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不拘一格用人才
    尽管徐厚聪来见南朝使团的人,但当他看到率先出现的竟是兰陵郡王萧长珙,却也并没有感觉到奇怪。不但如此,他还快步上前行了礼。

    这不是因为萧长珙对自己的举荐,而是他怎么都不会忘记,当初正是因为萧长珙仿佛随口似的一句话,那个实在太鬼机灵的越千秋方才撞破了他和淑妃的奸情。

    之前没有机会私会,此时此刻,他知道也并不是太好的机会,却还是毕恭毕敬地谢道:“若不是兰陵郡王举荐,下官还是一个郁郁不得志,徒有虚名的神箭将军。可特意上门致谢实在是引人注目,若非老参堂的人参送得晚了,下官还找不到借口来。”

    “你倒是会说话。”

    若是别人,这会儿怎么都应该装模作样地来一句,“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然而,越小四可不是平常人,出口就是一句似讥讽似打趣的话。他抬着下巴打量了一下徐厚聪,突然笑眯眯地说:“徐将军想不想有朝一日像我这样开府封王?”

    徐厚聪怎都没想到会被问这个,本待谦逊,可想到面前这人是个和萧敬先差不多的疯子,恐怕根本就不想听那些虚假的自谦之语,他就把心一横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很好!”越小四哈哈大笑道,“这就是我推荐你的理由!有野心不是坏事,怕的就是有贼心没贼胆,可你有胆子又有野心,以后大展宏图的机会有的是。”

    他说着就大步走到徐厚聪面前,手在人肩膀上轻轻一按,意味深长地说:“至于某些小事么,你不用记挂在心上。你要有胆子,直接去皇上面前提一提,说不定以后那就是你的人了!不过嘛,我劝你最好不要。咱们大燕不是南边,驸马不用避嫌,反而会重用!”

    徐厚聪不由心中猛地一跳,这位兰陵郡王的意思竟然是说,不要为了一个已经失宠的淑妃费神,他将来也有可能尚北燕公主?

    可他虽是鳏夫,却是有儿女的人了……

    听到背后传来了脚步声,可越小四还是旁若无人地说:“有兄弟姻亲却弃之不用,专门用那些腐儒外人,这不是愚蠢短视如猪如狗吗?南边那些腐儒成天说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可却一个劲盯着皇帝是否守他们定下来的规矩,呵呵,我呸!”

    徐厚聪对这番话深有共鸣,毕竟,他就是深恨那些钳制武人的文官,再加上无法忍受一辈子不得出头,这才在楼英长几次三番游说之后决定破釜沉舟一搏。因此,他直觉地认为,这位兰陵郡王之前故意捅破他和淑妃的奸情,就是等着他这番亲自接洽。

    这位时人口中和萧敬先一样孤的兰陵郡王,是在向他示好,而不是纯粹的招揽!

    “咳咳咳!”

    三声非常响亮的咳嗽之后,严诩板着脸率先进了屋子。他非常恼火地瞪着越小四,见人桀骜不驯和他互瞪,他想起自己那个早逝的爹,想到自己当年苦苦读书,最终证明所谓的考状元只是骗鬼的,他不由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蛊惑徐厚聪你就蛊惑吧,戳我伤疤干什么!

    越小四没好气地收回目光,随即懒洋洋地说:“徐将军,你要见的人来了,多多琢磨我的话就是,我先走了,懒得留在这儿受人冷眼……”

    扭头就走的他却在门口稍稍一停,又嘟囔了一句:“这是我家,你们都已经雀占鸠巢了,想要出门我也不拦着你们,只求给我安分点,我可不是晋王,没那本事随时给你们擦屁股!”

    赶在严诩暴跳如雷之前,越千秋一把拦住师父,心里不得不嘀咕。从前这俩人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每次都是越小四大获全胜,所以才能把严诩的路引给偷了跑?为了转移严诩的注意力,他还不得不冲到徐厚聪面前,非常光棍地一伸手道:“徐将军,我的人参。”

    你就笃定我是来给你送人参的吗?

    徐厚聪忍不住暗自腹诽,可越千秋的身份他根本吃不准,因此也不敢随意出言讽刺,当即拍了拍手。当一个随行禁卫手捧一个近两尺长,尺许宽,半尺高的大盒子进来时,他就只见越千秋先是眼睛一亮,随即毫不客气地上前一把接过。

    掀开盖子,越千秋一看那码放得整整齐齐的人参,立时眉开眼笑,可紧跟着就迸出来一句话:“徐将军,这位小哥也是你神弓门的?”

    徐厚聪原本还心情不错,可被越千秋这一问,他的神色就不由得一变,随即若无其事地说:“这只是我麾下的禁军小卒。”

    “哦?徐将军都已经正式上任了,还没把神弓门的人引介上来?”

    此时忍不住开口的,却是庆丰年。素来沉默寡言,并不擅长和人言语交锋的他,此时此刻却是话语异常犀利:“你之前只是空头将军的时候,把人送给大公主当护卫也就罢了,你现在自己飞黄腾达,却还让其他人闲置着?”

    徐厚聪登时心中一跳,可紧跟着,庆丰年就突然问道:“敢问徐将军,神弓门的其他人在哪?神弓门从前在陕西尚且能够自主,你总不会告诉我,到了北燕上京城,看着他们的掌门人飞黄腾达,他们自己却反而还不如从前,处处行动受限吧?”

