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恕不敢当
    当刚刚听到皇帝在那数女儿的时候,越千秋就已经有一种不妙的预感,等到皇帝果然大方地表示可以嫁一个给他,让他留在北燕当驸马,他第一反应就是骂娘。

    看看越小四如今的处境就知道,除了越小四应该是真正喜欢,所以还生了一个女儿的平安公主之外,其他那些公主都是什么人啊?越小四那样彪悍的性子都敬谢不敏,更何况是他?不说别人,大公主和十二公主那根本就是行走的母老虎好不?

    怪不得皇帝的女儿也愁嫁呢!把那种女人招惹进门,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然而,哪怕越千秋心里已经是气得破口大骂,可出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调侃徐厚聪。见这位一愣之后,咳嗽止住,可却打起嗝来,一个接一个响亮得不得了,他不得不强忍住才没笑出声,随即无视了那些投向自己的惊疑目光,一本正经地微微躬身。

    “皇帝陛下好意,外臣实在是惶恐之至。只不过金枝玉叶虽好,却不是外臣所愿,这驸马二字,恕不敢当。”

    皇帝没想到越千秋竟然拒绝得如此直接,顿时沉下脸来:“莫非你是觉得朕的女儿配不上你?”

    这时候,下头的一大堆官员们方才恍然大悟。正在争吵的他们刚刚因为徐厚聪连声咳嗽方才暂时停下来,本以为是皇帝对他们争执得忘乎所以表示不满,可没想到转眼间就听到越千秋冲着徐厚聪来了一句又不是要你当驸马的揶揄,紧跟着的这两句,更是让他们瞠目结舌。

    他们耳朵幻听了吧?皇帝似乎看中了这小子要许配公主,这小子还拒绝了?

    而面对目光犀利,脸上已经明显流露出不悦的皇帝,越千秋却不慌不忙地说:“皇帝陛下应该知道,外臣的师父是此次的副使严大人。他是东阳长公主之子,可终身大事却一直拖到六年前才解决,还是外臣这个当徒弟的撮合的。看着师父和师母夫妇和谐,外臣就下决心,将来也一定要找个武艺上能胜得过的,否则就一个人舒舒服服过,干嘛找累赘?”

    越千秋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想,幸好老爷子至少调查过一点,北燕公主里头至少没有绝顶高手。譬如像十二公主那样自以为能耐的,要赢他是做梦!

    如果越千秋这话是在大吴朝廷上说这话,一定会被无数礼教的卫道士喷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是你说想要什么样的媳妇就娶什么样的媳妇?可在这北燕朝堂上,其他官员暂且不提,晋王萧敬先却觉得这话听着极其顺耳。他这么多年单着,不就是为了别找累赘?

    而越小四更是深深舒了一口气,心想越千秋总算急智,否则他差点给皇帝的神思路吓死。

    虽说越千秋不是亲儿子,可要是留在北燕也娶个公主老天爷,就算家里老爷子再开明,听说便宜父子娶了一对姊妹花,非得气晕过去不可!

    皇帝虽说没想到越千秋找了如此一个理由搪塞,可想到其坚决不肯留在北燕的态度,他原本心里足有七八分怀疑,如今却不禁少了两三分。毕竟,人如果真的有那方面的图谋,遇到他这种提议之后早就假意推辞一阵子,随即就顺杆爬了上来,哪会如此立场鲜明?

    “朕的那些女儿虽说有习武健身的,但想来要胜过你这个玄刀堂掌门弟子,却也不容易。”皇帝微微一笑,随即淡淡地说,“只不过,朕这个人平生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拒绝朕的好意。更何况,南吴这份国书上,竟然指责朕收容神弓门叛贼。既然如此,朕还非留你不可了!”

    越千秋没想到北燕皇帝竟突然如此强横霸道。可即便如此,他仍是不打算妥协。

    他嘴角翘了翘,同样非常强硬地说:“当初刘静玄戴静兰将军回归大吴,皇帝陛下还不是一样派使团抗议,如今神弓门叛入北燕,我朝不过是循北燕的旧例而已!皇帝陛下如果要因此留下外臣,当然是很容易的。可是,与其牺牲任何一位说不定早就心有所属的公主,还不如把外臣撵去北海学苏武牧羊!”

    这小子疯了!

    越小四心头大惊,几乎忍不住要跳出去先把越千秋骂一顿,省得这小子变本加厉。可是,当他接触到皇帝那极其幽深的目光时,却又硬生生将那念头打消。

    要知道,萧敬先对越千秋提过他那个馊主意后,越千秋隔天就见到了皇帝,似乎从那次初见开始,皇帝就对这小子越来越在意,如今这又是招驸马,又是一定要把人留在北燕,明显很不正常!

    可他只不过随口出个便于让越千秋和他接触的主意而已,萧敬先却一口答应不说,皇帝也表现得和往日如此大相径庭不会真的被他这张乌鸦嘴给说中了吧?

