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抄药库,萧王孙
    仿佛财迷心窍似的,越千秋登时眉开眼笑道:“晋王殿下,这可是你说的!回头姬小八要是忍不下这口气,要打御前官司,那我可不管,反正都是你许可的!”

    徐厚聪见今天跟出来的那些禁军发现萧敬先之后,立时噤若寒蝉退到了墙根,此时闻言却全都喜出望外,他就知道自己不能把这到手的好处往外推,却还不得不出口试探道:“晋王殿下所言当真?若是事后长乐郡王指责我们打劫了他的库房,我们可吃罪不起。”

    “放心,他不敢。”

    萧敬先踱到了长乐郡王面前,见人两只眼睛死死瞪着自己,但眼神流露出来的却不是恨意,而是深深的恐惧,他便蹲下身来,轻轻用手拍了拍那已经有些松弛的脸颊。等收回手时,他看了一眼手指上沾着的血,这才嗤笑了一声。

    “见着血居然不是狂性大发,而是惨叫,要是皇上知道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把你扔北海还是轻的。说吧,昨天不去救皇上,事后却跑去砸人家的场子,你到底怎么想的?”

    如果是别人问,长乐郡王或是拿出骄横跋扈的脾气,或是巧言令色,随随便便都能搪塞过去,可在萧敬先面前,他却绝对不敢。现在那位兰陵郡王萧长珙正得势时,能够踩死陈国公主驸马,能够痛殴五王两侯,可当初晋王萧敬先还是兰陵妖王的时候,何止跋扈一倍!

    借着谋叛谋反这种罪名,被他直接亲手杀了的皇亲国戚,不下十人!

    他使劲吞了一口唾沫,结结巴巴地说:“昨天没去救父皇,一是来不及,二是……二是不敢。”

    生怕萧敬先不相信自己,他慌忙补充解释道:“如果我带了王府护卫过去,却被父皇当成是行刺他的同谋,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见萧敬先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个轻蔑的冷笑,长乐郡王虽说心中屈辱,可终究知道这话对方应该是信了,当下又硬着头皮说:“至于砸了老参堂……我和那地儿有仇……”

    “不就是你想占人家的产业,结果却吃了个天大的亏吗?”萧敬先再次用手拍了拍长乐郡王的脸,可这一次却用了点力气,没几下就把那原本并没有血的右颊拍得通红。

    见这个便宜外甥不敢怒更不敢言,他就直接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说:“既然如此,我让人去开你的库房,你没有怨言吧?”

    我有怨言难道敢说吗?

    长乐郡王委屈地在心中大叫,面上却只能忍气吞声地说:“是我的错,晋王舅舅说怎样就怎样。”

    可他却忍不住拿眼睛往徐厚聪和越千秋狠狠瞅了两眼,心想日后再找你们两个算账。

    长乐郡王这阴狠的视线,萧敬先瞧在眼里,却根本没往心里去。

    而越千秋看到这眼神,却还做了个鬼脸,见这位没用的皇子想要发怒却又不敢的样子,他只觉得分外解气,当下就开口说道:“既然晋王殿下说了,长乐郡王答应了,徐将军,各位,咱们却之不恭,搬东西去吧!”

    等到拖了小猴子,叫了甄容庆丰年,他就一路走一路说:“金银珠宝是死的,我们直接去药库,只拿药材,师父跟师娘学过,会熬各种大补汤,正好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把我们这段时日的损耗补回来!”

    他似乎压低了声音,可这低沉的声音却巧妙地传遍了全场,别说萧敬先和徐厚聪这等耳聪目明的,那些禁军大多数耳朵不错,就连躺在地上肉疼心疼哪都疼的长乐郡王,也听得清清楚楚。

    这下子,萧敬先首先笑骂道:“这个小财迷!”

    外头一墙之隔的长街上,越小四也听到了越千秋的打算,不由得嘿然一笑。

    怪不得老爷子这么喜欢这小子……嗯,和他小时候那财迷真是有得一拼!金银财宝有什么用,又沉又未必带得走,还不如能立刻拿来用的药材管用!

    刚刚打了一场,好好活动了一下筋骨,如今越千秋又提出了如此美妙的建议,小猴子甭提多高兴了。虽说四个人没有一个知道王府的药库在哪儿,可随便揪了两人,越千秋报出萧敬先到哪都能止小儿夜啼的名声,让人领路去药材库,那两个仆人立时二话不说头前带路。

    当来到库房门前时,眼见竟是铁将军把门,小猴子立时嚷嚷着要从屋顶进去,越千秋却退后几步哂然一笑道:“爬屋顶干什么?这不是有兵器吗,看我的……迎风一刀斩!”

    嘴里胡乱嚷嚷着牛头不对马嘴的招式名称,越千秋突然全速冲了上去,手中陌刀猛地朝大门就是一劈。之前在老参堂大门前,那厚厚的门板再加上各种堆积的家具,尚且禁不住那手持陌刀的彪形大汉重劈,更何况越千秋此时用尽全力,面对的却不过是两扇轻薄的大门?

