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风口浪尖
    一个年轻的秋狩司司官站在北燕皇帝面前,尽量声音平静地朗读着关于此次南朝使者的所有卷宗。尽管这一卷一卷都是他亲手整理出来的,一字一句都熟记于心,而皇帝似乎听得心不在焉,既没有发怒,也没有说话,可他就是觉得心情忐忑。

    因为在他来时,顶头大上司汪靖南特地嘱咐过他,今日皇帝心情莫测,一定要多加小心。

    然而,一旦遇到这位君王心情莫测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让他怎么小心?

    当读完越大老爷越宗宏和严诩的那两卷之后,他稍稍放松了一下心情,可等到拿起第三份,他才刚刚念出了越千秋的名字,却只听一直都没吭声的皇帝淡淡地说道:“不用念了,拿来给朕看看。”

    如蒙大赦的秋狩司司官连忙双手将余下的卷宗呈递了上去,孰料皇帝只是随手取了第一份,剩下的竟是丝毫未动,就这么直接漫不经心地浏览了起来。这下子,他却是进退两难,退下又怕皇帝还要看剩下的,留在原地却又生怕皇帝嫌弃自己碍眼,心情顿时挣扎极了。

    就在这时候,偏生外间传来了一个声音:“皇上,大公主来了。”

    知道皇帝儿女多,封号根本懒得记,因此门外的侍从根本不提什么魏国公主,只说大公主。而皇帝同样头也不抬,淡淡地吩咐道:“她什么时候这么讲规矩了?从前不都是横冲直撞,哪里还会通报?”

    “父皇!”随着这样一个有些愠恼的声音,大公主脚下生风地冲了进来。她看也不看那秋狩司司官,直接到了皇帝身侧,毫不避讳地探头看了一眼那卷宗,这才气恼地叫道,“这不是那个胆大包天挟持了我的小子吗?父皇,这家伙最可恶了,一定要给他点厉害看看!”

    “你说的这个可恶小子,现在正住在长缨宫,就是你母后当年带着宫女骑马练枪的地方。”

    发现身旁立刻没有声音了,皇帝这才侧过头去,见大公主呆若木鸡,他便耸了耸肩,用手指点在手中的卷宗上,不带任何感彩地说:“你看,巧得很,他和你弟弟生在同一天。”

    大公主绝不会把皇帝指代中那你弟弟三个字理解成现在的任何一个皇子。可正因为不会理解错误,哪怕萧敬先早就和她交待过某些事情,她仍是怒不可遏地叫嚷道:“父皇,你这是牵强附会,那个南蛮子和我死了的弟弟有什么关系!”

    下头那秋狩司司官已经是听得呆了,直到大公主怒喝,他才如梦初醒,慌忙开口解释。

    “皇上,魏国公主说得没错,那个越千秋乃是南朝次相越太昌的养孙,既然是捡回来的,生日不过是随便挑了个日子。据查正好是七年前,越太昌和东阳长公主为了拿下当时的刑部尚书和侍郎,借着越千秋那个所谓的生辰发难……”

    “朕还没瞎,你的卷宗上已经明明白白写了这些。”

    皇帝屈指弹了弹手里那份相比越大老爷和严诩的两份,一点都不显得单薄的卷宗,脸上绽放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显而易见,这小子很会惹事,所以区区十四岁,竟然做出了很多让人不可思议的事,而且还让那么多南朝大官都吃了亏,倒是很难得。”

    他一边说一边看了紧紧咬着嘴唇的大公主一眼,脸上笑容更甚:“更难得的是,萧长珙当年竟然也因为他的缘故挨了南朝次相越太昌一巴掌,而为了这一巴掌,朕的大公主和十二公主都气冲冲地跑去找人的麻烦,结果却铩羽而归。要知道,他才十四岁,再大还了得?”

    “父皇!”

    大公主这次不用装就气得发抖。哪怕萧敬先说不过是一个幌子,可此时此刻她还是重重双掌拍在了桌子上。尽管被那反震力弄得双手疼痛,可她根本顾不得,眼睛通红地叫道:“如果不是舅舅来了,我早就收拾了那个胆大包天的小子!”

    “你舅舅确实算是勉强能拴住你这匹烈马的辔头。但是,真正那能够拴住你的家伙,却是到现在还不大肯正眼瞧你一眼,朕没说错吧?”

    毫不留情地揭了长女的短,皇帝这才淡淡地说道,“朕这么多女婿,软趴趴的占了多数,原以为萧长珙也是,没想到终究走了眼。小七从小体弱多病,朕都几乎不大记得她,没想到,她竟然比她的姐妹都有福分,丈夫一直都情深意重不说,而且到她死才展露了那般本事。”

    皇帝突然转换话题,大公主顿时有些措手不及。尽管她不止一次抢过妹妹们的丈夫,可如今却抢不过一个死了的妹妹,她便有些不甘。更何况,十二公主也好,更小的十五十六也好,竟然也都瞄准了她看中的人,这更是让她怒不可遏。

    这比之前被越千秋劫持戏耍更让她难以忍受!

