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犀利刁钻露破绽
    当迤逦拖了将近两里路,浩浩荡荡的一行人终于来到竞陵的神门之外时,越小四眼看越千秋囫囵完整地下了皇帝的玉辇,心里终于舒了一口大气。

    他天不怕地不怕,自然谈不上怕这位便宜岳父,可他就怕这位不按常理出牌。说实在的,有些事情闹到现在,他自己都有些糊涂了。

    因此,当越千秋一改上车时的睡眼惺忪,神气活现地来到他面前时,他知道这会儿不应该和人表现亲近,便沉着脸冷笑道:“怎么,又从皇上那儿拐了什么好处来?”

    “我有那么能耐吗?”越千秋嗤笑一声,随即头也不回用拇指往后头指了指,“皇上给了我一个向导,让我随便在这竞陵晃晃,他要先去沐浴更衣,回头才去祭祀。晋王殿下要统领禁军,没那功夫,兰陵郡王你既然是闲人,和我一块去转转如何?”

    越小四登时心中一跳。他当然看到了那个扶着皇帝从玉辇上下来的中年女子,虽说完全不认识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可能够越过皇帝往日最信赖的内侍赫五爷,呆在那玉辇深处陪侍御侧,越千秋又说是皇帝给他的向导,他顿时想起严诩之前提过的长缨宫深夜不速之客。

    因此,眼见人已经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他就皱眉说道:“竞陵重地,皇上竟然许你四处乱晃?那我真得看着你一点,天知道你小子会不会使坏!”

    康乐万万没想到,越千秋一下玉辇,竟然就去主动撩拨兰陵郡王萧长珙。听到萧长珙也竟然提出要跟着,她不由得皱了皱眉,上前裣衽施礼后便开口说道:“郡王,我是长乐宫尚宫康氏,奉旨带越九公子在竞陵中行走。”

    “康尚宫?”越小四飞快地在心中搜寻着记忆中有什么宫里的重要宫女姓康,须臾就有了结果。他用带着几分惊疑和目光打量着对方,随即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越千秋,仿佛在踌躇是否要不管不顾跟随。

    正要换轿子的皇帝看到了这边的情形,虽隔得远听不见对话,可他略一沉吟,却还是打发了一个小内侍过来。那年纪和越千秋差不多大小的内侍近前施礼后就恭恭敬敬地说:“皇上吩咐说,兰陵郡王如果闲着,就也跟着康尚宫和越九公子一块转转。”

    求之不得啊!

    越小四心里这么想,脸上也立时笑了:“既然有皇上吩咐,我正好看着这小子。”

    康乐也不知道皇帝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可想想兰陵郡王萧长珙也是一匹独狼,顶多就是大公主和十二公主这样没有兄弟的金枝玉叶与其走得近一点,所以既然皇帝发了话,她也就默默点了点头,但心里未免改了主意。

    她绝不相信皇后会把亲生儿子送到南边去……有些话还是不要对她们说了!

    眼看着那长长的随行禁军队伍护卫皇帝往另一边去了,她就走在了前头。

    帝陵这玩意,对于这年头的寻常百姓来说,自然属于绝对的禁区。可越千秋在后世趁着暑假去过秦始皇陵,去过唐十八陵中的昭陵和乾陵,明十三陵也几乎一个不拉都溜达了一圈,对比如今的竞陵,他当然不会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啧啧惊叹。

    不就是更新更大更完整……而且还没埋死人吗?那位人人都口称先皇后的女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当年下葬的很可能是衣冠。至于妃子陵,据说还没有一个妃子正式入葬。既然如此,眼下这片占地极广的陵寝,可以说只是单纯气势恢宏的建筑群。

    所以越千秋嘴上说没兴趣,不用陪皇帝斗心眼,在这偌大的地方随便转转,他倒真心没有那么大的排斥,只当逛公园。而且,有越小四陪着,他可以一路走一路和人斗嘴,却也不无聊。可是,发现皇帝派过来的这位康尚宫今天竟成了个锯嘴葫芦,他又觉得不大对劲。

    因此,他突然冷不丁地问道:“康尚宫,这竞陵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是皇后拟的。”康乐头也不回地说,“皇后常说,人在世上,就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若没有竞逐上进的心思,也就庸庸碌碌一辈子而已。她希望等到死了埋进土里的时候,不会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萧氏。所以,皇后当初拟定陵寝之名为竞陵,皇上便准了。”

    越小四也没想到竞陵的名字竟然还有如此玄机,啧啧称奇了一会儿,他也终究忍不住有些心痒痒,快步上前截住康乐问道:“我和平安成婚的时候,先皇后已经过世了,她的事我也是最近才听晋王和大公主说了一星半点。我斗胆问一句,先皇后为何不悉心栽培大公主?”

    这个问题犀利而又露骨,康乐不禁有些愠怒。可见越小四满脸正色,分明不是因为戏谑或其他缘故才这么问的,她终究不得不强忍愤怒质问道:“兰陵郡王这是什么意思?”

    “大公主骄横跋扈,横行霸道,现在她是皇长女,这样自然无妨,可日后呢?她是皇长女,比其他弟弟妹妹要年长很多,先皇后当年生下她之后,明明有大把时间好好栽培这个女儿的,而我大燕公主也曾有人能握住不小的权柄,为何先皇后就从来没有过那念头?”