    那一刻,这十几年来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生死考验的越小四突然陷入了极致的茫然之中。他甚至在考虑,有朝一日能够功成身退回金陵时,他要不要去开个铁口直断的算卦摊。

    见越千秋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和皇帝对视,底下在最初的死寂之后,立时有人跳将出来叫嚣立时对南边出兵,其中最大声的,自然便是那个最倒霉的前左将军姬迅。

    “皇上,北燕有的是大好男儿,何必高看了这等中看不中用的南蛮子!”

    当背后那相当激烈的指责和谩骂突然变成了姬迅一个人的叫嚣时,越千秋施施然转过身来,昂首挺胸地扫了一大群人一眼,没好气地瞪着这位前左将军。

    “我和贵国皇帝陛下说话,关你什么事?我自认为没本事当驸马,可我不能当,不代表就轮得到你和你家里人。北燕是有的是大好男儿,但不代表你家里那些是!但凡你家里那个儿子有你说的那么优秀,何至于被大公主休了?”

    想到姬迅的长子正是大公主的前前任驸马,越小四这一次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一时大笑出声。他这一笑带头,但凡和姬迅不对付的人,全都立刻哄笑了起来。

    这下子,已经因为越千秋的缘故吃了好几次亏的姬迅只气得眼睛通红,顿时忘记了这是在御前,大吼一声就朝越千秋扑了过去。

    可他根本还没接触到越千秋一根毫毛,上头就有一人跃下横拦在他的面前。认出是徐厚聪,他想到此人也是南蛮子,更顶了自己的位子,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下意识地抬手就打,可当他那挥下的手被徐厚聪架住时,他就听到上头传来了越千秋那清亮的声音。

    “大殿之上怒冲御座,殴打身兼护卫之责的神箭将军,这算不算冲撞御驾,图谋行刺?”

    “若是这都不算行刺,怎么才算行刺!”越小四心花怒放,几乎零等待地大声接口道,“姬迅,我看你是怨望刚刚被解职,竟敢图谋不轨!”

    没说图谋行刺,而说图谋不轨,这意思含糊了,可罪名却放大了。一时间,殿上一团混乱,有为姬迅解释和求情的,也有落井下石控诉添乱的总而言之,偌大的殿中完完全全一团乱,而皇帝看着横挡在自己身前,竟更像是个御前护卫的越千秋,心情简直乱七八糟。

    当已经完全懵了的姬迅被萧长珙不由分说摁倒在地,萧敬先则是上前来仿佛要说些什么,皇帝终于一点说话的兴致都没了,用力一捶扶手道:“都够了!姬迅罢去一切官职,给朕滚回家去好好反省。朕还没问你之前玩忽职守和今日下药的事,你就上窜下跳,以为朕瞎了吗!”

    他说着就站起身来,再次扫了一眼殿上密密麻麻的官员,冷冷说道:“晋王和兰陵郡王,还有秋狩司汪卿,尽快把人选给朕报上来,神箭将军今日护持有功,赏弓矢!”

    见该答应的答应,该谢恩的谢恩,唯有越千秋照旧背对着他一点表示都没有,皇帝只觉得心烦意乱,最后没好气地说道:“神箭将军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带上,朕还有话要另外问他!”

    徐厚聪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然阴差阳错又得了赏,等听到皇帝竟然并没有因为越千秋的不识好歹而当堂雷霆大怒,他只觉得不可思议极了,但还是立刻答应。当他眼看着群臣恭送了皇帝背手离去,越千秋却这才慢吞吞转过身,上前两步走到他身边,他忍不住暗自苦笑。

    可他与其说是押送还不如说是陪同越千秋出了大殿之后,他就看到越千秋突然侧过头来。四目对视之间,越千秋却是对他咧嘴一笑:“徐将军,我们打个赌如何?今天推荐禁军三将军人选的那三位,至少会有一个人推荐你,你相信吗?”

    徐厚聪先是一愣,随即意识到皇帝正在不远处,想说相信当然不行,想说不信却又显得极其没自信,最后干脆生硬地说道:“我只听命于皇上,任何人推荐我也好,不推荐我也好,那都不是我记恩又或者怨恨的理由!”

    这话已经算说得极其漂亮,可当他看到越千秋那竖起大拇指的笑吟吟样子,突然又觉得自己好像还是掉进了对方的圈套。就在他这么微微一踌躇的时候,却只见越千秋已经大步追上了前头的皇帝,这下子,吓了一跳的他连忙三两步赶了上前。

    可才刚小心翼翼隔在越千秋和皇帝之间,以防这位行事有悖常理的少年突然想到了行刺什么的,他就险些被越千秋的话给惊得头皮发麻。

    “皇帝陛下决定了没有,到底要不要我去学一学苏武牧羊?”

    “决定了又如何,没决定又如何?”

    面对这绕口令似的话,越千秋非常随便地掏了掏耳朵,随即却认认真真地说:“我们这些使节不能领兵不能打仗,在金陵也就是可有可无的人。皇帝陛下大约有留下我们,向大吴施压施威的意思。但皇帝陛下需得知道,这七年不止你们有准备。而且,我们来之前就做好了回不去的打算。可我们有这样的觉悟,不知贵国三皇子和秋狩司那位楼大人是否有觉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