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三十一章 难道被耍了?
    夜色已深,因为这一日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被安顿在长缨宫中的大多数人已经睡下了。北燕不像南边的吴朝,男女大防远远没有那么严格,越千秋尚且能撞见刚叛逃到这里没多久的徐厚聪和宫中后妃偷情,所以他们这一大堆大男人也能大摇大摆住在这深宫。

    只不过,从越大老爷被送回这儿开始,之前在此做事的那些北燕杂役侍者就已经全都被调离得一个不剩,越千秋被徐厚聪送回来后,外间守备比之前何止森严一倍。如今想也知道,这深夜之际,外头会有多少禁军兵马正在巡行既防止外人潜入,也防止里头的人潜出。

    而越千秋如今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气。

    此时此刻,他整个人都泡在深深的浴桶里,哪怕水已经早就凉透了,他依旧懒得起来。白天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他亢奋得让自己都觉得吃惊,可如今回过头来,再回忆那种劈裂人肢体,血花四溅的感觉,他却觉得浑身无力。

    虽说小猴子自告奋勇要来帮他搓洗,可他哪敢让人看到自己赤身裸体。不说别的,背上那块要命的玩意极其了不得,这也是他怎么都不肯在外沐浴更衣再回长缨宫的最大原因。

    只不过,在泡进浴桶之前他那长长的头发已经事先打水洗了几遍,可他身上这杀人之后浸染上的无数血渍,却真不是一桶水能洗干净的。哪怕他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动弹,还是不得不长叹一口气站起身来,打算胡乱擦擦就出去把浴桶里的水倒了,再换水来重新洗过。

    然而,他才一只脚刚刚踏出浴桶,就猛地听到大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千秋,好了没有?你这是洗澡呢,还是睡觉呢?”

    越千秋顿时慌乱了起来,唯一的庆幸就是自己下了门闩反锁了房门,慌忙叫道:“师父你先去睡吧,我还得再换一次水,否则这厚厚的血腥味洗不干净……”

    “就知道你这一桶水别想洗干净!快开门,我特意让人给你烧了热水,小猴子和庆丰年甄容都替你把需要的凉水提到门口了!”

    哪想到严诩竟然想得这么周到,越千秋忍不住一阵头痛,只能干脆耍赖道:“我还没出来呢,师父你们把水放在门口就行了,我一会儿出来自己提!这么晚了,大家都为了我忙活等候了一整天,都赶紧去睡吧。”

    话说完,他听到门外沉默了一会儿,紧跟着就传来了严诩赶人的声音,小猴子不情不愿离开的声音,还有几个明显不同的杂乱脚步声。

    竖起耳朵倾听的他等到确认外间几乎没什么声响了,满以为总算是大致解决了这个问题,可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他就听到两扇门咔咔响了一声。

    呆若木鸡的他抬头看向大门,等看到门闩竟然是在微微挪动,吓了一跳的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就这么湿淋淋赤条条地从浴桶中爬了出来,扑到大门后头一把按住了门闩。可紧跟着,他就听到了严诩一声不满的冷哼。

    “干什么?连我都不许进?千秋,你不是明明身上有伤却瞒着我这个师父吧?”

    感觉到门闩上传来了一阵阵撞击的劲力,越千秋暗自叫苦,一面死死按着,一面祈祷这宫里的东西能结实一些,千万不要豆腐渣。可与此同时,他还不得不苦口婆心地对严诩解释道:“师父,真没有,这么晚了,你赶紧去睡吧……”

    “我数一二三,你要是再敢搪塞,别怪我直接震破大门进来。你知道我的,说到做到。”

    对于严诩的脾气,天底下就算越小四和苏十柒,也不至于比越千秋这个朝夕相处的徒弟更了解,因此他第一时间便叹了一口气,放下手的同时,立刻疾掠到一旁的衣架子上,随手拿起那条宽大的软巾,把身上缠裹了一个结结实实。

    等他转过身时,就只见门闩飞快地被什么东西挪动着,等到最终掉到一边,他看到大门被人一把推开,而严诩手中恰是拿着一把薄薄的单刃刀,他不禁眼皮子直跳。而更让他措手不及的是,严诩随手把刀一扔,继而就大步走上前来,一把拉住了他身上那条软巾的一角。

    越千秋简直吓得魂都没了,他慌忙死命拽住肩头两角,奈何就和之前甄容身上那件外套禁不住撕扯似的,这会儿他身上那条软巾也同样抗衡不了他和严诩两个人的大力。只听嘶啦一声,偌大一条软巾就断裂了开来,一时间,他惊叫一声就转身打算往浴桶逃。

    “跑什么跑,你小子从前练完武脱了衣服在我那一桶井水浇下去的时候,又不是没让我看到过,现在和我来这套!别动,让我看看到底伤哪了,这么心虚!”

    越千秋顿时愣住了,紧跟着,他的眼神就闪烁了起来。

    确实,小时候那是落霞专给他洗澡,后来他大了点,穿越者的自尊心作怪,就再也不让别人干这活了。可等到师从严诩,一天到头练武几次汗湿重衣,哪里耐烦没事就要热水洗澡,动不动就是兜头一桶凉水浇下去,在玄刀堂也是这样,反正几乎都是大男人,也不怕别人看。

    难道是他背上那块东西就像爷爷说的,不像甄容的那么大,只有一丁点,所以不容易被人发现?

    越千秋正这么想,已经被严诩提溜着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等他回过神来,看到严诩那如释重负松开手的表情,他突然心中一动,极力用若无其事的语调开口问道:“师父,说了没受伤吧?我真的没骗你。”

    “没受伤还这么鬼鬼祟祟的……都是和你爹学坏了!”

