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挤兑和撩拨
    穷文富武,这在任何时代都是不变的铁律。

    毕竟,练武需要有强健的身体,需要顿顿有丰盛的肉食,需要大量的药材来做药膳,进行药浴乃至于其他各种用途。所以,当初吴朝的武品录为什么能够钳制一大批武林门派,就是因为从各大门派根基的田地以及弟子下手。

    一旦武品录除名,那就失去了拥有大量土地的权力,也不能靠招收弟子来收取钱财。这样一来,再加上官府时不时找茬,哪怕金山银山也经不起折腾,众多门派便因此没落乃至于消失。

    所以,即便是出身青城,师父乃是掌门的甄容,对于十支年份足的人参这种诱惑也没法不动心。十支上了年头的老山参,不但有助于他练武时补气血,而且对于某些有积年内伤的长辈来说,也许就是续命灵丹的主材,他怎么能因为这趟出宫得冒风险就往外推?

    而小猴子没吃过人参却知道人参很贵很有用,更是直接嚷嚷道:“九公子真大方!别说十支,只要一支我都跟你去!”

    就连一想到很可能要和徐厚聪打交道,于是心中有些纠结的庆丰年,也因为越千秋开出来的十支人参这优厚条件,想到自己那些正在长身体的师弟们,当下把心一横问道:“要出宫一趟恐怕不那么容易,九公子想去找谁?”

    “当然是神箭将军。哦,马上他也许就是实权禁军将军了。”越千秋见庆丰年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表示答应,其他两个更是没有异议,他就笑着说道,“好,我们走!”

    昨夜因为把那个来历不明的黑衣斗篷人送进了长乐宫,然后将那麻袋里的人当成替罪羊格杀当场,徐厚聪一晚上几乎都没睡好,眼圈下头尽是青黑。当听到下头禀报说越千秋带人来找他时,他第一反应就是事发了,紧跟着方才醒悟了过来。

    昨晚上越千秋又不曾离开过长缨宫,也不曾惊动过守卫长缨宫的禁军,分明是打算息事宁人。既然如此,他只要装成不知道那么一回事,至于那格杀了一个黑衣人的消息,甚至都不用告诉越千秋,要放出风声的对象只是外头那些人。

    当下他就整理了情绪,双手拍了拍脸提醒自己保持冷静,随即迎了出去。

    当看到越千秋竟然还带了庆丰年,他虽说心中有些不痛快,但只是瞥了人一眼,就当成没看见似的,笑容可掬地问道:“九公子有事找我?”

    “我要出宫。”越千秋见徐厚聪一听到这话,那脸色立时就变得极其勉强,他就若无其事地说,“昨天我在那老参堂定了一百支人参,皇帝陛下答应我的,现在我要去取货。徐大人如果不放心,可以派人跟着我,又或者亲自跟我去。”

    徐厚聪一听说是因为这件事,顿时暗骂越千秋得寸进尺,胃口天大。

    然而,一想到昨天越千秋要求订一百支人参送到皇宫来,皇帝确实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就答应了,而后在面对韩王带着的那群叛贼攻击时,越千秋狮子大开口提出了那样的条件时,皇帝同样没打回票,再想想皇帝对越千秋一直分明颇多容忍,他思来想去,最终干笑了一声。

    “好吧,你们先回长缨宫等一等,我安排好之后,亲自送你们过去。”

    在庆丰年印象之中,徐厚聪还是神弓门掌门时,大多数时候都以颇为公正严明的形象示人,而到了北燕封了神箭将军,更是一直都以对皇帝忠心耿耿的面目出现,所以,此时见其对越千秋如此迁就,他本能地觉着不那么对劲。

    而等到最终出发时,他不知不觉落在了后头,却不防小猴子突然凑过来,低声说道:“那个叛贼上次在半道上还来招揽你呢,现在却理都不理你,只巴结九公子,一定是别有所图!”

    庆丰年不等小猴子把话说完就一把捂住了他的嘴,随即用极轻的声音说:“别乱说话,他的耳力是整个神弓门最好的,就连我的师父和应师叔都比不上。我们盯着他就行了”

    说到比拼耳力,小猴子顿时不服气地挑了挑眉,心里却想,我这耳朵才是最好的。昨晚上他又听到屋顶上有动静,似乎严诩和越千秋大半夜的又上了屋顶说什么,中间好像讨论了什么人……徐厚聪既然没听到动静,那就说明耳力不如他!

    而类似的话,甄容在出门之前就瞅了个空子提醒了越千秋。仿佛是为了弥补从前的过失,他的话就说得更加透彻了。

    “我肩头的那块刺青虽说麻烦,可我不过是一介青城弟子,只要师父肯维护我,严大人又肯帮我,别人也奈何不了我,但你这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北燕皇帝父子相称,这事情传回国去,指不定会有朝廷官员口诛笔伐。就算别人不挑事,秋狩司也一定会借机生事!”

