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谜团
    深夜时分,偌大的宫城中,唯有皇帝的寝宫长乐宫仍然亮着灯。

    当徐厚聪带着一个浑身笼罩在连帽黑色斗篷之中的人出现在宫门前时,一个早就等候在那里的中年内侍迎上前来,随即侧身让了那个身材娇小的人进去之后,这才直勾勾地看向了他。徐厚聪何等警醒的人,立时低声说道:“今夜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

    中年内侍正是之前去探看越大老爷的人。他眉头一挑,淡淡地说:“徐将军无需多心,如果有人打听,你尽管说,有人夜探长缨宫,被你当场格杀了。”

    徐厚聪不禁面色一白。他是因为皇帝传来口谕,这才放了那黑衣人进去,然后又接应了人出来。如今要说当场格杀……血迹呢?尸体呢?目击证人呢?总不能他说格杀就格杀吧?

    正在他心中打鼓,为难得无以复加的时候,就只见那中年内侍使了个眼色,立时便有两个内侍抬了一个麻袋,直接咚的一声丢在了他的面前。到了这份上,他若是还不知道怎么做,也就不是那个破釜沉舟的神弓门掌门了。

    他立时拱了拱手,随即大步上前单手轻轻松松拎起那个麻袋,随即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徐厚聪这一走,刚刚抬了麻袋过来的两个人顿时凑到了那中年内侍的身边。

    “五爷,不和他说清楚吗?”

    “说什么?说就是麻袋里这个家伙受人贿赂,居然敢在南朝正使越宗宏的茶水中下药?”被称作五爷的中年内侍嗤笑了一声,极其轻蔑不屑地说,“既然知道这家伙背后是谁主谋,让徐厚聪把人杀了,然后放出风声让外头去狗咬狗。山中有老虎,容得了那些猴子称霸王?”

    寝宫之中,当那脱去黑色斗篷,换下一身黑衣,穿上了一身常服的中年女子来到了皇帝面前时,正在一份一份浏览机密奏本的皇帝头也不抬,她却不敢耽搁,低声把潜入长缨宫接触越千秋的一应经过都详细说明了。当她禀报完之后,却只听皇帝随口问道:“都说完了?”

    知道这位至尊的习惯,已经在这长乐宫最深处呆了十几年,几乎从不见外人的康乐不禁心中一颤,但还是毕恭毕敬地说:“说完了。”

    “你今天犯了两个错误。”皇帝伸出两根手指,这才抬起头来,目光已是炯炯有神,“第一,你应该拼死也要把越千秋身上衣衫撕扯下一块,不管能不能看到他背上的东西。如此才能让人觉察到你作为先皇后侍女,破釜沉舟也要达到目的的决心。”

    见康乐面色大变,慌忙跪下请罪,皇帝方才屈下一根手指,淡淡地说:“第二,你不该问什么光洁得一颗痣都没有,因为这样他们就知道,你是早就潜入,一直躲在屋顶偷听。不过也是,就算你趁着越千秋还没回去就潜伏在那儿,但那师徒俩都是武人,难免早有察觉。”

    康乐这才知道自己办差了事情,一时羞愧交加:“都是奴婢一时情急,对不住皇上重托。”

    “你是乐乐曾经最看重的侍女之一,所以她从那么多宫女之中挑选了你和丁安跟在身边,还把自己的名字都给了你。”

    皇帝微微眯起眼睛,脸上终于不再像之前那样平静,而是显得有些说不出的烦躁,“她这个人做事,一向谋定而后动,别人很难猜中她的心意。想当初稳婆死了,纹身匠不见,秋狩司那几个家伙更是在朕砍他们之前就服了毒,朕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

    “说她恨朕,嫉妒那一个个的宠妃,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她根本不在乎朕有多少妃嫔,因为是她看着南朝皇帝因为没有儿子,被太后和群臣辖制得一度只能收养子,所以在朕登基之后,只有一个女儿的她就建议朕广纳妃嫔。而后那些年,除非是嫔妃去招惹她,否则她从来懒得多看一眼。”

    “也是她建议朕奋起抗争,谋朝篡位。是她在朕登基之后一手夺过秋狩司大权,替朕铲除异己,定江山安天下。她更多的只是把朕当作一同治理大燕的伙伴,而不是丈夫。所以朕也一直都认为,大燕有她的一半,这么多年来从不肯再立皇后,因为没有人配得上这个位子……可她分娩的那一次,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她还有朕和她的儿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康乐知道皇帝只是想要一个人倾听,而不是需要安慰,又或者解释。她确实是先皇后的心腹之一,然而,先皇后临产之前,她正好因为家中母亲重病,被体恤她的女主人派回家去探视,结果回来之后就听说了一尸两命。

    也是她亲眼看着皇帝开了尚未钉死的灵柩,更亲眼目睹皇帝发现里头只有一套衣服之后,发狂似的砍了当时掌管秋狩司的那三人。这些年来,她曾经悄悄出宫,足迹遍布整个大燕,可那母子俩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音信。

    所以,此前看到皇帝递给她的那份秋狩司卷宗,写到那少年乃是南朝次相收养,母亲可能姓丁的消息时,只觉得整个人都在颤抖,一颗心更是狠狠揪了起来。

    她正在踌躇,却只听皇帝突然词锋一转。

    “丁安这些年也是踪影全无,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如果说人在南朝,也不是没有可能。越千秋之前对朕说,因为楼英长编造的那一出金枝记,南朝皇帝也不知道派了多少人去查过他的身世,如果说是乐乐的谋划,那别人查不出来,也是有可能的。但是……”

    皇帝微微眯了眯眼睛,继而一字一句地说:“她为什么要把她和朕的儿子送去南边?就算当初朕和她的儿子序齿之后太小,可嫡庶分明,朕还年富力强,怎么就不能把江山给他?”