    “住口!”徐厚聪终于忍不住喝了一句,见庆丰年毫无畏惧地瞪着自己,严诩抱手看热闹,甄容拉住了想要帮腔的小猴子,他哪里不知道,自己在这些人眼中终究是叛贼。

    正当他想不理会这些敌意拂袖而去时,却只见越千秋突然对他笑着挤了挤眼睛。

    “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这在中原是老话,徐将军你不会不记得吧?”

    说着越千秋就似笑非笑地耸了耸肩:“庆师兄跟到北燕来,最大的愿望就是见见昔日同门,你愿不愿意成全他?当然,你不愿意我们也没法子,只能看看是否可以求晋王又或者兰陵郡王,通通大公主又或者别人的路子,好歹见上一两个人,全了他的心愿。想来你到上京不是一两天了,总不至于就推荐了一个人出去给大公主当侍卫。”

    如果说后面那番话可以当成威胁,完全可以无视,那么前面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这半截话,徐厚聪听在耳中,不知不觉就动了心。他冷冷扫了一眼庆丰年,最终沉声说道:“神弓门如今是北燕的神弓门,能不能让南朝的人见,我会先请示皇上。告辞了!”

    听到徐厚聪口口声声都把北燕皇帝挂在嘴边,还说神弓门是北燕的神弓门,当人生硬地一拱手,继而扬长而去时,庆丰年忍不住使劲捏紧了拳头。

    见他如此情绪激动,小猴子却也不敢提什么分赃之类的事了,连忙死活推着人回去。等到了分配给他们三人那个院子,他正想绞尽脑汁说些什么安慰的话,他就只听庆丰年头也不抬,声音低沉。

    “我只不过是心存奢望,希望师兄弟和其他师伯师叔们不是一心一意跟着徐厚聪投北燕。可现在想想,确定了他们不是本心又怎么样?难道我还能带他们回去?”

    他痛苦地伸手一捶门框,字字泣血:“我真恨没有早识破,我真恨!”

    越千秋知道此时安慰也是徒劳,只能使了个眼色让小猴子和甄容多多陪着庆丰年,以防人想不开,又补充了一句人参回头分。等催了虎着脸的严诩回到他们那个院子时,他一进正房就看到越大老爷正在活动手脚,连忙快步上前,笑着把装满人参的匣子放下。

    “大伯父,徐厚聪把人参送来了,回头选几根药力最足的,你好好补补身子!”

    “我又不是什么大病,补什么补!”越大老爷一眼就看穿了越千秋的顾左右而言他,当下沉着脸说,“徐厚聪是不是还说了什么?”

    “那个叛贼就不说了,三言两语把庆丰年气得都快哭了。”严诩一面说一面恨恨地拿拳头砸手心,随即就怒声道,“最可气的是那个可恶的家伙!”

    他直接把越小四当初对徐厚聪的原话给复述了一遍,见越大老爷亦是面色铁青,他就气冲冲地说:“越大人,回头你一定要好好骂他,他这话不止骂了那些腐儒,一棍子不知道扫进去多少人!”

    “北燕重皇族勋戚,也并不是完全就没有危害,但站在他的立场上,这么说也无可厚非。”越千秋见严诩立时朝自己瞪了过来,他赶紧举手投降道,“师父,你要讲道理,那是北燕的兰陵郡王,前平安公主驸马,你还指望他向着我们大吴吗?”

    越千秋说这话是因为仍旧不敢放松警惕?还是仅仅是讽刺?

    严诩刚一愣,他就听到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臭小子,我哪里招你惹你了?三番五次给我脸色看不算,背后还要说我坏话!”

    见越小四再次直接闯了进来,越千秋就轻哼一声道:“我们这么多人住得这么分开,外头又没留人看守,天知道你这里有没有铜管地听?有没有眼线耳目?难不成你还指望我背后夸你这个北燕兰陵郡王?”

    “信不过你小子就别住啊!”

    越小四气不打一处来,见严诩拍拍越千秋,那小子二话不说直接闪到严诩身后去了,他恨得牙痒痒的,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想起正事。

    “我已经严密嘱咐过了,再也不会和早上那样再有人随便乱闯。这院子外头守的都是曾经跟着我风里来雨里去,搅乱了北燕南面六个郡的死士,绝不会泄漏我们的话半个字。至于让你们和其他人分开住,因为我常常往这跑太扎眼了。”

    说到这里,他才没好气地说:“我刚刚对徐厚聪的那些话,一半是我撩拨他的,但另一半,也是我的心里话。南边那帮腐儒成天防这个,防那个,好像只有他们最一身正气,我最瞧不起这些货色!如今这位北燕皇帝……我真不是夸我的便宜岳父。他哪怕有千般不好,可这十几年为何屡有叛乱,还出过我这个大寇,却依旧能够大权独揽?”

    他顿了一顿,神情异常复杂:“因为他一向眼光很准,不但能不拘一格用人才,而且用人不疑,你看看徐厚聪就知道!而现在,我们要成事,也要抓住这一点!”

    哪怕已经在这里娶妻生女,可他总不能忘了自己是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