    “我知道。”

    越千秋固然对甄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可心里当然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若无其事。如今徐厚聪真的亲自护送他们几个去老参堂,他更是知道,这位昔日的神弓门掌门,如今的北燕新贵,是因为皇帝对他的态度而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而对于那位一看就是想把水搅浑的皇帝来说,绝对是同意了徐厚聪带他出宫。

    因为昨天的那几场闹剧之后,外间恐怕会把他的那点事传疯了!在这种情况下,秋狩司不趁机把这件事散布到南边去才是咄咄怪事!

    可越是如此,越千秋就知道,自己越是不能和缩头乌龟似的躲着不出来。已经做了的事情就别后悔,更何况他原本打的主意就是浑水摸鱼,如今更是决定继续唱高调。

    他大摇大摆地出宫上马,当夹杂在前后众多禁军之中时,哪怕目不斜视,他却依旧能够注意到很多投注在自己身上那炙热的目光。直到最终停在了老参堂面前,眼看大门紧闭,他也不下马,径直大喝了一声。

    “我是昨儿个订了一百支人参的客人,你们的货到底齐备了没有?麻烦吱一声!”

    老参堂里头还没动静,对面茶馆里头的二戒和尚却已经悄悄张望着越千秋。他实在没想到,在这种风头最紧的时候,越千秋竟然又出了宫来。

    他从前曾经远远见过徐厚聪一面,昨天却没和这位照面,虽说不虞对方在那么多年之后还记得现在不是光头的自己,可他也不敢轻易露头,此时不由得心中暗急。

    被越千秋这样一闹,此地必定会引来众多北燕权贵注意,那么他怎么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就在这时候,对面的老参堂大门突然敞开,紧跟着出来的,却是一个年方十五六的少女。昨日已经见过男装打扮的她,越千秋和徐厚聪自然全都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人来。越千秋更是毫不正经地抱着双手趴伏在马头上,笑嘻嘻地上上下下打量了对方一番。

    “哟,今天舍得穿女装出来见客了?你不是说老参堂的规矩是客人预定了之后,你们就立刻带货上门让客人看吗?怎么我昨天回宫之后到现在,也没见到你们的人,还要我亲自上门来催?”

    明知道越千秋这是演给别人看的,少女还是忍不住一阵愠怒,索性直截了当地顶道:“公子有功夫来问我,还不如去问那些几乎把老参堂翻了个底朝天的官兵!”

    越千秋今天本来就是来挑事的,此时自然唯恐天下不乱,当下提高了声音问道:“哦?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昨日皇上在这里遇刺,倒不见有半个外人过来救,事后却是一拨拨人到我们这里来乱折腾!若不是老参堂本来就不是看货存货的地方,也不知道要损失多少!昨天我放出话去,若再敢仗势围逼,我就直接点着房子,让整个上京城的人看看他们的嘴脸,这才把人逼走!”

    越千秋见那少女气得脸色通红,想到这老参堂原本是自己的产业,他自然也心里冒火。他斜睨了一旁的徐厚聪一眼,恰是皮笑肉不笑。

    “徐将军,想不到啊,昨天我们在这里拼死拼活杀叛贼,就连皇帝陛下自己都上去砍人了,没想到某些关键时刻连影子都看不见的家伙,事后却跑来耀武扬威?”

    昨日徐厚聪在收拾善后时,指使两个侍卫把老参堂里里外外大致搜了一遍,心里也确实不觉得这地方会和韩王那伙人有什么关系。毕竟,如果是一伙的,之前只要两头夹攻,他带的那点人加上越千秋未必扛得住。而且之前危急时刻,四个老参堂的护卫也算是帮了不少忙。

    所以,听到有人跑到这里寻衅,他的脸色也不那么好看。可他心机深沉,没有立刻说话。然而,就算他想装哑巴息事宁人,越千秋却不肯放过他。

    “这位大小姐,我呢,只不过是吴朝使团里头的一个小人物,在这北燕上京城,却是没什么能耐。可徐将军不但是北燕皇帝封的神箭将军,不久之后必定是禁军三将军之一。我只管找你要人参,付钱的是他,你要找公道也不妨找他。”

    说到这里,越千秋就抱着手,似笑非笑地对徐厚聪说:“咱们南边有句俗话,新官上任三把火,徐将军不要自己没点火,却被人点火烧到你头上来了!”

    这一刻,饶是徐厚聪本打算袖手旁观,心里也不禁有些挣扎。他虽说带着几十个神弓门的长老和弟子来到北燕,可封了神箭将军的只有他一个,其余人暂时都还没来得及安置,否则他也不会煞费苦心将一个得意弟子塞给大公主做护卫,以此稳固自己的地位。

    而如今他虽说即将正位禁军三将军之一,但且不说他是否能把自己神弓门的人都调上来,就算调上来,区区那几十个人放在举目皆敌的上京,仍旧谈不上真正的权势。

    那么,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打出他的旗号和权威来?

    狡兔死,走狗烹,没有一定的实力,一条狗是随时随地可能会被烹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