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一十四章 胆太肥的千秋
    “皇……皇……”

    见那面色苍白的青年嘴唇哆嗦着,半晌却没吐出一个完整的称呼来,越千秋这才探出头去,非常好心地提醒他道:“如果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可以叫黄大人。”

    虽说不认识越千秋是谁,但见越千秋竟然站在皇帝身后,而且这会儿还能毫无顾忌地开口说话,那青年犹豫了一下,终究忙不迭地躬身行礼道:“黄大人。”

    皇帝没想到越千秋竟然如此搞怪,而对面这个家伙竟然还真的听了,他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等后续又有人气冲冲上了楼来,同样在认出他后呆若木鸡,然后又是几个人,不消一会儿,这原本就算不上宽敞的顶楼竟是无处下脚了,他不由得斜睨了一眼徐厚聪。

    “下头不是还留着七八个人吗?怎么让这么多人上楼了?”

    徐厚聪顿时异常尴尬。他新官上任,手下根本就没几个人愿意听他的,不得已之下,他只能从那些素来被前任冷落闲置的人中挑选了一批人出来,打算作为亲信臂膀栽培。

    可想而知,这么一些出不了头的侍卫,从前都是在宫城各个犄角旮旯里蹲着的,不认得太多权贵子弟,而权贵子弟自然也不认得他们,于是能拦住人才怪了。

    还没等他解释,就只听似乎又有一个人登上楼来。来人用一种蛮不讲理的态度拨开了其他人,当挤到最前头,认出是皇帝的时候,她就立时开口叫道:“父皇,你怎么出宫了!”

    因为这一声父皇,周遭一大群人站也不是,行礼更是没地方,顿时甭提多别扭了。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皇帝竟是一皱眉道:“出门在外,别乱叫给我惹麻烦。要么就叫阿爹,要么就和他们一样叫黄大人。”

    越千秋看到大公主那张非常不好看的脸,干脆就缩在皇帝身后,使劲憋着笑。然而,大公主刚刚就已经眼尖地看到了他,再加上宫里那档子事早就有人火速禀报了她,此时,她不禁怒气冲冲地质问道:“阿爹,你出宫就出宫,带上这小子干什么!”

    “是我带他出来的,不是他要跟我出来的。什么这小子,难道他没名字吗?”

    见皇帝和大公主竟是仿佛在争吵,一群北燕权贵子弟彼此之间面面相觑。

    虽说他们还没有重要职司,但各自的父执长辈全都是一等一的权贵,否则也没资格和大公主厮混在一起。毕竟,大公主的驸马现如今是少有人肯当,可在东宫无主的情况下,谁都想探大公主口风。最重要的是,今天宫里传出来的消息实在是太惊悚了!

    一时间,就连刚刚叫了一声黄大人的那个青年也恍然大悟。除他之外,一双双针扎似的目光全都投向了越千秋。

    然而,越千秋却已经拿背对着他们,趴在栏杆上百无聊赖地往下看。虽说当年在刑场那一次,他被人暗算,险些从三楼跌下去摔个半死,可他却没有留下任何恐高的后遗症,此时此刻,他甚至计算着能否试一试纵身一跳,然后倚靠在各楼借力,然后平安快速落地。

    而他想做就做,当即一翻栏杆直接坐了上去,随即回头说道:“我说阿爹,这么小地方挤了这么多人,憋闷得慌,而且楼梯都没法走,我先下去了,在下头等你。”

    皇帝一转身就看见越千秋纵身一跃,一愣之下竟是下意识地冲到了栏杆边上。探头张望的他就只见一个敏捷的人影在各层栏杆以及砖面突起处层层借力,不消一会儿,就已经稳稳当当落在了地上,随即抬头冲他得意地挥了挥手,他不禁脱口而出骂了一句。

    “这臭小子!”

    转过身的他也没理会刚刚听到越千秋那一声称呼,如同泥雕木塑一般的大公主以及其他人,径直吩咐道:“徐厚聪,开路,该下去了,今天还有的是地方要去。”

    虽说自己还推荐过一个弟子给大公主当护卫,以此巴结讨好,可如今更需要在意的是皇帝的态度,因此哪怕得罪人,还不止一个,徐厚聪也只能把心一横道:“大公主,诸位公子,还请让路,大人要下楼。”

    除却咬着嘴唇不肯让路的大公主,其他人如梦初醒,立时纷纷贴墙站着,竭尽全力让开了一条路。而皇帝在经过大公主身侧的时候,稍稍停了一停,随即没好气地说道:“想来就跟上,耍什么小孩子脾气!”

    眼看皇帝一马当先下楼,徐厚聪连忙让两个侍卫跟上,自己却压低了声音对大公主说:“皇上是一时起意,您要是不来,到时候听到外间传出什么再来问,岂不是晚了!”

    大公主只迟疑了一小会,随即就狠狠一跺脚,继而转身旋风似的追了上去。她这个召集者突然就这么跑了,其他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刚刚那第一个冲上来兴师问罪的忍不住低声问道:“谁能说说,这到底算怎么回事?皇上带人出宫也就算了,这一声阿爹算怎么回事?”

