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破门
    利用买人参,刚刚才巧妙给自己的零花钱又加了重重一笔的越千秋正在得意,就听到耳畔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他最初的感觉是又惊又喜。

    能不惊喜吗?在他以为皇帝带着他微服出来逛街这么一件事,上京城达官显贵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的情况下,还能有这样不长眼睛的人撞上来找打,这不是绝大的意外惊喜吗?

    他甚至来不及想这过来挑事的人是真不知道,还是被萧敬先越小四这种腹黑的人坑害得不知道,蹭得跳起来,直接闪到了皇帝身后,却是笑嘻嘻地扶着椅子道:“阿爹,看来这世上总有一些耳聋眼瞎的人呀?这是冲着老参堂来的,还是冲着我们来的?”

    徐厚聪看到越千秋那双手几乎就要放在皇帝肩膀上,尽管这俩之前也有过这样近的接触,越千秋也从来没有动过行刺的念头,可此时他仍然只觉得心跳加速。

    可他很快就顾不得去看越千秋了,因为守在这老参堂外头的那些个侍卫中,有人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呼哨,紧跟着就是一声大喝。

    “小心,他们带着弓……啊!”

    这时候,本来还带着几分看热闹心思的越千秋不禁心里咯噔一下。

    弓箭这种玩意,无论是在金陵还是上京,不论用什么借口,只要是当众拿出来攻打某个地方,造反两个字都是铁板钉钉的!撒饵钓鱼,引蛇出洞,这下真的把蛇引出来了不算,居然还是过江龙似的大蛇?

    眼见老参堂的几个护卫几乎是即刻退进店来,熟练地拆下门板,其余侍卫亦是慌忙架着受伤的同伴退进大堂,不消一会儿,门板就已经全部放下,可几乎与此同时,劲矢射在上头那咚咚作响的声音就不绝于耳。不多时,他又听到了一声怒喝。

    “给我上大斧,把门砸开!”

    越千秋轻轻吸了一口气,见徐厚聪已经如临大敌,他却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对皇帝问道:“我说阿爹,一会儿要真的有人打进来,我上去英勇杀敌,您可记得给我发奖金啊!之前吃的那顿饭也好,刚刚要买的人参也好,那是酬劳,可不包括出生入死拼命的。”

    皇帝微微眯了眯眼睛,面上却不见多少恐慌:“那你想要什么酬劳?”

    越千秋思量了一阵,似笑非笑地说:“若真的叛贼逆党杀了进来,我杀一个,回头就换咱们使团一个人回国,如何?当然,不包括我大伯父和我师父,还有我自己。”

    皇帝没想到越千秋竟是提出如此条件,先是一愕,随即就哈哈大笑道:“好,只要你杀一个,我就放南朝使团一个人回金陵,决不食言!”

    越千秋不过是半真半假和皇帝讨价还价,却没想到这位北燕至尊竟然会真答应。越大老爷和严诩还有他的任务还没完成,不可能回国,但如果能把使团中的一般人给放回去,那却也是一项功德,更少了累赘。更何况,有些消息也需要他们送回去!

    “好,那就一言为定!”

    越千秋想都不想就双手一按椅背,一个跟斗从皇帝头顶翻了过去,直接挡在了人前,随即有些遗憾似的冲着徐厚聪叫道:“徐将军,今天是你没弓来我没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是过了这一关,你又掌管了禁军,可得把某些规矩改一改,这遇事没兵器太愁人了!”

    徐厚聪正在那懊悔没带弓箭,毕竟之前觉得背着那把御赐大弓出来太过招摇,到时候人人都知道他是神箭将军,一旦皇帝觉得此次微服不痛快,他其他方面做得再好也白搭。

    因此,当越千秋这么说时,他就勉强笑了笑道:“玄刀堂声名在外,九公子那把陌刀又实在是人间凶器,我哪敢让你带出来,毕竟,此等事着实料不到……”

    之前听到要把人参送去皇宫,那老参堂的清俊小厮就已经有些动容,此时此刻听到越千秋和人谈条件,又听到玄刀堂、九公子、陌刀、徐将军这几个字眼,他更是心中巨震,一下子就猜到了刚刚这口气又大又讨厌的少年是谁,这位没带弓,掌管禁军的中年人又是谁。

    如果是这样,这口气又大又讨厌的少年背后坐着的人莫非是……

    耳听得外间那厮杀声越来越大,惨叫不绝,他突然咬了咬牙,随即转身就往里头跑去。

    当此之际,他这一跑,徐厚聪听到门外弓矢不绝,再看看自己带来的那十个侍卫,发现之前竟有三人在仓促之下挂彩,反倒是老参堂的那四个护卫并未受伤,他不禁又惊又怒。

    如果这座老参堂也有逆党混入……那么他们就要被人瓮中捉鳖了!

    “九公子,快跟进去,这时候里头绝对不能出问题!”

