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二十章 兴师问罪,夹道送归
    对于权贵满地走的上京城来说,占地极其广阔,刚刚摘下兰陵王府的牌匾,换上了晋王府招牌的那座豪宅,在一般常理中该是门庭若市的地方。然而,这里却是整座上京城最冷清的地方,没有之一。

    晋王府对面是一座废园,属于皇帝的兄长,在皇帝登基时就被杀了的那位太子。

    晋王府左右隔壁是当年因为皇后一事被皇帝砍了的秋狩司头两号人物。而在更久远的从前,那本应该是北燕先帝给太子挑的左膀右臂。

    论理那样的宅邸在失去主人之后会立刻改赐给别人,可结果却是,晋王府对面的那座太子废园整整荒废了将近三十年,左右隔壁的府邸也荒废了十几年。于是,好端端的晋王府一墙之隔便是残垣断壁,形同鬼屋,可硬是连流浪汉都不敢在里头栖身,却成了猫狗的天堂。

    一到半夜三更,各种鬼哭狼嚎就不曾断过。然而,萧敬先却浑然不在意。

    这会儿是傍晚时分,当一骑人飞也似地疾驰路过晋王府东边的废宅时,冷不丁那堵在风雨侵蚀之下只剩下半人高的围墙上突然窜下来一只眼珠子绿油油发亮的黑猫。马上的人险险勒马,那只黑猫差之毫厘躲过马蹄,随即跃上对面废园的围墙,不消一会儿就没影了。

    看到这一幕,他忍不住没好气地骂道:“这年头真是没天理了,猫仗人势!”

    嘴里骂着猫仗人势,当他到晋王府门口下马时,却是旁若无人地直接丢下缰绳,径直往里闯去。下人全都见惯了他,有的忙不迭打招呼,有的却装成没看见他,任由他一路闯到了王府深处的一座亭子。

    就在这夕阳西下的时候,萧敬先竟是盘膝坐在亭中竹席上,一面听丝竹管弦,一面眯缝眼睛看几个舞姬长袖飘飘地跳着舞。然而,明明是不速之客的越小四却快步冲上前去,没好气地把人乐班舞姬全都给赶了走,继而冲到了萧敬先跟前。

    “你那眼神别说看人脸了,就连看那舞姿都不清楚,还装什么风雅?”

    萧敬先坐在那儿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反而自顾自地喝了一口茶,这才问道:“找我什么事?”

    习惯了这家伙从来不和你多啰嗦的性格,越小四不耐烦地在栏杆边上跳上去一坐,这才开口说道:“本来想和你说,皇上要在三天后去祭祀先皇后,让你准备一下。但刚刚外头出了点状况。皇上带了越千秋四处逛,在老参堂遇到韩王带着一大堆人闹事,还用了弓矢。”

    “结果呢?”萧敬先声音平淡,仿佛对面人口中说的不是大燕的君主,他的姐夫。

    “结果越千秋那小子大展神威,活劈了十几个人。至于韩王,直接被皇上一刀枭首。”

    之前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越小四也相当震惊。他当然知道,越千秋虽只是他的便宜儿子,可那是越老太爷最宝贝的孙子,也是严诩最宝贝的徒弟,那两人从前绝不会让越千秋杀人历练。所以,此次可能是越千秋第一次杀人!

    而这小子第一次杀人竟然是为了保护敌国之君,有没有搞错,他在得到消息时几乎想把人拖到面前狠狠砸那小脑袋,看看人到底在想什么!

    “那个蠢货居然死了?”萧敬先这才露出了一点点惊讶的表情。他见越小四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睛,仿佛想要确认什么,他这才笑了笑说,“放心,我还不至于给韩王送假消息,然后让那个蠢货去送死。那蠢货身边就和筛子似的,有的是人想要借着他确认皇上的心意。”

    越小四登时再也忍不住了,他一跃跳了下来,面色凝重地说道:“你是说,不是冲着皇上,是冲着越千秋?真有人把他当成了先皇后的……”

    “这世上,很多人都是自以为聪明,浮想联翩的。”

    萧敬先知道越小四为什么没说完,他笑了笑后,就施施然扶着地面,用无可挑剔的仪态站起身来:“也许我们会觉得皇上是引蛇出洞,可现在东宫无主,人人都怕跳出个最名正言顺的嫡皇子。哪怕有可能是陷阱,他们也会一头扎进去。而且,如果能借口铲除一个可能冒认小皇子的祸害,顺便把皇上一起除掉,这不是一箭双雕?”

    “他娘的!”

    哪怕越小四来见萧敬先之前,就曾经设想过如此可能,此时还是遽然色变。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恼火地低喝道:“那你还这么气定神闲?敬妃有孕的事,可是还没过明路!万一皇上有个三长两短……”

    “我姐姐曾经说过,皇上有时候就是个疯子。当然,她其实没资格说这话,因为她比皇上更疯。”评价着那一对位于大燕的夫妻时,萧敬先的眼神中闪动着极其狂热的光芒,仿佛丝毫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是那样令人不寒而栗,“既然是疯子,当然会不顾一切后果赌一赌。她一样,他一样,我也一样。”

    越小四一向觉得自己也挺疯的,可此时他打了个寒噤之后,心想自己还真的是不能和疯子扎堆的这一家人比。他此时此刻算是彻底明白了,皇帝不但是在钓鱼,还是在等着清洗的借口,萧敬先是在等着清洗这道旨意交给自己的那个机会。

    相形之下,越千秋那个小疯子何尝不是在寄希望于在那混乱之际完成任务?