    此话一出,顶楼上一时寂静更甚。良久,这才有人弱弱地问道:“会不会是皇上想要许配一个公主给他,所以才让他叫阿爹?”

    “放屁,之前那小子在大殿上就已经公然拒绝娶公主了!再说,那么多驸马,连现在的兰陵郡王在内,你听到谁能叫皇上一声阿爹的?”

    塔顶一群权贵子弟还在那抓狂地议论纷纷的时候,塔下越千秋却优哉游哉地东张张西望望,仿佛全然不知道自己那个称呼给别人带来的强大震撼。当皇帝和徐厚聪以及两个侍卫下来汇合之后,他还来不及开口说话,就只见大公主气咻咻地追了下来。

    他无视了大公主那刺人的视线,笑眯眯地说:“接下来咱们去天青阁吧?听说那儿酒水菜肴都是一绝,只有一个毛病,那就是贵。”

    “再贵能有千金一盘?”皇帝听出了越千秋那点敲竹杠的小心思,不禁哂然一笑,“尽你点就是,只要你有那么大肚子。”

    “那可就说定了!反正我今天是两袖清风,一文不名,全都靠您了。”越千秋嘿然一笑,看也不看大公主,扭头就往外走。

    眼看他这般嚣张模样,大公主顿时恨得牙痒痒的。她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抓住了皇帝的胳膊,把人拽着向越千秋前行的方向追了好几步,又用眼神制止徐厚聪等人跟上来,她这才咬牙切齿地问道:“阿爹,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舅舅想干什么,我就想干什么!”见大公主顿时身体一僵,皇帝这才若无其事地说,“放心,我不会怪你舅舅,他就是再闹,也不过是一头我行我素的孤狼,如今多了萧长珙那头狐狸,也就是两个人而已。”

    “阿爹,你是想阿娘和弟弟了?”

    见大公主欲言又止,脸上分明流露出挣扎之色,皇帝看着前头哼着不知名小调,分明没心没肺的越千秋,他便淡淡地说:“你娘去的时候,你已经不小了,应该还记得她从前的音容笑貌,言行举止吧?她永远是那般骄傲,永远是那般我行我素,永远是那般言笑无忌,永远懒得和不愿搭理的人多说一句话,从这点来说,前头那个少年确实比任何人都要像她。”

    和后头不敢跟上来,生怕听到不该听东西的徐厚聪以及那些侍卫相比,越千秋距离皇帝和大公主父女不远,耳朵又灵敏,这一字一句全都听得清清楚楚。知道皇帝恐怕也是说给他听的,他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纳罕极了。

    北燕先皇后居然这么有性格?这种性子放在宠妃身上挺多的,可皇后如此还真是难得啊!

    如此有性格的皇后,皇帝还似乎挺中意,这就更是几乎不可能事件了。

    当听到身后皇帝和大公主继续说着当年萧敬先的姐姐,那位皇后的光辉事迹时,越千秋更是嘴渐渐合不上了,心里简直难以置信。

    皇后常常带着宫女在长缨宫操练骑术和枪法?

    皇后赞襄国策,有时候甚至因为反对皇帝的意见,还对皇帝拍桌子,甚至掀过桌子?

    某个自恃家族显贵的宠妃跑来挑衅,于是皇后一声令下,宫女痛起群殴,把人鼻子都打破了?那位宠妃非但没讨着公道,还因此蹲了冷宫?

    每次南苑猎宫的围猎,皇后的收获常常是前三名?

    这位不是穿的吧?

    越千秋一面这么想,一面觉得眼前仿佛渐渐出现了一个敢爱敢恨,英姿飒爽的女人形象,尽管面目仍旧模糊,身形却鲜活得仿佛就在眼前。

    他这才隐约明白,为何萧敬先一口咬定姐姐和外甥已经死了,想来如果那样的女人还活着,绝不可能低声下气地隐姓埋名,一定不惜燃尽自己,也会释放出所有的光和热。

    可惜,他见识过东阳长公主,却没能见识到这位北朝的传奇皇后!

    当徐厚聪等人终于追了上来,皇帝追忆往昔也终于告一段落,独自走在前头的越千秋心中一动,突然停下步子,随即转头面对这皇帝和大公主。这里并没有外人,他也就没有再和刚刚于人前那样,故意叫什么阿爹来吓人。

    “我有一个实在憋不住的问题,当然,皇帝陛下可以不回答。既然当年先皇后那么特立独行,她又只有大公主一个女儿,听皇帝陛下的口气也似乎对她非常追念,为什么她在的时候,皇帝陛下就已经有那么多妃嫔,在大公主和小皇子中间,还有那么多别的儿女?”

    那一瞬间,就连大公主亦是遽然色变,更不要说瞬间面色僵硬的皇帝了。

    徐厚聪更是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个越千秋,真是胆太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