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死者和生者
    今天肯定会出事,这是越千秋和越小四出来时就已经达成的共识。

    此时,越千秋还没来得及答应,就发现身边风声掠过,等看到越小四倏然前冲之后,竟是径直跃上了刚刚那座小屋的屋顶,他也连忙追了上去。

    轻轻巧巧上了屋顶,和越小四并肩而立登高望远,他顺着越小四那目光方向望去,就只见不远处的数百禁军似乎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正当他以为又遇到有人行刺,谋逆,造反等等诸如此类乌七八糟的事,他就听到旁边的越小四嘟囔了一声。

    “不对,并没有加强警戒,而是单纯的喧哗,似乎是有什么突如其来的消息!”

    越千秋下意识地轻呼道:“难道是上京那边出了事?调虎离山!”

    “屁的调虎离山!你会不会用成语,是皇上自己要出来的,又不是被人调出来的,怎么都应该是引蛇出洞。”

    越小四想都不想就讥讽了一句,如愿以偿看到了越千秋那张气得仿佛被噎着的脸。难得挑了个刺赢下一城,他得意地轻哼一声,立刻张开双臂滑行落下,随即大步往发生喧哗的地方赶去。当听到身后步子声,意识到越千秋已经追了上来,却是一声不吭,他不禁心中一动。

    “怎么,担心那两个?放心,他们一个比一个精,出不了事。”

    “大伯父和师父我才不担心!”越千秋嘬了嘬牙,有些烦躁地说,“甄容那小子却难说!”

    “我知道他那儿是另一个突破口,不过有二戒盯着他呢,再说他师父和铁骑会老彭都到了,说不得还有其他人潜入上京,你操个什么空心!”越小四说到这儿,冷不丁回头瞥了一眼,却发现越千秋仿佛在犹豫什么。紧跟着,便宜儿子说出来的话,却让他吃惊不小。

    “你说回头我去劝师父把天丰号转给你,怎么样?”

    “你说什么!等等,先让我想想……”越小四立时打住了话头,一时飞快思量了起来。

    如果之前联系甄容的真是秋狩司的计策,而且还把天丰号给牵扯了进去,北燕秋狩司一石三鸟的意图那就相当明显了。

    南朝使团、依托于天丰号的军情谍报系统、皇帝兄长前任废太子的余孽,这三方恐怕都在一网打尽的范围。而天丰号如果真的已经完全暴露,对于南朝来说,别说撤人手是一件相当的难事,就说财产方面的损失,那就实在是太大了。

    他微微眨了眨眼睛,没好气地说:“小心你师父怪你自作主张,扔包袱也没你这么扔的!”

    “师父和你谁跟谁,难不成他还担心你谋夺他财产?患难见真情,这包袱你不背谁背?”

    越千秋满不在乎地说了两句俏皮话,可眼见那边禁卫军渐近,他就立时闭上嘴,再也不纠结这个了。而这时候,那边纷纷乱乱的声音中,他也捕捉到了几个敏感性的字眼。

    “废太子死了……”

    “贵妃也死了……”

    “不是自尽!”

    “下手的人留了字……”

    “居然说什么一报还一报……”

    刚刚说了废太子,这里就提到了废太子,越千秋忍不住心中一跳。可紧跟着他就意识到,此太子不是彼太子。和皇帝的兄长,那个被杀了的废太子不同,不久前刚刚被废的那位北燕大皇子以及曾经在北燕后宫地位最尊贵的那位贵妃,这十几年来一直都是不可忽视的角色。

    可现在,这才刚被废没多久的母子二人就这么死了?

    越小四同样听得眉头大皱,但禁军又不归他管辖,因此面对那些议论,他只冷着脸不做声。直到须臾就有几个军官前来弹压,看到他时慌忙上前行礼,他方才招手叫了一个人过来,没好气地质问道:“就算上京那边有消息传过来,怎么就至于惊动到人尽皆知?”

    此话一出,那军官顿时欲言又止。可扫了越千秋一眼,见这少年根本没有一点避嫌的觉悟,他想想事情未必瞒得住,只能苦着脸说:“来的那个人一路打马疾驰,到了这儿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直接就忘乎所以地一嗓子嚷嚷了开来,所以根本瞒不住消息。”

    听到这么个答案,越小四顿时嗤笑道:“什么忘乎所以,根本就是故意的吧?这种事论理应该要到皇上面前才禀报。突然一嗓子嚷嚷出来……呵,简直是笑话,如果那是紧急军情,他也敢这么嚷嚷?那时候直接以哗乱军心斩了他都可能!”

    越千秋见那军官欲言又止,他眼珠子一转便代人开口说道:“兰陵郡王你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我琢磨着,是不是皇上吩咐不管什么事都不许惊扰,所以禁军不肯放那个信使进去,所以人才在情急之下嚷嚷出来的吧?”