    越千秋顿时一拍巴掌道:“对啊,就算起初没有儿子,女儿栽培好了,也可以当左膀右臂!”

    “我不知道。”康乐面色变幻了好一会儿,最终吐出了这生硬的四个字。而她这转身扭头一走,越千秋迅速和越小四交换了一个眼神。

    越千秋之前和大公主就打过两次交道,想得没这么深,可此时越小四提起,那位康尚宫又这幅反应,他哪里不会浮想联翩?一时间,他的脑海中已经转过了无数八点档电视剧中的经典剧情,大公主的身世也被他脑补出了好多个版本。

    对于随便换丈夫兼且草菅人命横行霸道的大公主,他可谈不上什么好感!

    而越小四想得却更加深远。纵使对大公主和十二公主这样的,他大多数时候只觉得心烦,可现在仔细想想,皇帝对长女固然似乎有些偏爱,有些纵容,可也并没有非常离谱。否则,他这个刚刚“丧妻”的哪怕有点军功,皇帝也可以明着勒令他把大公主给娶回家。

    而且,从前大公主那一段段婚姻,全都是弄成既成事实之后,方才在皇帝那儿通过的。

    先头那位皇后如果真像越千秋转述皇帝的话那样,有那般能耐那么能力总不应该逊色于萧敬先,有心教女儿会教不好?即便大公主事后性情大变,会这般冲动不智吗?他能看得出来,这位皇长女行事没有太大假装的成分,遇事真的不太动脑子,而且也不愿意动脑子!

    也许她根本就不是皇后亲生?也许皇后纵容皇帝纳妃无数,一来确实因为心志远大,不在乎家宅那点事,二来也是在于,不能生育?

    如果真的不能生育,所谓的小皇子怎么来的?还是说真的是千辛万苦方才有了那一胎,于是真的是难产而死?

    如果康乐知道只不过是一个问题,就让越小四想得那么深远,那么她一定会在最初就死守心情,一分一毫都不露在脸上。可她只想着萧长珙和当年的皇后完全谈不上任何关系,如今这一问恐怕更多的是因为大公主的纠缠,因此恼归恼,终究没有多想。

    直到她沉默着把一大一小带到陵园中一处看似不起眼的小屋门前,她才淡淡地说:“请郡王和越九公子在这儿休憩一下,祭祀的献殿就在不远处,奴婢要去看看皇上那边什么情形,先告退了。”

    见她真的说走就走,本来预备好和那天跟着皇帝到处乱逛一气时一样,好好听人讲故事的越千秋,顿时傻了眼。

    直到人已经消失在了视野之中,他才在屋子里东敲敲,西打打,四处找寻可能存在的机关。当领子被人揪住时,他就没好气地说:“干什么,我看这儿不是有地听,就是有密道!”

    “你小子传奇话本看多了!”越小四四下里一看,死活把越千秋给拖出了小屋,这才嘿然笑道,“那位康尚宫兴许觉得你就是个诱饵,没必要下那么大功夫,所以才敷衍你。她不在也好,后头有块空地,我们去松松筋骨?”

    越千秋知道越小四绝不会无缘无故就邀自己打架,当即想都不想地说:“来就来!”

    他随手把下摆掖进了腰里,等到了那空地之中,拉开架势和越小四拳拳到肉地连碰数下,两人竟是不知不觉间擒拿手对擒拿手,彼此紧紧锁住了对方的肩膀。知道这招数都是越影亲传,两人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肯松手,越小四趁势低声说了一句。

    “竞陵还留着勘陵时搭起来的高台,也许有人正在借此监视我们,你可别乱来!”

    “乱来的是你吧?你就没别的招了吗?非用影叔的招!”

    “废话,影哥那是我半个师父,我不用他的招用谁的?”

    嘴里这么说,越小四却是倏然变招,可没想到越千秋竟然也变,手指缝中寒光一闪,竟是夹着一枚也不知道是刀片还是钉子似的东西。他虽说躲过这一招,却还是吓出一身冷汗,下意识地叫道:“你竟敢带这种凶器上玉辇!”

    “反正我又没行刺!”越千秋随口顶了一句,这才压低声音说,“我想看看人家对我到底什么态度,谁想到竟然没人搜我的身!”

    “那也没必要这么明目张胆,万一被人搜到,你有嘴都说不清!”

    眼见越千秋轻哼一声把东西缠在皮腰带里,紧跟着又和自己过了两招,越小四方才趁着这近身肉搏的机会,低声把自己刚刚那点猜测对越千秋说了。

    没想那么多的越千秋被越小四这大胆的推测弄得一愣一愣,结果失神之间,就只见越小四狡黠一笑,他一下子就被人掀翻在地,气得他大叫一声道:“你耍诈!”

    “打架的时候分神,这是大忌,懂吗?”

    趾高气昂地教训了一下便宜儿子,越小四正要传授一下人生经验,突然就只听到一阵不小的喧哗。他禁不住瞅了一眼越千秋,却见少年同样目露异彩,他不由得笑了一声:“看来是出事了,走,去看看!”

    府天说

    24-26限免中,很巧,今天老妈过生日……所以26号加更,至少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