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实力演技派
    砰

    如果只听这个声音,也许会认为那是砸门。可是,谢筱筱到底不是瞎子,她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根本不能用包袱二字来形容的包袱重重砸在地上,以至于原本刚刚清理干净的地面上仿佛骤然扬起了一层浮灰。

    以为是捣乱的她拍案而起,结果却只见一个笑眯眯的少年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谢大小姐,那是赔偿老参堂被砸了的损失,你清点清点,够不够重新盖更气派的房子,请更厉害的高手?”说到这里,越千秋就摸了摸鼻子道,“时间有限,只去找了长乐郡王,剩下的咸宁郡王,有晋王殿下亲自去讨债,我就不去了。”

    这家伙还真的去长乐郡王府“讨公道”了?

    谢筱筱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越千秋的胆大妄为。可是等徐厚聪从他背后走上前来,笑吟吟地点了点头之后,她就意识到,这位在南边已经被传为叛贼的神弓门掌门,竟然真的因为越千秋的撺掇,选择正面去硬撼长乐郡王这位八皇子!

    一时心乱如麻的她低头瞥了一眼那个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的包袱,好容易这才镇定了下来,索性也不理会越千秋,径直对徐厚聪裣衽施礼。

    “徐将军,多谢你出面为老参堂讨公道。自从我家中长辈联合东北的采参客在上京开了这家老参堂,也不知道多少权贵来砸过店面,却只有您一个为我们做主。”

    越千秋当然看得出这丫头在演戏,要说麻痹徐厚聪,这演技确实还算不错。当下他故作恼火地挑了挑眉,没等徐厚聪开口和人客套就催促道:“现在补偿要回来了,我的人参呢?”

    “这几日一定会尽快送到皇宫。”谢筱筱见越千秋似乎想要发火,立时又补充了一句,“老参堂没有能耐在宫中行走,但届时请神箭将军转交,你总应该信得过吧?”

    “哼!”越千秋发出了一声冷哼,随即扭头就走,“到底是在上京城里做大生意的,知道该巴结谁,该冷落谁!不过徐将军你最好也掂量掂量,既然这老参堂被不止一个权贵惦记上,单凭一个你,只怕也护不住这儿……趋炎附势的丫头,我们等着瞧!”

    见越千秋气咻咻地出了门去,随即竟是一头扎进了对面的茶馆,谢筱筱忍不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只有一半是做戏的成分,另一半是货真价实的羞怒。而她这种真实的表情,落在徐厚聪眼中,自然更加不会怀疑。

    “谢姑娘还是不要和那小子一般计较的好。”徐厚聪一面说,一面自嘲地耸了耸肩,“他在皇上面前说话都是我行我素,没有半点他国使节来到上京之后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紧迫感,我哪怕如今再不当自己是吴人,却也忍不住替这小子捏了一把汗。”

    谢筱筱使劲定了定神,可脸上还是带着薄嗔浅怒:“他就不怕皇上杀他的头吗?”

    “谁知道呢?总之,你就算看不惯这小子,刚刚那态度也太生硬了。”

    徐厚聪一面用过来人的语气劝谢筱筱,一面心想也许越千秋有利用价值,也许皇帝是真的怀疑越千秋的身世,总而言之,在皇帝态度不明,而晋王萧敬先这样任性跋扈的权贵也态度暧昧的情况下,连不知道目标究竟是皇帝还是越千秋的韩王都被杀了,他最好不要触霉头。

    而且,如果越千秋真的能够平安归国,这所谓的结盟,那倒是不妨顺水推舟落到实处,但他和越千秋曾经在私底下的约定最好告知皇帝,以换取更进一步的信赖。

    谢筱筱勉为其难地低头说道:“徐将军教训的是,如果我家十一叔在,也许不会像我这样生硬,可我实在瞧不得他那自以为是的样子!”

    当徐厚聪正在和谢筱筱进一步接触的时候,悻悻出来的越千秋却径直冲进了对面的药材行。因为他借口那一批药材十分珍贵,让小猴子和甄容庆丰年好好看着,因此并不虞人家跑到这来凑热闹。然而,四下里一打量,发现二戒和尚不在,他不禁心里咯噔一下。

    那个和越小四一般德行,当初一见面就和严诩打架的和尚不是就跑了吧?

    见一个掌柜模样的中年人上来搭讪,他立时不耐烦地报出了一连串要买的药材,恰是不买对的只买贵的。那掌柜原本就已经意识到,来的是近来在上京城惹是生非的南朝使团那位越九公子,此时生怕被讹诈,哪里还敢继续兜搭,竟是连前头货物都不管了,找了个借口就溜去了后边。

    而越千秋巴不得人赶紧走,可在发现人走了没回来后,他还是跑去联通门那边,把门擂得咚咚响,等发现毫无动静之后,就骂骂咧咧地在前头翻箱倒柜。之前他还在长乐郡王府对小猴子说不要和过境的盗匪扫荡似的,可现在他自己就活生生一个大白天打劫的盗匪。

    然而,他着实急着想要和二戒见一面,毕竟刚刚那档子事他还需要人设法给越小四传信。

    否则,就凭他这被关在宫里如同笼中雀似的,要和谁见一面都是难如登天!

