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一十六章 父子打架
    听到蹬蹬蹬上楼的脚步声,刚刚还在天花乱坠说着兰陵郡王暴打五王两侯那丰功伟绩的小伙计,顿时如同嘴巴上糊了浆糊似的立时紧紧闭嘴。尽管他并不是第一天认识那位兰陵郡王,可当那人在闯出那么大的祸之后依旧平安无事之后,往日的亲切驸马就蜕变成了恶魔。

    所以,当萧长珙最终出现时,他恨不得把头埋得低低的,完全寄希望于对方看不见自己。

    “黄大人果然在这里。”越小四一上楼就非常没正经地笑着和皇帝打了个招呼,随即就看着满脸不乐意的越千秋道,“哟,小黄公子也在这儿啊!”

    “我姓越,不姓黄!”越千秋对越小四这故意挑衅的态度非常恼火,当即没好气地冷哼道,“坐不改名,行不改姓,我这人可有节操得很!”

    越小四顿时嗤笑了一声:“节操,有节操你乱认爹?”

    “你再说一遍!”越千秋登时拍案而起,满脸的怒火高炽,“你以为这得怪谁?”

    “怪谁也怪不着我!”越小四理直气壮地反讽道,可迎接他此语的却是扑面而来的一记猛拳。虽说他出言挑衅时就在等着这样的结果,可当越千秋扑过来的时候,他还是火冒三丈。

    我都还没听到你叫一声爹呢,居然对着北燕皇帝叫这么亲热,没良心的小混蛋!

    他毫不客气地以攻对攻,须臾就和越千秋连对四拳。他也知道当着皇帝的面继续打很容易出问题,再加上本来就有话要说,当下就主动后撤了几步,见越千秋不依不饶地扑了上来,头槌拳击脚踢腰撞,总之是半点不留情,他也打出了深深的火气。

    不消一会儿,两人就从三楼打到了两楼。

    而眼看这一幕,本来已经站起身的徐厚聪思量片刻,还是没有立时追下去,而是快步走到面沉如水的皇帝身边,低声问道:“大人,要不要我下去……”

    “不用!一个本来就和小四儿似的动不动发疯,另一个被我带出来只怕也是满肚子火气,让他们俩打一打,说不定还能冷静一下。”皇帝瞥见一旁那伙计已经是欲哭无泪,他就淡淡地说,“不用担心,保管今日之后,你们天青阁重新宾客盈门。”

    刚刚见兰陵郡王对人那般态度,小伙计就知道这位确实是非同小可的权贵,可瞧见越千秋和兰陵郡王一路打下去,他却又迷惑了,此时只能赔笑应是,却慌忙借口下去看看情况,蹑手蹑脚溜下了楼。可当他到二楼时,却发现那两个刚刚厮打得难解难分的不在这。

    “人呢?”

    二楼的另一个小伙计看着满地狼藉,苦着脸说:“已经打到一楼去了!”

    “这么猛!”

    “猛什么猛,上次闹得还没结束呢,居然又来,难道封兰陵郡王的全都是灾星不成?”

    被人骂成是灾星高照的越小四,这会儿却没什么惹是生非的罪恶感。

    毕竟,这天青阁幕后的东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从前没在这惹事是因为那会儿要低调,现在既然有了高调的本钱,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再说,之前在南苑猎宫时和越千秋交手的那一场着实不过瘾,此时此刻他就干脆痛痛快快地豁了出去。

    当两人已经打出了天青阁,直接打到了大街上时,技高一筹的越小四瞅着越千秋一个空档,直接锁住了人的胳膊和肩头,把人按在了墙上,这才皮笑肉不笑地说:“怎么样,认输吗?”

    “认你个头!”

    越千秋知道自己那点武力欺压别人可以,在越小四面前不免就有些不够看了。此时此刻,他想都不想就猛地一低头,突然一口咬住了越小四的侧腕。虽说对方躲得极快,他只留下了浅浅一个牙印,可他还是非常敏捷地顺势卸开了劲,身子往下一溜,随即脱开了封锁。

    “你属狗的啊,居然咬人!”

    “谁先咬我,我就咬谁!”

    看到那个浅浅的小白牙印,越小四简直气得肺都炸了。他想都不想就合身扑了上去,谁知道越千秋一个非常没风度地懒驴打滚,继而竟是一跟头直接翻进了对面的小茶馆。那一瞬间,他本能地迟疑了一下,可紧跟着就立刻追了进去。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刚刚这两人从正儿八经的交手,到越千秋耍赖咬人,临窗的皇帝全都看在眼里,等到这两人打到对面小茶馆去了,里头那乒乒乓乓的声音不断,他这才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即便如此,他仍然没有对徐厚聪或其他侍卫吩咐半个字。

    而打到小茶馆中的越千秋一进去就委实不客气地踹翻了几张桌子和凳子,随即又抓了个茶杯往门外一扔。没扔到越小四,却准头很好地砸向了对面天青阁门口一个张头探脑的小伙计,直接擦着人脑袋砸进了门里,吓得人立刻缩了回去。

    眼见那边再也没人敢乱张望了,而越小四追过来之后,也没急着再对他出手,而是踢凳子推桌子搞破坏,他这下就再无怀疑了。

    几乎是贴墙站着的老掌柜无奈地低声嘀咕道:“你们俩能不能手下留情,给我好歹留几样囫囵东西?”

    “让他赔!”

    见越小四和越千秋几乎同时抬手指着对方,老掌柜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眼见两人又装模作样扭打在一块,他就低声说道:“和尚去了老参堂那边。”

    这简简单单几个字,越千秋和越小四却同时为之一怔。越小四手上不停,眼睛却瞪着越千秋质问道:“老参堂是谁的?”