    堂堂王府又不是府库国库,而且这不是堆放金银珠宝和值钱器皿的地方,药材这东西珍贵却也不能当饭吃,因此他一记重劈之下,门板立时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豁口。而随着越千秋暴力劈砸了第二下,两扇不堪重负的大门终于再也支撑不住,颓然洞开。

    “走,跟我进去挑好东西!”

    “好嘞!”

    眼见小猴子兴高采烈,一把拖起庆丰年跟着越千秋快步入内,甄容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抱着剑守在了门外:“你们去挑吧,我在这儿守着。”

    虽说长乐郡王乃是敌国贵胄,可从小的熏陶之下,甄容还是做不出这种趁火打劫似的事,此时此刻干脆就给自己找了个望风的名义。

    而那两个仆人却唯恐被长乐郡王知道是他们引狼入室,不敢多呆,点头哈腰地打了个招呼,立马就溜了。

    甄容才站了一小会儿,眼角余光一扫,却突然瞥见那边墙头探出了一个脑袋。下一刻,一只短箭嗖的射了过来。虽说他只是微微一偏身就躲过了这一箭,可回头看了一眼药库之中被这利箭破空声惊动的小猴子,他还是当机立断地说:“我去看看!”

    当翻上墙头追了过去时,甄容心里却异常纳闷。他虽说和萧敬先谈不上熟络,可之前一路上以及到了上京城的经历都告诉他,这位晋王赫赫权势,别说寻常官民百姓招惹不起,就连那些王孙贵胄也同样避之惟恐不及。在人已经莅临长乐郡王府的时候,谁竟敢如此大胆?

    因此,当穿越了两个几乎空空荡荡的院子,发现那个看上去仿佛王府寻常仆役的人依旧在视线之中时,甄容立时觉察到事情不那么对劲。他停下了脚步,直接用北燕语说道:“既然引我出来,那就不要装模作样,有话快说!”

    下一刻,他就看到那个跑得飞快的家伙身体一僵,随即转过身来。那是一个乍一看平平无奇的家伙,此时一面东张西望,一面非常谨慎地来到甄容跟前,却是拱了拱手,低声说:“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公子信得过我,还请跟我来!”

    甄容还来不及说话,就只见人已经转身大步离去。尽管对方鬼鬼祟祟,明显心怀叵测,可想要诱使他到僻静处去说话,却是很明显,他无法弃之不顾,当下只能把心一横立时追上。

    两人一前一后在这偌大的王府中七拐八绕,饶是甄容素来最好的记性,到最后也几乎快要失去了方向感。

    终于,前头的那人再次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等甄容走到他身前不过三四步远,他才仔仔细细打量了这位南朝年轻人一会,旋即郑重其事地说道:“听说公子之前在宫中演武场赤手搏熊后,曾经露出过左肩的纹身?那块纹身有巴掌这么大?”

    甄容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冷冷反问道:“是又怎么样?”

    “公子当真是自己年少无知时刺上去的?天下纹身那么多,龙蛇白虎等等更威风的比比皆是,为什么要刺狼?再者,南朝很多人都知道,狼是我大燕用得最多的纹身,为免被当成大燕的谍子,很少会有人刺这样的图案。甚至可以说,我大燕的谍子,也从来不刺纹身。”

    这大半年来被连番事件刺激,现在的甄容已经不再像当初,一旦被人看到又或者谈到这块东西就遽然色变了。他想都不想就嗤笑道:“大吴那边少见并不代表没有。你也说了,北燕的谍子不刺这样的纹身,难道我大吴还会因为我有纹身,就把我抓起来?”

    “从前不会,日后未必不会。”那人直视着甄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不但公子,就连那位越九公子,大庭广众之下和大燕皇帝父子相称,只怕回到南边,同样会遭到某些官员的群起而攻。更何况,越九公子还没有你这样的纹身,谁也不能硬诬赖他是我大燕人。”

    见甄容冷着脸不吭声,那人便加重了语气道:“我大燕贵胄的那些纹身,民间百姓若是真的不怕忌讳,不怕惹官司,也能够刺上,但因为染色的颜料全都是皇族秘传,所以并不是轻易能够混淆的。而巴掌这么大的纹身,皇族之中更是少见,因为婴儿刺青很容易感染,面积越大危险越大。这么多年来,据我所知刺上这么大一块纹身的,只有一位。”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陡然低喝道:“那就是当今皇帝的兄长,那位太子还没有被废之前,太子妃生下的幼子!在那场惊天大变之后,那孩子就从了母姓,我们都称呼他为……萧王孙!”

    和这个院子一墙之隔,听到动静之后不放心,悄悄跟过来的越千秋忍不住撇了撇嘴。

    萧王孙……这是打算演一出王子复仇记吗?这名字他怎么好像觉得挺耳熟呢?

    记起来了,好像是哪本武侠小说里的绝顶高手……

    话说回来,萧敬先也好,皇帝也好,似乎都在拼命对外界放烟雾弹,仿佛非得让别人觉着他就是当年那个倒霉的小皇子。他现在只希望那位小皇子的名字能好听点,至少不能输给萧王孙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