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二十章 招驸马
    眼见皇帝做了简简单单一个手势,身边一个近侍模样的中年人匆匆行礼退下,知道人这是立刻去确认南朝那位正使的情况了,原本就沉寂的大殿上,也不知道多少文武大臣全都陷入了震惊和呆滞之中。

    按照常理,就算这个根本不像是南朝正式使臣的少年出言指斥,大殿上怎么也应该争吵一阵子才会出结论,可皇帝却出乎意料制止了其他人发言,等到越千秋说出最要命的一句话后,更是直接把身边人派了出去,他们这些呆在大殿中的高官挪动不得,连消息也送出不去。

    这不过是一桩小事而已,难不成生生要闹成天大的事?

    直到这时候,越小四方才品出了越千秋这言行举止的深意,忍不住暗赞老爷子教得好。

    要不是越老太爷,越千秋这小小年纪,怎么会知道如今这位北燕皇帝最忌讳的东西?皇帝背黑锅……这几个字真是绝妙!要知道当今北燕皇帝最恨的就是背黑锅,否则之前跑到南苑猎宫抄检马车的那些秋狩司谍子怎么会如此倒霉?

    本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思,越小四立刻横跨一步,雄赳赳气昂昂地出了列。

    他是谁?原本的平安公主驸马,现在的兰陵郡王,这一站出来顿时迎来了众所瞩目。而他开口说出的话,更是让众多人简直气急败坏。

    “皇上,南朝使臣住的地方是长缨宫,如果真的有人胆大包天下药,那么无疑表示,皇上也可能遭人谋害!神箭将军临时掌管禁军才两天,下头军将未必都听他的,此事自然不能归在神箭将军头上。皇上若是允准,臣愿意主动请缨去查!”

    萧敬先一下子就听出了这言下之意。萧长珙哪里是真的要揽事上身,这是故意挑事,看满殿官员有谁跳出来!

    当下,他没等别人反应,立时也轻轻咳嗽了一声,随即慢吞吞地出列:“皇上,兰陵郡王毕竟在边境呆了挺长时间,之前也不怎么管事,这宫闱内务剪不断理还乱,皇上如果信得过,臣出马更妥当。”

    这两个人先后主动请缨,大殿上顿时如同炸了锅似的。刚刚才因为呵斥越千秋被撞,连气都没出成却被皇帝呵斥的姬迅,此时忍不住第一个跳了出来。

    “你们这是贼喊捉贼,分明是南朝使臣和你们两个勾结!”

    越小四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更不要说回头了:“姬将军……哦,现在你手里已经没兵了,也就是个光杆将军。你说我贼喊捉贼,那你呢,难道不是做贼心虚?我倒忘了,如果不是你被罢职,原本这十天都是该你轮值宫中的,这事儿和你没关系吧?”

    发现自己点的这把火已经瞬间烧旺了,越千秋干脆抱着如今根本没人在意的国书,好整以暇地站在一边,满脸无辜地看着这场大戏。

    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争论有点低水平,而且语速太快,他这北燕语渐渐有些招架不住,只能分辨出掺和进来的人越来越多,萧敬先和越小四反而全身而退,也和他一样到旁边看戏去了。于是,瞅了个空子,他冷不丁也朝皇帝身边的徐厚聪看了一眼。

    见这位表情非常勉强,他还朝人非常友好地笑了笑,等发现皇帝竟看着自己,他才有些惊讶。可他本来就是胆大包天的人,此时一点都没有害怕,反对这位天子做了个大胆的鬼脸。

    见对方怔了一怔,他就没事人似的侧身继续看着这场难得一见的朝堂吵架,眼见卷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他暗中肚子都快笑破了,心里觉得畅快极了。

    嗯,坐山观虎斗的感觉真好!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觉察到身旁有人接近,等扭头一看,发现是徐厚聪,他顿时有些意外。而徐厚聪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低声说道:“越九公子果真好手段……皇上请你过去。”

    这前后两句话根本就不搭界,显见,一句是徐厚聪自己的感慨,一句是皇帝的吩咐,可越千秋却并不在乎。他毫无畏惧地跟着徐厚聪往上走,等到了皇帝御前三步远处,他才主动停下。他心里一边寻思在这距离暴起行刺的成功率,一边非常潇洒漂亮地再次躬了躬身。

    “皇帝陛下叫外臣过来有何吩咐?”

    “国书拿来。”

    越千秋没想到下面吵成一锅粥的情况下,北燕这位皇帝竟然还有兴致看国书,可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因此他没有迟疑,立时双手呈上国书,却是非常谨慎地先交给徐厚聪,等这位转交给了皇帝,他这才后退了两步。

    而就是他这样的小动作,皇帝却也看在眼里,等拿了国书之后不忙着先看,而是问道:“为什么不直接上来给朕?”