    严诩没好气地把所有症结全都归到了越小四身上,随即快步到外头提了两个空桶进来,三下五除二把之前那大浴桶里的剩水给舀了出去。

    两趟下来再看看所剩无几,他就索性卷起袖子,直接搬了浴桶出去,哗啦啦水都倒了,这才刷了浴桶,挪回来重新放好,又加了几桶热水和凉水,还非常周到地试了试水温。

    一整个过程,这位在金陵城中可以算是出身一等一的贵公子做得得心应手,哪里有半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纨绔习气。显然,当年独自在外飘荡的那几年,严大公子早就历练出来了。

    然而,陷入呆滞的越千秋却没注意到师父的一片心意。此时此刻的他脑海中一片浆糊,满满当当全都是越老太爷当初拿手指戳着他的脊背,对他说的那些话。良久,他在严诩的催促下重新爬进了浴桶,等到发现严诩拿了一盒澡豆过来时,他这才惊觉了过来。

    “我这不是没伤着哪儿吗,师父你搁那儿,我自己来就行了!”越千秋一面说一面急急忙忙抢过澡豆,紧跟着一面再次搓洗全身,一面低着头问道,“师父你刚刚都看过了,我身上确实没伤吧?说起来,倒是之前背后被人扫了一下,好像有点疼……”

    他这话还没说完,严诩就立时紧张了起来。他这个二十四孝师父从来都是最宝贝徒弟的,今天听说越千秋刚开荤杀了人,更是恨不得时时刻刻盯着。他不但唯恐越千秋身上留下什么损伤,更怕徒弟心里出什么问题。

    “你别动,让我再看看!”

    刚刚越千秋还生怕严诩看到了那个越老太爷再三嘱咐他要保密的刺青,此时却是把心一横,胡诌了一个由头让严诩再看。虽说背后那手指一点一点摩挲过去的感觉很痒,可他却根本顾不得这些,只是浑身肌肉绷紧地等着严诩的答案。

    “没伤着,你小子就是被老太爷娇生惯养的!哪像我小时候,只要是读书读不好,我娘不是骂就是打,最厉害的时候还狠狠抽过我一顿,结果我背上到现在还留着好几条疤。你倒好,光洁得连颗痣都没有!”

    光洁得连颗痣都没有……光洁得连颗痣都没有!

    越千秋只觉得脑际巨震,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又越老太爷耍了。然而,转念一想,他又生出了深深的疑惑。因为,他那时候就因为生怕被越老太爷耍了,要来两块铜镜对照着看过自己背后那块指甲盖大小,如同胎记一般的刺青!

    难不成是老爷子那会儿趁着在他背上指指戳戳的时候,往他背上黏了什么东西?于是他在两块铜镜的反射下,看到的那块所谓纹身根本就是假的?可那又是为什么?

    越影自从听说了甄容的身世之后,就突然那样失态地直接把他拎回去,随后立时把越老太爷给请了回来。而爷爷那一日的举动郑重其事,不像是逗他这个孙子玩。

    如今想想也是,如果真的他背上有个那么引人注目的印记,早在当初他开始跟着严诩学武,后来在玄刀堂厮混的那些年,就有太多的机会暴露了。因为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关注到自己的背上有什么东西,而别人的眼睛却总有一两个是尖的。

    越千秋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鸡同鸭讲把严诩给敷衍走的。直到最终一片狼藉的屋子里给收拾了干净,继而他四仰八叉地躺在了藤席上,这才开始努力回忆当初越老太爷对他说的每一句话。

    “当你是孙子,才一直都瞒着你。”

    “我一开始想不能白养你,总得让你对家国有点贡献,可谁让你小子太招人疼?”

    “我哪还舍得再把你丢到北燕去和人死磕?”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最终一下子翻身趴了过去,随即竭力反转双手,从左右两边一点一点摩挲背后的每一点肌肤。尽管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容易,可他好歹是习武有成的玄刀堂掌门弟子,之前没有这么做是因为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如此做,却是因为想要再一次确认。

    当他大致摸到了当初越老太爷几次三番指指戳戳的位置,他反反复复试探了好几次,到最后方才颓然放下了手,双手猛地低垂了下来,整个人都陷入了枕头当中。

    没有摸出任何痕迹,就和严诩说的一样,光洁平整。可他在后世也听说过,技术好的纹身匠人,用针刺上去的纹身彻底好了之后,没有任何凹凸不平,可以说完全摸不出来。可是,是否贴了一层皮,这种细微的差别他总应该察觉得到,而且出汗的时候感觉也应该完全不同。

    而且,严诩却已经用眼睛仔仔细细看过,给他的回答是连一颗痣都没有。这年头又没有激光洗纹身这种高大上的办法,那么答案应该就只有一个了。

    如果是那样,似乎那一天老爷子一本正经对他说的所谓真相,只是一个拙劣的冷笑话。

    他下意识地再次把双手挪到了眼前,盯着看了片刻,他突然心中一动。可就在这时候,他只听到头顶传来了轻微的咔嗒一声。那一瞬间,他立时放下了双手,调匀呼吸,仿佛睡熟了的样子。

    下一刻,屋顶的所有声响都消失殆尽,仿佛只是一只野鸟在夜里稍稍停留了片刻。可越千秋却知道那并不是自己的错觉,果然,在长久的等待过后,他就捕捉到了一股清幽的甜香。

    府天说

    大家别私聊问我千秋身世啦,绝不剧透是我的底线……另外,章节序号是错了,看花眼了,十一到二十重复了十章的序号,我回头找编辑去改,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