    “只要父皇不发话,萧长珙只能是我的。”大公主深深吸了一口气,迸出了一句强横霸道的话,“从来没有人能抢得过我,活着的人不行,死了的人更不行!”

    “那就看看这一次会不会是例外。”皇帝用这样一句几乎让大公主暴跳如雷的话为这个话题收尾,随即突然词锋一转道,“朕已经祭庙正式废了太子,接下来外头那些鬼鬼祟祟的家伙应该会明目张胆跳出来了。你呢,你希望你哪个弟弟当太子?”

    大公主顿时愣住了。意识到从自己一进来之后,就自始至终被父皇牵着鼻子走,她只觉得一颗心绷得紧紧的,若不是长久以来就飞扬跋扈,把真正的心志锻打得如同坚冰一般,此刻她几乎立时就要失态。她终究狠狠攥紧舌尖,让自己重新露出了桀骜之态。

    “我的弟弟早就死了,我没弟弟!”大公主高傲地抬起了头,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张密密麻麻写着越千秋“丰功伟绩”的纸上,随即恶狠狠地冲着那个秋狩司司官道,“回头把那个小子的资料抄录一份送给我。本公主倒要好好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眼见大公主和来时一样一阵风似的离开,皇帝这才瞥了一眼那个呆若木鸡的秋狩司年轻司官,用非常平淡的口气说道:“她要就给她。你也下去吧,东西留下,朕自己看。”

    尽管读卷宗并不是什么好差事,可毕竟也是在御前露脸的机会,如今被大公主这一搅扰,皇帝发了话,纵使心中颇为沮丧,那司官也只能留下东西怏怏告退。可出门时,想到大公主刚刚在皇帝面前的忿然陈情,他不禁又轻轻舒了一口气。

    不论如何,今天终究还是有收获的,回头可以送消息出去,大公主以及她背后的晋王萧长珙,恐怕是真的没有偏向任何皇子。至于和晋王萧敬先走得很近的兰陵郡王萧长珙,从前没少因为平安公主的事被那些皇子公主瞧不起,所以恐怕也还没有站队。

    再加上惠妃这个宠妃唯一的女儿十二公主,那一支力量算得上不可小觑了。

    而就在上午,皇帝才刚刚换了禁军三将军,其中两个举荐的名额落在了萧敬先和萧长珙手里。

    相形之下,南朝使团来临这种小事,还真的是无足轻重。

    然而,书房之中,皇帝却正儿八经,仔仔细细审视着这无足轻重的南朝使团履历。不只是越千秋的那份他看了三遍,越大老爷和严诩的卷宗他同样再次看了一遍,庆丰年、甄容和小猴子那简简单单的卷宗他看了两遍,其余人等也都毫无遗漏一一瞧过。

    最后,他才丢了东西,舒舒服服往后一靠。

    秋狩司下的功夫很不小,调查的结果也事无巨细,乍一看去,南吴这一次的使团规格高得前所未有,纵使有判断说是南边的政治斗争,可他还是觉得另有玄虚。更何况,一个让他第一眼看到就心生联想的越千秋之外,更有一个有那样刺青的甄容,这就是问题。

    而他那个最让人不省心的小舅子萧敬先,也许是真因为萧长珙昔日在金陵吃的亏去看个究竟,可一路同行不说,到了上京之后又过来主动承揽接待使团的事情上身,这一切的一切汇聚在一起,只能让他得出一个结论。

    “有问题……”皇帝说着便没好气地一笑,用一种看好戏的口气说,“可有问题又怎么样?朕只不过不喜欢贵妃和太子的理所当然,所以他们都栽了,又不是朕已经有真正看重的儿子要送进东宫,你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倒是那个连南朝皇帝也居然挺喜欢的小子……”

    对于南朝的那位君王,北燕皇帝最初从来都是看不上的,只觉得那先是太后的傀儡,再是群臣的傀儡,不过是一个软弱可欺的昏庸无能之辈罢了。

    可等到七年前那一战过后,他的看法终于得以修正,更何况秋狩司的楼英长更是亲身在南边,不断收集了各式各样的讯息摆到他的案头。

    “如果真的是七年前,又或者更早布设的局,朕倒是想好好领教领教。”

    再次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皇帝便扬声吩咐道:“来人!”

    随着门前传来了一个应答声,皇帝这才淡淡地说道:“等南朝使团都住到长缨宫之后,安排一下递国书的事,记住,越快越好。”

    谁都以为南边的使团无足轻重,他就把这支使团立时三刻推到风口浪尖上!8)