    越千秋愣了一愣,随即一本正经地说:“外臣怕人怀疑意图行刺,当年荆轲不就是借着献地图暴起行刺的吗?身在异域他乡,避嫌总归是要注意的。”

    皇帝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越千秋竟然振振有词说是怕人诬赖行刺,不由只觉得秋狩司副使楼英长在越千秋卷宗上的评语实在是中肯极了。

    师承越太昌,奸猾天成,狡诈似狐,危险等级高!

    要知道,南朝那么多官员,能归到高这个等级的总共也才没几个人……

    如果越千秋知道,之前他照过一面的楼英长竟然会给予自己这样的评价,那么,他一定不会觉得有什么荣幸。毕竟,之前那几年他挺低调的,也就是这次国子监改革,神弓门叛逃,武品录重修,他稍微做了一点点贡献而已。

    见北燕皇帝一心一意地浏览着两国语言对照的国书,他就继续好整以暇地端详着徐厚聪。眼见徐厚聪显然都对他那视线有些吃不消了,他才诚恳地说道:“徐将军之前特意跟着秋狩司正使汪大人过来招揽庆师兄,那天又推荐甄师兄,皇帝陛下是求贤若渴,你却是举贤若渴,实在让人佩服。只不过,庆师兄和甄师兄都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人,倒都教你失望了。”

    徐厚聪没想到越千秋突然说这个。想到那一日只有他们两个人得知的密谈,他不由心中一动,随即竟是当着皇帝的面似笑非笑地反问道:“他们都不愿意弃暗投明,那越九公子你呢?”

    尽管皇帝状似专心致志地看着国书,仿佛根本没听见这就在眼皮子底下耳根子底下的私话,可他却没有放过两人之间对答的任何一字一句。毕竟,之前越千秋叫了徐厚聪带路,委实不客气地在宫里转悠了一大圈,他早就得到了不止一个人的告密。

    越千秋不假思索地嘿然笑道:“我在南边虽只是一个六品小官儿,而且还没有正式名头,可刚刚开张的武英馆已经内定了归我管,英小胖虽说是皇子,也不能拿我怎么样,有爷爷和师父两个人当靠山,有皇上凡事给我撑腰,我在金陵可以横着走,徐将军倒请告诉我,我这样一个没有多少才能的纨绔子弟到北燕能干什么?皇帝陛下能让我横着走吗?”

    皇帝这是第二次听到越千秋强调自己是纨绔子弟了,这次终于不在自己已经看完的国书上虚耗时间了。他抬起头来,看也不看底下都快打起来的官员们,没好气地说道:“你都已经拿下过一个刑部尚书,一个刑部侍郎了,还说自己是没有才能的纨绔子弟?”

    “那只是小时候不懂事,狐假虎威而已。”越千秋谦虚地笑了笑,随即又瞅了瞅徐厚聪说,“至于如今,我也就是假借徐将军这件事提升了一下自己的正面名声,仅此而已。既然没其他才能,总得名声好一点,如此将来才不会被那些正义感爆棚的人行侠仗义替民除害。”

    原来提高名声不是为了好做官,是为了没人会当你是纨绔然后替天行道替民除害?

    徐厚聪根本不信,皇帝也忍不住轻哼一声:“朕听说你爷爷虽说出身寒微,却是一等一的雄辩之士,没想到你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过你刚刚问朕能让你当什么官,是否能让你在上京横着走,朕可以给你一个很明确的回答。古人尚且可以千金买马骨,朕有何不可?”

    越千秋这才呆了一呆,心里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把话说得太过头。

    怎么就忘了这是个凡事不按常理出牌,神(经病)程度和萧敬先不相上下的皇帝?

    总算他经历过大风大浪不少,此时仍旧表现得挺镇定。可当皇帝下一番话砸下来,他就实在是淡定不能了。

    “朕其他的没有,女儿多得很,从小十二到小十六,总共五个女儿,年岁从十四岁到十岁,都和你算是相当,你可以五个里头选一个,然后留在北燕给朕当个驸马。”

    “咳……咳咳咳咳咳……”

    突然之间发出惊天动地咳嗽声的,不是越千秋,而是徐厚聪。饶是这位神箭将军在最初被引荐给北燕皇帝之后,就得到了从来没想到的高官厚禄,如今甚至一度总揽宫城防戍,可他实在没想到,皇帝竟然愿意对越千秋抛出这样的招揽条件。

    这真的不是开玩笑?就为了招揽越千秋,皇帝竟然愿意直接嫁个公主过去?

    就在徐厚聪发现殿上渐渐安静了下来,自己一下子成了众所瞩目的焦点,于是拼命平复呼吸,想要停下这呛咳的时候,他却只听到一旁的越千秋冷不丁开口说道:“徐将军,皇帝陛下又不是要你当驸马,你这么激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