    越千秋本来就正愁没理由进老参堂里头去看看至于在这儿和外头那些逆党叛贼拼个你死我活,本来就不是他的责任,哪怕他和皇帝约定杀一个叛贼就换一个使团之人的自由。在这节骨眼上,弄清楚他自己的产业是否有问题才更重要。

    毕竟,看北燕皇帝的镇定自若的表情,他就不觉得这位真会白龙鱼服却为鱼虾所戏。

    因此,他立时二话不说拔腿就去追那清俊小厮。可他虽则动作极快,出了后门却发现迎面是一个很小的半重院子,院门紧闭,三面高墙耸立,那小厮却不见了。

    这样的障碍对于飞檐走壁已经成为习惯的他来说,自然没有任何问题,他往后稍退了两部,只不过一个小小的助跑,他就直接窜上了墙面。

    中间往墙角拐弯一个借力,他又是一个折返上窜,最终稳稳当当跃上了墙头。当看到这一墙之隔的院子中央赫然站着那个之前见过的清俊小厮时,他不禁微微一愣,继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纵身往下跳去,犹如一只大鸟一般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对方面前。

    左右看了一眼,越千秋竖起耳朵倾听片刻,就直截了当地问道:“原来这里头就你一个?”

    清俊小厮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没错,十一叔不在,我就是临时主事的。”

    外头还有那么多敌我难分的人,更有那个看不出底细的北燕皇帝,越千秋当然不会去随随便便和人露底。他眉头大皱,随即开口说道:“刚刚我和外头那位说的话,你应该听到了。我需要兵器,最好是陌刀和弓箭,如果没有,其他什么能凑合用的也行。”

    那清俊小厮盯着越千秋看了好一会儿,最终没有说答应或是拒绝,而是转身径直回了居中的正房。不多时,越千秋就只听到屋子里传来了他的声音。

    “进来吧!”

    越千秋稍稍提起了几分警惕,面上却显得气定神闲地大步进了屋子。才一进门,他就看到一道黑影朝自己飞来,连忙探手一抓,入手一看,见是一柄保养极好的单刀,他不禁露出了几分遗憾。紧跟着,他就只见那清俊的小厮冷冷看着自己。

    “老参堂虽说在上京有些名气,又因为别人的欺压不得不奋力自保,可也不敢藏着陌刀和弓矢那种犯禁的东西。这把单刀是十一叔的,你好好用!”

    “真的没有再多的兵器了?”越千秋不依不饶地再次追问了一句,见人抿着嘴不做声,他最终耸了耸肩,随即转身往外大步走去。当他跨过门槛要出去时,却突然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很聪明,回头要是你那什么十一叔回来了,代我谢谢他的刀!”

    等到越千秋消失在视野之中,连名字都没告诉对方的清俊小厮轻轻咬了咬嘴唇,心中却是百味杂陈。听刚刚越千秋和那中年人说话的口气,那中年人十有八九便是北燕皇帝,可这位南朝宰相的孙子却叫对方阿爹?

    而且,他试探性地拿了一把单刀出来,又坚称没有弓矢,越千秋却没有坚持,这是暗示他不要表露更多的东西,还是让他尽快把该藏的东西藏好,又或者根本是什么都不知道?

    杜叔叔对他说过太多关于越千秋的奇闻轶事,所以他刚刚才小心翼翼,可他是不是太小心以至于没把话说透?

    还有,外间那些胆大包天的家伙到底是冲着老参堂来的,还是冲着北燕皇帝来的!

    当越千秋提着单刀复又回到前堂时,就只听门板正在斧钺之下传来了嘎吱嘎吱不堪重负的声音。

    徐厚聪已经组织侍卫围成人墙把皇帝挡在身后,而之前那四个老参堂的护卫则是用其他的桌椅在门前搭建了临时的掩蔽,仿佛是为了遮挡可能会在破门一刹那倾泻而来的箭雨。当两拨人看到提着刀的他时,却是反应截然不同。

    “你把大小姐怎么样了!”

    见一个身材魁梧的护卫几乎下意识地扑了上来,越千秋立刻把刀背到身后,躲过了那迎面一击,随即恼火地嚷嚷道:“我就是借了把刀而已,什么怎么样了!是他自己把什么十一叔的兵器借给我用的……咦,敢情那位不是小哥,是小姐?”

    就在那护卫一愣神之际,就只听哗啦啦一声,外间那坚实的门板赫然片片碎裂了开来。随着这最后拦路虎的败退,越千秋就只见一个手持陌刀的汉子破门而入,迎面撞上了门口那横七竖八堆放的桌椅。

    当看清楚那人手中那把自己极其熟悉的兵器时,他眼睛大亮,竟是一口直接用牙咬住自己那单刀的刀背,随即猫身一个翻滚,悄无声息地朝来人方向扑去。

    当他堪堪滚到对方身前的一瞬间,那个高大壮硕的汉子已经手持陌刀将拦路的桌椅全都横扫劈开,趁着对方视线根本没有注意到几乎伏地的他,他右手一把握住刀柄猱身而上,竟是以短对长,直接来了一套贴身快打。

    虽说对他来说,这单刀算不上趁手,可陌刀汉子气力刚尽,一旁其他三个老参堂护卫又是奋不顾身上前拦住了他的长刀,他一个猝不及防,持刀的右腕就吃越千秋划了一刀,顿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怒吼。

    他的手才刚刚一松,就只见越千秋随手将那单刀往后一扔,轻舒猿臂接住了他在剧痛之下失手丢下的兵器,继而左手使力,双手一块握住刀柄,立时便是一记凌厉无匹的劈斩。

    即便是在这种见血拼生死的刹那,越千秋嘴里兀自非常没正经地大吼道:“迎风一刀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