    这是一个谁都绕不开的问题。康乐同样默然无语,曾经在心里浮现过的那几个答案,她在跟着皇帝之后,渐渐就打消了。

    因为这些年皇帝的一举一动,她几乎都能够看在眼里,哪怕她在外奔波查访时,皇帝也会给予她最高的权限,如果愿意,她甚至可以辖制所到之地的文武,查案卷就更不要说了。所以她怎么都不信,皇帝是因为深忌皇后,于是方才导致那对母子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皇后虽一度在宫中训练她们这些宫女,更暗中掌管秋狩司,握有禁军半数兵权,深得将卒拥戴,偶尔也在政务上和皇帝吵得不可开交,但并不干涉其余任何朝堂人事,可以说,这对夫妻一直都是共同前进的,不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而那时候还是外戚的萧敬先,并没有展现出后来被人叫做是兰陵妖王那样的才能。至于皇后其他伯叔兄弟之类的,一个个看似地位很高,但并没有非常大的实权。

    至于贵妃和太子,那根本就是被这对夫妻推到台前引人注目的摆设而已。

    就在康乐只觉得心情无比纠结之际,她听到了皇帝的声音:“你去见一见小四儿。你告诉他,越千秋把他那点李代桃僵的计划都对朕说了,然后,你告诉他你今晚去试探那少年的经过。你问问他,当年的事情,他想不想要一个交待,想要的话,就拿出昔日兰陵妖王的势头来。今天朕在老参堂门前遇刺的事情,朕交给他了!”

    当康乐终于站起身,应声退下之后,皇帝烦恼地揉着太阳穴,突然无比想念那个他当年偶遇之后念念不忘,于是用尽手段强行娶回来的女人。

    之所以说是强行,那是因为她根本就不打算嫁人,他第一次见她时,她女扮男装打算去从军,还振振有词地对他背了一首木兰辞。

    而后他们有过误会,有过缘分,有过相守相依,也有过咫尺天涯……想到她在他至今觉得匪夷所思的分娩之后,连同他的儿子一块无影无踪,他就只觉得心烦意乱。

    凭她的本事,别说现在被废的贵妃和太子那对母子,就是所有的嫔妃皇子加在一块,甚至他这个皇帝亲自出马,也未必能够真奈何得了她。既然如此,当年之事的真相又是什么?如果越千秋并不是当年的那个孩子,又为什么会流露出那么多和她有关的线索?

    真的仅仅是南朝的阴谋?

    萧敬先是看到了那种相似方才出此下策,还是只不过一时兴起?又或者他这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小舅子根本就知道什么?

    这一夜的长缨宫中,尽管大多没有察觉到不速之客,吴朝使团的大多数人却没有睡好。

    也许越千秋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这一路行来,随行官吏和护卫兵马们对于这位民间传言中殷羡不已的次相养孙,还是印象不错的。没有贵公子的架子,说话和气,待人随便,最重要的是,那种鲜活真诚的少年气息,和笼络人心这种枭雄必备的气质截然不同。

    虽说也不是没有人怀疑越千秋竟然和北燕皇帝父子相称,如今又要把使团中的人遣回去一部分,这是方便自己异日叛逃留在北燕,可越千秋在大朝会上公然拒绝了皇帝许嫁公主,甚至不惜以苏武牧羊打比方,这消息已经在宫里疯传了开来。

    因此,这种小小的怀疑在刚刚发芽之后,长势就不太好。

    而一大清早,越千秋洗漱之后,把甄容和庆丰年小猴子都找来吃早饭,紧跟着就直截了当地说:“昨天我用北燕皇帝的名义在老参堂订了一百支年份最足的人参,结果还没谈妥,就被一群叛贼给搅和了。”

    小猴子登时惊叹道:“一百支!这是拿人参当萝卜吗?”

    越千秋不理这个大惊小怪的家伙,自顾自地说:“虽说那儿做生意的宗旨是送货上门,可想也知道皇宫不是随随便便让人上门的地方,更何况逆党叛贼才刚去那儿闹过。所以,你们今天跟我一块出门,先去找付钱的人,然后去把人参先拿回来!”

    不等三人之中有人拒绝,他就笑嘻嘻地说:“放心,不让你们白跑,我匀给你们一人十支。如果自己吃不了这么多,你们不妨以后分送师兄弟和长辈,练武之人,最需要药材补气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