    他轻轻拍了拍脑袋,没好气地说:“我算是服了你们这些疯子了……那臭小子运气真差,这才遇到你们这些家伙!”

    如果不是要照应身体虚弱的越大老爷,严诩早就耐不住性子跑出长缨宫去了。而小猴子和庆丰年几乎一整天都蹲守在大门口,就连算得上和越千秋关系最不好的甄容,一整天也都在院子里团团转,根本无心练剑。

    眼看天色昏暗下来,小猴子终于忍不住了。他一溜烟跑回院子里,冲着甄容大声叫道:“干脆我们直接出去问个究竟吧?九公子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样要等到什么时候?”

    甄容还没回答,严诩就已经从正殿大门口出来。脸色发黑的他冷冷说道:“你们都在这好好等着,我出去问个究竟。谁要是敢搪塞我,我就豁出去……”

    他这个去字才刚出口,仍是守在门外的庆丰年就叫了一声:“有人过来了!”

    院子里并不只有严诩三个,还有一些心浮气躁的随从军士和低级官吏。隶属于使团的他们虽说都经过严格挑选,对于此行都有相当的心理准备,可从几天前到现在,各种问题层出不穷,每一个人自然都心中不安。眼见得严诩一马当先快步朝大门口冲去,立时有人跟上。

    须臾,落在后头的人就听到了严诩那一声怒吼:“千秋,你怎么回事,这么晚才回来?”

    随着有人拼命挤上前,借着门前明瓦灯的亮度,这才看清楚两列如同钉子似的禁军夹道排开,少说也有百八十人,而送越千秋回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徐厚聪。越千秋并没有穿着早上出去时那一身官服,而是另一套衣裳,可仔细嗅嗅,还是能闻到一股盖不住的血腥味。

    不等越千秋回答,徐厚聪就笑容可掬地说:“九公子今天跟着皇上出去,一举杀了十几个逆贼叛党,皇上褒奖他少年英雄,本待让他沐浴更衣再回来,他怕严大人你们担心,死活不肯。放心,都是别人的血,他没事……”

    徐厚聪话还没说完,就只见严诩一把将越千秋拖了过去,恨不得把人当场扒了衣服仔仔细细看有没有伤。发现庆丰年死死盯着自己,他也懒得留在这儿受人敌视,笑吟吟和越千秋又打了个招呼,带着几个侍卫转身要走时,突然又想起一事,复又停下了脚步。

    “严大人可别怪九公子,他和皇上约定,今天杀了几个人,回头就从使团里挑几个人送回南边。这十几个人头可是价值不菲。他建下如此大功,难免有人忌恨,所以我在长缨宫加派了守卫,你们尽管放心。”

    见徐厚聪撂下这话就走,严诩那张脸顿时黑得如同锅底。他二话不说一把将越千秋拽进了长缨宫,见后头不少官吏和随从个个满脸震惊地盯着越千秋,他就厉声骂道:“杀人换北燕皇帝放人回去,谁让你自作主张?你想让大家当逃兵?”

    “师父,这不是逃兵不逃兵的问题,那会儿我就是不杀人,北燕皇帝也要逼着我杀。既然如此,我总得给自己要点好处吧?”

    越千秋见一大堆眼睛全都盯着自己,他也有些无奈:“再说,我也知道,事情没那么巧,北燕皇帝带我出去逛街,还没事非要父子相称,结果傍晚时去老参堂才刚坐下,就遇到韩王带着一帮弓手去挑事?我要是不出手,说不定人家还要编排说,我是故意和北燕叛党勾结。”

    当着一大堆人的面,越千秋选择性地把老参堂那档子事大略解说了一遍,随即说道:“既然躲不了要出手,那总不能白干活。身在敌国,我们之前已经狠狠赚了秋狩司一笔,如今再要钱也没什么意思。能够用人头换来使团里一部分人早些归国送回消息,那还是很划算的。”

    严诩的脸色终于渐渐平和了下来:“这么说也是。我和越大人还有你走不了,其他人却能先回去几个,但你能保证他们能路上平安?”

    “我浑身浴血杀了这么多叛贼,北燕皇帝要连这个都保证不了,那这个皇帝岂不白当?”

    听到越千秋这么说,那些随从官吏终于起了小小的骚动。终于有人忍不住叫道:“九公子,您这又是何苦?我们出来的时候,原本就已经安顿了家小……”

    “视死如归是好的,可也不能白牺牲人。”越千秋微微一笑,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国书交了,很多人的任务就完成了,与其留在这儿,还不如回国去,那里更需要大家!只可惜我今天是平生头一回杀人,手有点生,否则多杀几个,大家就能多回去几个!”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只要大家别真以为我是认贼作父就行了!我可有言在先,这辈子只姓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