。而且,他非常清楚最关键的一点。

    人人都以为他和萧敬先是知己,其实那根本就是假象。他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察觉到,萧敬先骨子里是一个最最冷漠的人,无论大公主这个嫡亲外甥女也好,皇帝这个姐夫也好,十二公主这个还能入眼的晚辈也好,他这个所谓新朋友也好,没有一个人能放在他心上。

    这样一个理应信不过任何人的家伙,为什么突然要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