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斩草不除根
    “你认错人了。”

    甄容的脸上一点都看不出任何心情波动,说出来的话亦是硬梆梆的。此时此刻,见那个引他出来的人眉头紧皱,他就淡淡地说:“我这肩头纹身不但已经在北燕皇帝的面前露过了,而且他还亲自触碰过。如果真像你说得这么离奇,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吗?”

    见对方顿时沉默了下来,他就哂然一笑道:“倒是你,藏头露尾把我引到了这里,然后说这么一些似是而非的话,就想要诱我入彀?要知道,你还根本没见过我肩头那块刺青,哪来的自信做那样的断言?我姓甄名容,是青城掌门弟子,不是什么萧王孙!”

    墙外的越千秋不禁莞尔,心想这和当初自己说自己姓越,不姓别的何其相似。

    似乎是没料到甄容竟然会回答得如此决绝,那引他过来的中年人微微迟疑了片刻,死寂就叹气道:“你不会明白的。我大燕现在的皇帝,是一个自负到空前绝后的人。若非他故意放出消息去,谁也不会知道你肩头上的这块刺青是什么样子。”

    他一面说,一面直接从怀中拿出一块丝绢来:“甄公子看看吧,这就是皇帝凭记忆画出来,送了秋狩司存档的东西,我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偷出来。想必应该跟你肩头那块刺青一模一样吧?”

    甄容微微一踌躇,终究还是上前一步接过了那块丝绢,展开一看,饶是他极力克制,眼神中终究流露出了心绪的剧烈波动。因为一千次一万次对着铜镜看过那块纹身的他非常明白,这确实一模一样,没有半点差别。

    他定了定神,随手将那丝绢揉成一团掷了回去,这才硬梆梆地反问道:“就算北燕皇帝记下并画了我身上的纹身,那又怎么样?”

    “当年太子的前三个儿子都死了,不是死在皇帝手中,皇帝那会儿去杀先帝了,而围攻太子东宫,杀了太子太子妃及其儿女的是先皇后。”

    “那一战,先皇后戴着铁面具,而身后则是跟着本应护卫东宫,却人人倒戈的秋狩司,她就犹如鬼神临世,可事后终究有风声露了出来。唯独太子妃早先觉察到一点端倪把幼子送了出去。可如果当时秋狩司全力追击,就算太子妃留下的人兵分多路故布疑阵,王孙也未必能逃出生天。”

    虽然甄容极力告诫自己不要动摇,告诫自己只是在听一个别人的故事,而这个讲故事的人也着实并不算说得很精彩,可他听着那段过往,仍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一墙之隔只当听传奇的越千秋,就没有那么强的感受了。他已经被一个个神经病惊吓的次数太多,就算这会儿那人拿出切切实实的证据,证明甄容就是北燕皇帝的侄儿,前头废太子的亲生儿子,他也不会有任何惊讶了。

    狗血已经够多了,多洒两盆没关系!

    甄容终于开口问道:“你是说,北燕先皇后故意放走了废太子的幼子?这不是很荒谬吗?既然是她亲自带人杀进的太子东宫,也是她杀的太子一家人,为什么会斩草不除根?”

    “因为先皇后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比现如今的兰陵妖王还要更疯的疯子。”

    面对这样一个评价,别说甄容,就连越千秋也不禁收起了那点遐思,多了几分认真。

    仿佛是看到了甄容那张愕然的脸,那人哂然一笑道:“先皇后觉得,人在世上,总得留几个敌人,否则若是举世无敌,便很可能会因为自己的膨胀和疯狂而葬送了自己。所以,秋狩司在那场政变之后,因为她的关系,没有追缉王孙,重心一度放在了对南朝的侦查和经营上。可之后只过了两年,先皇后就去世了,秋狩司的头目被皇帝砍了三个,楼英长才会那么晚才潜入南边。”

    尽管仿佛只是听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外人的故事,可听到北燕那位已经过世的皇后“大度”地放了敌人一马,竟是为了这种见鬼的缘由,越千秋还是不禁在心里骂了一声疯子。

    没有节制和监督的权力,大多数时候就会让人自我膨胀,这确实没错,可没事情玩敌人养成的戏码,不怕将来玩脱了?更何况这位放水的皇后已经去世了,这不是给现在的北燕皇帝找麻烦吗?呃,他好像太入戏了,他是吴人,替人家北燕皇帝操什么空心啊!

    而甄容的回神,比越千秋更快。他只是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冷冷说道:“故事说完了没有?如果说完了,你可以走了。如果不想走,我也可以把你交给晋王。”

    那人对甄容的冷淡似乎不甚在意,反而拱了拱手说:“公子难得能出宫,所以我才冒险过来与你见面。我并不是希望你出面做什么,只希望你能够想通自己的处境。接下来我们这些当年的丧家之犬会打出萧王孙的旗号来做点事情。而那个时候,不论因为你是南朝使团的一份子,还是因为你可能的身份,都可能没有容身之地,走投无路时,你可以到天丰号去。”

    他顿了一顿,沉声说道:“到那里就说,找萧洪兵。”

    这一次,原本只当是听故事,看热闹的越千秋顿时傻了眼。出发之前严诩就和他说过,东阳长公主悄悄告诉他,在北燕上京经营有一家商号天丰号,还是当年从北燕来投的四大家暗中经营的,如今这家天丰号竟然和那些废太子的余党厮混在一块?