    这些天来越千秋大小也是个名人,所以那军官自然认得他,此时索性爽快地承认道:“越九公子说得一点都没错,结果那个信使一嚷嚷出口,我们就知道坏了。当时晋王殿下和汪将军徐将军都被赫公公请去了,大伙儿为免出事,自然严苛了一些,谁知道会捅出这样的篓子。”

    越小四有些愠怒地斜睨了越千秋一眼:“卖弄聪明,瞎逞能!”

    “总比某个一开口就打打杀杀的人好!”越千秋想都不想就反唇相讥道。

    那军官眼见这一大一小针锋相对,不禁暗自头疼。好在很快就有人出来对他打了个手势,因此他立时如蒙大赦地悄然退下。

    来人正是在北燕宫中人称赫五爷的赫金童。他原本的名字当然不是这金童两个字,而是金瞳,可皇后当年随口调侃了一句,他便改成了现在这两个字。

    虽说如今已经年近五旬的他却叫做金童异常奇怪,可宫里宫外哪怕晋王萧敬先这样张扬跋扈的,也从来不曾叫过他的名字。

    因此和越千秋来来回回斗了好几句的越小四,见赫金童出现在面前时,立时就非常审慎地停住了这没营养的斗嘴,颔首叫道:“五爷,皇上还好?”

    “放心,皇上还好。”赫五爷干巴巴地答了一句,随即就说道,“皇上召兰陵郡王和越九公子一块去献殿。”

    虽说皇后算是最名正言顺的岳母,毕竟平安公主生母早逝,又不是什么高位妃嫔,可人当初死的时候,越小四正在南边脚踢三山拳打五岳,连平安公主的面都还没见到,所以更别提这位传奇人物了。此时听到要自己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去献殿,他同样有些摸不着头脑。

    越千秋还能说是诱饵,可他呢?他可不相信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否则哪会这么自由?

    那皇帝要他去祭拜先皇后干什么?

    想不通的事就不想,越小四非常利落地把这个疑问抛诸脑后,点点头后也不理睬越千秋,昂首阔步走在了前头。

    而落后他几步的越千秋则是在经过赫金童身侧时,见其纹丝不动,突然停下脚步问道:“您不一块进去吗?”

    赫金童之前在朝会上和越千秋照了一面,后来那天就一直都在为越大老爷被人下药的事忙活,并没有跟着皇帝出宫,所以,他没想到越千秋竟是自来熟地有此一问,所以不由得微微一愣。

    终究他反应很快,须臾就和颜悦色地说:“献殿重地,外人不得擅入。今次随皇上进去的,也就是你们两个。”

    按理人家回答到这份上已经够意思了,越千秋却犹如好奇宝宝似的又问道:“晋王殿下也不进去?”

    赫金童若无其事地答道:“晋王殿下自请到别处去祭祀先皇后了。”

    虽说不知道这是皇帝不想带着萧敬先去献殿,还是萧敬先自己心存疙瘩,但越千秋怎么想怎么心里别扭,朝赫金童拱拱手后大步去追前头的越小四时,他不免又刷新了对那位北燕皇帝的认识。已经知道前贵妃和废太子同时死了,皇帝还一门心思继续行程,心够狠的!

    不过这年头能当皇帝的都心狠!

    可当他跟着越小四在两排如同钉子似的护卫目送下,t 终于踏进了那座幽深的献殿时,他就只觉得秋日那太阳的燥热倏忽间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从脚底油然而生的阴冷。他本能地打了个寒噤,随即方才发现,这间屋子里竟然放了冰。

    眼下已经过了最热的日子,放冰干什么?

    越千秋心里正嘀咕,却只听前头的皇帝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他和越小四的到来,沉声说道:“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小四儿之外的人来祭拜你。长珙算是你的女婿,又是朕一度看走眼的人才,所以朕让你来掌掌眼。至于另外一个,是小四儿故意带到朕面前来的,朕第一眼瞧见时,也险些以为是你和朕开了一个绝大的玩笑。”

    这种如同和活人说话似的口气虽然有些突兀,但越千秋见识多了上坟的人对待死人如活人一般的说话口气,因此也没太放在心上,照旧东张西望。可紧跟着,他身体就有些僵硬了。

    因为他的眼角余光赫然瞥见,皇帝面前那香炉中的香烟竟是微微定住,隐隐约约呈现出一个轮廓来。那一瞬间,他登时毛骨悚然,几乎恨不得敲自己的脑袋。

    既然穿越都能存在,更何况神鬼……

    下一刻,他就听到了越小四非常凌厉的一声怒喝:“谁人敢在献殿重地装神弄鬼!”

    府天说

    一大早不到七点被一个电话吵醒,原来是出门晨跑的老爹手机丢了,好心人捡着打了电话过来……原来是一对信佛的老夫妇,真的很感谢他们,这年头捡了手机会主动联系失主的,十个人里头难得有一个。今天心情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