    “是我的!”越千秋一面回了一拳头,一面得意地轻哼一声。

    越小四顿时更气了:“你哪来的钱?”

    “师父的就是我的!”越千秋用看白痴似的目光看了越小四一眼,“师父出的本钱,我让武德司知事韩昱帮忙找的人,定的经营思路,他们都说这是送给我的零花钱!哪里像某人,挂着个爹的名,一分钱不给,把我丢给爷爷养!”

    “你是老爷子捡的,又不是我捡的!”越小四被越千秋撩拨得额头青筋都快爆了,好歹还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连忙低声说道,“少废话,你怎么会叫北燕皇帝阿爹的?”

    这话连老掌柜都听得眼珠子圆瞪,越千秋却没好气地说:“能怪我吗?这难道不是你给萧敬先出的馊主意?结果我在北燕皇帝面前就晃了两三回,人就惦记上我了,这不,今天在那么多人面前先是要招驸马,紧跟着又说什么父子相称,硬是把我拉出来逛,这是把我当鱼饵钓鱼!”

    “原来你也知道这是钓鱼……”越小四语气不善地哼了一声,等到越千秋迅速把在五雁塔下那番对话给转述了一遍,同样吓了一跳的他也来不及多想,立时低声说道,“萧敬先根本不信他姐姐和外甥还活着,借着把你推出去,他是看中了宫中敬妃腹中未出世的孩子。这事儿还没报上去,几乎没人知道,皇上也还不知情,但月份大了就瞒不住了。”

    对越千秋和那老掌柜道破了其中关节,他顺势又和越千秋乒乒乓乓过了几招,老掌柜则低声说道:“之前那和尚说,他来上京的路上遇到过青城派的云霄子,铁骑会的彭会主。”

    越小四迅速消化着这个消息,恼怒地嘬了嘬牙,他就低声说道:“你打算多多接触徐厚聪,借助局势引发皇帝对他的疑忌,从而把人坑死,路子没错,但现在使团处境不妙,而且你入坑太深。皇帝性子冷酷,翻脸无情,你可千万别玩火。”

    “是谁把我推火坑里头的?”越千秋恨恨反问了一句,没等越小四答话就提高了声音,气咻咻地说,“还上来就质问我是不是改姓黄……我呸,我这辈子就没爹没娘,所以我爱叫谁爹就叫谁爹!”

    知道这话是嚷嚷给外头人听的,也是给自己听的,越小四不禁异常头疼,少不得小声嘀咕道:“我又没让你上北燕来……”

    “诺诺晚上梦话叫了好几次爹了!”越千秋这一次的声音轻得如同呢喃,可他还是看到越小四整个人晃了晃,被他趁势一拳捣在肩膀上也尤不自知,他便收了两分劲,没好气地说,“再说了,爷爷年纪大了,当然想着小儿子。”

    越小四这才垂下了眼睑,刚刚如同刺猬那一身刺似的嚣张跋扈蛮不讲理全都收了进去。虽说手脚没停地继续在搞破坏,可他嘴里却说道:“我这性子就不适合留在金陵,只有在这儿还能有点用,是我对不起老爹……可我不能对不起你娘,只能请你替我多孝顺老爹……”

    没等他这话说完,惊怒交加的越千秋就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什么叫不能对不起我娘……平安公主不是死了吗?”

    越小四顿时哂然一笑:“北燕朝廷说的话,你也信?”

    “可诺诺也说她走了……他娘的,难道是这个走了,不是那个走了?”越千秋见越小四笑得如同一朵花似的,他气得很想在这家伙的脸上砸一拳,“原来诺诺果然是你教坏的!我还没和你算账呢,童养媳这种狗屁话也是你教她的吧?”

    “咦,她真的这么说了?啧啧,到底是我女儿,聪明!喂,老掌柜你评评理,老爷子教出来的孙子,配我教出来的女儿,这不是绝配吗……”

    听到这对父子说出来的越来越不像话,饶是老掌柜算是多年来和越小四照面次数最多的人了,也实在受不了这位的德行。

    当下他不假思索地抄起一条板凳,不由分说地挥舞着往越小四砸了过去。见人吓了一跳,随即竟是抱头鼠窜,越千秋也顺势跟了出去,他暗叹这父子俩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人却得势不饶人地追了上去。

    “竟然把我的店糟蹋成这样子,我不要这条老命,和你拼了!”

    眼见一个掌柜似的老者挥舞着板凳状若疯虎似的把刚刚打进去的两人一块撵了出来,皇帝居高临下看着,见越千秋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人,随即也不走正门,而是就直接在天青阁外墙上几次借力,最终翻窗进来,气呼呼地坐下之后就拍桌子喝了一声快上菜,他就笑问道:“怎么,吃亏了?”

    “他也没讨着好!”越千秋冷哼一声,随即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反正以后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对于越千秋这孩子气的话,皇帝没放在心上,等到越小四再次登楼,他方才不由分说地吩咐道:“一会儿把两家店的损失都加倍赔了,反正你不缺这点钱!再有,不许和千秋继续闹了,他这年纪给你当儿子都够了,以大欺小,丢人!”

    丢什么人,这本来就是我儿子!

    越小四狠狠瞪了越千秋一眼,终究收起了那之前的一肚子乱七八糟的恼火,声音也平静了下来:“皇上,那个推荐禁军三将军人选的事,一个个来走臣门路的人太多,烦不胜烦,臣懒得多动心思,所以已经决定了,就推荐神箭将军。”

    正在旁边的徐厚聪先是一愣,随即只觉得一股狂喜从心底油然而生。

    竟然真的被越千秋说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