    老天爷,打听消息的情报部门直接和暗中做事的执行部门混合在一起,那是很可能连累一整条线被连根拔起的呀!

    是那边自作主张,还是东阳长公主这条线本来就是走的朝廷这一边,所以被朝中什么人把控了,打算在北边搅和出什么大风波来?又或者是……这条线其实早就暴露了?

    幸亏没去联络,幸亏没让老参堂和这家搅和在一块,否则就坏大事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当下再不敢迟疑,立时窜上墙头。然而,刚冒头的他却发现自己的动作晚了一点。因为就只见那个人已经迅速翻越了对面的一堵墙。那人也不知道是否发现了他,就这么头也不回地快速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见甄容扭头看向自己,脸上赫然是无比僵硬的笑容,越千秋这才跳下围墙,走上前去,仿佛不知道那刺青存在似的,拍了拍人的左肩,随即用体谅的口气说道:“都是早有预料的事,节哀顺变……”

    饶是甄容满肚子乱七八糟的情绪,也不由得被越千秋这非常没诚意的话给气得噎着了:“节什么哀,莫非你觉着他说的那些事是真的?我的父母真的是……”

    “是什么是,你自己也怀疑,那不就得了?”

    越千秋笑着从背后推了甄容一把:“当什么真啊!纯当听个故事呗?我那天跟着北燕皇帝过去,也一样听了好多陈谷子烂芝麻的秘辛,说得我好像真是他儿子似的活灵活现,可我还不是没当一回事。反正已经一脚趟进来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甄容哪里不知道越千秋如今的处境比自己更加险恶,此时唯有苦笑,这才生出一种难兄难弟的感觉。

    “好了,别想这些,咱们先回去。”越千秋推了甄容往回走,却丝毫没有提,青城云霄子已经到了北燕。这种时候,就不要在人家已经挺脆弱的天平上加一根稻草了。

    当甄容和越千秋一同返回药库的时候,之前那人非常熟悉地穿越了长乐郡王府的重重院落,最后来到了后墙边上。托晋王萧敬先出现的福,满王府的人如今都躲在屋子里,他竟一路没撞见半个人影。当最终拉开后门时,他探了探头确定后街上并没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想来也是,在天丰号已经暴露的情况下,吴朝使团哪来的人手监视他?

    虚掩上门快步出去的他并没有发现,后街上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正有两个人密切注意着他的行踪。尽管不能说话,但两个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那眼神不但能交流,仿佛也能打架。而事实上刚刚在这儿碰到的时候,两人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差点没打起来。

    “你去跟我去跟?”

    “废话,当然你去跟……我堂堂兰陵郡王哪有那功夫。”

    “呸,你和你那儿子一个样,尽会差遣人!”

    “哪里哪里,有其父必有其子。”

    在越小四的理解中,他和二戒和尚用眼神进行了如上的一番对话,紧跟着,那个败了的家伙就无可奈何地蹑了上去。至于他,则是继续在树上呆了一会儿,确定四周围并没有其他的眼线,他这才有些纳闷地摩挲着下巴,心里寻思着之前二戒用手指划字传递给他的信息。

    正是越千秋说的那条追杀令。

    虽说他对越千秋把事儿交给外人却不告诉自己有些嘀咕,但好歹也知道,那是生怕自己身份暴露,可越是如此,他就越不是滋味。尤其是一想到越千秋竟然叫北燕皇帝阿爹,他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辈分已经全都乱套了!

    而当越千秋和甄容若无其事地回到药库时,却发现小猴子从药库里头至少搬了十几个大盒子出来,正撅着屁股在院子里分拣药材。也不知道这小子是哪里找来了一匹布,撕成好几大块充当包袱皮,这会儿将什么人参鹿茸麝香之类的全都分门别类打包,分明是打算都带走。

    饶是越千秋自己提的建议,此时看到庆丰年在一旁直叹气,他忍不住眼皮子直跳,大步上前后拎住了小猴子的衣领,随即就说道:“人参都带走,鹿茸和石斛再多顺点儿,甄师兄和庆师兄你们应该懂点药理,余下的随便拿点,够配药就行,别闹得和劫匪过境扫荡似的!”

    刚抬脚准备进院子的晋王萧敬先听到这话,忍不住莞尔。皇帝让身边的心腹女官康乐来传话,说是越千秋主动拆穿了他之前的计划,他并不感到意外。

    毕竟,萧长珙之前与其说是建议,不如说是玩笑。至于他,要的只是越千秋正式在皇帝面前露面,引起皇帝的注意,那就已经成功了。

    可此时此刻,看着那个理所当然颐指气使的少年,他不由想起了自小便气势十足,把自己压制得死死的姐姐。

    那样一个人,真的会那样悄无声息地和儿子一块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