    就在他一面祈祷徐厚聪再和那位谢大小姐多深谈一会儿,一面暗骂死和尚还不回来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一个人影风风火火地冲了进门。认出人的一刹那,他也顾不得那许多,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二话不说拽住了对方的领子。

    “配合我先吵一架!”

    他用极低的声音提醒了二戒一声,紧跟着便装模作样和人争执了几句,无非是没人招待客人之类的话。二戒闻弦歌知雅意,连番赔罪之后,就跑到联通门那儿装模作样叫了几声,听到掌柜发话外头的事都交给自己,他这才立时赔笑转了回来。

    他一面给越千秋张罗送茶,一面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我才刚给你爹指使了去跑腿,一回来还要配合你演戏,没你们父子这样指使人的!”

    “能者多劳嘛!”越千秋明里高声报着几样在长乐郡王府没找到的药材,暗中却低声把关于甄容的那档子事给大致解说了一遍。他本以为二戒要莫名惊诧一阵子,谁想和尚的脸色却变得无比古怪。

    “怪不得你这次带甄容,怪不得我之前会碰到云霄子和彭老头,敢情我换个他们都走的是当年悄悄潜入北燕时的走的那条路线……原来如此,他们准备了这么多年,这次竟然准备动了?”

    二戒低声嘟囔了一句,见越千秋立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就嘿然笑了笑:“我也算甄容半个师父,教过他一些少林的武艺,所以刚刚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着实捏了把汗,就怕他把我认出来……”

    越千秋顿时面色一僵,简直有些咬牙切齿:“你们全都趁着这次使团北上来捣乱,有没有想过我和师父还有我那便宜老爹有多麻烦?”

    “知道知道,这不是能者多劳吗?”二戒笑嘻嘻地把之前越千秋那句话直接还给了他,见小家伙气呼呼地在那挑剔茶水不好,还发脾气砸了杯子,虽说知道人是在演戏,他还是不得不赶紧把正题拿出来。

    “你之前不是去了长乐郡王府吗?我也去了。巧得很,在后面遇到了你那便宜老爹。正好有人鬼鬼祟祟出来,你爹就指使我去盯了一回梢。估摸着就是你说的那家伙,你猜猜,人绕了一个圈子之后,去了哪?”

    越千秋这才有些惊喜。不论如何,如果二戒真的盯住了那个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身份可疑的家伙,那主动权就算是再次拿回来了。他也顾不得埋怨这和尚就喜欢卖关子,连忙问道:“去了哪?秋狩司?哪家王府?又或者是皇宫?”

    面对如此大胆揣测的越千秋,二戒顿时脸色一僵,心里骂了一千次一万次和太聪明的人打交道就是没意思。话虽如此,他还是无精打采地说:“是秋狩司。”

    汪靖南自从之前那两次相见之后,就是在使团入见的大朝会上如同影子似的站在一边,几乎没有半点存在感,可越千秋却不会忘了差点被楼英长这条毒蛇咬了一口的经历,当然不会忽视秋狩司这个在北燕存在了上百年的衙门。

    因此,这会儿他迅速开动了一回脑筋,一个个猜测跃出脑海,最终他却嘿然笑道:“总之甄容这边你不用担心,你先把这件事对那家伙通个气。我一会儿回宫之后,少不得还要去找北燕皇帝好好唠唠嗑。你最好把云霄子和彭会主挖出来,不管他们从前怎么设计,现在水太浑,千万别瞎来。至于天丰号,恐怕是暴露了,他们要有空,还不如查查秋狩司是否盯着那条线!”

    当越千秋抱着一大包杂七杂八的药材出了药材行的时候,就只见谢筱筱已经送了徐厚聪出来。两边一打照面,他非常不成熟地别过头去,冷哼一声就径直走向了那边厢等着他的甄容等人。而徐厚聪当然不会计较越千秋的失礼,反而侧头对谢筱筱吩咐了一声。

    “回头若是遇到事情,可以去西城神弓门驻地求助。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借几个人给你。”

    “那就多谢徐将军了。”

    谢筱筱立时盈盈行礼,等目送了徐厚聪离去,她方才轻轻用指甲掐了掐掌心,非常雀跃自己竟是在十一叔不在上京的时候,超过他期待地完成了一个任务。

    虽然是那家伙戏演得好……可每次和他说话还真是气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